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5章 经脉寸断

    远山武馆。..

    宋远山在武馆内教弟子武术,自从上次叶风跟西门殇一战,远山武馆名扬整个江北市,无论是口碑还是声望都声名大噪。

    自然而然吸引了很多武术爱好者来学武,而宋远山的身体也在叶风的帮助下恢复了,虽然这些年他的实力因为身体的原因不进反退,但是恢复了实力之后,又因为数十年的打下的基础,厚积薄发,这段时间他的实力突飞猛进。不仅恢复了当年最巅峰的水平,反而还犹有过之。

    宋远山的收徒标准极其苛贺跟严格,除了看中资质外,更看中的则是人品,人品不好的。他是绝对不会收的。所以他收徒不多,十几个徒弟,都是近些年收的,有着深厚的感情,而那些近期慕名而来的,大多他都拒绝了。

    就在这个时候,从武馆外面突然走进来了一个人。

    这是一个六十多岁的男子,但其实看起来却好像五十多岁的模样。

    他双手抱胸,其中,夹着一柄未出鞘的长剑。

    这男子蓄着飘逸的长发,长发中夹杂着白丝,很有一种古代侠客的感觉。

    他穿着一件宽松的汉服,又给人一种扶桑武士道的气息。

    “阁下是?”宋远山很快就注意到了这个男子。

    在这个男人的身上,他感受到了一个凌厉的剑气,而且是一把危险的利剑。

    特别是那双眼睛,凌厉无比,仿佛一柄利剑的锋刃。

    “西门吹雪!”男人站在了宋远山的不远处,锋利的目光盯着宋远山,寒声道。

    听着这个名字,宋远山眉头一挑:“西门殇是你什么人?”

    与此同时,宋远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因为她隐隐的有听说过西门吹雪这个名字。

    “他是我爱徒。”西门吹雪缓缓说着,声音平淡至极。

    “你找我有何事?”宋远山皱眉道。

    “为我爱徒报仇!”西门吹雪眼中闪烁厉芒!

    “西门殇在擂台与人争斗,丢了命是他技不如人。”宋远山冷声道,在这个男人身上他感受到了一股极为危险的气息。

    “我知道。”西门吹雪点了点头,然后又补充道:“谁让我是他师父呢?”

    “你到底想干什么?”宋远山沉声道。

    “杀了你们所有人,以祭我爱徒的在天之灵!”西门吹雪声音阴沉,杀气扑面而来。

    “你要杀了我?”宋远山气聚丹田,一股萧杀的气息从他身上轰然爆发。

    “当然会杀你,但是不仅是你一个人,而是你们所有人!”西门吹雪寒声说道。

    “狂妄,想杀我们师父,先过了我们这一关!”

    宋远山的徒弟们都朝着西门吹雪冲了过去。

    “你们都住手!”

    宋远山见状,脸色大变。这个人绝对是一个恐怖的高手,自己这些徒弟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

    西门吹雪冷笑一声,然后他的身影骤然消失了。没有人看到他是怎么出剑的,如果不是那些人喉间上面的血迹的话,可能还会有人怀疑他根本就没出剑。

    宋远山的徒弟们都躺在了地上,在他们的喉咙位置,全都是鲜血。

    也就是说,西门吹雪仅仅是瞬间的时间,就把宋远山的徒弟们全部给杀了!

    要知道,宋远山的徒弟们虽然不是什么高手,但是都有武功底子,但却被这个剑客给秒杀了!

    宋远山见状,目呲欲裂,愤怒直冲天灵盖。

    这些人,个个都是他的爱徒啊!

    这些年,他们始终不离不弃的跟着自己,在宋远山眼中,早就把这些孩子当成了自己的亲生儿子!

    而就在这一个瞬间,西门吹雪居然把他们全部都给杀了!

    宋远山除了无尽的杀意之外,更多的则是怨恨!

    他的目光充血,泛着红芒,紧盯着西门吹雪,怒喝道:“你该死啊!”

    杀气在他身上猛然爆发!

    他要为他所有的徒弟报仇!

    “你杀了我的爱徒,我也要让你体会丧徒之痛!怎么样,这种感觉是不是令人很心痛?”西门殇冷声问道。

    “你这个杀人恶魔!迟早会下地狱的!”

    宋远山浑身散发着滔天的怒气,他的目光充斥着寒光,拳头更是捏的咯噔作响!

    西门吹雪目光淡定如古井,即便杀了十几个人,也没有丝毫的变化。

    冷静的就好像一个怪物!

    他平静的看着宋远山,嘴角却露出了一丝狞笑,然后淡淡说道:“外劲巅峰,不错,稍有些时日说不定会突破内劲,不过你已经没有机会了!”

