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1章  好熱

    叶风冷冷的看着他,眼中杀意弥漫,寒声道:“在你勾引我老婆的时候,只要你手段正当,我能原谅你,这也就是我直没有对你动手的原因。om但是我原谅不了你伤害她欺骗她!这是我的底线,而你触碰了我的底线,触碰我逆麟的人,就算是天涯海角,我都不会放过他!”

    听着叶风那充满了杀意的话。上官慕容吓得脸色苍白,这时候的他终于体会到了死亡的恐惧。

    他知道,叶风这是要杀他!

    这个开始被他小瞧的人,最后却能决定他的生死。

    “叶风,别杀我,我错了,求你不要杀了我!”

    上官慕容开始求饶了起来。

    他躺在地上大声惨叫,伤口处,鲜血淋漓,整张表情都痛的扭曲起来。

    “我现在当然不会就这么简单就杀了你。我会慢慢的折磨你,让你为你所做的事情付出沉重的代价!”

    叶风露出如病态般的狞笑:“你不是直在打我老婆的主意吗?废了你命根子我看你还怎么惦记女人!”

    说完,叶风的刀子便朝他命根子刺了下去。

    啊!

    他发出声如杀猪般的凄厉惨叫,发现叶风的这刀,居然切断了他的命根子。

    叶风又把刀子取了出来。

    上官慕容捂着裤裆。脸上充满了怨恨之色:“求求你饶了我,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你不觉得你现在求饶已经很晚了吗?我记得我在医院的时候就警告过你,如果你伤害了如烟,我定会将你碎尸万段的!”

    叶风说完后。手臂挥舞间,又砍断了上官慕容的另外只手臂。

    他双臂被砍,就好像人干样在地上打滚起来。

    鲜血直流,血腥味扑面而来,配合着他那凄惨的叫声。看起来凄惨而恐怖。

    旁的凯尔看着这幕,吓得大气都不敢喘。

    这人太凶残了,他从来没有碰到过这种人。

    他亲手杀过很多人,却从来没有这么折磨过个人。

    这种场面看的他都觉得异常恶心。

    如果是他,他宁愿死也不愿意受这种非人的折磨。

    特别令他震惊的是,叶风在动手的时候,连眼睛都未能眨下,仿佛在他面前,上官慕容就是只被屠杀杀害的羔羊样。

    这个人简直就是个变态的屠夫!

    如果没有杀过很多的人,不可能会做到这么镇定跟自如。

    “在古埃及,有种酷刑叫做honh,是用来处置那种穷凶极恶的罪犯的,我认为你可以尝试下。”

    叶风露出诡谲至极的冷笑。

    上官慕容那充满痛苦的脸上浮现了丝疑惑之色,显然不明白叶风的话里是什么意思。旁的凯尔听到honm这个名词的时候,脸色大变。连背脊骨都升起了股刺骨的寒意。

    作为个国际雇佣兵,凯尔自然有听过honm,被称为世界上最残忍的酷刑。

    甚至比华夏古代的凌迟还要残忍无数倍!

    “honm的意思是种埃及关于刑罚的特殊术语,意思就是三刀的意思。”

    说完后叶风又觉得不详细,又继续补充道:“这不是说三刀杀了你,而且在你身上特点的三个地方同时划三刀,然后只要稍微用力拉扯你的头皮,你全身的皮肤就会被扯开。你想象下,高明的猎人总是能轻易的剥开猎物完整的皮毛,就算皮被剥开了,猎物还是活着的。不仅是猎物,就算人被拨了皮,也会活着。”

    叶风的声音诡异至极,就好像从地狱里面飘出来的样。

    令人听了,阴森至极,浑身直冒冷汗。

    听完叶风的话,上官慕容脸色吓得煞白,在这刻他都忘记了疼痛。

    双眼睛更是瞪的跟个牛眼睛样。

    他全身如抖筛糠,恐惧无比。

    不知道哪里涌来的力气,双腿诡在地上,不断求饶起来:“叶风,我错了,求求你杀了我吧!!!”

    叶风只手抓住上官慕容的头发,用刀抵在了他的脑袋上面冷声道:“你放心,我不会杀了你,只是在你头上轻轻的划刀,然后再在你的肚子上面划刀,最后在脚上划刀。”

    “马上你就可以变成个血肉模糊的,而到了那个时候你还是活着的。你能感受到你所有的细胞跟皮肤好像在撕裂,你的痛觉神经会无限增大。”

    这样虽然不会伤害你的重要血管,但是会扯伤你的毛细血管,你全身的血管都会在这个时候破裂,全身上下都会流血,最后你就会流血过多而死掉,但是你放心。这将是个非常缓慢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你会很痛苦的死去!“

    叶风越说,上官慕容就越恐怖,浑身也剧烈的颤抖起来。

    很快。叶风就在他的身上划了三刀。

    “求求你,饶了我,我错了!”

