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吃里扒外的东西

    听完楚倾妃的汇报,柳如烟眉见闪烁一丝愤怒,那些人不敢对她下手,却已经对叶风开始下手了。

    “总裁,我们该怎么办?”楚倾妃说道。

    “哼!我柳如烟的人不是谁都能动的,你告诉黄全石,如果他把叶风开除了,那我就开了他!”

    柳如烟冷声道。

    “明白了。”楚倾妃重重的点了点头。

    其实她心底充满了疑惑,柳如烟跟叶风的关系似乎有些不对劲啊,好像他们有着很不寻常的关系一样!

    但她也只是想想而已。毕竟叶风怎么可能会跟总裁有不寻常的关系呢,可能是自己想多了吧。

    总裁这么护叶风,一定是惜才吧。

    不过想起叶风,楚倾妃内心也不免有些复杂,她现在都还记得自己的初吻就是被这个家伙给夺走的。

    在办公区域,黄全石满脸阴沉的对着叶风道:“叶风,你以为楚总能得能护住你吗?你别做梦了,这次,谁都保不了你!”

    “黄部长,未来的事情谁都说不清楚。你怎么就这么肯定我一定会被开除呢?”叶风笑道。

    “哼!”

    黄全石冷哼一声,他身后有那个人撑腰,就算是楚倾妃,也不敢在那人面前放肆。

    很快,楚倾妃从门外走了进来。

    “黄部长,叶风你不能开除了。”

    黄全石脸色一沉道:“楚倾妃,开除叶风是上层的意思,你是无权干涉的。”

    他直呼楚倾妃的全名,显然有些不悦了。

    虽然在公司他的职位比楚倾妃低,但他是公司总部的人,楚倾妃也不敢拿他怎么样!

    “你接电话吧。”

    楚倾妃没多说什么,直接把手机交给了黄全石。

    黄全石有些疑惑的接过电话,看屏幕上面的来电显示,顿时吓了一哆嗦。

    “黄部长,你好大的胆子,连我的人都敢动?”柳如烟冰冷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

    黄全石恭敬道:“总裁,叶风是你的人吗?”

    “不然呢?”柳如烟冷笑。

    “可开除他是董事会的意思。”黄部长有些不甘心道。

    “我不管是谁的意思,我话给你说明白,如果你敢动叶风,我就敢动你!”

    柳如烟的声音让黄全石一愕,虽然脸色难看,但又不敢说什么。

    他本以为叶风是楚倾妃的人,却没想到他是柳如烟的人。

    “我明白了。”

    挂了电话,黄全石的脸色难看无比。

    “黄部长,你还要开除叶风吗?”楚倾妃冷声道。

    连总裁都发话了,他还能说什么?

    他眼神恶瞪瞪的盯着叶风,最后咬牙切齿道:“这次算你运气好!”

    黄全石脸色阴沉到了极点,即便再也甘,现在也只能饶了叶风。

    可他刚走,叶风却叫住了他。

    “我让你走了吗?”叶风站了起来,露出淡淡的讥讽笑容道。

    黄全石豁然转头,对着叶风阴冷道:“你想干什么?”

    “其实我忍你很久了!”叶风冷声道。

    “然后呢?”

    “你三番两次的找我麻烦,真以为我是病猫吗?”叶风问道。

    “然而,你想干什么?”黄全石露出讥讽笑容,指着叶风冷笑道。

    看着叶风在挑衅黄全石。所有人都愣住了,叶风这究竟在干什么?

    就连楚倾妃也是一头雾水,这家伙到底在干什么?难道还想惹事吗?

    叶风没有理黄全石,而是转头对着楚倾妃道:“楚总,你说。如果出卖公司机密文件,挪用公款,贪污公司财产,滥用私权,这种人该怎么处置?”

    “轻则开除。重则送去检察院!”楚倾妃想都没想就道。

    但她满头雾水,不明白叶风到底想要干什么?

    叶风点了点头,最后冷笑一声,指着黄全石道:“据我所知,这些罪行里。黄全石黄部长已经全占了。”

    “你说什么?”楚倾妃满脸愕然。

    黄全石脸色一阵剧变,但很快就恢复了过来,他恢复了冷淡的表情道:“小子,说话是要讲证据的,你凭空捏造,诬陷顶头上司,败坏我的名声,就算是柳总要保你,我都不会饶了你的!”

    叶风笑道:“黄部长,你敢做不敢当吗?”

    “你什么意思?哼!清者自清。你没有证据,这些都是诬陷!”黄全石怒道。

    “你说的没错,身子正的永远不会怕影子斜,但如果你没做这些事情,你反应干嘛这么激烈?”叶风讥诮道。

    “我这是为了证明我是清白的!”黄全石怒声道。

    “清白该怎么证明?”叶风笑道。

    “那你又有什么证据证明我滥用私权。挪用公款,盗卖公司机密?”黄全石满脸阴冷道。

    “要证据吗?好,我成全你!”

