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下辈子好好做人

    看着杨辰这阴沉的表情,苏玲惧怕无比,这是人已经疯了!

    “杨辰,你放了我!求求你放了我!”苏玲大声尖叫,用力挣扎。

    “放了你?你是在做梦吗!就算死我也要拿你垫背!”

    杨辰满脸狰狞,一把掐住了苏玲的脖子。

    苏玲感觉呼吸有些困难,他脸被涨的通红,嘴巴下意识的张开想要呼吸空气。

    就在她张开嘴的那一刻,杨辰突然扔了一粒白色的药丸在他嘴中。

    咳咳咳咳!

    苏玲来不及反应过来,那粒药丸就被她咽了下去,她知道这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于是不断的咳嗽着,可无论怎样干呕,都吐不出这粒药丸。

    “畜生,你给我吃了什么!”苏玲大喝道。

    “吃了什么?当然是好东西了。”杨辰露出恶心而又残忍的笑容继续道:“这是我好不容易才弄来的"mi yao",只要吃了它,全身就会发热,浑身欲火焚身。整个神志更是让你非常的渴望跟男人做暧,就算你面前站着一头公猪,你都会忍不住有那方面的想法!”

    “禽兽,你这个畜生,你会不得好死的!”

    苏玲满脸凄凉,大声怒道。

    “臭"biao zi"。你他妈给我装清纯,你是什么人我还不清楚吗?这段时间,你没少被那个小白脸给干吧?”

    苏玲的表情越恐惧,杨辰就越有快感。

    “杨辰,你放了我,不然叶风饶不了你的!”在这个疯子面前,苏玲越来越怕,特别是吃下刚才那粒药丸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的身体逐渐的发烫起来。

    她知道,这绝对不是一个好的征兆、

    啪!

    杨辰一巴掌扇在了苏玲的脸颊上面,怒声道:“你还有脸跟我提那个小白脸是吧!哼,等他知道这些的时候。恐怕你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杨辰说完后,慢慢的给自己脱掉了衣服。

    没一会儿,他浑身上下就只剩下了一条短裤。

    他狞笑一声,把绑住苏玲的那根绳子拆了下来。

    被松了绑,苏玲想跑,可一股无力袭来,全身软绵无比,就连动一下手指头都无比费劲,更别说跑了。

    她知道,这药效已经开始起作用了。

    苏玲的意识慢慢的模糊起来,整个身体都开始发烫,他双目迷离,脑海里面全是叶风的身影。

    不行,不能再这样下去!

    就算是死,我也不能让这畜生玷污我的清白!

    这时候,苏玲不知道用哪里涌出了一股子力气,站了起来,就要朝着旁边的墙壁撞下去。

    “想死吗?没那么容易!”

    就在苏玲快要撞上去的时候,杨辰突然抓住了她的手,用力一拉便把她给拉了回来。

    杨辰把苏玲摁在桌子上面,用力一扯,将她的衬衫给扯开了一大片。

    “不要!”苏玲满脸绝望,发声尖叫。

    “这可由不得你!”

    杨辰满脸狞笑,一双手就要撕开苏玲的内衣。

    却在此时,一道阴森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放了她!”

    杨辰听后,顿时一惊,往后一看,看到那道熟悉的面容的时候,吓得亡魂皆散,大声惊道:“你怎么在这里!”

    苏玲的目光也望了过去。但看到叶风突然出现在这里的时候,她的眸子一凝。

    是出现幻觉了吗?

    也好,在死之前能看你一眼,真的挺好的!

    泪水从眼间滴落,苏玲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叶风的目光先朝苏玲的方向看了一眼,然后眸子立马冰冷了起来。凌厉如刀芒的眼神瞬间望向了杨辰。

    “你该死!!!”叶风的声音低沉,沙哑,却蕴含着极大的杀意。

    他的眸子顷刻间变的冰冷起来,眼眸深处,一缕猩红之色若隐若现,在黑暗的环境中。显得妖艳而诡异。

    一股无尽的杀机从心底涌现而出,叶风的表情变的嗜血,杀戮,冷漠起来。

    他迈动步子,朝着杨辰越走越近。

    而杨辰则满脸恐惧之色,不知道为何。他感觉整个房间的空气突然凝固了起来,一股粘稠的杀意仿佛令他窒息。

    连气温都仿佛瞬间下降到冰点!

    杨辰冷汗如流,一双目光充满了骇然之色,叶风给他一种很阴森诡橘的感觉,仿佛站在他面前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只黑暗中的嗜血恶魔。

    在这股气息下,杨辰感觉自己的身体都在此时僵硬了起来,除了冷汗抑制不住的在流淌,其他身体机能就好像被定身一般,无论怎样都动弹不了。

    叶风很快走到了他的面前,冰冷的眸子就好像死神的召唤一般,凝视在杨辰的脸上。

    啊!

    杨辰鼓起了勇气。突然掏出了一把匕首,朝着叶风的脖子迅速的切割了过去。

    然而,匕首在距离叶风脖子只有两毫米的地方,被叶风用两根手指头给夹住了!

