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你这个疯子

    叶风接骨的速度很快,眨眼间的功夫就把宋远山的双臂给治好了。

    “宋叔,你尝试活动一下,看有没有力气。”叶风问道。

    宋远山一双手晃了晃,做出了几个扩胸动作,随后满脸喜悦道

    :“小风,真是绝了,我两只手已经全好了。

    宋远山非常意外,毕竟伤筋动骨一百天,本以为一双手就算治好了,力气也会差很多,但没想到却丝毫不受影响。

    这叶风解骨的手法实在是太精湛了!就算是很多专业的接骨医术都不一定有他的水平。

    “小叶,能冒昧的问你一句,你之前的职业是什么?呵呵,当然。我并没有别的意思,只是纯属好奇问问。”宋远山是一个性格直爽的人,不喜欢藏着掖着。

    “宋叔,你觉得我以前像是干什么的?”叶风笑道。

    宋远山一愣,随后露出思索的表情。最后他皱了一下眉头,满脸凝重在自己脖子位置做了一下切割的手势。

    在国际上,这个手势是杀人的意思。

    当然,杀人有很多种,有人为了贪婪而去杀人,也有人为了保家卫国而去杀人,也有人毫无理由理由的去杀人,诸如此类。

    但,不管是为了什么杀人,每一个手上占满了鲜血的杀人者身上都会散发一股浓郁的杀气。

    这股杀气是他一次次杀戮所产生的煞气。寻常人可能感觉不到,但宋远山却能在叶风的身上感觉到了那股煞气。

    甚至有那么一刻,他都会怀疑叶风是从地狱里面爬出来的恶魔一样,那股恐怖的杀意令他都忍不住吃惊。

    叶风露出一丝丝笑容道:“宋叔,你觉得我会是个好人吗?”

    宋远山认真的打量了叶风一眼,接着道:“我当然相信你是好人,你对我儿子的义气我能看出来,我儿子能认识你这样的兄弟,是他的福气。”

    “宋叔,这话就不能这样说,兄弟之间都是互相扶持的,没有福气这一说法。”

    说完之后,叶风眉头突然一皱道:“宋书,你身上是不是还有别的伤?”

    叶风的话让宋远山的表情一阵变幻,他神情犹豫了片刻,最后叹了一口气道:“你看出来了。”

    叶风凝重道:“刚才给你接骨的时候能感觉到,你体内的气息絮乱,脉搏也很不对劲,这应该是受了很重的内伤才对。”

    “你猜的没错,我是受了内伤,这是老毛病了,十几年来,我的功力不进反退,就是这道顽疾在作怪!”宋远山满脸郁结道。

    “宋叔,你的身体怎么会有这毛病呢?”叶风疑惑道。习武之人,最忌讳的就身受内伤。

    内伤说的是身体内部的经脉跟器官,这些地方一旦受损,很有可能会影响一个人的一辈子。

    “十年前,我宋远山在整个省内的武坛都是极其有名的人。当初整个江北省一共出现八大武痴,而我就是其中之一。但好景不长,我们那个圈子里面突然出现了一个练武天才,他就像是一条黑马一样,挑衅各个武林高手。但无一例外,他从无败绩。”宋远山的表情竟是唏嘘,面容中,有自豪,有追忆。更多的却是哀伤。

    “你的伤就是他留下的?”叶风问道。

    “没错,有一天他来挑战我,当初我十分不屑,认为他的实力并没有那么强,但是在对弈的那一刻,我想错了,那个人很厉害,一拳就把我给秒打败了,我的内伤,也就是那个时候就留下的。从此我的武学造诣一蹶不振。不仅停滞不前,反而还退步了很多,就连今天猛虎那种小角色都能凌驾在我之上!”

    宋远山的眼神有些落魄,最后叹了一口气,这么多年,他以为自己早已经看破了,可实际上,他终究还是没能走出来。

    叶风道:“那个人叫什么?”

    “他叫西门殇,十年前突然出现江北省,横扫了江北省的整个武坛。”宋远山道。

    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叶风的眼神一凝,总感觉这个名字非常耳熟,但就是一时之间想不起来了。

    见叶风表情有些怪异,宋远山疑惑道:“小风,你认识他吗?”

    叶风反应过了,摇了摇头道:“不认识。”

    说完之后,叶风又突然道:“宋叔,你这内伤很严重,再继续拖下去,会把身体给拖垮的。”

    虽然宋远山身形魁梧。但其实早就外强内干了,他的各方面的身体机能都在不弱的衰弱,如果不是他有很好的武学基础,恐怕早就病垮了。

    说到这里,宋远山又叹了一口气道:“这些我都知道,可这些年,我大大小小的医院都看遍了,不管是名医还是偏方,我都尝试过,但都没用。唉,其实我也知道,我这病迟早有一天会把我给拖垮的。”

    叶风不懂医术,听宋远山这么一说,也只有无奈摇头。突然,叶风想到了一个人:“宋叔,我认识一个老中医,在治疗内伤方面,他特别擅长。我可以请他来帮你看看。”

    宋远山眼神一亮道:“真的有这种医生吗?”