    叶风冷笑一声,转身回到了办公桌,拿出了一摞文件出来,重重的摔在了办公桌上面,大声道:“这些,都是你这三年来在公司做的一些烂事,其中有你贪污的,有你贩卖机密的,有你做假账的,有你潜规则女下属的,诸如此类!人在做,天在看,你以为这些事情能隐瞒一辈子的吗?”

    叶风的话犹如响雷一般在办公室响荡,黄全石脸色阴沉,怒声道:“你以为这样就能吓到我吗?”

    “你不看看吗?”叶风笑道。

    “看就看,难道我还怕你?”

    黄全石内心虽然震惊,但他却一点都不心慌,叶风刚来公司才几天,怎么可能会掌握那些证据。

    只是令他心惊的是,叶风是怎么知道他这些年做的事情的?

    他是故意在吓自己?还是他真的查出了什么?

    打开那些文件,越看,黄全石的脸色就越阴沉,上面果真记载了一些他贪污的证据。

    而且里面的记载还很详细。日期,地点,挪用公司公款的数额,等等,记载的事无巨细,一清二楚。

    2014年4月5日,挪用公司采购费用五百万。

    2014年5月8日,利用私权得到某公司回扣一百万。

    2015年1月7日,利用职权破格录用他的表妹入职。

    2016年4月4日,私下贩卖公司营销策略。

    2017年8月5日,潜规则一女下属,破格让她晋升组长。

    ......

    看着这些文件,黄全石越看越是心惊,额头都忍不住溢出了冷汗出来。

    上面所记载的,全都是事实,甚至有些事情连他自己都忘了,可上面却清晰的纪录在上面。

    这时,他终于慌了,目光充满了震惊之色,叶风是怎么掌握这些资料的。

    他究竟是什么人,竟然知道他这么多的秘密!

    看着黄全石那恐惧而又震惊的表情,叶风走在他面前笑道:“黄主任,你不是要证据吗?我现在都呈现在你的面前了。”

    “伪证,这些都是伪证,是你用来陷害我的伪证!”黄全石满脸阴沉,放声怒喝道。

    “伪证?以我掌握的这些证据,如果呈给检察院,信不信完全可以零口供给你立案!”叶风冷笑道。

    这一幕让在场的人疑惑无比,为什么黄全石突然变得这么惊慌起来。

    楚倾妃想到了什么,她对着黄全石沉声道:“黄主任,把你手上的文件给我看看。”

    “楚总,这些都是假的,是他陷害我的伪证,你千万不要相信他啊!”

    黄全石大声狡辩道。

    见黄全石反应这么激烈,心中已经有了定夺。

    “叶风有没有诬陷你。我自有判断,你能把文件给我吗?”楚倾妃冷声道。

    “楚总,因为那上面记载的内容都是真的,所以他根本不敢把这些东西交给你。不过,我还掌握着一份更详细的资料,相信你看了这份资料后,就会知道这家伙到底是一个什么人了。”

    叶风说完,又拿了一份资料给楚倾妃。

    楚倾妃打开一看,过了一会儿,她的脸色立马阴沉到了极点。

    这份资料上面不仅文字记载了黄全石做了很多损害公司利益的事实,还附带了很多的图片跟录音,非常详细。

    在看到这些资料之后,楚倾妃的脸上都不由充满了怒火。

    这混蛋做的很多事情简直就是丧尽天良。

    怪不得她总发现公司的人事变动跟财务账目不对劲,原来都是这个家伙在搞鬼!

    她之前就察觉到黄全石手脚不干净,但苦于没有证据。再加上这家伙是董事会的人,他也一直没有对他下手。

    却没想到,这个败类却做了这么多伤害公司利益的事情!

    在震惊跟愤怒的之余,楚倾妃心底还充满了疑惑。

    叶风是怎么得到这些资料的,这太惊人了!

    能把一个人做的一些见不得光的事情调查的这么清楚,没有逆天的情报能力,根本就不可能做到的。

    而叶风呢,却刚来公司不到数天,他是怎么弄到这么多绝密的资料的?

    “黄全石,你真是好样的,你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在我的眼皮底下做了这么多损害公司利益的事情,你说我该怎么处置你好呢?”

    楚倾妃充满怒火道。

    “楚总,你别上了这小子的当,这些文件都是假的,是他用来陷害我的伪证!”黄全石脸色阴沉无比,狡辩道。

    “黄全石,你真当我是傻子吗?有了这些证据,只要我给检察院打一个电话,你信不信,他们马上就能定你的罪?”楚倾妃沉声道。

    黄全石浑身都在此时发着抖,他的脸色也从一片通红之色转成了一片煞白之色。

    恐惧弥漫全身,他知道,有了这些证据,就算他长了一巴张嘴,他也解释不清楚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