    上官慕容满脸痛苦,跪在地上不断的求饶起来。

    “你的罪,不可饶恕!”

    叶风讥笑声,抓住他的头皮用力扯。

    呲拉!

    皮肤被拉裂的声音赫然响起,那种声音就好像皮袋被扯破的声音,刺耳而清脆!

    啊!!!

    上官慕容发出凄厉的惨叫声,他顿时变成了个血人,他的五官同样消失了。布满了血迹。

    他的皮肉清晰可见,根根青色的血管更是显露出来。

    看起来就好像个从地狱里面爬出来的恶魔样,狰狞可怖。

    他整个身子在地面打滚起来,地上全是殷虹的血液,非常可怕!

    “杀了我,求求你杀了我!”

    上官慕容痛的撕心裂肺,他被股巨大的痛苦给包裹着,全身上下的每存血肉,每根经脉,每个细胞都在撕裂破裂。

    他的头在地上剧烈的撞击着。发出砰砰的巨响,他想撞死自己,可是完全死不了。

    叶风用脚踩在他的身上:“你是不是很想死,可是我偏不会让你死!”

    “杀了我吧,求求你杀了我!”上官慕容发出痛苦的惨叫声。

    叶风冷笑道:“有些事情,旦做了,就没有挽回的余地,你做的事情完全不可饶恕!因此,这就是你的惩罚!”

    “啊!啊!”上官慕容不断惨叫着:“爷爷,我错了,我不该这样做的,看在我是如烟同学的份上杀了我!”

    除了上官慕容,没人能体会到那种种怎样的痛苦,就好像有无数把刀子在刮他的血肉般。

    这个痛苦是最为恐怖跟敏感的。

    旁的凯尔看着这幕,毛骨悚然。吓的双腿发软,浑身都在打颤。

    这个人简直就是个恶魔!

    三分钟过去,上官慕容的惨叫声越来越虚弱,他身下的血液也越流越多,最后,他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了。

    他的气息越来越微弱,生机就好像河水样的流逝,逐渐的,他缓慢的闭上了眼睛,在最后生抽搐下失去了性命。

    叶风看到没都看上官慕容眼。冰冷的眸子已经望向了凯尔。

    凯尔双腿发软,扑通声的跪在了叶风的面前。

    他双目瞪大,布满了恐惧之色,求饶道:“求求你绕了我,看在我老板的份上,求求你不要杀我!”

    凯尔也算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可是望向叶风那冰冷的眸子,仿佛看到了这个世界上最恐怖的事情。

    叶风很快就走在了他的面前,冷笑道:“如果你知道给我带路了,我或许会让在奈尔的份上绕了你,但是,已现在却已经迟了,不过看在奈尔的份上,你会让你死的干脆点。”

    叶风冷笑声,然后便挥出了匕首。

    咻!

    凯尔躺在地上。脖子被匕首划破,最后失去了性命!

    杀掉了凯尔,叶风才走到了柳如烟的面前。

    此时柳如烟双目紧闭,脸颊通红,叶风用手触碰,浑身发烫。

    叶风目光变得柔和起来,上官慕容那个混蛋,这样都算是便宜了他。

    叶风将柳如烟拦腰抱了起来,快步走出了这里。

    他将柳如烟放在车子上面,开着车快速便离开了云雾山庄。

    他将所有的车窗全都打开,强风灌了起来,希望能缓解柳如烟的痛苦。

    不知道什么时候,柳如烟忽然睁开了眼睛。

    她的瞳孔通红,里面布满了血迹。

    “热,好热!”

    柳如烟含糊不清的说着。全身都在此时泛起了粉红之色。

    “老婆,你再坚持会儿,我马上送你去医院!”

    叶风看了柳如烟眼,快语说道。

    “我热,水。我要水!”

    柳如烟的身体完全没有意识的扭动着,神态布满了痛苦之色。

    叶风停了车,打开了瓶矿泉水,凑到了柳如烟嘴巴道:“老婆,这有水,快喝。”

    水从柳如烟的嘴里灌入,就好像在沙漠奄奄息的旅客忽然看到了片绿洲样。

    她大口的吞咽起来,很快,整瓶水就被她给喝光了。

    “渴,渴,还要,我要喝水!”

    瓶水根本就不够用。

    “你等下,我马上给你开水!”

    叶风立马又拿起了瓶矿泉水。

    盖子还没开,便感觉自己的嘴唇被柳如烟给堵住了。

    柳如烟感觉自己浑身都烫的难受,朦胧之间,她抱住了个身影,拥抱在这个身体,她感觉异常的舒服。

    似乎无意,似乎又是有意,她吻了上去。

    拼命的吸吮着,因为只有这样,才能缓解她的痛苦跟炙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