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你应该很庆幸

    这个女人叫柳慧,是柳如烟的继母。

    对于这个女人,柳如烟不仅没有任何好感,反而还对她充满了厌恶。

    “这里是我家,什么时候轮的上你这个外人说话了!”柳如烟不是逆来顺受的女人,骨子的倔强并不会让她轻易低头。

    “青书,你看到了没有,这逆女简直就是无法无天!再这样下来,老爷子留给我们的公司迟早会被她给败光的!”柳慧声音尖锐刺耳,抓住她丈夫的手臂咬牙切齿道。

    柳青书脸色极为阴冷,沉声喝道:“你怎么跟你后妈说话的!”

    “呵呵,我妈早就死了,哪来的后妈!”柳如烟抿着嘴唇,眼神却极为凌厉。

    “我再问你一句,你到底嫁不嫁!”

    柳青书扬起巴掌,作势就要扇下去。

    “不嫁!”柳如烟重声道。

    “你这个逆女,我打死你!”

    柳青书怒不可遏,气的脸部肌肉都扭曲起来,重重的一巴掌便朝柳如烟扇了下去。

    柳如烟眼眸中闪烁一丝绝望的凄凉之色,她闭上了眼睛,却无力的承受着这一切。

    过了一会儿,她感觉脸颊并没有任何传来任何的痛感,缓缓睁开眼睛,发现柳青书的手腕被人给捏住了。

    看清那个人是谁之后,柳如烟眼中涌出复杂之色,没想到在自己绝望之际,这个男人突然就出现了。

    “小子,你是谁,谁让你多管闲事的?”柳青书脸色铁青,他感觉自己的手腕被对方捏的生痛。

    叶风眸子泛出冷芒,凌厉的目光紧紧的盯着柳青书,声音深沉而沙哑:“你敢打我的女人,信不信我废你一条胳膊!”

    “柳如烟,你给我交代,他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柳青书满脸狰狞,对着柳如烟怒喝道。

    “他是我丈夫,已经领证结婚了。”

    不知为何,在叶风出现的那一刻,她的心底突然涌现了一丝安全感。

    柳青书听后,脸色更阴沉起来,他那仿佛要噬人的目光紧盯着叶风道:“小子,你知道我是谁吗?”

    叶风露出不屑之色道:“我当然知道你是谁,你应该很庆幸你是我老婆的生父,不然你现在已经是一个死人了!”

    说完,叶风松开了他的手腕。

    在叶风刚松开他手腕的那一刻,柳青书脸色露出一丝凶戾之色,对着叶风的脑袋一拳砸了过来。

    叶风冷笑一声,径直就是一脚踹在后者的肚子上面,柳青书整个人顿时往后飞去,像一条狗一样在地上打滚了起来。

    “你敢打我老公,我跟你拼了!”

    李慧见状,满脸凶恶之色,朝着叶风张牙舞爪的冲了过来。

    啪!

    她还没近叶风的身,叶风便一巴掌扇在了她的脸上,白皙的脸庞顿时出现了一道鲜红的手印。

    “啊!我要杀了你!”李慧像疯了一样,尖锐的指甲就要去掐叶风。

    啪!

    叶风有些不耐烦,又是一巴掌扇了下去,这一巴掌下去,巨大的力量直接将她整个人都扇在了地上。导致那被扇的那一张脸顿时肿的像个猪头一样。

    叶风的拳头捏的疙瘩作响,眼中冷芒闪烁,沉声喝道:“都给我滚!”

    柳青书满脸狼狈地从地上怕了起来,眼中尽是怨毒之色。

    “小子,不管你是谁,你都会为你所做的一切付出代价的!”柳青书沉声道。

    叶风露出诡橘笑容:“那就拭目以待吧。”

    “柳如烟,就算你再怎么挣扎,你都摆脱不了你本该注定的命运。”

    柳青书扶起李慧撂下这一句狠话之后便离开了这里。

    顿时,整个大厅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在柳青书离开的那一刻,柳如烟终于绷不住了,眼眶一红,眼泪便止不住的流淌而下。

    叶风走过去,想替柳如烟擦去泪水,可就在他的手的刚触碰她脸颊的时候,柳如烟浑身一颤,打开了叶风的手,瞪着他道:“你想干什么?”

    叶风一愣,道:“我给你抹眼泪啊。”

    “谁稀罕你给我抹眼泪!”

    柳如烟怒视道。

    “我,我...”叶风不知道该说啥了,这妞脾气怎么就这么怪呢?

    我替你抹眼泪只是单纯的同情你,可怜你好不好?

    “你什么你,叶风,你给我记住!我永远都不需要你来同情我!”

