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谁是叶风

    叶风满脸惊愕,没想到柳如烟竟以为这是在做梦。

    “我哪里讨厌了?”叶风咧开笑容道。

    “你这家伙,哪里都让人讨厌。”柳如烟娇嗔道,说完之后,她的瞳孔猛然一缩,脸庞顿时涌起一丝惊色道:“你,你这混蛋怎么在这里?”

    柳如烟清醒过来后,立马从沙发上面坐了起来,简直又惊又怒,一双眼睛更是充满了不悦之色。

    “我刚才回家,看到你睡在沙发上,就给你添了一块被子,没想到把你给吵醒了。”叶风有些歉意的说道。

    “是这样?”柳如烟眉头一蹙,随后仔细一想,刚才自己一直在等这家伙,因为太困了,不小心就给睡着了。

    “真是这样,刚才听芳姨说,你之前一直在等我?”叶风突然问道。

    柳如烟立马冷声道:“你少自作多情了,你又不是我什么,我为什么会等你?”

    “你是我老婆啊,难道等我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吗?”叶风笑道。

    “谁是你老婆了,你别忘了,你只是一个冒牌货而已。”柳如烟毫不客气的说道。

    叶风也不生气,继续道:“那你不是等我,干嘛睡在客厅?”

    柳如烟一怔,继而勉强解释道:“我,我只是在客厅看电视而已,看着看着就睡着了。”

    “亲爱的老婆大人,你可真不适合撒谎,别人撒谎都不带眨眼睛的,你不仅眨眼睛还红脸了。”叶风贱兮兮的说着,说完又补充一句道:“我去过你卧室,你那卧室不就有电视吗?还是超大尺寸的液晶屏幕呢。”

    柳如烟的表情顿时窘住了,她的脸颊更红了,连话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突然,她的琼鼻一皱,眉头一蹙,随即冷声质问道:“今晚你去哪里了?”

    “今天公司集会,跟同事在酒吧玩。”叶风没有隐瞒。

    “你公司有女人吗?”柳如烟问道。

    “额。”为了不挑起必要的家庭矛盾,叶风决定撒谎:“公司都是男的,没有女人,这些你就不要多疑了。”

    “那你身上怎么会有一股女人的香水味?”柳如烟的表情逐渐冰冷了下来,连目光都凌厉了很多。

    叶风一听,心底顿时一惊,这下遭了。

    “呃,应该是从酒吧里面的那些陪酒女身上占到的吧,你知道的,酒吧那种地方,鱼龙混杂,总会沾染一些香水味道,这很正常。”叶风胡乱瞎扯。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身上的香水味道应该是香奈儿x号的味道,你知道香奈儿x号的香水多少钱一瓶吗?不低于十万块,你别告诉我,酒吧里面的酒女现在都用这种牌子的香水?”

    柳如烟眉头皱了起来,眼中更是寒芒闪烁。

    这个混蛋,如果对她老实交代,她也会并不会这么生气,但是她平生最讨厌的就是隐瞒跟欺骗。

    叶风愣住了,他怎么也没想到柳如烟仅仅是闻一下味道就能判断出这香水的品牌,她难道是属狗的吗?鼻子怎么这么灵?

    “我......”叶风想要解释。

    可是他的话还没说完,柳如烟就站了起来,冷声道:“别再说了,要想圆一个谎言就必须要用更多的谎言去圆,我最讨厌的就是别人对我撒谎!”

    说完,柳如烟豁然转身便上了二楼。

    现在的柳如烟心中怒火万丈,叶风前几天的表现本来让她还算满意,虽然这个男人行事粗鄙,为人野蛮,说话庸俗,但最起码还算称职。

    今天她见叶风没回来,不由有些担心,便一直在客厅等他,但没想到,等来的却是一个这样子的结果。

    在这一刻,她想起妈妈对她说过的话,一个男人,如果连对妻子基本的尊重都没有,那么,这个男人根本就不值得你去爱。

    在柳如烟眼里,这世间上根本就没有一个好男人,无论是她的父亲,还是那个李子豪,同样也包括了这个叶风。

    叶风坐在沙发上面,满脸无奈,早知道柳如烟这么敏感,就应该先在宾馆洗完澡再回来。

    他能猜到柳如烟为什么会这么生气,她的妈妈就是被柳青书那个渣男给辜负了,所以对于情感这一刻,柳如烟将自己包裹着很严实,她这么说的目的,无非是不想步她母亲的后尘。

    可.....

    叶风苦笑一声,他们终究是假冒的夫妻.....

    在紫菀别墅外面,一辆黑色的吉普车突然停在了那里。

    在吉普车里面,一共坐了三个人,开车的是一个满脸胡子的西方人,坐在副驾驶位置的男人是一个眼神阴翳的独眼男子,而坐在后排的则是一个光头男子。

    他们打扮很奇怪,全都披着一块黑袍,在他们脖子位置,纹着一只漆黑色的蝎子。

    “确定zlz是在他手上吗?”

