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凶残的野兽 求收藏

    “你说你不叫叶风,但你为什么长的跟图片里面的人一模一样?”女警冷声道。

    女警叫萧琳,是刑警大队的队长。

    “可能我长得跟这图片上的人有点像吧。”叶风摸了摸鼻子,尴尬笑道。

    “叶风先生,收到指控,你涉嫌一起故意伤人案,请跟我们去警局一趟协助调查。”萧琳言简意赅,打了一个眼色,她身后的警员就要给叶风戴上手铐。

    “我看谁敢烤他!”

    一道冷冰的声音从身后传来,黑玫瑰带着黑子等人气势汹汹的朝他们走了过来。

    萧琳眉头一蹙,却不惧怕,嗤笑一声,眼神闪烁寒芒对黑玫瑰道:“怎么?黑玫瑰,你敢明目张胆的阻碍警方办案吗?”

    对于黑玫瑰,萧琳多少有点顾忌,这个女人非比寻常,如果跟她起了冲突,说不定就会引起连锁反应,把事情闹大,非她所愿。

    同时她心中充满疑惑,这个男人究竟是什么人?竟不惜让黑玫瑰为他出头?

    “萧警官,别的事都好说,但是这个人,你休想带走!”黑玫瑰站了出来,浑身都散发着一股子杀气。

    随着她往那里一站,她的手下们个个都目露凶光,有些甚至撸起了袖子,随时准备开干。

    萧琳冷眼看着黑玫瑰,沉吟片刻,随后冷声道:“你确定要这样做吗?”

    “是你让我这么做的!”黑玫瑰杀气不减。

    萧琳完全没有退步的打算,她咄咄逼人:“如果我一定要带走他呢?”

    “那你就试试!”黑玫瑰冷喝道。

    双方都气势汹汹,咄咄逼人,而且都做好了动手的准备。

    就在双方一触即发,准备大打出手的时候,叶风站了出来,摆了摆手笑道:

    “这位警官,我愿意跟你们走!”

    地下势力最忌讳的是跟警方起直接冲突,所以他不希望因为自己的事情而影响黑玫瑰。

    至于这女警为什么要来找自己,叶风也隐约知道一点,之前在棚户区的时候收拾了野狗那些人,如果所料不错的话,野狗他们应该报了警,想利用警方的力量来对付他。

    “算你识时务!”萧琳冷笑一声,就要把叶风给拷上。

    “叶风,你别跟她走!”黑玫瑰有些着急,就要带人阻止。

    三年前,叶风救了她,而现在,她却要保他!

    叶风却制止了她:“你放心,我不会有事的。”说完后,他又对着女警萧琳道:“你们带我走吧,但是我不喜欢被东西拷着。”

    “带他走!”

    两个警察分别抓着叶风出了酒吧。

    被带上警车,叶风坐在后排中间,而他两边却分别坐着两个男警察,那女警萧琳则坐在前排副驾驶位置上面。

    “美女,我可是遵纪守法的好公民,你们无凭无据就要抓我,这有些不妥吧?”叶风道。

    “跟黑玫瑰那种女人混在一起,我会相信你是遵纪守法的好公民?哼,别以为黑玫瑰罩着你你就可以无法无天,落在我萧琳手中,别说是黑玫瑰,就算是天王老子,也别想救你!”刚才跟黑玫瑰对弈,令她憋了一肚子的火,愤怒的她便将怒火发泄在叶风的身上。

    叶风不由咂舌,没想到这个女人长的这么漂亮,却是个暴龙脾气。

    “我说美女,你脾气这么差,一定还是单身吧?也对,像你这种恐龙脾气,能有男人看上你才怪了?”叶风讥诮说道。

    在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旁边的两个警察都不约而同的露出幸灾乐祸的表情,要知道,萧琳可是他们局里出了名的暴力警花,都不知道有多少倒霉的歹徒落在她手里落得个生活不能自理的下场。

    而这个叶风,却敢调戏她,果真是不知死活!以萧琳那脾气,这货铁定是完了!

    萧琳眼中闪烁一丝怒火,但那丝怒火一闪即逝。嘴角露出一丝诡橘笑容,心中冷笑:等到了警局,一定要让这个敢调戏自己的家伙好看!

    警局,审讯室。

    审讯室内冷气沉沉,坐在里面,叶风感觉整个人都是一阵凉飕飕的。

    为了让犯人招供,他们故意把里面的气温调到很低,制造一种阴森的氛围,在这种气氛中,人的内心会忍不住产生恐惧的情绪,从而造成心理奔溃的效果。

    叶风露出一丝不屑幅度,这种小儿科在他眼里,根本就不值一提!

    “姓名!”萧琳坐在叶风的对面,盯着叶风说道。

    “叶风。”

    “性别!”

    叶风有些不耐烦,这不是明知故问吗?

    “我解开裤子,要不要给你看一下?”

    本以为萧琳会愤怒,但没想到她不仅没怒,反而露出不以为意的表情道:“好,如果你想变成太监的话,我倒是不介意看看。”

    叶风一愣,这妞有些不按常理出牌啊!

    “男的!”叶风回答。

    “认识这个人吗?”

