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追书加更)

    在浴袍滑落的那一刻,叶风的瞳孔猛然一阵收缩,脸庞顿时变成了猪哥模样。

    柳如烟穿衣服的时候非常漂亮,但叶风没想到,没穿衣服的柳如烟却是更加的迷人跟惊艳。

    皮肤白皙如雪,犹如细腻温润的羊脂玉;身材高挑俏丽又显苗条,凹凸有致,蜂腰如柳,小腹平坦;最为迷人的当属她那一双修长而又浑圆的美腿,就算是顶尖国际模特,跟她一比,也不过如此。

    一头湿漉漉的长发披散两肩,水渍从发尖流过,沿着颈脖一直下滑,看起来充满了诱惑力。

    叶风的眼神不由火热起来,整个人都呆愕在了那里。

    此时的柳如烟则羞愤无比,她没想到叶风竟然会出现在这里,看着叶风那火热贪婪的眼神,令她想掐死叶风的心情都有了。

    “混蛋,给我滚出去!”

    柳如烟双目充满了怒火,指着叶风尖叫道。

    “额。”叶风马上反应了过来,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道:“咳咳,我不是故意的,是芳姨叫我来喊你吃饭。”

    叶风也没想到会见到这么香艳的一幕,如果早知道是这样.....他还是会进来的。

    啧啧,不得不说,柳如烟的身材还真是好啊,特别是那双美腿,妥妥的腿玩年啊,当然,如果柳如烟的眼神跟表情能再温柔一点的话,那就更完美了。

    “给我出去!”柳如烟双目充满了怒火,还从来没有男人看过她的身体,而现在却被这个男人给看光了,令她愤怒无比。

    “好,好,你别生气,我现在就出去!”

    为了避免过多的刺激柳如烟,叶风有些不舍的收回目光,刚迈动步子准备退出去,可却在这时,他眼神一凝,突然发现了什么。

    柳如烟此时刚蹲下准备把浴袍拉上来,却发现叶风忽然朝她快速的冲了过来。

    这突然发生的一幕令她不由紧张起来,难道这个混蛋兽性大发要对自己意图不轨?

    这个念头刚浮起来的时候,柳如烟眼神不由有些惊恐起来,自己一个弱女子怎么可能是这个粗鄙男人的对手?

    难道自己的清白要被这个令她厌恶的男人给夺去吗?

    然而,她很快就注意到,叶风并没有扑向她,而是直接越过了她来到床边,将床上那个很大的熊娃娃拿了起来。

    叶风眉头一皱,凝神望着手中的布娃娃,眼中闪烁一丝厉色,将熊娃娃的左眼给拔了出来。

    “果然如此。”

    叶风喃声念了一句。

    叶风认出了这个左眼是什么东西,阿拉塔监听器,是一种非常专业高端的监听设备,这种东西国内很少出现,能用这种设备的人,绝对不会是普通人。

    看样子柳如烟的麻烦不小啊。

    “你这个混蛋,谁让你破坏我的娃娃的!”

    柳如烟见叶风毁了她的熊娃娃,顿生怒意,这个娃娃陪伴了她很多年,而这个家伙却如此粗鲁的对待它!

    对于这个市井无奈,她也越加的怨恨跟失望起来!

    叶风脸色严肃无比,他想起了一件事,刚才柳如烟从警局带他回来的时候,在他们后面一直都跟了几辆车,但那些车并没有撞上来,所以他也就没有太在意。

    但现在看来,对付柳如烟的人一定是一个能量非常强大的人,与其坐以待毙,不如主动出击。

    “老婆,我先出去一趟,晚饭不用等我了。”

    叶风说完这句,就出了房间。

    “姑爷,这么晚你还要出去吗?”

    芳姨疑惑道。

    “恩,我出去有点事。”叶风道。

    “这么晚了,要不先吃点饭吧。”芳姨挽留道。

    “芳姨,他爱吃不吃,我们别管他!”柳如烟刚从二楼下来,对叶风她充满了怒火跟怨恨,这个无赖不仅看光了她的身体,还弄坏了她母亲送给她唯一的娃娃。

    这种人,她一秒钟都不愿意跟他待在一起!

    芳姨叹了一口气,看样子两口子这是吵架了,两人刚刚结婚就有矛盾,日后可该怎么生活下去。

    ......

    叶风开了柳如烟的法拉利,直接就开出了紫菀山庄。

    他猜的果然没错,就在车子刚驶出不远的时候,后面就有几辆车跟了上来。

    见到这一幕,叶风露出了诡异笑容,这招引蛇出洞说不定能发现点什么。

    叶风直接将车开到了郊外地区,在一处人极罕见的开阔地将车停了下来。

    下了车,叶风坐在法拉利的车头,迎着凉爽的叶风点起了一支烟,在月光下,他的目光闪烁着一抹杀意。

    嘎嘎嘎!

