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粗鄙的男人 追书加更

    从叶风的眼神中,萧琳感受到了危险跟贪婪的光芒,这种感觉却令她升不起任何的抵抗力,仿佛在这个男人面前,自己就好像一只被恶狼盯上的食物一样。

    “叶风,我警告你,这里是警局,你敢乱来,我告你袭警!”萧琳紧咬银牙,冷喝道。

    叶风邪魅一笑道:“没有证据,谁能证明我袭警?”说完,叶风伸手挑起了萧琳那尖锐的下巴。

    萧琳羞愤无比,被一个罪犯轻薄,是她无论如何都不能忍受的,在这一刻,她猛然将叶风一推,从腰间掏出了手枪。

    “给我蹲下,不然我毙了你!”有了枪,萧琳的底气强硬了很多。

    可她发现,即便叶风被她用枪指着,但从他的脸上却看不出任何的恐惧跟惊恐之色,有的仅仅是充满戏谑跟邪笑的怪异表情。

    “你确定要用枪吗?”

    叶风双手插袋,漫不经心的说着。

    “你认为我真不敢开枪吗?”萧琳冷声道。

    “不。”叶风摇了摇头,随后冷声道:“如果你开枪了,倒下的那个人绝对不会是我。”

    说完这句话,从叶风的身躯突然散发出一股凌厉阴冷的杀气。

    他一直都想低调,可不代表能够容忍任何人在他头上拉屎。

    萧琳持枪的手臂在细微的颤抖着,即便他心理素质过硬,可面对叶风,却依旧感觉底气不足。

    不知为何,她一点都不怀疑,只要自己开了枪,倒下的人绝对不会是叶风!

    滴滴滴滴!

    就在这时,审讯室的电话突然响了,萧琳眉头一皱,看了叶风一眼,随后单手拿起了电话。

    接完电话之后,萧琳眉头皱的更深了,她极其不甘的将手枪收了回来,随后对着叶风冰冷说道:“有人保释了你,现在你可以滚了!”

    叶风听后,却有些疑惑,他在江北市并不认识什么人,会是谁来保释他?

    “是谁保释我?”叶风问道。

    “你不知道?”萧琳眉头一挑道。

    这个混蛋,如果有可能,她真想关叶风一辈子。

    她萧琳是什么人,在警局是出了名的罪犯噩梦,而今天,她却在这个叶风手中吃了瘪,令她非常不爽。

    而且她十分确定的认为这个叶风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人物,如果将她放了,要想再抓住他可能就很难了。

    但说到底,叶风犯的事并不严重,从现场的监控推断,叶风属于正当防卫,所以并不构成犯罪事实,如果有人保释,立马就能得到释放。所以,她根本就没有理由扣留叶风。

    叶风摇了摇头,他还真不知道是谁保释他。

    “你出去就知道了,现在给我滚,以后最好老实点,下次再被我抓到,我绝对不会这么简单饶了你的!”萧琳咬牙切齿道。

    “亲爱的萧警官,你就这么急着要跟我滚...床单吗?”叶风突然露出一丝贱笑,目光极其猥琐的盯在萧琳身上。

    萧琳双目顿时冒火,作势又要拔手枪,现在的她多么想要一枪毙了这个无耻的登徒子!

    叶风见状,拍拍屁股,转身就跑了,并且还留下了一句话:萧警官,改天再约!

    见叶风走远了,萧琳愤怒的表情才冷静了下来,她皱起了眉头,疑惑道:“柳如烟亲自来保释他,这个叶风究竟是什么人?”

    ......

    在之前,叶风本打算用蛮力走出警局的,但那毕竟是下策,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他不会选择这么做。

    现在被人保释,替他省了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但他疑惑的是,究竟是谁保释他的,走出警局,远远的便在公路上面看到了一辆炫红色的法拉利。

    叶风露出一丝古怪的笑意,原来是她啊。

    来到车旁,叶风敲敲了玻璃,玻璃门滑下去,他满脸贱笑道:“老婆,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喝茶的?”

    “上车!”柳如烟侧头看了叶风一眼,冰冷道。

    刚刚坐在副驾驶位置上面,叶风连安全带都没来得及戴上,车子便开动了,猝不及防之下,导致他的后背重重的贴在了座椅上面。

    “老婆,你这是谋杀亲夫啊!”

    看了一眼柳如烟,发现现在的柳如烟面若寒酸,似乎整个车内都弥漫了一股冰冷刺骨的寒气。

    “闭嘴!”

    柳如烟冷语说了一句,然后目视前方,车速更是直彪。

    她柳如烟是什么人,堂堂倾城国际的总裁,却在刚才,她接到了一个由警方打过来的电话,说她的丈夫叶风涉嫌街头斗殴现在被警方逮捕,需要她亲自过去保释。

    这对她来说,是觉得非常丢脸的事情,如果有可能,她真希望任由叶风自生自灭,可经过一番思想斗争之后,她还是去了。

    看着这个粗鄙野蛮一无是处的市井无奈,柳如烟便觉得一阵头疼,为什么那个人偏偏指明道姓认为这个男人一定能够帮助她呢?

