第286章 骗局

    甚至说比一些城市还奢华一些,复合式的别墅,大型酒吧,以及各式的怡乐场所,里面繁华无比,跟外面的景象相比,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上。 .

    这里果然是犯罪者的天堂。

    “亲爱的,这里面虽然不大,但也不小了。怎么才能找到离叔呢?”叶风略有兴趣的四周张望着,然后说道。

    “这么找肯定是找不到的,只能到处打听了。”黑玫瑰说完后,又拿出了几张照片道:“我们每人拿一张照片,分散去询问里面的人,有消息了立马电话联系。”

    黑玫瑰带来的人人手一张照片,然后在这个地方分开了,虽然黑玫瑰不想打草惊蛇,但是目前来说,这是最好的办法了。

    叶风跟黑玫瑰走在一起。

    两人在各个街道对着路人询问着,只要碰到人,她就会让对方看离叔的照片,但是基本上所有人都摇头表示自己没有看到过这个人。

    甚至连本地人都说没见到过这个人。

    这让黑玫瑰逐渐的有些沮丧起来。

    当她得知离叔在里面的时候,异常兴奋,只要找到离叔。就能得知当年的真相了。

    只有这样,她才能报仇雪恨。

    但是,这都半个多小时了,都没有得到离叔的消息,这不由让她忍不住在想,难道这些线索是都假的吗?

    难道这次又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吗?

    两人站在街道上面,灯光下,黑玫瑰的神态显得非常的疲惫跟失落。

    叶风见状,叹了一口气,虽然他体会不到黑玫瑰的感觉,但是他能猜到。

    在黑玫瑰的内心深处,一直都隐藏着极大的仇恨,甚至那股仇恨成为了她身体面的一部分。

    他轻轻的把手搭在了黑玫瑰的肩膀上面,缓缓说道:“亲爱的,你放心,会找到离叔的。”

    黑玫瑰却失望的摇了摇头道:“可能没希望了,这么多年都没找到他,我怀疑他早就死了,死在了那些人的手里。”

    叶风想说点什么,但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最后他顿了顿,接着道:“就算没有离叔,我相信我们也能找到仇人的。”

    “嗯,也只能这样了。”黑玫瑰点了点头。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男人从他们的面前经过。

    黑玫瑰见状,走了上去问道:“请问一下。你有见过照片上面的男人吗?”

    那男人停住了脚步,看了黑玫瑰一眼,眼中闪烁一丝异色,但很快,那丝异色就暗淡了下来。

    他接过黑玫瑰手中的那张照片,认真的看了一下,迟疑道:“好像我在哪里见到过。”

    黑玫瑰听后,神色一亮,恍然有一种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喜悦感。

    “真的吗?你在哪里看到过这个人?能告诉他现在在哪里吗?”黑玫瑰语气有些激动起来。

    那男人露出迷茫之色,好像陷入了回忆,之后又露出一副终于想起了的表情:“好像前几天我在哪里见过他,让我想想,对了,好像是在一家酒吧有看过他。”

    “酒吧?你能告诉我是哪个酒吧吗?”黑玫瑰露出喜悦之色。

    “这样吧,我现在正好没事,就带你去找找吧,说不定就能找到他也说不定。”这男人说道。

    “好,谢谢你,如果真的能找到他,我一定会重谢的。”黑玫瑰内心又重新燃烧起了一股希望。

    “重谢不用了,举手之劳而已,我现在就带你们去吧。”

    男人说完后,看了叶风一眼,但很快就把目光给移开了,然后在前面走了起来。

    黑玫瑰跟叶风跟在后面。

    叶风眼中闪烁了一丝精芒,感觉有些不对劲。

    但是他没有把内心的疑惑说出来,说不定是自己想多了也不一定。

    在那男人的带领下,几人来到了一间酒吧门口,叶风往里面看了一眼,这不像是一个正规的酒吧。

    酒吧坐落在一处很偏僻的角落,任何一个想要真正想要盈利的酒吧是不可能开设在这个地方的。

    那么,这很有可能就是一个藏污纳逅的地方。

    “是这个酒吧吗?”叶风对着那男人沉声道。

    “没错,我前几天就是在这里看到那个人的。”那男人说道。

    “你确定吗?”叶风继续道。

    “确定。”男人很笃定的说着。

    见这男人语气这么笃定,叶风心底便忍不住冷笑,这里面十有**是有鬼的。

    不过叶风没有点破,他不希望黑玫瑰失望。

    其实如果换在平时,黑玫瑰肯定是能发现点端倪的,但是现在她太急切的想要见到离叔,导致他并没有去想那么多。

    来到酒吧里面,一阵震耳欲聋的重金属音乐犹如雷霆一般的在里面回荡。男男女女在里面随着音乐的节奏舞动着自己的身姿。

    伴随着这股喧哗声响的是那一股股刺鼻的味道,那是一股烟酒味夹杂着劣质香水的味道,吸入鼻尖,有种令人作呕的感觉。

    这个酒吧非常的乱,在舞池的中心,几个外籍女人只穿着三点式的衣裳,在跳着诱惑力十足钢管舞,台下的男人们尽情的狂呼,发出着一道道污言秽语的声音,他们个个冒出如狼一般的绿光,恨不得将这些婀娜多姿的女人蹂进自己的身体里面。