    “有,过段时间我就去带他来看病。”

    叶风的脑海里面浮现了一个老头出来,想起老头那古板的表情,他忍不住想笑。

    相信再过一段时间,这老头也该来找他了吧!要是再不来的话,他就真的没法压制的内心那只魔鬼了!

    给宋远山父子俩进行简单的包扎之后,叶风又逗留了一会儿,便告辞了。

    从远山武馆出来,天色已经暗了下来,今晚的天气非常好。叶风十分的惬意的边吹着口哨边骑着自行车。

    滴滴滴!

    叶风一只手骑着车,另外一只手拿出了电话,看到来电显示的时候,他眉头不由一簇。

    苏玲怎么给他打电话来了?

    虽然觉得有些奇怪,但是他并没有多想,便按下了接听键。

    “苏玲姐,你打电话给我有事吗?”叶风笑着道。

    可让他有些意外的是,电话那头并没有传来任何的声音。

    叶风的手机是特制的手机,不可能会存在信号的问题。

    “苏玲姐,你在家吗?”叶风立马刹住了车,表情顿时凝重了起来。

    电话那头依旧没有声音传来,只能隐隐的听到指甲叩击在屏幕上面的那种带有频率的声音。

    几乎是处于本能的反应,叶风就知道,苏玲现在已经遇到了危险。

    对方很快就挂掉了电话,叶风满脸郑重。骑着自行车就往苏玲家的方向赶了过去。

    ......

    阳光小区,苏玲的家中。

    除了窗外的月光能照射进来外,整个大厅都漆黑一片。

    整个大厅被黑暗所笼罩,借助微暗的光线能够看到一道被绳子捆绑在桌子上面的身影在拼命的蠕动着。

    她的手脚分别被绳子给捆绑着,嘴里上也贴上了胶布。

    被绑架的这女人不是别人。正是苏玲。

    傍晚她从公交车下来的时候,就被人给迷晕了,等她醒过来的时候,便发现自己被绑了。

    她四肢都被绑住,连嘴巴都被封住,这让他非常无助跟害怕,好在手机还在身上,她废了很大的劲终于拨打了叶风的电话。

    但因为嘴巴不能说话,她也不知道叶风会不会反应过来。

    然而,就在正准备给叶风传递更多消息的时候。门外突然传来了脚步声。

    吓得苏玲立马关掉了手机。

    没一会儿,一个带着斗篷的男子点起了一根蜡烛朝着苏玲走了过来。

    “唔唔唔!”

    看清这道身影后,苏玲瞪大着双眼,不断的挣扎着。

    那男子的表情在微暗的灯光下,显得异常的诡异跟悚然。

    撕拉!

    他用力撕开了黏在嘴上的胶布。把蜡烛举在苏玲的眼前,露出狞笑表情道:“苏玲,没想到吧,我们还能以这道形式见面。”

    “杨辰,你这个疯子,你到底想干什么!你为什么非要纠缠我!”苏玲的表情布满了愤怒跟恐惧。

    “疯子?”杨辰露出一丝讥诮笑容,随后双眼徒然一瞪道:“没错,我就是个疯子,苏玲啊苏玲,现在你落在我的手里,你想要我怎么折磨你好呢?”

    杨辰眼中露出一丝怨毒之色,前段时间他被叶风给收拾一顿了之后,怀恨在心,总觉得怨不下这口气,可他又不敢对叶风下手,于是便绑架了苏玲。

    他要把他这几天所受到的屈辱都从苏玲的身上讨回来。

    他之所以做出这么极端的事情完全也是被逼的,他外面欠了一屁股的赌债,再加上昨天坑了噬狼盟的人,现在外面很多人都杨言要弄死他。

    反正都活不下去了,便想着临死之前拉个垫背的,自然而然他就想到了苏玲。

    “你这个混蛋,疯子,知不知道你这是在犯法!”

    苏玲大喝道!

    “哈哈,犯他妈的狗屁法,老子都快要死了,你他妈还敢威胁我!”

    说完,他一把抓住了苏玲的头发,脸色布满了狰狞的冷笑。

    “苏玲,老子告诉你,你生的老子的人,死是老子的鬼,在死之前,等下一定会再好好的把你享受一番!就算是死,我也要先草死你这个贱货!”

    杨辰的声音阴森恐惧,听起来就让人毛骨悚然,他的脸色煞白,表情狰狞,看起来就好像一只恶心的魔鬼一样!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