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9章 当年的隐秘

    那个男人穿着一套破旧的衣服,头发因为长久没有打理修剪,蓄的很长,黑白相间的长发披散在脸庞,遮住了他大半的脸颊。..

    他的脸颊苍白,即便只有五十多岁,却布满了皱纹。

    在他的脸旁,同样蓄满了凌乱的胡须。

    一米七五以上的身高。骨架粗大,却非常消瘦,瘦的皮包骨头。

    男人的目光自然而然的落在了黑玫瑰的身上,在看到黑玫瑰的那一刻,他的目中闪烁了一丝奇异之色。

    但很快,那丝异色就消失殆尽了。

    黑玫瑰眼眸通红,快步跑到了男人的面前,她抿着眼泪,声音沙哑道:“离叔!”

    听到黑玫瑰的话,离叔的眼眸再度爆"she jin"芒,他的目光紧紧的盯着黑玫瑰,却一句话都没有说。

    “离叔,是我啊,我是玫瑰啊!”

    黑玫瑰见男人没有反应,她的声音又大了几分。

    眼泪终于又忍不住的流淌而出。

    她没想到,以前威风八面的离叔现在居然变成了这幅模样。

    “像,真的太像了了!”

    男人看着黑玫瑰,干涩的嘴唇微微挪动,声音低沉的说着。

    “我就是玫瑰啊,你从小就抱在手心的玫瑰啊!”黑玫瑰激动说道。

    她找了整整十年,这期间,她一直都没有放弃过,而现在他终于找到了他。

    “你是他派来的吧?”男人的眼中并没有过多的情愫,他平淡的盯着黑玫瑰,缓缓说着。

    黑玫瑰一愣,接着道:“离叔,你说什么?”

    “不得不说,他这主意很不错,派一个长相跟玫瑰长的差不多的女人来欺骗我,难道真当我徐高离是傻子吗?你回去告诉他,不要再耍心机了,无论他用什么计谋都套不出任何有用的东西的!”

    她跟黑玫瑰有十几年没见面了。虽然在黑玫瑰的脸上,他能找到那股熟悉感,但他并不是认为眼前的这个女人就是真的黑玫瑰。

    “离叔,虽然我不懂你在说什么,但我真的是玫瑰啊,当年你还记得吗?是你把我从仇家手里救出来的?”黑玫瑰有些着急道。

    “这些都不是秘密,虽然我不知道玫瑰那丫头现在怎么样了,但是她绝不可能会出现在这里,你们还是省点心吧。”离叔淡淡的摇头,内心非常笃定这只是一个骗局。

    黑玫瑰越来越着急,她没想到离叔居然不认识她了。

    突然,她想到了什么,她拆下了脖颈上面的玉佩,对着离叔道:“离叔,你还记得这个吗?这个是我八岁生日的时候你送给我的礼物啊!”

    那是一块凤形玉佩,晶莹剔透。

    看着这块玉,离叔的目光变得凌厉起来,他的眼中泛着冷芒:“你们是怎么找到这块玉佩的,你们到底把玫瑰给怎么样了!”

    他的声音充斥着愤怒,语气沙哑,他剧烈的挣扎起来,手上的锁链被他扯的叮当作响。

    黑玫瑰连忙说道:“离叔,我真的是玫瑰,你还记得我小时候掉进池子里面,是你把我捞上来的吗?”

    黑玫瑰的话让离叔彻底的冷静了下来。

    他眸子里面的凌厉之色骤然消失,转让变成了兴奋,紧张,以及不可思议的一股怪异表情。

    他死死的盯着黑玫瑰,双眼瞪的很大,最后有些哆嗦道:“你…你真的是玫瑰吗?”

    “离叔,我就是玫瑰啊,我是来救你的。”黑玫瑰强调说着。

    离叔缓缓的抬起手。颤抖的手掌抚摸在黑玫瑰的脸颊上面,生怕这只是一场幻觉。

    “真的,你真的是玫瑰。”离叔的表情充满了兴奋。

    他从来没想过,居然会在这里见到黑玫瑰。

    突然,他想到了什么,脸色一变:“玫瑰,你怎么在这里?你快走,这里不是你能来的地方!”

