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4章 医生

    因为叶风提前有所准备,而是又是换成马力比较大的二挡,所以在相撞的那一刻,对方的那辆奔驰车就被叶风给撞的不断往后退,也就是这个关头,叶风猛加油门,不断的往前挤压着,在后面那辆奔驰车还没撞上来的那一刻,他那辆车就呼的一声冲了出去。

    出了铁铜街,叶风终于松了一口气,才在公路上面狂奔了起来。

    后面那些车子都在停在了出口,不敢越雷池半步。

    寻常铁铜街的内部人员都不敢走出铁铜街,也就是说,在逃出铁铜街的那一刻,叶风他们就已经安全了。

    不过对于这个地方,叶风心里埋了一肚子的怨气,发誓日后一定要荡平这里。

    在铁铜街的那栋别墅内,里面那个带着金色面具的男子得知消息后,气的愤怒至极。

    “给妖刃的人打电话,不惜一切代价要杀掉黑玫瑰,得到她身上的玉佩!”

    ……

    叶风送黑玫瑰来了医院,快速送去了急诊室,而叶风则在房门外面等待着。

    他现在无比焦急,他内心一直没有底,不知道那支箭到底有没有刺入关键部位,而且再加上之后的颠簸,导致伤口处流了大量的血迹。

    出了担忧之外,叶风内心还隐藏了无比强烈的愤怒,如果黑玫瑰真的出了什么事情,他一定会把铁铜街给铲平。

    大概等了一个多小时,急诊室的大门被打开了,黑玫瑰躺在病床上被人推了出来。

    叶风赶紧走了上去对医生道:“医生,她怎么了?”

    医生道:“手术很成功,你送来的太及时了,如果再晚来一点,说不定她就坚持不下去。那支箭虽然没有碰到心脏,但是也洞穿了整个身体,给她带来了极大的创伤。”

    “谢谢医院,她大概要多久才能痊愈?”叶风问道。

    “看她自己的恢复能力吧,快的话几个月,慢的话要半年。”医院道。

    叶风点了点头,跟着黑玫瑰来到了病房。

    在床边又等了将近一个小时,黑玫瑰才虚弱的睁开了眼睛。

    她的脸色依旧苍白,精神萎靡。

    “我这是死了吗?”黑玫瑰缓缓的睁开眼睛,喃喃说着,声音非常虚弱。

    叶风连忙握住了他的手道:“没有,你现在已经很安全了。”

    听到叶风的声音,黑玫瑰赫然回头望着叶风,眼眶的眼泪哗哗滴落。

    “亲爱的,这是在哪里?”

    “你刚做完手术,先别说话,这里是医院,医生说要不了多久你就会痊愈的。”叶风缓缓说着。

    虽然说话会牵扯伤口,会带来疼痛,但黑玫瑰还是坚强说道:“亲爱的,我刚才做了一个好长的梦,梦见我死了,在梦中我真的好怕,好怕以后会再也见不到你了。”

    叶风把黑玫瑰的手放在唇边,笑道:“我说过,你不会死的,就算死,也得是我死在前头,你刚做完手术,现在真的不要说话,这样你会很痛的。”

    黑玫瑰听话的点了点头,没有说话,但没安静多久,她又说话了:“亲爱的,现在很晚了,你就不要再陪我了,不然你老婆又会生气的。”

    叶风突然想起了柳如烟,又忍不住想起了今晚的那些事情。他的心里就忍不住升起了一丝烦躁。

    “亲爱的,就算外面天塌了,今晚我都要陪你!”叶风缓缓说着。

    黑玫瑰眼中涌出无限的感动之色,但很快,他又说道:“亲爱的,你还是回去吧,本来你们之间就有矛盾,你要是今晚又不回去,她肯定会生你气的。” 绝世神豪系统

    “那你怎么办?”叶风反问道。

    “这些年,我一个人已经习惯了,每一次受伤我都是孤零零的一个人,就算没有人在旁边照顾我,我也能把自己照顾的很好的。”黑玫瑰说道。

    其实她内心非常希望叶风能陪在自己身边的,但是她不能自私的霸占叶风。

    自己终究只是第三者,只要在叶风的心目中,有自己的一席之地就够了。

    他从来就没奢求过叶风能每天每夜的陪着她。

    更不希望自己破坏了他跟柳如烟之间的情感。

    “傻瓜,你受伤这么重,你怎么照顾自己?”叶风幽怒道。

    “我可以叫黑子来。”黑玫瑰倔强道。

    “黑子现在只剩下了一只胳膊,打打杀杀他可以,但是照顾人这种细活他哪里能行?”

    “意思说你细心,能照顾人咯?”黑玫瑰笑问道。

    “当然,我是你最亲密的男人,不是我照顾你,那是谁照顾你?”

    叶风紧紧的握着黑玫瑰的手说着。

    “那你今天晚上就照顾我吧,我倒要看看你是怎么细心的。”黑玫瑰说道。

    叶风嘻嘻一笑:“亲爱的,肚子饿了吗?”

