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孤独的王者

    柳如烟不知道从哪里打印了一份合约出来,扔在了叶风面前。

    叶风看了协议一眼,里面的协议是:

    第一:两人是假结婚,两者互不准干涉对方的生活。

    第二:乙方必须全力配合甲方的要求。

    第三:任何身体接触都必须通过甲方允许。

    第四......如果乙方违背以上任何条约,赔偿甲方一千万!

    很显然,柳如烟是甲方,而叶风则是乙方。

    “老婆,你这些条件也太苛刻了吧,你这么漂亮,我要是忍不住.....”

    叶风的话还没说完,柳如烟就冷声打断了他:“忍不住也得忍。”

    叶风想骂人,这女人怎么能这么不讲理呢,换在平时他能憋,可现在每天要面对着她这么一个大美女,能憋住的那还是男人吗?

    可开弓没有回头箭,而且连定金也都收了,现在反悔也没用,于是大笔一挥就在上面签了自己的名字。

    按照协议上面的规定,叶风必须要搬到紫菀山庄来居住,当然,对于这一点,他是求之不得的。

    不仅能够近水楼台先得月,最主要的是以后不要再为房租而烦恼了。

    因为有些重要的东西还在租房,叶风跟柳如烟打完了招呼之后便离开了紫菀山庄。

    打了一辆出租车来到了城南地区的一处棚户区,在巷子里面七绕八绕,终于来到自己的租房。

    这是一栋九十年代的老房子,有些破旧,但好在便宜,一个月租金三百,叶风回到国内就在这个地方住了三个月。

    其实租房内并没有什么东西,几件简单的衣服,一个小包裹,以及一把猩红色匕首,这些东西加在一起,都还没有十斤,被他简单的放在了一个背包里面。

    就在叶风背起东西要走的时候,一道倩影突然从房外走了进来。

    “叶大哥,你终于回来了,对了,刚才有人在找你呢。”那道倩影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女,少女见叶风在收拾东西,眼色一黯又道:”叶大哥,你要搬走吗?

    叶风看了这少女一眼,露出笑容道:“嫣儿妹妹,哥哥找到工作了,以后不会再住在这里了。对了,刚才是什么人来找我?”

    少女叫楚嫣儿,是房东的女儿,也是叶风相处了三个月的邻居,两人关系非常好,以兄妹相称。

    听到叶风真的要走,楚嫣儿顿时有些闷闷不乐起来,但她还是答话道:“那些人我不认识,不过他们现在还在外面等着你呢。”

    叶风有些疑惑,自从回国后,他就一直非常低调,除了附近的邻居,基本没跟别的人打过交道。

    收拾好东西后,叶风跟楚嫣儿打完招呼后就要走。

    可她刚走两步,楚嫣儿就叫住了他:“叶大哥,你以后还会回来看我的吗?”

    楚嫣儿眼眶有些红润,眼中布满着浓浓的不舍之情。

    “傻丫头,我肯定会经常回来看你的。”叶风心一软,摸了摸楚嫣儿的头,转身就离开了租房。

    刚走出租房,几个中年男人便拦住了他。

    带头的是一个脸色阴沉,目光阴翳的光头男子,他神色不善的盯着叶风。

    光头男子从怀里拿出了一张照片出来,照着叶风看了一眼后沉声问道:“你叫叶风?”

    “你们是?”叶风眉头一皱,听嫣然说,有人在找自己,如果所料不错的话,要找他的就是这些人吧。不过这些人似乎是来者不善啊!

    “叫叶风的话,那就没错了。我叫野狗,受人之托,断你一条腿!”光头男子冷声说道。

    叶风双眼虚眯起来,嘴里露出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随后冷淡说道:“受谁之托?”