    黑玫瑰抓住了离叔的手小声道:“离叔,我是来救你的。”

    离叔连连摇头:“玫瑰,你快走,你救不了我的,千万别让他们知道你是我的侄女。不然你也跑不掉的。”

    黑玫瑰摇头道:“离哥,我再也不是以前那个弱小的玫瑰了,我一定会把你救出去的。”

    离叔摇头:“没用的,不仅仅是这个天牢,整个铁铜街都是他们的人,甚至连江北市都有他们的势力,你斗不过他们的。”

    “离叔,你千万不要这么说,我已经取代了噬狼盟,以我目前的实力,已经能做很多事情了。”

    黑玫瑰说道。

    离叔有些惊愕:“你取代了噬狼盟?”

    “恩,前段时间,整个江北市的地下势力都被我整合了。”黑玫瑰快语道。

    听完黑玫瑰的话,离叔沉默了起来,最后说道:“你已经不是当年的那个弱小玫瑰了,是时候告诉你当年的真相了。”

    黑玫瑰的表情变的凝重认真起来,她努力了这么多年,最大的渴望就是复仇!

    当年的血海深仇一直是她心中的一根刺,仇恨的种子早已经成长成了苍天大树!

    “当年你父亲创建的铁索帮是江北市最大的实力,无人可以撼动。那些人为了打败你父亲,策划了一场里应外合的阴谋。最后的事情你也知道,帮内内部出现了叛徒,因为叛徒的出卖,你父亲一败涂地,那天晚上,铁锁帮被遭到血洗,除了你跟我两个幸存者。其他人全都丧命!”离叔缓缓的说着,他的声音虽然平淡,但语气中却蕴含了无尽的恨意。

    黑玫瑰也是如此,眼眸中充满了滔天的恨意。

    “离叔,你能告诉我,当年那个叛徒是谁?杀害我父母的凶手又是谁吗?”黑玫瑰眼眶通红,充满了无尽的杀意。

    离叔看着黑玫瑰,沉默了片刻,最后叹了一声,缓缓说道:“是丁雄。”

    “是他?!”

    黑玫瑰瞳孔猛然一闪,一抹杀机猛然迸射。

    她想像不到那个背叛者居然会是他!

    丁雄,也是铁锁帮的堂主之一。跟徐高离其名,是他父亲身边最亲近的人之一。

    这些年,他想过很多人,却唯独没想到这个人会是丁雄!

    “这个叛徒,我一定要把他千刀万剐!为我父母报仇!”黑玫瑰眼中闪烁浓郁的杀气。

    “杀害你父母的凶手不止只有他,还有别人。”离叔沉声道。

    “那些人到底是什么人?”黑玫瑰声音低沉起来。

    “妖刃!”

    离叔吐出了两个字。

    妖刃!

    听到这个鼎鼎大名的两个字,黑玫瑰瞳孔猛然一缩。

    妖刃,在江北市的地下势力中,妖刃是最低调却又最强大的势力。

    即便她的黑色玫瑰已经取代了噬狼盟,但是她依旧不敢跟妖刃这个势力作对!

    但她没想到,当年操控那场血案的幕后人居然就是妖刃!

    离叔继续道:“当年的妖刃远没有现在强大,他们之所以能倔起,就是踩着我们铁锁帮的尸体才爬上去的,所以他们才是我们最大的敌人跟仇人!”

    听完离叔的话,黑玫瑰心中的仇恨更盛了,这么多年,她终于得知了当年的真相。

    她看了离叔身上的锁链,又问道:“离叔,是谁把你关在这里的,为什么要关你?”

    “是丁雄做的。”离叔说完又冷笑了起来:“为了得到那批货,他整整关了我十年!”

    “那批货?什么意思?”黑玫瑰满脸疑惑。

    “玫瑰,那时候你还小,不知道你爸究竟是干什么的,我们铁锁帮最大的收入来源就是盗卖古董,很多人都知道,你爸爸有一个古董仓库,里面收藏了大批的稀世古董,这些古董的价值是无法估价的,保守估值都有十个亿以上,丁雄之所以不杀我,就是想从我嘴里套出那个仓库的下落。”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