    黑玫瑰点了点头。

    “那我先下去给你买点水果跟清粥吧。”叶风说道。

    “那我不饿了。”

    “怎么又不饿了?你刚动手术,一定消耗很大才对。”

    “没什么,就是不饿而已。”黑玫瑰道。

    叶风很快就想到,黑玫瑰应该是舍不得自己离开她才这么说的。

    叶风笑着道:“你放心,我不会很久的,医院里面有小卖铺,很快我就会回来。”

    听到叶风这么说,黑玫瑰才点了点头。

    叶风在黑玫瑰额头亲吻了一下,然后走出了房门,往着医院小卖铺走了过去。

    ……

    紫菀别墅。

    现在已经是凌晨两三点了,今晚的天气特别的阴凉,就连往日能够看见的月亮跟繁星都被一层厚重的乌云给遮盖了。

    似乎这股厚重的乌云跟柳如烟那低沉的心情相呼应一般。

    柳如烟坐在天台上面,目光俯视着外面的景象,心情却极为的低落。

    她脑海里面不断回荡着餐厅里面的一幕。

    自己的绝望,叶风的粗犷,各种激烈的冲突就好像充满了硝烟味的炸弹一般。

    她长这么大,从来没有为一个人这么生气过,愤怒过,以及怨恨过。

    或许这就是所谓的爱之深跟恨之切吧!

    跟寻常夫妻吵架一样,冷静下来的她就莫然的后悔起来。

    回忆着自己之前对叶风说的话是不是太重了?

    其实她内心明白,叶风并不是一个废物,但是她却用了这个这男人最具侮辱的词汇来讽刺他。 银狐 孑与2

    就是因为叶风在商业上没有任何的成就吗?

    或许她真的不该用自己的眼光去评判他!

    虽然有那么一刹那是这样想的,但是她柳如烟是绝对不可能低头去承认这个错误的。

    她看了一眼手中的手表,语气略有些沙哑跟憔悴道:“还没有回来吗?”

    ……

    叶风来到了医院里面的小卖铺,刚买好东西,就察觉到了不对劲。

    他记得刚才从病房出来的时候,碰到了一个医生朝他相对的方向走去,应该是要去黑玫瑰病房的。

    当时她并没有多想,毕竟在医院医院里面看到医生是一件正常的不能再正常的事情。

    但是这件事情却让叶风察觉到了不对劲。

    不仅是这个医生不是刚才急诊室的医生,而且他还没有带工作牌。

    多年的敏锐令叶风迅速的反应过来,他拿起东西,立马朝黑玫瑰病赶了回去。

    病房内,叶风没离开多久,门就被打开了,黑玫瑰神色一亮,难道叶风这么快就赶过来了吗?

    看到是医生后,黑玫瑰的神色才又变的平常了起来。

    “医生,有事吗?”黑玫瑰皱眉问道。

    “我是来帮你打针的。”那医生带着口罩,手上拿着一个针管过来。

    黑玫瑰眉头微微一皱道:“我现在就要打针吗?”

    黑玫瑰经常有弟兄们受伤医院,对医院治疗这种伤口也有些一些了解,按道理来说,手术过后是没别要打针啊。

    而且她现在还挂着吊瓶呢。

    “要的,这是镇痛剂,打一针就能缓解痛苦,不然你今晚就睡不着了,相信我们医生,我不会给你乱打针的。”这医生说完就走到了黑玫瑰的面前。

    黑玫瑰虽然有些疑惑,但也没有多想,毕竟打个针而已,在医院这是很平常的事情。

    医生撸起了黑玫瑰的袖子,就要将针口刺入皮肤里面的时候,她忽然发现这个医生并没有佩戴工作牌,她立马把手缩了回去。

    “怎么了?”医生的脸色逐渐阴沉起来,对着黑玫瑰说道。

    “请问一下,你叫什么,在医院里面担任什么岗位,还有,请准确说出我的症状!”黑玫瑰的目光顿时变得谨慎起来。

    那医生微微一愣,接着道:“打个针而已,你怎么废话这么多?”

    黑玫瑰眼中闪烁寒芒,喝声道:“你根本就不是医生!”

    那人立马露出了狞笑,阴森道:“黑玫瑰,不得不说,你的警惕性很强啊,不过你发现了这又如何呢?”

    黑玫瑰脸色剧变,想要起床,却发现身体的麻醉并没有完全消失,她根本就做不了大幅度的动作。

    那医生轻易的抓住了黑玫瑰的手腕,冷笑道:“打完这一针,你就永远醒不过来了,好好做一个永远都醒不过来的美梦吧。”

    说完,他就要将针口刺入进去。

    “不要!”

    黑玫瑰想要挣扎,但全身无力,根本就挣脱不了。

    虽然她不知道这里面的药水是什么,但是她知道,对方这是要至他于死地!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