    萧琳拿出了一张照片,叶风一看,照片上面是今天被他打伤的野狗。

    “认识。”

    “他指控你对他进行人身攻击,并造成三名受害者重伤,是不是有这件事情?”萧琳道。

    “警官,这纯属是恶人先告状,明明是他们动手打人在前,我只是正当自卫而已。”

    “自卫能把人打成那样?”

    想起野狗等人的惨状,连萧琳都不由心惊,手脚皆断,全身骨头都不知道断了多少根,听野狗说,叶风仅仅是独自一人在几秒钟之内就把他们给收拾成这幅样子的。

    这不由令她暗自心惊,这个叶风究竟是什么人,居然有这等身手。

    于是她利用权限调查了这个叶风,却惊讶的发现那是一个被加密了的文档。以她的级别根本就没有权限打开那个文档。

    寻常的人,根本就不可能会出现这种情况,以她判断,这个叶风要么就是穷凶极恶的通缉犯,要么就是受到国家保护的重要人物。

    这种人物,不得不让她慎重对待。

    当她去抓捕叶风的时候,却意外的发现黑玫瑰跟他的关系非比寻常,黑玫瑰是地下势力,那么依此判断,这个叶风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人!

    “唉,小撸怡情,大撸伤身,所以,自卫需谨慎啊。”叶风摇头叹息。

    “什么意思?”

    萧琳一愣,不明白叶风是什么意思,忽然,她想明白了,脸色一红,切齿道:“真不要脸!”

    “脸,生不带来,死不带去,要什么用?”叶风目光又突然望向了萧琳那高耸之物,戏谑道:“奶,生需要它,死,也需要它。”

    萧琳噌的一下站了起来,满脸愤怒的一拍桌子,冷声喝道:“叶风,你最好老实点,不然我对你不客气了!”

    叶风不屑道:“怎么个不客气法?”

    萧琳拿起一根警用橡胶棍,转头对着在一旁做笔录的警员道:“给我关掉监控。”

    那警员露出幸灾乐祸的表情,切断了审讯室的监控,然后便出了审讯室,整个审讯室,只剩下了叶风跟萧琳两个人。

    叶风表情阴沉道:“你想干什么?”

    “你说我想干什么?”

    萧琳眼中露出冷芒,拿着橡胶棍朝着叶风走了过去。

    “我警告你,滥用私刑是犯法的!”叶风道。

    “没有证据,谁敢说我是犯法?”

    萧琳几步走到叶风面前,目光凌厉无比,犹如刀锋,紧盯着叶风冷声道:“我问你,你究竟是什么人,跟黑玫瑰到底是什么关系?为什么要打伤野狗等人?”

    “我叫叶风,跟黑玫瑰是普通朋友关系,至于打伤野狗,我刚才说过,那只是正当自卫。”叶风道。

    萧琳眼中绽放寒芒:“看样子你是不打算老实交代了。”

    叶风的眸子逐渐冰冷了起来,俗话说,泥菩萨都有三分火,更被提他了,这女人蛮不讲理,早已经把他的耐心抹灭的一干二净。

    回到国内,他一直过着低调的生活,从不主动惹是生非,所以他刚才才会选择跟萧琳来警局接受调查。

    但,这个女人铁了心要跟自己作对,如果再不给她点颜色瞧瞧,难道真以为他是病猫吗?

    叶风站了起来,冰冷的眸子凝视着萧琳,嘴角浮起一丝奇异的幅度声音沙哑道:“该交代的我都交代了,你还要我说什么?”

    萧琳气炸了,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这么狂妄的犯人,就在她正准备给叶风点颜色看看的时候,却在望向叶风那冰冷眼眸的时候,令她忍不住心神一震,这究竟是一种怎样的眼神啊?

    凌厉,冰冷,深邃,充满着杀气跟无尽的震慑力,散发着一股浓浓的危险气息。

    在那么一瞬间,萧琳甚至都有一种错觉,仿佛站在她面前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只凶残的猛兽。

    这股噬人的眼神令她心跳加速,忍不住退后了两步。

    哐!

    叶风手中的金属手铐轻轻一扯,顿时破裂,见到这一幕,萧琳瞳孔猛然一阵收缩,这个人竟然凭**的力量扯断了合金打造的手铐!

    天,这是一个怪物吗?

    叶风迈动脚步,从老虎凳走了出来,站在了萧琳的面前,两人近在咫尺,甚至能感受到对方细微的呼吸。

    叶风露出一丝戏谑的诡异笑容,一把抓住萧琳的肩膀,将她摁在了墙壁之上。

    “警官,你确定里面的摄像头被关了吗?”叶风舔了舔嘴唇,居高临下的望着萧琳,眼神炙热无比。

    “你,你想干什么?”

    在叶风强大气息的笼罩下,萧琳在此刻却成了一只弱小的羔羊,她面容充满惊恐,身体都在此刻,不受控制的发抖起来。

    “孤男寡女共处一处,你说我想干什么?”

    叶风的眼神由上至下,将萧琳的躯体扫了一遍,目光火热无比,瞳孔中闪烁着**的火焰。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