    “少废话,给我卸了他一条腿!”关头男子面色狰狞,朝着叶风一指。

    他的话刚说完,他的两个手下分别从背后掏出了一根实心的钢棍出来,抡起钢管就朝着叶风砸了过去。

    其中一个男子冲在前头,一跃而起,钢管朝叶风的脑袋重砸了下来。

    然而,他的钢管还没碰到叶风,便发现自己的钢棍被叶风徒手给抓住了。

    那男子露出惊骇之色,自己的全力一击竟然就被他这么给挡住了。

    下意识的他就想抽出钢棍,然而,钢棍就好像烙在了叶风手心一样,即便他用尽全力,可却还是纹风不动。

    砰!

    叶风出手了,简单粗暴的一拳砸在了那男子的脑袋上面,顿时响起了一声沉闷的响声,那男子在这股大力下倒飞而去,鼻血直彪,牙齿都被打碎了一地。

    解决这个人之后,叶风又是一道鞭腿出去,另外那个人瞬间就被踢飞了。

    几秒钟的时间,那两个小弟就被解决了,叶风带着戏谑之色的走在了野狗的面前冷声道:“现在可以说是谁叫你们来的吧?”

    野狗露出惊骇之色,他的两个手下都是经常打架斗殴的混混,没想到却被叶风给秒杀了。

    忽然,他眼中露出一丝冷厉之色,冷不丁从怀里掏出了一把匕首出来,然后快速朝着叶风的胸口捅了过去。

    野狗露出狞笑,这么近的距离,这么短的时间,他就不信叶风能反应过来。

    就在刀子快要刺到叶风胸膛的时候,野狗的表情便立马凝固了起来,他的脸容此时布满了恐惧之色,竟发现自己的刀子被叶风两根手指头给夹住了。

    “你还真是找死啊!”

    叶风两指用力一扳,那匕首立马断成了两截。

    见到这一幕,野狗瞳孔猛然一缩,噗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

    “风哥,我错了,我真错了,你饶了我!”野狗知道自己这是踢到铁板,于是马上求饶了起来。

    “说,是谁派你来的?”叶风眼中绽放寒芒,盯着他冷声道。

    “是李子豪李公子花钱叫我们来的,他说只要卸了你一条腿,就给我们十万块!”野狗满脸恐惧的求饶着。

    叶风双手插袋,眼中闪烁异样的光泽,这李子豪还真不简单啊,这么短的时间就能找到这里来。

    本来还想好好低调的生活下去,看样子总是有人让他不低调啊!

    “风哥,现在可以饶了我吧?”野狗试探性的问道。

    叶风冷哼一声,一脚就踢在了野狗的身上,他整个人就像一根断了线风筝一样,重重的倒飞了出去,一直在地上滚了十几圈才停了下来。

    “告诉李子豪,最好别惹我!”

    叶风留下这么一句话,转身就离开了棚户区。

    太阳下山,黑幕已经降临。

    叶风并没有马上打车回到紫菀山庄,而是独自一个人走在街上,在路灯的照射下,他的影子被拉得很长,整个背影都看起来显得有些落魄,好像笼罩在无尽的孤独中。

    叶风抬头望着繁星点点的夜幕,神情有些惆怅,露出一丝苦涩的表情:

    “时间过得好快啊,转眼就三个月了,在世界的那一头你过得还好吗?”

    望着天空最闪亮的那颗星辰,他点起了一支香烟,猛吸了一口气,浓郁的烟雾在灯光下缭绕,没一会儿便被凄凉的夜风给吹散了。

    在香烟的熏陶下,他的目光流露出一股落魄强者的苍凉气息,就好像一条躲在暗处独舔伤口的狼王。

    ......

    黑色玫瑰,江北市最有名的酒吧之一,每当夜幕降临,这地方就成了人们纸醉金迷,灯红酒绿的放纵之地。

    酒吧里面,快节奏的dj躁动无比,一个个打扮着花枝招展的都市女性随着音乐的节奏疯狂地扭动着身姿,在这些身躯的背后,则是一双双充满**的眼睛在昏暗的环境中绽放着火热的光芒。

    “给我来一杯纯的封喉。”

    一个年轻男人趴在吧台,对着服务员打了一个响指。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