    酒吧里面的女人个个风骚无比,化着劣质的浓妆,穿着稀少的衣裳,享受着男人们粗鲁的调戏。

    黑玫瑰微微皱起了眉头,她也是开酒吧的,自然知道这里是一个怎样的地方。

    如果关掉里面的音响,各个角落里面就传出一道道女人跟男人纠葛的愉悦声。

    “你确定你真的是在这里面看到过照片里面的那个人?”黑玫瑰皱着眉头。

    “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我还骗你不成?”在进了酒吧的那一刻,这个男人的脸色就没有了之前的那般客气了。

    “如果让我发现你骗了我,我会让你付出代价的。”

    黑玫瑰不是傻子,她已经觉察到了不对劲。

    “你放心,我不会骗你的。想找到他,就跟我来吧。”

    说完,那个男人就走上了酒吧的二楼。

    叶风跟黑玫瑰对视一眼。

    “去看看吧。”叶风道。

    黑玫瑰点头,跟着那个男人上了二楼。

    相比于一楼的狂躁,二楼就安静了很多。

    二楼是一个台球厅,场地很宽阔,里面站满了描龙画风的男子。

    这些男子都"chi luo"着上身,嘴角叼着烟,整个屋子里面都弥漫着浓郁的香烟味道。

    那男子走到了一个皮肤黝黑,脸上都纹满了纹身的男子面前,这男人很强壮,五十多岁的模样,模样极其凶恶。

    他在这个男子的耳边低语说了一些什么,这个男人扔掉了手上的台球棍子,带着一批人走到了黑玫瑰的面前。

    在看到这个黑玫瑰的那一瞬间。他的目光顿时泛出火热的光芒。

    “啧啧,泥鳅,你这次带来的货不错啊,稍加培养,说不定能成为这里的头牌。”纹身男子说道。

    铁铜街是一个藏龙卧虎的地方,很多混子来到了这个地方,会组建自己的势力。这个纹身男子叫严飞,年轻的时候在江北市很出名,因为做的坏事太多了,被警方通缉。才跑到了铁铜街纠葛了一些人手,经营了这么一间非法的酒吧。

    铁铜街虽然看似是一个城市,其实却是一个牢笼。

    里面的人大多都是逃犯,警察虽然不会进来抓他们,但他们也不赶随便离开这里。因为一离开这里,就不会再收到这里面的保护,很容易被外面的警察抓到。、

    所以,里面的人大多都是生活在一个封闭的状态,因此不认识黑玫瑰也是很正常的。

    黑玫瑰的脸色彻底的冰冷下来,她目光凌厉无比,紧盯着之前那个叫泥鳅的男子冷声道:“你一直在骗我?”

    “嘿嘿,美女,难道你妈妈没告诉你,出门在外。不要随便相信别人的话吗?”泥鳅同意冷笑起来。

    “你找死!”黑玫瑰沉声道,眼中升起了一股浓郁的杀气。

    她还真没有想到,自己居然会被人当猴耍!

    叶风眼中也闪烁怒意,内心动了杀心。

    “美女,我叫严飞,或许在外面你没听说过我,但在铁铜街,还没有没听过我名字的人,以后,你跟着我混,我保你吃香的喝辣的的!”那个脸上布满纹身的男子对着黑玫瑰笑道。

    “你知道我是谁吗?”黑玫瑰眸子犹如冰块一般很寒冷,他盯着严飞冷笑道。

    “你是谁?”严飞一愣,然后笑道。

    他仔细回忆着,他记得很清楚,在铁铜街,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个女人。

    “黑玫瑰!”黑玫瑰沉声道。

    “黑玫瑰是什么?你的名字吗?”严飞还真的没有听过黑玫瑰的名字。

    黑玫瑰见对方不认识自己,微微有些诧异。

    “我不管你是谁,你只要把他交给我,我就既往不咎!”

    黑玫瑰指着泥鳅道。

    “把他交给你干什么?”严飞疑惑道。

    “我要割掉他的舌头,拔掉他所有的牙齿。打断他的四肢,让他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黑玫瑰目光充满了杀气。

    黑玫瑰有自己的底线跟脾气,她不能容忍一个小喽啰欺负他!

    这是她极其不能容忍的!

    在江北市,没人敢这么亵渎她!

    这是属于她黑玫瑰的傲气跟强势!

    哈哈哈哈!!!

    整个台球厅都大笑了起来,他们想象不到,这个犹如羔羊一般弱小的女人竟然敢对他们说这么狂妄的话。

    那个叫泥鳅的男子走在了黑玫瑰的面前,舔了舔舌头,露出贪婪之色道:“"biao zi",等下等老大把你玩过了,我再好好的宠幸你,你放心,我一定会让你欲生欲死的!”

    然后,他很快就发现自己的话说不出口了,他愕然的张大嘴巴,瞪大着瞳孔,惊讶的发现,一把尼泊尔的匕首已经刺穿了他的喉咙!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