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初恋

    平时高高在上的地下女皇黑玫瑰,现在却宛如一个小女人一般依偎在这个男人身上,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难道这个男人是黑玫瑰的女人吗?

    不仅在场大部分的人满头雾水,就连彪哥等人都瞪大了眼睛,满眼都充满了不可思议的表情。

    这一幕同样也惊讶到了唐巧等人,在她们眼中,叶风就是一个职场小员工,为什么会跟黑玫瑰认识呢?

    两人的关系简直亲密的不对劲。

    唐巧眉头却微蹙了起来,在今天追债的时候,她就见识了叶风的手段,知道这人很不简单,当看到黑玫瑰这么亲密的时候,她若有所思,心中隐隐也猜到了很多。

    苏玲眼神在此刻也是震惊无比,但更多的却是复杂,心中不由涌现一丝酸涩,难道叶风已经有女朋友吗?

    两人亲密的一幕,就好像炸弹一般,不断的冲突着在场众人的视觉跟神经。

    当然,黑玫瑰的那些手下们,黑子等人却没有意外,上次叶风调妖姬玫瑰的时候,他们就已经知道叶风是黑玫瑰的男人!

    叶风感受着所有人投来的目光,不由苦涩一笑,这种情况可不是他想看到的。

    “虽然知道你是在骗我,但我还是很高兴能听到你跟我这句话。”黑玫瑰红唇轻启,眼中却柔情似水,那一抹的柔情似乎要将叶风整个身体都给融化。

    叶风眼中突然闪过一丝异色,他露出邪魅笑容道:“不,我没有骗你,不过现在可不是谈情说爱的时候,还有人找我麻烦呢?”

    黑玫瑰眼中涌过一丝杀意道:“亲爱的,这种事情交给我。”

    说完后,黑玫瑰豁然转头,柔情似水,笑颜如花的表情在她脸色顿时消失,一股冰冷的杀气从她身上散发出来。

    所以人都知道,嗜血玫瑰又回来了!

    她目光凌厉无比,对着彪哥道:“彪子,你想怎么死?”

    面对着黑玫瑰那恐怖的气息,彪子哪还敢嚣张,连额头都忍不住溢出了冷汗。

    “玫,玫瑰姐,这都是误会,一切都是误会。”在知道叶风跟黑玫瑰的关系非同寻常的时候,他就再也没有了任何一点动手的想法。

    他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离开这个是非之地,然后再弄死李辰那个混蛋。

    “误会?”黑玫瑰冷笑一声道:“在我黑玫瑰眼里,没有误会!”

    彪子心生寒意,黑玫瑰的手段谁人不知,落在她手里就算不死都要脱层皮!

    “玫瑰姐,你想怎么处理?要不这样,我愿意赔偿,你说个数!”彪子满脸菜色道。

    “你那点钱,没人会稀罕!”黑玫瑰依旧冷声道。

    彪子满脸恐惧,连语气都变得巍颤起来:“玫瑰姐,俗话说,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我是噬狼盟的人,看在我们狼哥的份上,就饶了我这一次,成不?”

    黑玫瑰嗤笑一声,摇头道:“第一,你在噬狼盟只是一个小人物,根本代表不了噬狼盟,第二,我黑玫瑰做事说一不二,第三,就算是你们狼哥亲自来,他也保不了你!”

    “黑玫瑰,你太嚣张了,动了我,噬狼盟不会饶过你们黑色玫瑰的!”彪子恼羞成怒道。

    “黑子,废了他们!”黑玫瑰挥了挥手,冷笑一声。

    随着她的话刚刚落地,她身后的黑子等人都露出凶戾之色,朝着彪子那伙人蜂拥而上。

    彪子那头也有十几个人,虽然惧怕黑玫瑰的威信,但轮打架,他们也不会怕谁。

    没一会儿,两伙人便火拼在了一起。

    黑玫瑰的手下个个身形彪悍,体型壮硕,身上更是散发着一股股煞气,能跟在黑玫瑰身边的人没一个是非凡之辈,几分钟不到,彪子那一伙人就都被黑子他们给干趴下了。

    “彪子,在我们黑玫瑰的地盘,就要守我黑玫瑰的规矩!谁坏了我规矩,谁就要承担应承担的后果!”

    黑玫瑰在在他面前冷声说道。

    “玫瑰姐,我错了,你饶了我这一次,我真错了!”

