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0章 玉佩的密码

    听完离叔的话,黑玫瑰彻底明白了过来,当年自己的灭门惨案是丁雄这个叛徒勾结妖刃的人联手而为的,而自己的仇人自然就是丁雄跟妖刃的人了。

    这么多年的困惑终于清晰的映在了她的眼前,黑玫瑰内心充满了杀气,那么接下来,就是她报仇雪恨的一刻了。

    “离叔,我的人现在都在外面,等下我一定会把你救出去的。”黑玫瑰对离叔说道。

    离叔摇了摇头道:“没用的,我在这里被关了十年,没人比我更了解这里,这里铜墙铁壁,戒备森严,你不可能把我救出去的,就算你把我救出了天牢,也走不出铁铜街,这里才是他们的大本营。”

    “不会的,你放心,我有把握救出你。”黑玫瑰道。

    对于黑玫瑰的话,离叔并不相信,就算黑玫瑰在外面建立了一个强大的势力,但在这里,任何外面的地下势力都不敢在这里面无所欲为,因为这个地方,卧虎藏龙,水深的没人能够知道深浅。

    “玫瑰,你听我说,我能感觉到我的日子不多了,有些话我再不说的话,或许这一辈子我都没机会说了。”离叔目光充斥了严肃之色,缓缓的盯着黑玫瑰说道。

    黑玫瑰不是矫情的人:“离叔你说吧,说完后我就要出去了,今天我一定会想办法救你出来的。”

    离叔却摇头道:“你最好不要冒险,这里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

    说完后,离叔又补充道:“你父亲藏古董的地方就在终南山,记住,密码就在你这块玉佩里面。”

    离叔的话刚说完,还不等黑玫瑰说什么,监狱的大门忽然就被打开了。

    一群人蜂拥而入,带头的是一个戴着面具的男子。

    “哈哈,十年了,徐高离,你终于把你的秘密给吐露出来了,留着你这条命果然是有大用啊!”这个男人目光阴沉而又幸福的盯着徐高离,大笑道。

    这些人闯了进来,徐高离脸色大变,对着黑玫瑰怒喝道:“你果然在骗我?”

    黑玫瑰脸色也阴沉了起来,这时候她终于想明白了,怪不得这些人能准许她来监狱,原来是想套出离叔的话。

    “离叔,我没骗你,这里面肯定被他们装了监听器。”黑玫瑰道。

    听到黑玫瑰这么说,离叔脸色又是一变,他盯着那个黑衣人冷声道:“你这个卑鄙小人!”

    “我卑鄙,老天给我们一个这么好的机会我怎么不好好把握呢。”

    那面具男子说完后又对着黑玫瑰道:“黑玫瑰小姐,今天我就纳闷了,为什么今天会有这么多人在询问这个老家伙的下落,我略施小计,没想到居然会有这么大的收获!”

    “你是谁?”黑玫瑰冷声道。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知道你是谁就行了,真的很令人意外啊,当年的那个小丫头居然成为江北市鼎鼎大名的黑玫瑰。”那面具男子戏谑的说着。

    “你是丁雄?”黑玫瑰冷声道。

    “他不是丁雄,他是丁雄的手下毒牙。”说这话的是离叔。

    黑玫瑰突然有点印象了,这个人当年就是他父亲的手下。

    “黑玫瑰,把你那块玉佩交出来的,说不定我还能饶了你。”毒牙冷笑道。

    “你做梦!”黑玫瑰眼中露出杀意,这个人居然是当年的叛徒,那么也是她的仇人之一。

    “玫瑰,你快走,千万不能落在这些人的手中!”离叔在她耳边轻声说道。

    “不行,我现在不能走了,我走了你怎么办?”

    黑玫瑰不敢走,她一旦走了,离叔就危险,而且她只要再撑几分钟,叶风就能赶过来了。

    只要叶风来了,她就不会再怕这些人了。

    “我苟活了这么多年,已经够了,在死之前能见到你,我已经心满意足,以我现在的这个模样,就算你把我救出去了,我也只能是个废物。”离叔沉声说道。

    黑玫瑰仔细看了离叔一眼,发现他的双脚无力,他的双脚的脚筋居然都被挑断了!

    看到这里,黑玫瑰眼眶通红,杀意更浓郁了起来。

    滔天的杀意在她胸膛爆发,她发誓,无论如何,都要杀光那些混蛋!

    “离叔,你别再说了,我说过,我一定会救你出去的,这一辈子,你现在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了,我还没有好好的尽孝呢!”

    黑玫瑰流出了泪水,眼中的恨意却更浓了!

    “你们这些叛徒,我一定会把你们给千刀万剐的!”黑玫瑰声音嘶哑低沉。

    听着黑玫瑰的话,毒牙冷笑一声道:“黑玫瑰,如果是在铁铜街外面,或许我还会忌惮你,但是这里是我们的地盘,在这里,就算你是条龙,也得给我盘着!”说完后,他语气顿了顿,继续补充道:“把玉佩交出来吧!”

    “你做梦!”黑玫瑰拿出了尼泊尔刀出来。

    “看样子你非得逼我出手了!”

