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谁动他谁死

    在刚才跟苏玲分离的那一刻,叶风自然是感受到了苏玲的情绪,在她那充满渴望的眼神下,他差点忍不住就要留下来陪苏玲了,但如果自己真留下来了,那他就真的很难把持住了。于是,他还是毅然离开了那里。

    月朗星稀,夜风凉爽,叶风没有搭出租车回紫菀别墅,而是选择步行,反正都在莲花路,也不是很远,走十几分就能到。

    走着走着,叶风的身体忽然一顿,双眼突然眯起,眼眸深处,猛然闪烁一丝凌厉的光泽,随后他的身形一闪,立马消失在黑幕中。

    在他消失后不久,他之前站的位置突然传来了脚步声。

    一个穿着黑色紧身皮衣的女人迈着不稳的步伐跑了出来。

    女人脸色苍白,毫无血色,脸颊两旁,隐约还沾着几滴血迹。

    她神情萎靡,整个状态都非常虚弱,好像奄奄一息一般。但她目光却非常凌厉,就好像一把凌厉的匕首一般,不时绽放一缕凌厉的精光。

    她手中握着一把尼泊尔弯刀,鲜红的血液在刀锋流过,在柔弱的路灯下,显得异常的妖艳。

    她步伐虚弱不稳,在他大腿处,有着一道很长的伤口,鲜血从伤口处涌出,都浸湿了她整条黑色皮裤。

    很快,又是一连串的脚步声传来,只见,十几个黑衣人突然快速涌来,将女人包围在中心。

    女人被包围,她神色警惕,杀意涌动,却看不到任何的惧色。

    “黑玫瑰,这次我看你怎么跑!”其中一个戴着口袋跟鸭舌帽的男人走了出来,他手里拎着一把开山刀,声音沙哑,眼神凶戾。

    “你们设局害我,今天只要我黑玫瑰不死,日后你们都别想跑!”黑玫瑰警惕的看着对方。

    “嘿嘿,你认为你还有日后吗?”那戴着口罩的男子带着狞笑说道。

    “哼!就算我黑玫瑰今晚要死在这里,也要拉你们垫背!”

    黑玫瑰紧握尼泊尔刀,身上杀气更浓了。

    那男子满脸警惕,即便现在黑玫瑰身受重伤,可他们依旧不敢轻举妄动,要知道,黑玫瑰的身手非常厉害并且毒辣,刚才就有很多兄弟折在了她的手里!

    “我们一起上,给我砍死他!”迟则生变,那男子不想再拖下去,他大喝一声,其他的那些黑衣人都大喝一声,朝着黑玫瑰蜂拥而上。

    他们人手一柄开山刀,在灯光下,刀光剑影,闪烁出一道道冷冰的刀芒。

    黑玫瑰眼中充满杀意,但隐藏在杀意后的却是绝望,她终究是平凡人,双拳难敌四手,更别提这么多手持刀斧的大汉了。

    难道她黑玫瑰真的要香殒在此了吗?

    想到这里,她眼中又涌现一丝不甘之色,她还有好多事情没做呢,怎么就能这么就死了呢!

    在这一瞬间,她想到了很多,突然,叶风的身影浮现在她脑海,她内心幽幽一叹,也许,以后再也见不到他了。

    我死了,他还会想起我吗?

    就在那些黑衣人快要冲到黑玫瑰面前的时候,一道冰冷的声音骤然响起:“谁动她!谁就死!”

    随着话音刚落,一道身影从天降落,背对着黑玫瑰站在了她的面前。

    这突然发生的一幕,让在场的人都短暂的愣住了。

    黑玫瑰起先也是一愕,随后目光望向了那道突然出现的背影,她一辈子都忘不了这个熟悉的背景,三年前,他同样是那么悄无声息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然后从劫匪的手中救下了她。

    这是幻觉吗?

    黑玫瑰忍不住在想,可这真实的一幕却清晰的在告诉他,这不是幻觉,他真的来了。

    就像数年前一样,在她充满绝望之际,他就好像天神一般降临。

    “小子,你是谁!奉劝你最好别多管闲事!”戴面具的那个男人握着开山刀指着叶风喝道。

    “你们,都得死!”

    叶风的声音沙哑,低沉,极好像一只随时要进食的野兽一般,充满了暴戾的气息。

    凌厉的眸子在灯光的照射下,显得更加的锐利。

    他的影子被拉的很长,嘴角那一丝诡异的笑容更是在此时显得诡橘无比。

    在看到黑玫瑰那凄然而又绝望的眼神的时候,不知为何,他感觉自己的心狠狠的一痛,一股滔天的愤怒跟杀气便难于遏制的涌现出来。

    曾经,有一个女人,为了他身陷绝境,最后香消玉损,而他,却只能亲眼看到她在自己的眼前慢慢的失去呼吸,那种绝望的感觉令他刻苦铭心。

    熟悉的一幕又出现在他面前,叶风的心中就好像燃烧了一把火焰一般,他全身的热血在此刻沸腾起来,一股滔天的杀意更是犹如波涛汹涌的波浪一般翻滚起来。

    “这人是个疯子,给我砍了他!”