    汽车紧急制动的声音频繁响起,三辆大众桑塔纳停在了路边,从车里面,走出了一批带着口罩的男子,他们人手一把闪烁寒芒的开山刀,气势汹汹的朝着叶风围了上来。

    “小子,今天坏了我们好事,你想怎么死?”其中一个身上纹了一只过肩龙的男人用刀指着叶风冷声道。

    叶风猛吸了一口浓烟,眼中闪烁着一丝隐晦的猩红之色:“在这根烟头落下的那一刻,如果你们还站着,算我输!”

    说完,叶风将手中的烟头一弹,烟头迅速朝着高空弹射了出去。

    “找死,把他给我剁成肉末!”

    那纹身男子大喝一声,十几个气势汹汹的男子个个举起厚重的开山刀,朝着叶风冲了过去。

    却在这时,叶风动了,他身形快如猛虎,迅速迎着人群中飞掠过去。

    瞬间之际,他的身影便来到冲到最前面的那个男子的面前,右臂肌肉高高鼓起,五指成拳,简单粗暴就是一拳朝着那男子的脑袋轰击了过去。

    砰!

    一声犹如西瓜破裂的声音骤然响起,只见那个男子的脑袋在叶风这一拳之下顿时破裂,血沫横飞,人还没来得及倒下,他的身影又是一个闪烁,抓住了另外两个人的脑袋,两人的头颅重重地撞击在一起,顿时化为血雾,瞬间毙命。

    也就在这个同时,两把开山刀朝着他的背后挥砍下来,就在开山刀快要落到叶风后脑勺的时候,他们却惊骇的发现叶风忽然消失不见了。

    紧接着,他们的眼神又充满了恐惧,只见叶风忽然诡异的就出现在他们的面前,阴冷的眸子就好像审判生死的魔王一般。

    咔嚓!

    叶风的双手瞬间掐住了他们的脖子,顷刻间便掐断了他们的喉咙。

    在人群中,他就好像一个收割人命的无情恶魔,挥手之间,便带走了一条条鲜活的人命。

    数秒钟过后,还闪烁着火花的烟头终于落下,依叶风所说,除了他,现场再也没有任何一个人是站着的。

    空气中弥漫着浓厚的血腥味,躺在地面的每一个人都死状极其凄惨,血液汇集在一起,倒映出夜空中的残月。

    站在这些尸体中心,叶风又点起了一支烟,眼中的猩红之色逐渐褪去,血液中的狂躁冲动也迅速的冷静下来。

    发动机发出轰鸣之音,叶风开着车离开了这里,朝着紫菀山庄赶了出去。

    刚回到别墅里面,叶风就听到里面有吵闹的声音。

    在别墅大厅,柳如烟满脸阴寒的坐在沙发上面,双眉之间,充满了愤怒,在她的对面,分别坐了一男一女。

    男的四十多岁,穿着笔直的西装,梳着大背头,脸色阴沉,女的三十多岁,满脸势利,横眉怒目。

    “柳如烟,你是想气死我吗?”

    那中年男子怒拍桌子,对着柳如烟怒喝。

    柳如烟神情冰冷,跟中年男子对视,眼神凌厉,却一言不发。

    “青书,我之前就跟你说过,你的这个女儿,就是一白眼狼,白养她这么大了,这种忤逆的逆女,你对她客气有什么用?”

    那个女人满脸势利,声音极为尖锐。

    柳如烟依旧一言不发,看着眼前的两人,心中却悲凉无比。

    中年男子的脸色阴沉入水,他站了起来,冲着柳如烟大喝道:“我问你,今天你跟李子豪是怎么回事?李家那边刚才给我打电话过来,问这个婚还结不结了?”

    “我之前就跟你说过,我永远不会嫁给李子豪的!”柳如烟也站了起来,跟其对视,冰冷说道。

    “糊涂!难道你不知道我们公司现在的状况吗?如果没有李家的注资,倾城国际就要倒闭!”中年男子大声喝道,怒气纵横,青筋暴起。

    “所以这就是你让我成为联姻工具的理由?”柳如烟冷喝道。

    “李子豪有什么不好?嫁给他两家只会共赢!说不定倾城国际因此会达到更高的一个层次。”柳青书大声道。

    柳如烟眼神闪烁一丝凄凉,眼前的这个人是她的亲生父亲,而这个父亲,却为了公司的利益逼迫自己嫁给一个出了名的公子纨绔。

    “你死心吧,我不可能会嫁给李子豪,更不需要李家的注资!你们给我滚出去!”

    柳如烟拳头紧紧攥在一起,浑身都在细微的颤抖。

    “好你个柳如烟,你父亲养你这么多年,你就是这样报答你父亲的吗?我告诉你,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个婚你结也得结,不结也得结!”站在柳青书旁边的那个女人也站了起来,指着柳如烟充满凶恶表情的说着。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