    彪子连连求饶,就黑玫瑰根本就没搭理他,一旁的黑子露出一丝狞笑,抡起一根钢棍朝着他脑袋砰的一下便砸了下去,血花迸射,这凶猛一下,就算没弄死他,也能让他丢了半条命。

    “全都扔出去!”黑玫瑰冷淡吩咐一声,很快,这些人就都被黑子他们抬了酒吧。

    但在酒吧的一个角落,还躲着一个人,那个人就是胆小如实的杨辰,刚才火拼的时候他躲在贪生怕死,躲在了酒吧的桌子下面。

    就在他正准备偷偷溜走的时候,却被黑子一把拎住袖子给拉了过来。

    很快,杨辰就好像一条死狗一样被黑子扔在了黑玫瑰面前。

    这一刻的杨辰哪还有半点嚣张的样子,他吓的浑身颤抖不已,脸色苍白,布满了恐惧之色。

    “亲爱的,该怎么处置他?”黑玫瑰对叶风说道。

    叶风戏谑一笑,站在了杨辰的面前,用小指头边掏着耳朵边说道:“如果我没听错的话,你刚才好像要弄死我。”

    “兄弟,刚才那都是误会,我这点能耐怎么能弄死你呢?”杨辰满脸殷勤的说着。

    “我去你大爷!”叶风突然冷喝一声,冲着杨辰就是一阵拳打脚踢。

    叶风下手很重,杨辰躺在地上,身体弓的像个虾米似的,被叶风一直狂揍,痛得更是惨叫连连。

    “我草你妈,老子不给你点颜色瞧瞧你真以为你是开染坊的!”

    “草你妈,还想要一百万,老子给你烧冥币,你要不要!”

    “草你妈,还敢纠缠苏玲姐,我特么弄死你!”

    叶风边打边骂,没一会儿,杨辰就被揍的鼻青脸肿,脸部肿的更个猪头一样,牙齿都碎落一地。

    打完之后,叶风蹲在他面前伸手道:“东西呢?”

    “什,什么东西?”杨辰边吐着血水边说道。

    “你说呢?”叶风一拳砸在他肚子上面,冷喝道。

    杨辰痛叫一声,连胆汁都被打了出来了。

    “我给,我给!”缓过来之后,杨辰从兜里面拿出了一张内存卡出来。

    “还有备份吗?”叶风怒问道。

    “没有,真没有了!”杨辰连连摇头。

    “最好没骗我,要是让我知道你骗了我,你会知道下场的!”叶风声音阴沉道。

    “真没有了,如果还有备份,就让老天劈了我!”杨辰信誓旦旦的说着。

    “行了,给我滚吧!”叶风说完,一脚将他给踢了出去。

    如果旁边没有这么多人,叶风肯定会让他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但现在唐巧苏玲她们就在旁边,叶风不想让她们见到太多血腥的场面,于是就便宜了这个混蛋。

    但他没注意到的是,在杨辰被扔出去的那一刻,他目光深处所露出的怨毒之色。

    收拾完了杨辰跟彪子等人之后,众人又坐回了吧台。

    “这次又麻烦你了,都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叶风转头对着黑玫瑰感激道。

    “我们之间就要不说这话了,为你做这一切,都是我的荣幸。”黑玫瑰说完之后脸色又一顿道:“我有事先出去一趟,不能好好招待你们,真的很抱歉。”

    “千万别这样说。”叶风摇头道。

    黑玫瑰娇笑一声,随着对着唐巧等人道:“姐妹们,你们玩的开心点,今晚的单,都免了。”

    说完之后,她带着黑子那一批人全都出了酒吧。

    在黑玫瑰离开之后,唐巧等人的脸色也就没再那么拘谨了。

    “叶风,你跟黑玫瑰到底是什么关系?”唐巧认真的看着叶风,郑重问道。

    她现在很怀疑叶风其实是个黑道分子,这样子的人物绝对适应不了循规蹈矩职场生活的。

    她现在心底充满了疑惑,按道理说,叶风学历高,又有能力,这种人物怎么着也跟那些游走在法律边缘的犯罪分子联系不到一起。

    但种种的一切却又证明他跟地下势力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不管是今天上午去追债暴打李老板,还是今天晚上暴打杨辰的一幕,打架好像对叶风而言,就好像家常便饭一样。

    “你说黑玫瑰啊,我们是酒友关系。”叶风笑着解释道。

    “酒友?”唐巧一愣,随后疑惑道:“酒友是什么?”

    叶风邪魅一笑,走到吧台拿了几瓶不同种类的酒过来,将这些酒按照不同的比例倒在了调酒器中。

    他的十指转动,调酒器在他手中转动,杯中的酒液在里面犹如河流,时而波浪汹涌,时而波澜不惊,时而孜孜而流,时而随风荡漾,令人眼花撩乱。

    酒香醇厚,其味飘飘,闻之,口水都忍不住分泌而出。

    这股味道,时而浓厚如女儿红,时而清香如茅台,时而强烈如二锅头。不同的味道,不同的颜色,不同的形态,最后汇集在一起,匀成了一杯层次分明令人陶醉的‘初恋’。

    “唐组长,你喝了这杯‘初恋’就会知道什么叫以酒会友了。”叶风把酒杯端给唐巧。

    唐巧接过酒杯,她不懂酒,但她知道,叶风调酒的动作很漂亮,酒的味道也非常的好闻,那犹如彩虹般层次分明的酒液更是美丽动人。

    看着手中的这杯‘初恋’唐巧目光有些迷离,在她眼中,这杯酒就好像一件非常精美的艺术品一般,令她不忍品尝。

    “唐组长,酒存在的最大意义,就是将它喝掉。”叶风在一旁说道。

    唐巧听后,捏起酒杯,轻轻的抿了一口,在酒液沾舌的那一刻,她那一双漂亮的眼眸突然亮了起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