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4章 和好

    火狐狸看着眼前的这个黑影,眼中闪烁一丝敬畏的恐惧之色。

    她的神情黯淡下来,低下眼帘说道:“主,对不起,我让你失望了。”

    “火狐狸,你知道你这样做的下场吗?”那道黑影的声音沙哑,就好像金属摩擦的声音。

    “我知道,违背了你的命令,只有死!”火狐狸的目光望着黑影说着,说完后,她又丢出了一个注射器道:“但是,我爱他,所以,就算是我死,我也不要他死!”

    那道黑影忽然消失了,等他出现的时候,他已经来到了火狐狸的面前。

    枯槁的手臂赫然伸出,掐住了火狐狸的脖子,低沉道:“你真的以为我不会杀你吗?”

    “主……杀了……我吧,与其让我这么挣扎而又痛苦的活着,你还不如杀了我!”火狐狸满脸痛苦的说着,声音因为被掐住了脖子,导致非常的虚弱。

    “杀了你?不,留着你比杀了你更有用。”那道身影松了手,将火狐狸放在了地上。

    ……

    对于火狐狸的事情,叶风没有多想,他直接回到了紫菀别墅,在家里,并没有看到柳如烟的身影,这么晚了,她估计是睡着了。

    倒是在天台的位置看到了燕朵朵蹲在那里。

    燕朵朵蹲在天台,一双手抱着膝盖,下巴抵在膝盖上面,一双如钻石版璀璨的眼睛在瞭望着漫天的星辰。

    叶风缓缓的走在了她的身边,同样蹲了下来,然后说道:“朵朵,在想爷爷吗?”

    注意到叶风坐在旁边,燕朵朵眼神一亮,然后点头说道:“恩,我想爷爷了。对了,哥哥你回来了。”

    “恩,我回来了。”叶风点头。说完后,又接着道:“朵朵,现在已经很晚了,还是回去睡觉吧。”

    “睡不着。”燕朵朵摇了摇头。

    “怎么会睡不着呢?”叶风问道。

    “哥哥,我想给我爷爷报仇!”燕朵朵突然说道。

    叶风眼神一闪,然后说道:“朵朵,我不是跟你说过吗?你爷爷的仇,我会帮你报的。”

    “不,哥哥,我已经成年了,为爷爷报仇是我该承担的责任,而且是不可推卸的责任。”燕朵朵摇头道。

    “那你打算怎么做?”叶风问道。

    他内心叹了一口气,说实话,他不想让燕朵朵成为一个背负仇恨的人,仇恨会扭曲她的性格,让她变的不快乐。甚至可能会影响她的一生。

    但叶风忽略了,燕老头是燕朵朵唯一的亲人,那种深厚的感情不是说忘就能忘的。

    其实仇恨一直都深埋在燕朵朵的内心深处!

    正是因为这一点,所以她知道,他并不能改变燕朵朵那颗被仇恨所侵占的内心。

    “朵朵,杀你爷爷的人非常强大,你不会是他的对手的。”叶风说道。

    “我知道,所以我必须要变强,才能杀死他!”燕朵朵说道。

    “你怎么变强?”叶风疑惑问。

    “我去找我奶奶。”燕朵朵忽然道。

    “我记得你爷爷说过,你奶奶不是去世了吗?”叶风内心更加疑惑。

    “我奶奶一直都没死,我跟你说说我爷爷跟我奶奶之间的事情吧。”燕朵朵望了一眼天空,然后说道。

    叶风点头,示意她说。

    “我爷爷跟我奶奶年轻时候都是学医的,而且两人都非常出名,只是到了后面,两人产生了分歧,所以分开了。”燕朵朵说着。

    跟燕老头认识这么久,他还真没有听说过燕老头谈论他老伴的事情。

    “他们到底产生了什么分歧,会严重到分手的地步?”叶风道。

    “是学术上面的分歧,我爷爷学医的宗旨是行医救人,所以他的医术大多都是救人的。但我奶奶学的却完全是另外一条路线,对了,哥哥,你有没有听说过苗医?”

    “没有。”叶风摇了摇头。

    “苗医是苗疆那边对于医生的一种称呼,在华夏的历史上,苗医一直都是一个邪乎而又神秘的代号。”燕朵朵道。

    “为什么这么说?”叶风不解。

    “在很多人的眼中,苗疆一直都是一个非常邪乎的地方,那边的人都信奉一种超自然的力量,那种力量在很多时候都是超乎常理的。就例如我奶奶,她一身医术精湛无比,但是我爷爷却始终说那只是邪门歪道,跟他不能同流合污,于是两人只好分手了,就连我爷爷最后去世了,奶奶都没能来看他一眼。”燕朵朵说着说着,眼泪都还点掉出来了。

    叶风见状,莫名的心痛,抱住了燕朵朵的肩膀继续问道:“你爷爷为什么说你奶奶的医术是邪门歪道?”