    说完,他挥了挥手,便有几个男子朝着黑玫瑰冲了过去。

    两方拼杀在了一起,几番较量之下,黑玫瑰的脸色立马阴沉起来,这些人都是平常人,虽然她能不弱下风,却也不奈何不了对方。

    见状况纠葛在一起了,毒牙目光闪烁阴沉之色,他一个闪烁间便来到了离叔的面前,一把尖锐的刀子抵在了他的脖子上面,然后冷喝道:“黑玫瑰,你给我住手,不然我杀了他!”

    黑玫瑰见状,脸色一急,怒声道:“你给我放了他!”

    “要放了他可以,把玉佩交给我!”毒牙狰狞道。

    黑玫瑰神色剧变,离叔性命危机,他没有任何办法,只好将脖子上面的玉佩给取了出来。

    “玫瑰,不要,玉佩你千万不要给他,那是你父亲的毕生心血啊!”离叔怒声道。

    黑玫瑰语气打颤道:“离叔,我已经失去了父母,我不能再失去你了!”

    “玫瑰,你听我说,就算你把玉佩给他了,他也不会饶了我们的,你现在赶快走,离开这里,只有逃出了铁铜街,你才有复仇的机会,记住,千万不要管我!”

    离叔声音嘶哑道。

    黑玫瑰脸色阴沉,最后坚决摇头道:“不,今天我一定会救你出去的!”

    “不要啊!”离叔见黑玫瑰不听他话,气的神色狰狞,脸色难看无比。

    他眼中突然闪烁一丝急色,双手用力的抓住了毒牙的手臂,脑袋往前一倾。

    唔!

    尖锐的锋刃隔破了离叔的喉咙,殷红的鲜血犹如粘稠的果汁一般从他嘴里涌出!

    他的目光直直的盯着黑玫瑰,用着最后仅剩的力气说道:“玫瑰…记住……一定要好好的…活着,为我们铁锁帮……报仇雪恨!”

    说完,他就闭上了眼睛。

    “离叔!”

    黑玫瑰见状。目疵欲裂,大声嘶哑道。

    眼泪抑制不住的从眼眶流出,恨意犹如火山般爆发了!

    “混蛋!我要杀了你!”

    黑玫瑰厉喝一声,朝着毒牙冲了上去!

    狼牙没想到离叔居然会自寻死路,他啐了一声怒道:“真他妈废物!”

    ……

    在天牢外面,叶风看了看手表,十分钟已经过去了,他拨打了黑玫瑰的电话,却显示无人接听。

    于是问那个守卫:“我问你,我能进去吗?”

    那守卫冷冷的看了叶风一眼,沉声道:“不能!”

    回应他的确实叶风的拳头,那人被叶风直接一拳就给砸飞了,其他人见叶风动手了,便一哄而散。

    叶风没用磨叽,接连几下出去,那些人就被叶风给解决了。

    “冲进去!”叶风对黑玫瑰的那些手下说道。

    那些人没有磨叽,直接就跟着叶风冲了进去。

    刚冲进去,就有一大批人堵了过来。

    “如果不想死的话,都给我让开!”叶风眼中闪烁冷芒,怒喝道。

    那些人当然不会听叶风的话,朝着叶风便蜂拥的冲了过来。

    这些人的态度证实了一件事情,黑玫瑰肯定中埋伏了。

    叶风拿出死神匕首出来,朝着人群瞬间冲了过去。

    咻咻咻!

    叶风的身影犹如玫瑰一般穿梭而过,这些人就全都倒在了地上,鲜血染红了整个地牢!

    杀掉这些人之后,叶风又迅速的带人往着天牢内部冲了过去。

    牢房里面,黑玫瑰手持的尼泊尔朝着毒牙冲了上去。

    毒牙眼中闪烁凌厉之色,丢下了手中离叔的尸体,然后朝着黑玫瑰迎了上去。

    砰砰砰!

    两人交手的声音不绝于耳,黑玫瑰眼中带着杀意,出手极为犀利,招招都是杀招,她要杀了这个人为离叔报仇!

    但毒牙早期是她父亲的手下,身手非常的了得,几个回合下来,黑玫瑰就逐渐的招架不住了。

    喝!

    毒牙冷喝一声,趁着黑玫瑰露出的破绽,一手抓住了黑玫瑰的手腕,用力一扭,黑玫瑰手中的尼泊尔就掉落在地上了。

    失去了武器,黑玫瑰顿时大骇,还来不及做出反应,毒牙便一拳击在了她的小腹上面。

    黑玫瑰痛叫一声,砰的一声砸在了地上。

    刺眼的鲜红从她的嘴唇溢出,她那犀利的目光顿时变得痛苦起来。

    毒牙一把掐住了黑玫瑰的胸口,手指已经捏住了她胸口的那块晶莹剔透的玉佩冷声道:“就算没有那个老家伙,我也能轻易的解决你!”

    “我发誓,你绝对会不得好死的!”黑玫瑰脸色苍白,眼中却充满了怨毒之色。

    “你认为你还能活着走出这里吗?如果放了你,岂不是放虎归山?只有你死了,你的黑色玫瑰才不会对我们造成威胁,!”毒牙冷声说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