    叶风继续道:“老婆,你心情不好吗?”

    柳如烟重重一踩刹车,轮胎发出摩擦的刺耳声音,车子停了下来,她瞪着叶风道:“我柳如烟的老公是一个街头地痞,你认为我的心情会好吗?”

    叶风终于明白柳如烟为什么生气了,原来是因为这个原因啊。

    “你不问问我为什么会进去?”叶风反问道。

    “你还想为你的犯罪找理由吗?”柳如烟冷声道。

    叶风摇了摇头,随后看着柳如烟道:“李子豪派了一个叫做野狗的人来收拾我,我自卫反击,所以才进了警局。如果你觉得我让你丢脸了,大不了我们终止合同,现在就去离婚,定金我也还给你。”

    叶风的话让柳如烟神情有些变化,她眉头一蹙,道:“是这样吗?”

    “是。”叶风道。

    柳如烟沉默了片刻,目中的寒芒也逐渐的缓和了起来。

    她朱唇轻启,缓缓说道:“如果真是这样,我向你道歉。”

    要是叶风的话属实,那么究根结地是因为自己的事情连累了他,如果不是叫他去破坏自己相亲的话,李子豪也就不会找叶风麻烦了。

    叶风有些一愣,有些意外,这个寒冷的像一座冰山的柳如烟竟然也会主动给人道歉,看样子这个女人也不是那么不讲理的女人啊。

    叶风嘻嘻一笑道:“我们毕竟都是夫妻,没必要那么客套,床头吵床尾合这种事情很正常的。”

    听完这句话,柳如烟刚对叶风的一点好感立马烟消云散。

    “我们的婚姻是契约关系,我奉劝你最好不要对我抱有任何的幻想!三个月一过,我们立马协议离婚!”柳如烟说完后,重新发动了车子。

    “如果三个月之后,你爱上我了呢?”叶风双手枕头,嘴角露出一丝邪笑。

    柳如烟冷眼看了叶风一眼道:“你这种人,就算我柳如烟瞎了眼,就算这个世界的男人都死光了,我也不会爱上你的!”

    “事无绝对,话不能说的那么死。”叶风邪魅一笑。

    柳如烟闭嘴不语,她不想跟这个男人多说任何一句多余的话。

    ......

    回到紫菀山庄,叶风跟着柳如烟进了别墅,刚进别墅,一个中年女人便迎了上来。

    “小姐,这就是姑爷吧。”

    那个中年女人笑呵呵的说着,目光一直在叶风身上打量。

    “恩。”柳如烟在这中年女人面前,神情柔和了很多:“芳姨,我先去洗澡,准备好晚饭叫我。”说完,柳如烟便上了二楼。

    “姑爷你好,我是如烟小姐的保姆,你可以叫我芳姨。”芳姨热情的对着叶风道。

    芳姨四十岁左右,却看起来像是三十多岁的模样,她皮肤白皙,气质温婉,是一个很有亲和力的女人。

    之前她在外面买菜,所以没有看到叶风,叶风出去之后,她回来听柳如烟说了叶风这个人。

    当得知小姐找了一个老公的时候,芳姨异常震惊,现在当面见到叶风,以她多年的阅历来看,这个男人虽然打扮普通了点,但从他的身上,却能感受到一种稳重踏实的安全感。

    “芳姨你好,我叫叶风,你可以叫我小风。”叶风露出阳光的笑容,对他说道。

    “好好好。”芳姨一脸说了三个好字,然后满脸慈笑道:“你先坐,这么晚一定饿了吧,我给你们去准备晚餐。”

    “好的。”叶风乖巧的点了点头。

    见芳姨去忙活了,叶风一个人坐在沙发上面,无聊的看着电视。

    但如果注意叶风的眼神的话,一定会发现他的目光并没有投射在电视屏幕上面。

    他露出思索之色,对今天所发生的事情倍感疑惑。

    他回国的消息知道的人寥寥无几,柳如烟是怎么找到他的?

    他当然不会相信柳如烟只是随便在大街上找的自己,这世界哪有那么巧的事情。

    这背后没有人操控的话,无论如何他都不会相信。

    只是叶风不明白的是,究竟是什么人操控这一刻,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难道真的只是想借助自己帮助柳如烟吗?

    “姑爷,饭菜准备好了,你去叫小姐来吃饭吧。”

    芳姨的声音打乱了叶风的思绪,想不通,他索性也就没想了。

    “恩,我现在就去叫她。”

    叶风来到二楼,很快找到了柳如烟的卧室,当推门而入的那一刻,叶风直接傻眼了。

    在房间内,柳如烟也恰好从卧室里面的卫生间走了出来。

    因为刚刚沐浴完的原因,她整个躯体被一件浴袍包裹着,叶风突然闯进来,自然吸引了她的注意,当两人目光对视的那一刻,柳如烟直接便愣了在那里。

    “啊!”

    柳如烟下意识发出了一声尖叫声,失神之下,手随之一松,宽松的浴袍便不受控制的滑落下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