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7章 擂台开始

    “我看你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吧?”楚倾妃对着叶风冷笑道。

    叶风脸色一窘,随后笑道:“那你说我的意思是什么?”

    “姓叶的,你别想打我主意,更别以为我妈喜欢你,就想在这上面做文章,这是不可能的!”楚倾妃沉声道。

    听完楚倾妃的话,叶风砸吧砸吧了一下嘴,接着笑道:“楚总,你真的很自恋。”

    说完这句话,叶风就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见叶风出了办公室,楚倾妃顿时气的咬牙切齿起来,这混蛋,又阴阳怪气的这么跟她说话。

    她拿起手机给她秘书拨打了一个电话,询问刚才叶风跟黛小美之间到底发生了事情,最后得到的答案跟叶风说的差不多。

    内心的怒火这才消散了很多。

    叶风离开了办公室后,没有回到工作岗位,而是开车去了远山武馆。

    他可没忘了今天跟西门吹雪的比武。

    远山武馆。

    此时的远山武馆挤满了人,叶风上次在这里跟西门殇一战成名,杨名整个江北市武坛。

    现在西门殇的师父西门吹雪又想要替自己徒弟报仇,在今天向叶风挑战。

    这一场挑战自然吸引了众多武坛中的人前来观看,就例如现在,叶风跟西门吹雪还没来,便来了很多围观者。

    他们都是想要来目睹这场即便发生的比武。

    西门吹雪,在整个省内都是极其有名的人物,西门世家的长老之一,杨名数十载,一身剑术出神入化。

    就连他的徒弟西门殇都是非常厉害的人物,可想而知这个师父究竟有多厉害了。

    所有人都翘首以待着。

    “哟,宋胖子,你一个人啊,怪不是那个叫叶风的不敢来了吧?”

    就在这时,人群中走出来了一个跟宋胖子年纪相仿的男人,他正对着宋胖子讥笑道。

    因为宋远山身受重伤,还在医院里面养伤,而宋远山的徒弟们又都被西门吹雪而杀了。

    所以,整个远山武馆,就只有宋胖子一个人坐镇。

    虽然现在只有他一个人,但他毫无惧怕!

    “宋春秋,嘴巴这么臭,上次挨的打还不够吗?”宋远山对着宋春秋冷声道。

    宋春秋是宋家的人,跟他是同根同派,但是宋远山沦为弃子,所有早就反目成仇了。

    “你!”提起上次的那顿打,宋春秋脸色一变,随即冷笑道:“宋胖子,你都快死到临头了,还敢这么嚣张!”

    “死到临头?你放心,那个要死的人绝对不可能会是我!”宋胖子同样冷笑道。

    “宋胖子,看你曾经是宋家一员的份上,我还是奉劝你一句,等下西门吹雪来了,你最好是跪在地上磕头认罪,说不定这样的话,你还能留的一条狗命,不然昨天那十八条尸体就是你跟叶风的下场!”宋春秋说道。

    “宋春秋,总有一天我会撕烂你的嘴的!”宋胖子冷声道。

    “哈哈,宋胖子,你还真是好笑啊,你这一辈子都不会有这个机会的。我给你讲讲西门吹雪到底是什么人吧,六岁练武,十二岁就是剑道高手,二十岁开始崭露头角,三十岁已经是剑道宗师了,现在五十多岁,已经是武坛中的老前辈,你认为叶风那个不知名的小辈会是西门吹雪的对手?”

    “管他是谁,任他名头再大,在我风哥面前,也不过土鸡瓦狗而已!”宋胖子冷声道。

    “叶风,宋胖子,你还真是自信的可爱啊,在西门吹雪面前,叶风不过是一个垃圾而已!敢不敢跟我再赌一次?”宋春秋冷声说道。

    “赌就赌,如果风哥赢了,我一定会撕烂你的嘴巴的!”

    史上第一宠婚,早安机长

    宋胖子沉声喝道。

    “如果西门吹雪赢了,我会打断你的四肢,再让西门吹雪杀了你的!”宋春秋冷笑道。

    宋胖子冷哼一声,没有再跟他废话。

    因为他始终都知道,他跟叶风所要面对的对手是西门吹雪。

    他还真没有心情跟这个跳梁小丑墨迹。

    宋春秋见宋胖子没搭理他,他的目光更加的怨毒起来:“宋胖子,你少给我狂,相信我,你绝对会死的很惨的。”

    他的话刚刚说完,一道声音忽然门后传来。

    “西门先生到!”