    叶风仔细凝听着,因为他隐隐的觉得,朵朵跟他说这这些,其实肯定是有点什么关联的。

    “因为我奶奶的医术是害人的,我奶奶最精通养蛊,下毒,以及各种害人的手段,能让人在无形当中毙命。”燕朵朵说道。

    叶风这回听明白了。

    怪不得燕老头一直没谈过自己老伴的事情,原来是这样啊。

    燕老头两袖清风,医术超凡,在他手上,都不知道治愈了多少的患者。

    他怎么可能容忍自己的妻子是一个害人的苗医呢?

    两人志向不同,自然会选择分手。

    忽然,叶风想到了什么?

    燕朵朵跟自己说这些,她不会是想去跟她奶奶学苗医报仇吧?

    “朵朵,说实话,你是不是要去你奶奶那里?”叶风眼神严肃道。

    燕朵朵看了眼叶风,然后点了点头。

    “不行,坚决不行,你爷爷把你托付给我,我坚决不会让你去你奶奶那里的。”叶风想都没想就拒接了。

    他怎么可能让燕朵朵去学习苗疆邪术去害人呢。

    “哥哥,你能认真听我说下去吗?”燕朵朵道。

    叶风冷静了下来。

    “哥哥,你知道太极吗?”燕朵朵忽然说道。

    “你说的是阴阳图吗?这我知道。”叶风点头。

    “任何事物都是有正反两面的,就例如我爷爷的正统医术,虽然能治病救人,但同样也可以害人。我奶奶的苗医虽然是害人的,但同样也能救人。就例如我奶奶,她的医术虽然厉害,但是她就从来没有害过一个人,因为她的毕生愿望就是把这门医术钻研到极致,而不是害人性命。”燕朵朵。

    “但是你学这个却是为了害人!”叶风大声道。

    燕朵朵沉默了起来,眼泪忍不出流了出来:“哥哥,我真的没有办法。”

    叶风声音又低了下来道:“朵朵,我说过,你爷爷的仇我会帮你报的。”

    “可是,可是我想自己变的强大起来。”燕朵朵目光绽放光芒道。

    “朵朵,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叶风认真问道。

    “我奶奶过几天就会来接我的。”燕朵朵低着头道。

    “你真的决定好了吗?”叶风继续道。

    “我想好了。”燕朵朵目光坚定道。

    看着燕朵朵那坚定的目光,叶风没有再说什么。

    朵朵说的对,她已经成年了,叶风已经没有了阻止她的权利。

    而且,燕朵朵是一个善良的女孩子,他同样也相信她学苗医不是为了害人。

    “我虽然还是不支持你,但是我尊重你的选择。”叶风缓缓说着。

    “哥哥,谢谢你。”

    燕朵朵忽然扑在了叶风的怀中,眼泪再与抑制不住的流了出来。

    “朵朵,无论你未来要做什么,都必须要答应我的一个请求好吗?”叶风缓缓说道。

    “恩,哥哥你说。”燕朵朵梗咽道。

    “在你身上,我能感受到你爷爷身上那股特有的正气跟善良,以后无论如何,你都要将你的善良跟活泼给保持下去,无论何时何处,你都要开开心心的,好吗?”叶风道。

    “恩,我一定会的。”

    燕朵朵哭的更凶了起来。

    叶风的双眼湿润了起来,抬头看着天空,天空中依稀勾勒出燕老头带笑了脸庞。

    燕老头,虽然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但是,朵朵她终究是着自己的路去走的。

    这是谁也阻止不了的。

    ……

    另一天清晨,柳如烟,叶风,燕朵朵三人都沉默的坐在了餐厅吃早餐。

    叶风看了柳如烟那冷漠的脸庞一眼,想说点什么,最后还是忍住了。

    现在在她眼里,自己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混蛋吧。

    叶风暂时没有把燕朵朵要走的消息告诉柳如烟,燕朵朵同样也没有说,离别总是伤感的,她不想这么早就说。

    “小姐姐。”燕朵朵忽然对着柳如烟道。

    “恩?”柳如烟看着燕朵朵,表情的冷漠顿时消失了。

    虽然她生叶风的气,但对燕朵朵还是很好的。

    “哥哥其实是一个好人,你能不要再生他的气了吗?”燕朵朵小声说道。

    柳如烟微微一愣,然后笑道:“你怎么知道你哥哥是好人?”

    “小姐姐,我不希望你们闹矛盾,你们能不能和好?”燕朵朵恳求的说着。

    柳如烟笑了一声道:“朵朵,我先去上班了,你们吃吧。”

    柳如烟放下了碗筷,然后离开了别墅。

    燕朵朵目光望向了叶风,叶风跟她对视一眼,然后叹了一声,露出勉强的笑容道:“朵朵,你别担心我们,夫妻都是床头吵床尾和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