    哐当!

    匕首断裂的声音骤然响起,叶风眼中闪烁一丝凌厉的冷芒,一把揪住了他的衣服,然后直接揪着他走出了苏玲的房间。

    “你要干什么,快放了我!”

    杨辰吓得脸色苍白,连大小便都失禁了,散发着一股浓浓的尿骚味!

    叶风没搭理他,直接搭上了电梯,来到了这栋楼最顶楼的天台位置。

    来到天台。叶风把被吓成死狗模样的杨辰扔在了天台边缘。

    “你想干什么!”杨辰吓得浑身都在哆嗦,看了天台下方,几十层的高楼更是将他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叶风站在他的旁边,声音低沉道:“其实,像你这种垃圾,我连捏死你的兴趣都没有,前两次饶了你,你不感恩戴德就算了,却反而还敢绑架苏玲姐!你还真是想死啊!”

    叶风眼神凌厉无比,犹如刀芒,跟叶风对视,杨风感觉心底都直发凉。

    “你。你是怎么知道我要对苏玲下手的!”

    除了恐惧之余,他还充满了疑惑之色。叶风是怎么知道他绑架了苏玲的。

    “我怎么知道的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想怎么死!”

    叶风露出一丝戏谑之色。

    听到叶风要杀他,杨辰脸色灰白道:“叶风,杀人犯法,杀了我你也会死!”

    叶风嘴角翘起一丝冰冷的幅度:“你放心,没人会知道是我动的手,别人只会认为你是跳楼坠亡!”

    杨辰的瞳孔猛然一缩,心里升起一股浓浓的恐惧之色,看着叶风的那杀意弥漫的表情,他毫不怀疑叶风会真的杀了。

    他的双眼爆发出猛烈的求生**。俗话说,蝼蚁尚且贪生,更别提是人了。

    在地狱面前,他同样畏惧死亡。

    他浑身突然涌起了一股力量,在这股力量之下,他迈动步子就要跑。

    叶风并没有去追。冷眼看着他不断远去的背影,最后,他眼眸突然忽然一丝冷芒,在叶风的手上,突然出现了一柄猩红色的匕首。

    “咻!”

    叶风的手一扬,猩红色的匕首刺破夜空。一道凄厉的惨叫声顿时在整个天台响彻了起来。

    叶风露出一丝冷声,走到了杨辰面前道:“跑啊,你怎么不继续跑了?”

    此时的杨辰倒在地上,在他的大腿上面,刺着一柄匕首,匕首起柄而入,刺穿了他的整条大腿。

    “叶风,我错了,求求你绕过我!我发誓,以后再也不来纠缠苏玲了!”

    杨辰惨叫连连,抱着伤口对着叶风求饶道。

    叶风浮现一丝怪异的表情道:“之前,我就给了你两次机会。是你自己不去珍惜而已!”

    说完,叶风拔出了匕首,血液喷溅而出,然后又噗嗤一声的刺在了杨辰的另外那条大腿上面。

    啊!

    杨辰痛的脸部扭曲,声音撕心裂肺!

    “叶风,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求求你饶了我,只要你饶了我,我给你当牛做马都可以!”

    杨辰真的怕了,他不想死,更不想被折磨而亡!

    “饶了你!你做梦!像你这种垃圾,活在这个世界就是一个祸害!苏玲姐那么好的女人,你都能忍心糟蹋她,就算是为了苏玲姐,我都不能这么简单就饶了你!”

    叶风嗤笑一笑,又拔出匕首,之后又迅猛的刺在杨辰的手腕上面。尖锐的匕首顷刻间刺穿他的手腕,最后深深的刺入水泥地板里面,将他那只手都钉在了地面上。

    “叶风爷爷,求求你饶了我,我不想死啊,我真不想死啊。以后我绝对不会再纠缠苏玲了!如果骗了你,就天打五雷轰!”

    杨辰的声音凄厉,在他身上,散发着一股浓浓血腥味跟屎尿的味道。

    然而,即便杨辰苦苦哀求,叶风的表情却丝毫不变,这个人,无论如何都不能再让他活下去!

    今天就是个例子,如果这次再放了他,苏玲说不定就还会有危险,这次侥幸收到求救信号,但下次呢?

    要想永觉后患。只有杀了他才能一劳永逸!

    在废了杨辰最后的那只手之后,叶风一把拎起他的袖子,直接将他整个人都悬空在了外面。

    看着下面的万丈高空,杨辰吓的亡魂皆散,一双眼眸,布满了浓浓的恐惧之色。

    “叶爷爷。求求你饶了我,我不想死啊!”杨辰的声音凄惨无比,模样极其可怜。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记住我的话,下辈子,好好做人!”

    说完,叶风便松开了手!

    啊!

    杨辰从天台坠落,面朝下,噗的一声砸在了水泥地板上面,脑浆迸裂,摔的血肉模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