    宋远山怒喝一声,步伐猛然跨动,八极拳被他舞的虎虎生威,就好像一头下山的猛虎一般朝着西门吹雪恶扑了过来。

    即便如此,西门吹雪依旧平淡的看着西门吹雪,然后瞬间,他又动了。

    快若疾风,猛若猎豹,瞬间之间出现在了宋远山的面前。

    剑出鞘的声音骤然响起。然后便听到一阵剑声呼啸的声音。

    两人瞬间错身而开。

    噗通!

    宋远山跪在了地上。

    在他的身体上面,一个出现了七个血洞,血迹侵染了他的整个身体!

    宋远山眼中露出一丝骇然之色:整个男人,真的好强!

    西门吹雪走到了宋远山的面前,冷声说道:“听说你以前被我徒儿打断经脉。成为了一个废物,之后实力又意外恢复了,刚才,我又重新切断了你所有的经脉,让你再度彻底变成了一个废物!我就不信。你的实力还能恢复!”

    宋远山露出痛苦之色,西门吹雪没有杀他,却断了他全身所有的经脉,让他永远都变成了一个彻彻底底的废物!

    这个人,果然好歹毒的心机啊!

    这样做,比杀了他还难受!

    “你知道我为什么不杀你吗?除了让你痛苦之外,我更知道,杀我徒弟的人不是你,而是那个叫做叶风的年轻人。留你一命是让你告诉他,明天我会在这个地方。向他挑战,然后彻底的杀了他为我徒儿报仇!”

    “记住,如果明天他不来,我会杀了你跟你儿子!”说完,西门吹雪离开了这里。

    宋远山最终支持不下去的躺在地上晕了过去。

    ……

    叶风跟着楚倾妃回到了公司。叶风回到办公岗位,他手机就响了起来。

    叶风拿起来一看,是宋胖子打来的。

    “宋胖子,有事吗?”叶风问道。

    “风哥,出大事了。远山武馆被人屠馆了,我爸爸浑身是血,不知道是生是死,风哥,你快过来吧!”

    宋胖子绝望而又凄惨甚至手足无措的声音从电话里面传来。

    听完宋胖子的话。叶风立马知道,肯定是出大事了。

    “宋胖子,你说清楚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叶风脸色凝重说道。

    “风哥,刚才我去看望我爸,却发现我爸跟他十八个徒弟都一动不动的躺在了武馆大厅,整个大厅全都是血!风哥,你说我爸会不会死了!”

    宋胖子不断流着眼泪的说着,他现在十分害怕,害怕自己的父亲真的死了。

    “你先打电话报警!叫救护车,我马上赶过去。”叶风脸色凝重道。

    “我报警了,但是警察一直都没有来,风哥,你快来看看吧。”宋胖子真不知道该怎么办,现在叶风成为了他唯一的主心骨。

    叶风挂了电话。然后马不停蹄的来了远山武馆。

    来到武馆,叶风瞬间就怒了!

    究竟是什么人敢如此大胆!

    见到叶风,宋胖子立马跑过来,满脸焦急道:“风哥,你快看看我爸爸。他到底怎么样了?”

    叶风快步来到了宋远山面前,此时的宋远山全身都是血迹,在他的身体各部部位,分别是桶了七个血窟窿。

    鲜血淋漓,触目惊心。

    但叶风还是看出来了。他身上的伤口并不致命,对方应该没有想杀他的想法。

    不过宋远山的经脉却全都断裂了!

    不说练武之人,就算是普通人,被断了经脉,也只能变成残废。即便接好了,体力都会大不如从前!

    叶风连忙掏出了一粒养气丸出来,放在了宋远山的嘴中。

    “风哥,我爸爸怎么样了?”宋胖子着急说道。

    “你放心,没有性命之危。”叶风没有说太多。

    听到自己爸爸没有性命危险。宋胖子才长呼了一口气。

    “风哥,你快看看他们,他们怎么样了!”宋胖子又指着那些宋远山的徒弟道。

    叶风只是大致的看了一眼,然后说道:“他们都已经断气了,已经没救了。”

    叶风内心暗暗吃惊,包括宋远山,一定是十九个人,到底是谁有这么大的本事短时间杀掉十八个人并且废掉宋远山呢?

    而且从那些死者的伤口来看,一刀割断脖子,而且伤口极为统一跟整齐,寻常人显然是做不到这点的。

    再加上宋远山的实力早就恢复了,本身的实力也很不俗,能重伤他,显然对方拥有着碾压宋远山的实力。

    到底是什么人下的手?又为什么要对宋远山下手,而且还是这种毒手!

    听到他们都没救了,宋胖子露出悲伤之色,宋远山的这些徒弟跟他都有着非常深厚的感情,而现在,他们却都永远的死去了!

    宋远山露出悲壮之色,沙哑道:“风哥,究竟是谁下的毒手?”

    叶风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是谁下的手,要等宋伯伯醒过来,我们才可能知道凶手是谁!”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