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引咎其职

    这时,一个五十多岁的男子站了起来,这人穿着一套深黑色的西装,留着板寸头,国字脸,散发着一种不威自怒的气息。

    这个男人叫柳辉腾,是柳如烟的叔叔,不过是那种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亲人。

    柳如烟的爷爷有一个义子,而那个义子就是柳辉腾。是公司的元老之一,持有公司百分之15的股份。

    “柳叔叔,退位让贤?那谁做这个贤才呢?”柳如烟冷眼对着柳辉腾说道。

    “不管谁做新一任的ceo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不能再继续做下去了!”柳辉腾沉声道。

    “你也认为公司走下拨路是我捅的篓子?”柳如烟冷声说道。

    “这个也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你已经不适合再担任公司总裁了,众所周知,要想转变公司状况。只能搭上李家那条船,如果李家愿意投资,我们公司就能起死回生,但是,李家已经被你得罪死了。如果不继续担任ceo,他们肯定不会再出资的。”柳辉腾沉声道。

    “呵呵,你们所有人都是这么想的吗?”柳如烟目光在众人身上扫过,随后冷声说道。

    那些股东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异口同声道:“没错,你已经不适合再做下去了,如果你自己不离职的话,那我们股东会将投票决定你的职位保留问题。”

    “你们等这一天,恐怕已经等很久了吧?难道踢走了我。公司就能起死回生吗?”

    柳如烟脸色难看的说道。

    这家公司是爷爷临终之前亲手托付给她的,她怎么可能这么轻易放手。

    而且她也知道,就算是他把总裁的权利让给别的人,恐怕这些人不仅改变不了公司的状况,说不定还会趁着公司尚在,在其中大捞一把。

    “不管能不能起死回生,但目前已经没有了任何别的办法。”

    柳辉腾说完后,沉吟片刻道:“现在我们投票决定,认为柳如烟不能再担任公司总裁职务的请举手。”

    他的话刚说完,会议室大多数的人都举起了手。

    “少数服从多数,柳总,很遗憾,你不能再担任总裁职务了。”柳辉腾冷笑道。

    柳如烟突然冷笑起来:“你们有什么权利罢免我,你们的股份加在一起都不到百分之二十,而我持有百分之三十的股份,你们凭什么这么做?”

    “如烟,你别忘了,你手上虽然持有百分之三十的股份,但是你父亲柳青书手里也还有百分之二十的股份,这些股份加在一起,我们的控股已经达到百分之四十了,相信罢免你的职务,你父亲一定会很乐意的。”

    柳辉腾冷笑道,眼中闪烁着奇异的光芒。

    “柳叔叔,你别忘了。奶奶同样掌控了百分之三十的股份,我们两个人的股份加在一起有百分之六十了。”柳如烟眼神眯起,绽放着冷芒。

    “你!”

    柳辉腾脸色一沉,随后沉声道:“柳如烟,你是不是要把老爷子打拼下来的公司败光你才甘心?”

    “柳叔叔。你别逼我!”柳如烟毫无怯意!

    “我没逼你!给你两个选择,第一,跟李家联姻,第二,退位让贤!”柳辉腾声音大了一下。脸上能明显看到怒容。

    “如果我都不选呢?”柳如烟嘴角勾勒起一丝倔强而冰冷的幅度。

    “你没有选择!这是你的命,如果公司倒闭了,你知道多少人会因此失业吗?”柳辉腾道。

    “柳叔叔,我重申一遍,如果是因为我的运营不当而导致公司出现危机。我毫不迟疑就会以职其咎,但你们却一直认为公司下滑的原因是我得罪了李氏集团,找这么荒唐的借口,你认为我会离职吗?”柳如烟道。

    “柳如烟,你是个聪明人,我说的话,你应该都明白,有些事情是不可抗力的,目前来说,你离职对所有人都好!”李辉腾气势咄咄逼人。

    “你们别想了。我不会离职的!我相信公司更不会在我手中倒闭!”柳如烟同样强势道。

    “好,你不愿意离职,那就听你父亲的,选择第一条路,跟李家主动承认错误,并且道歉,恢复之前的商业联姻,只要你答应跟李家的联姻,你依旧做你的总裁,怎么样?”柳辉腾声音阴沉道。

    “唉。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多傻逼呢?这些傻逼行为连我都看不下去了!”

    就在这时,会议室的门突然被打开,叶风从门外叼着一根烟,吊儿郎当的走了进来。

    叶风突然闯进来自然吸引了柳辉腾的注意,他指着叶风满脸阴沉道:“你是谁?谁让你闯进来的?难道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叶风一屁股坐在了真皮沙发上面,翘着二郎腿,嘴角叼着烟道:“老子想进来就进来,难道还需要跟你打招呼吗?”