    说完这句话,柳如烟便上了二楼。

    叶风无奈的摇了摇头,却在这时,芳姨从厨房走了出来:“姑爷,饿了吧,饭菜我帮你热好了。”

    坐在饭桌前,叶风感觉肚子呱呱直叫,他早就饿了,便大快朵颐起来。

    芳姨站在一旁却有些惊讶,姑爷这也太会吃了吧,这才多久,一桌子菜就被他给吃的差不多了。

    吃完一桌子菜,叶风才满意的摸了摸肚子,露出了享受的表情,回国三个月,这还是他第一次吃的这么满足。

    “姑爷,吃饱了没,如果没吃饱的话,我再给你做一些。”芳姨笑眯眯的说着。

    能吃是福,见叶风这么能吃,她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好。

    “不用了,我吃饱了,芳姨,你做的饭菜很好吃,好久我都没有吃的这么饱呢?”叶风抹了一把嘴道。

    芳姨心底乐开了花,对叶风也是越发的满足起来,懂得尊敬长辈,并不会因为她只是一个保姆而区别对待。

    这种人在这个世道已经算是很少见了。

    “芳姨,你能跟我说一说如烟的事情吗?她的父亲会像今天这样经常来骚扰她的吗?”

    叶风忽然发现,他对柳如烟的事情一点都不了解,只知道她是一个性格非常特殊,戒备心非常强烈的女人。

    谈起柳如烟,芳姨眼中涌现出一丝慈爱却又无奈的神情。

    她叹了一口气,坐在叶风的旁边摇了摇头道:“小姐她是一个非常可怜的女人。”

    叶风没有说话,而是认识倾听着。

    “在外人眼中,小姐是倾城国际的总裁,身价数十亿,风光无限,可在我眼中,她却是一个善良,温柔却又令人怜惜的女孩子。

    在她很小的时候,她的亲生母亲就离逝了,很快,她父亲就找了另外一个女人,就是刚才的那个李慧,你也能看出来,那个女人并不是一个好女人。在这样的家庭背景下,小姐的生活跟性格都因此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从她的脸上,再也难于看到小时候那天真无邪的笑容,为了保护自己,她变的越来越坚强,越来越独立,最后成为了倾城国际的总裁,但在这些成功的背后,又有几个人知道,她背后所承担的巨大压力跟艰辛呢?......”

    听完芳姨的讲述,叶风心底不由有些同情起柳如烟起来了。

    怪不得柳如烟总是一副冷冰冰的模样,置身在这样一个没有人情味的家庭里面,使她严重缺乏对亲情的安全感,于是她只能将自己伪装起来,就好像一只布满了尖刺的刺猬一样,将自己的脆弱都包裹在尖刺里面,对任何事物都充满了戒备,只有这样,她才能保护自己不收到伤害。

    从商业联姻这件事情上,叶风就能看出来,柳如烟的父亲并不是一个好人,最起码不会是一个好父亲。

    没有一个好父亲会为了自己的利益强迫自己的女儿嫁给她不喜欢的人,这种将自己亲生女儿当成联姻工具的人根本就是禽兽不如的行为。

    但有一点叶风有些疑惑,从芳姨那里得知,倾城国际属于家族企业,是柳如烟的爷爷一手创立的,她爷爷去世之后,为什么公司会落在柳如烟手中而不是柳青书手中。

    问了芳姨之后,叶风也终于明白了,原来柳青书根本就是一个不务正业的公子哥,根本就没有能力打理这么大的一个公司,于是柳如烟爷爷在临终前将公司继承给了柳如烟。

    而她父亲柳青书则是持有一部分公司股份。现在倾城国际出现债务危机,柳青书为了怕公司倒闭而影响他的利益,才想着逼迫柳如烟嫁给李氏集团,达成以商业联姻来拉拢李氏集团的目的。

    “姑爷,其实小姐是一个好女孩,只是一个人肩上扛了这么多的压力,十分的不容易,你别看她外边强势,其实她是一个特别脆弱的人,我别的不多说,只希望姑爷你以后能好好的照顾小姐,不让她受委屈就行了。”

    芳姨眼眶有些红润,对着叶风认真嘱咐着。

    “芳姨,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让如烟再收任何一点委屈的。”叶风也认真的点着头。

    芳姨充满欣慰,之前叶风揍柳青书的那一幕她也看到了,能保护小姐的人,最起码不会让小姐收到别人的欺负。

    “对了,刚才吃晚饭的时候,柳青书他们就来了,到现在小姐都还没有吃饭,刚才我给她煮了一碗面条,要不你给小姐端上去吧?”

    芳姨说完从厨房端了一碗面条给叶风,叶风端起面条就要走的时候,芳姨在他兜里突然放了一样东西,神秘道:“如果小姐不愿意吃面,你就把这个给她吃。”

    叶风端着热腾腾的面条来到了二楼,想推开房门的时候,却发现卧室的门被锁了。

    叶风没有说话,而是试探性的敲了几下门。

    “谁在外面?”房间里面传来了柳如烟的声音。

    “是我,芳姨说你没吃饭,给你做了面条,让我给你端过来。”叶风道。

    “我不吃!”柳如烟道。

    “晚上不吃饭怎么行呢?这样对胃不好。”

    “我吃不吃饭关你什么事?猫拿耗子多管闲事!别来烦我!”房间里面传来了柳如烟不耐烦的声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