    那戴口罩的男子大喝一声,那十几个手持砍刀的黑衣男子立马调准进攻方向,朝着叶风蜂拥而来。

    刷!

    叶风动了,他眸子顿时灰暗下来,双脚往前踏了两步,在对方的砍刀还没碰到他身躯的时候,他的拳头就轰击了出去。

    噗噗!

    拳头砸在脑袋上面的声音骤然响起,在他那一对铁拳下,对方的脑袋就好像皮球一般被砸碎了,脑浆迸射,红的白的散落了一地。

    他舔了舔嘴角,眼中的嗜血之色愈加浓郁,又朝前走了几步,同样两拳轰击出去,拳头落在对方两人的胸口之上,他们的胸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顿时塌陷进去,断裂的森白断骨直接从背后刺出,连惨叫声还没有发出,他们的身影就好像炮弹一般往后弹飞出去,最后摔在地上,一连在地上打了十几个滚才停止了下来。

    其他人见状,都露出恐惧之色,这人太强悍了,瞬间就杀掉了他们四个人!

    “你们给我一起上,砍死他!”

    那个带着面具的男子站在后面吼叫。

    啊!

    其他人见状,都发出怒吼,纷纷举起刀具朝着叶风一同砍了下去,刀光闪烁,似乎要将叶风给剁成碎片。

    叶风转头,对着黑玫瑰诡异道:“借刀一用。”

    “好。”

    黑玫瑰把自己的尼泊尔军刀扔给了叶风,叶风接过尼泊尔刀,嘴角的残忍之色更浓了。

    瞬间之间,他就动了,他的动作快的就像一阵狂风,突兀之间冲进了人群。

    咻咻咻!

    刀口切开肌肉的声音就好像恐怖电影的音效一般,令人毛骨悚然。

    叶风就好像一匹恶狼,冲入了狼群中,锋利的獠牙结束着一条条弱小的生命。

    整个场面,血肉横飞,一道道被砍的面目全非的身体倒在地上,鲜血汇成了一条条血泊,在灯光下,显得无比阴森。

    惨叫声越来越少,一直直到整个场面彻底安静了下来,叶风才停住了脚步。

    在他的对立面,还站着一个人,就是那个戴着鸭舌帽跟面具的男子。

    整个过程,他亲眼目睹,一股难言的恐惧直冲脑门,眼前的这一幕就好像恐怖电影一般不断在他脑海回荡。

    如果不是那个犹如恶魔一般的男人还站在那里,他真的怀疑这只是一场噩梦,同时,他多么希望这是一场噩梦。

    望着这个恶魔的眼睛,他只觉得一股凉意从脚底直冲脑门,那股嗜血的目光就好像给人结束性命的死神一般,令他惊悚不已。

    这男子的心底防备彻底奔溃,他转身想跑,可却发现一双脚就好像灌了铅一般,无论如何都动不了。

    “饶...饶了...我。”

    他嘴皮挪动,发出最细微的声音。

    然而,迎来的却是一柄快的如同闪电般的利刃,利刃顷刻间刺穿了他的脖子,才结束了他的那股深入骨髓的恐惧。

    直到杀光了所有人,叶风身上的那股杀戮气息才逐渐的褪去,眼眸深处的猩红之色也随之淡去。

    他不断喘着粗气,不断将心底的那股戾气狠狠的压下去。

    叶风转头,走到了黑玫瑰的面前,柔声道:“你没事吧?”

    “我没事。”

    黑玫瑰眼眶红润的望着叶风,露出了一抹无比甜蜜的笑容,然后双眼一闭,突然晕了过去。

    ......

    宾馆。

    黑玫瑰缓缓的睁开眼睛,在睁开眼睛的那一刻,眼眸突然迸射一缕强烈的光芒。

    她发现自己躺在床上,掀开被子,她脸颊一红,发生除了内衣,其他的衣服都被脱掉了,在她的大腿内侧,有着一条狰狞的伤口,不过现在却已经被包扎了。

    一股福尔马林的味道在整个房间弥漫,虽然伤口依旧疼痛,但她此刻的内心却极为甜蜜。

    这些都是他做的吗?

    很快,他的眼中又闪烁一抹失望之色,他已经走了吗?

    回忆着刚才发生的那一幕,就好像一场梦境一般,非常的不真实,如果不是醒来发现自己是躺在这里的话,他真怀疑叶风究竟有没有出现过?

    房门突然打开,黑玫瑰的眼神一亮,脸色顿时浮现出无比兴奋的笑容。

    “你醒了吗?肚子现在饿了吧,我给你买了粥,快趁热喝了。”

    进来的人自然是叶风,他走进来坐在了床边,将热粥给她盛好,对她温声说道。

    黑玫瑰抿着嘴唇,目中露出柔情之色,盯着叶风道:“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