    “你是谁!”柳辉腾脸色阴沉,眉头皱道。

    “我叫叶风,你可以叫我叶爷?当然。叫爷爷也行。”叶风露出讥讽笑容,嘴角露出诡异笑容道。

    听完叶风的话,柳辉腾的脸色铁青道:“保安,给我把这个疯子赶出去!”“别急啊,话还没说完呢,我好歹也是总裁老公,被赶出去多丢脸啊。”叶风掐灭烟卷,站了起来眼中露出冷芒指着柳辉腾道。

    “你说什么?”柳辉腾脸色一变。

    “你是聋子吗?我的意思是,我是柳如烟的老公!”叶风大声道。

    听完叶风的话,柳辉腾的脸色更加的阴沉起来。他转头对着柳如烟说道:“听你爸说,你在外面找了一个普通男人,当时我还不信,现在我信了,这个男人不仅普通。而且还能垃圾,连说话都带臭味!”

    “柳叔叔,我当你是长辈,才尊称你为叔叔,但你为老不尊。侮辱我丈夫,你这态度也太不像一个长辈了吧!”

    柳如烟蹙眉道。

    “柳如烟,我不管你处于什么目的找的这家伙,但我还是要警告你,你这是在自寻死路!”柳辉腾眉头紧皱了起来,眼中酝酿着无尽的怒气。

    “你这人怎么说话的?我老婆怎么就自寻死路了?”叶风特不爽的对着柳辉腾道。

    “小子,虽然我很不屑于跟你这种垃圾说话,但是,有句话我还是要奉劝你,有些事。最好不要插手进来,不然你绝对是死无葬身之地的!”柳辉腾满脸愤怒的指着叶风喝道。

    叶风的表情逐渐的阴沉下来,最后嗤笑一声冷声道:“往往叫的最欢的只有狗,我问你,你有什么本事让我死无葬身之地?”

    “对付你这种垃圾,我有的是办法弄死你!”柳辉腾沉声道。

    “也包括用车撞死我吗?”

    叶风的话让柳辉腾的瞳孔猛然一缩,一抹杀意一闪即逝,随后冷喝道:“你什么意思?”

    “我能有什么意思,有意思的不是你吗?”叶风目光望向他道。

    “柳如烟,不得不说,你挑男人的眼光正差劲,不仅丢了你爸的脸,还丢了我们柳家的脸!”

    柳辉腾即而把目光望向了柳如烟,对着她冷声道。

    柳如烟同样犀利道:“我挑的男人再怎么样,也比你强。柳叔叔。你有什么权利质疑我的眼光?”

    “哼!很好,柳如烟,记住你的军令状,如果这个月尾你还没拉到投资的话,就自己自动离职吧!”

    说完。柳辉腾怒气冲冲的离开了会议室,离开之前还叶风狠狠的瞪了一眼。随着他一走,其他的股东一个个都摇头晃脑的离开了这里。

    等到所有人都走光了,柳如烟才对着叶风道:“你怎么进来的?”

    叶风笑道:“走进来的啊,你没看到吗?”

    “问你正经的!”柳如烟冷声道。

    叶风表情立马严肃起来:“刚才在外面听你们开会,见你被他们欺负,我忍不住就闯进来了,老婆,你该不会生气了吧?”

    柳如烟内心莫名一暖,刚才被众人质问的时候。她虽然毫不怯场,气场凌人,但终究是底气不足。

    要不是叶风闯进来,她还不知道这个会议会开成什么样子。

    “我问你,你刚才问柳辉腾撞车的事情。是不是怀疑是他下的手?”柳如烟疑惑道。

    叶风沉吟了片刻道:“没有确凿的证据是不能瞎说的,但是从今天的事情来看,他是有这个动机的,毕竟如果你死了,公司很有可能就是他的了,要知道你父亲柳青书就是一个纨绔,虽然股份多,但他肯定斗不过柳辉腾,而你奶奶,也已经年事已高,更是有心无力。”

    叶风想起之前他在原野集团的时候,在门外偷听黄部长的电话。

    好像黄全石当时在跟总部的人通话,那个人的目的是要搞垮了原野集团。

    如果他所料不错的话,背后的那个人很有可能就是柳辉腾了。

    听完叶风的话,柳如烟眼中闪烁一丝冰冷的凄然之色,沉默了片刻随后说道:“柳辉腾是我爷爷的义子,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他是我的叔叔。他怎么可能会对我下这种毒手?”

    叶风道:“老婆,这事还是不要多想了,我这也只是推测,并没有确凿的证据,相信我最后一定会查出那个人是谁的。”

    现在对于柳如烟,叶风是越发的同情跟心痛起来,她的这些亲人里面,除了她的奶奶之外,就没人真的是对她好。

    甚至就连自己的叔叔都有可能想至她于死地。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