    说话的是那个独眼男子,他的声音沙哑,如同金属摩擦般令人感到不舒服。

    “队长,总部那边传来消息,这个年轻人手上掌握了zlz,他是三个月之前回国的,跟zlz失踪的日子非常吻合。”说话的是那个开车的西方男子,他的普通话讲的很生坳,但却足够让人听懂。

    “zlz那种东西为什么会出现在他手里?”独眼男子那只独眼闪烁疑惑的光芒。

    “有消息传言说,杜博士死后把zlz交给了一个华夏人,你说那个人会不会是这个年轻人?”这次说话的却是坐在后排的那个光头男子。

    “只要zlz真的在他手上,那一切都好办了,评估一下,他的实力怎么样?”独眼男子沉吟片刻,随后问道。

    “按照刚才他出手的战斗力进行评估的话,绝对是有a级的水平。”那个光头男子凝重道。

    “a级水平?我们刺陵还能对付,他的背景有调查清楚吗?”独眼问道。

    “查清了,他叫叶风,是个华夏人,现在已婚,他的妻子叫柳如烟,也就是这家别墅的女主人。”那外籍男子慢语速的说道。

    “那制定机会吧,别错过任何可以利用的机会,看能不能从这个柳如烟身上找到突破口。”独眼男子眼中突然闪烁一丝凶色。

    “明白。”

    另一天,叶风很早就起床了,昨晚惹了柳如烟生气,现在都觉得也挺愧疚的。

    “老婆,这是我亲手做的早餐,要不要尝一下?”叶风嬉皮笑脸的从厨房端来了一碗白粥。

    柳如烟面若寒霜,冷冰冰的瞪了他一眼,一句话都懒得理他。

    叶风倍显尴尬,把白粥放在柳如烟面前笑嘻嘻道:“老婆,我在里面放了白糖,很甜的,多少喝一点。”

    一旁的芳姨也知道两人这是闹矛盾了,马上附和道:“小姐,这是姑爷亲手做的,你就喝一点吧。”

    “就是因为是他做的,我才不会喝。”柳如烟冷哼一声道,然后拿着包就出门了。

    不知道为什么,她现在只要看到叶风就感到非常的不舒服,仿佛跟叶风多待一秒就会觉得非常的煎熬一般。

    “唉,小姐她的脾气就是这样,姑爷你千万不要生小姐的气好吗?”芳姨叹了一口气,对着叶风无奈道。

    “芳姨你放心,我不会生气的,我也知道,这段时间如烟很不容易,我这做丈夫的不仅帮不了她,还给她添了不少的麻烦。”叶风有些自责说道。

    “姑爷,你千万不要这样说,只要你们夫妻俩关系和睦,我就心满意足了。”芳姨赶紧道。

    叶风点了点头,吃完早餐之后,他便骑着车在路边买了几份早餐,然后赶到了公司。

    “吃早餐咯,有面包,牛奶,奶茶,茶叶蛋,包子......要吃的自己过来拿!”

    叶风说完,把早餐都放在了办公桌上面。

    “我要,我要!”

    “我也要!”

    “叶风,我爱死你了,今天赶公交,还没来得及吃早餐呢,你简直就是我的救星!”

    几女一点都不矜持,就把叶风买来的早餐给一抢而光了。

    叶风坐回自己的办公区域,又变戏法似的变出了一份早餐,放在了苏玲面前道:“苏玲姐,吃了没有?”

    苏玲看了叶风一眼,随后摇了摇头。

    看着叶风,苏玲的目光十分复杂,昨晚她一夜失眠,整个脑海,浮现的全部都是叶风的身影。

    但她同样也知道,她的年龄比叶风大,而且她又不是纯洁之身,这样子的自己,根本就配不上叶风。

    “我不吃,谢谢。”

    苏玲直接摇头,但语气却冷淡了很多。

    她怕叶风对她越好,她就在这情感的旋涡越陷越深,最后难以自拔。

    “吃饱了才有精神上班,多少吃点。”叶风笑着说道。

    苏玲犹豫了一会儿,最后还是摇头道:“谢谢,我不饿。”

    叶风没有勉强,把早餐拿了回来自己吃。

    苏玲对他突然的冷淡,叶风多少也能猜到一些,也许,双方保持距离才是最好的选择吧。

    “谁叫叶风,给我站出来!”

    就在这时,办公室的大门突然被人用大力打开,一个胖子满脸愤怒的从外面走了进来。

    而这个男人不是别人,正是宣传部的部长黄全石。

    黄全石愤怒的声音在整个办公室回荡,打破了办公室的安静。

    叶风站了起来,不爽道:“我就是。”

    对方来势汹汹,叶风立马就知道这家伙是来兴师问罪的,看样子昨天揍他的事情已经暴露了。

    “是你?”黄全石看到叶风后,眸子一凝,忽然想起昨天去唐巧办公室的时候被一个职工给撞了,而那个职工就是眼前的这个家伙。

    昨天,他从唐巧办公室刚出来没多久,就被人蒙住脑袋,给狠揍了一顿。

    从医院回来,他立马着手调查是谁动的手,调查监控之后,才发现揍他的那个人就是这个叫做叶风的新人。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