    随着这道声音响起,一伙人从门外走进了武馆。

    这行人有十几个人,由王震雄带头,西门吹雪站在他的身后。

    听到西门吹雪到了,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了西门吹雪。

    要知道,西门吹雪的徒弟西门殇就是武坛的传奇人物了,他的师父西门吹雪的名气则是更大。

    对于在场武坛的人而言,能亲眼目睹一眼西门吹雪,都是极大的荣耀了。

    每一个领域,都是崇拜强者的。

    在武坛这个圈子并不大的领域里面,更是如此。

    强者往往都是受到膜拜跟敬仰的。

    西门吹雪就处于此类,在省内,他是绝对的强者,众人望向他,纷纷都被他的气势所震惊道。

    乍一看,西门吹雪就跟平常人毫无两样。

    但如果仔细观察的话,会感受到从他身上所散发的那股惊心动魄的凌厉剑意。

    他就好像一把凌厉而有锋利的宝剑,充满了危险性。

    特别的是他的眼睛,随便一撇,似乎都能释放出剑气一般。

    西门吹雪冷冷的撇了在场的所有人,然后平淡说道:“诸位,前段时间,我的徒儿跟人比武丢了性命,我这个为师的,自然是要替我徒弟报仇雪恨,在坐的人都没有意见吧?”

    他的这句话刚说完,众人就感觉到他身上的杀意更浓了。

    “西门先生,我们当然没意见,为徒弟报仇,天经地义!”宋春秋跑了出来,拱手道。

    西门吹雪看了看宋春秋一眼,缓缓的点了点头。

    “怎么只有你一个人吗?”

    王震雄在这个时候走了出来,他站在了宋胖子的前头,对着他冷声道。

    宋胖子看了西门吹雪一眼,脸色略白,随后声音低沉道:“风哥马上就会赶过来的。”

    “马上?马上是什么时候?他该不会是不敢来了吧?”王震雄冷声道。

    “哼,风哥一定会来的!”宋胖子冷喝道。

    “能来更好,如果他不敢来的话,我一定会把你大卸八块的!”

    王震雄虽然怕叶风,但是他绝不会怕宋胖子。

    “王震雄,风哥已经饶了你很多次了,你绝对会死的很惨的!”宋胖子冷声道。

    “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弄死你!”

    王震雄的表情扭曲起来,蹲着宋胖子,充满了怒气。

    宋胖子脸色微白,如果叶风不在他旁边,这些人还真的能够轻而易举的弄死他。

    “我看谁敢弄死他!”秦葬

    一道洪亮的声音骤然响起,一道身影缓缓的从门外走进。

    所有人的目标都望向了这道人影,他们认出了这是谁……叶风来了!

    看到叶风来了,宋胖子的目光一亮。

    “风哥,你终于来了1”

    宋胖子跑在了叶风的跟前。

    “我没来迟吧?”叶风问道。

    “没有,王震雄他们也才刚来。”宋胖子说道。

    叶风点了点头,然后走在了王震雄面前道:“你说要弄死谁呢?”

    见到叶风,王震雄的脸色更狰狞了起来。

    除了对叶风的愤恨之外,他更多的却是惧怕。

    “叶…叶风,你少狂妄,今天就是你的死期!”王震雄冷声道。

    “今天是不是我的死期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今天绝对是你的死期!”叶风沉声冷笑,眼中绽放了一丝杀意。

    看着叶风眼中的那丝杀意,王震雄吓得便是一个哆嗦。

    “死到临头还敢嘴硬!”

    王震雄说了一句,然后又对西门吹雪道:“西门先生,就是这个人杀的你徒弟!”

    西门吹雪那如剑芒一般凌厉的眼神望向了叶风,沉吟片刻之后,寒声道:“你就是叶风。”

    “正是。”叶风讥诮道。

    “你知道我是谁吗?”西门吹雪问道。

    “这很重要吗?”叶风反问道。

    “当然重要了,最起码你会知道是谁杀的你。”西门吹雪道。

    “你跟你徒弟一样狂妄,但你知道他是什么下场吗?”叶风冷笑道。

    “你还敢提我徒弟?”王震雄脸色阴沉。

    “为何不敢?”叶风笑道。

    “相信我,你会死的!”西门吹雪道。

    “同样也相信我,你也会死的!”

    西门吹雪眼中闪烁一丝冷芒,他已经很不爽了。

    “逞口舌之力没用,直接动手吧!”

    西门吹雪缓缓的将手中的剑从剑鞘里面拔了出来,金属摩擦的声音不绝于耳,令人耳闻,牙齿都仿佛酸了起来。

    叮!

    在剑出鞘的那一刻,响起了一道叮当声音,剑声滑动空气,众人只看到白光闪烁,就好像一团耀眼的剑气一般。

    “你的武器呢?”西门吹雪将剑指着叶风,沉声道。

    “对付你,何须用武器!”叶风露出不屑冷笑。

    “你找死!”

    西门吹雪暴怒,他的身影骤然消失,然后夹杂着一股庞大的剑意朝着叶风呼啸而去。

    凌厉的剑气似乎撕裂了空气,令周遭的空气都变得炙热起来。

    叶风眼中闪烁冷芒,嘴角的戏谑之色悄然消失,在剑气还没碰到他身体的时候,他的身影骤然之间便消失了。

    在瞬间之间,两人的位置都发生了极大的改变,即便这还只是初次交手,就让在场的人看的惊叹连连。

    不说其他,单论他们之间的这个恐怖速度,就让人咂舌不已。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