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铁定是完了

    叶风的意思也很明显,你有钱又能怎么样?楚倾妃还不是我女朋友?

    徐浩自然听出了叶风的话里有话,心里很是不爽,便道:“叶兄,你这话就不对了,如今是一个物质的社会,你如果没有一定的物质条件的话,拿什么来养你的女人,你的儿女?现在这社会,你要是无钱无势。又怎么能在别人面前抬得起头来呢?”说完之后,他又对楚倾妃道:“倾妃,你说是吧?”

    楚倾妃满脸尴尬,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我觉得还好吧,两个人在一起,物质不是最重要的,我认为最重要的应该是彼此的感觉吧,如果彼此深爱着彼此,就算不是很有钱,也一定会过的很幸福。”

    楚倾妃她说出来自己的想法,她又不是物质女,固然喜欢金钱,但却不会因为金钱而去勉强自己做不喜欢的事情。

    在择偶方面,她更是如此,而且她自己就很有钱。最起码养自己一辈子是可以的。

    “没错,只要我跟倾妃过的幸福,有没有钱那都不是最重要的。”叶风眯着眼睛笑道。

    徐浩的脸色又阴沉了起来,在跟叶风的这一轮交锋他又中落入了下方。

    不过对于叶风的话,徐浩嗤之以鼻。什么狗屁幸福,在金钱面前,什么女人得不到。

    他相信,以自己的声望跟财富,肯定能踢走叶风得到楚倾妃的。

    几人边走边参观,很快来到了保龄球区域。

    “叶兄,会玩保龄球吗?”徐浩突然对着叶风说道。

    叶风微微一笑道:“略懂略懂。”

    “哦,那我们玩两局怎么样?”徐浩笑着道。

    “不用了吧,我怎么会是你的对手呢?”叶风笑着摇了摇头。

    听叶风这么一说,徐浩内心有了定论,这货哪里是略懂,明明就是不会。

    跟叶风暗中较量了这么多次,他都败了,为了扳回一局,他已经有了一些想法。

    “叶兄,你过谦了,我也不怎么会打保龄球,适当切磋切磋一下就当是锻炼身体。”徐浩说完,已经走到了保龄球的面前。

    叶风露出一丝为难之色,最后道:“我这人吧,跟人切磋就喜欢赌点什么,不然就太没意思了。”

    徐浩一笑:“那叶兄你要赌点什么呢?”

    “你要怎么赌?”叶风反问。

    楚倾妃在一旁眉头却是一皱,她跟徐浩是同学,知道他极其擅长体育,她曾经亲眼看过他参加过学校的保龄球比赛。并且得到了那次比赛的冠军。

    现在过了这么多年,技术肯定精进了不少。

    楚倾妃虽然对叶风不了解,但如果两人比赛,叶风肯定是不占优的。

    徐浩看了叶风一眼,露出一丝讥诮之色道:“叶兄。恕我直言,你身上没有什么是我想要的,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赌。”

    叶风沉吟片刻,最后道:“我就跟你赌那辆车怎么样?”

    “赌车?”徐浩一愣,马上又道:“我的那辆保时捷吗?”

    “没错。”叶风道。

    “叶兄。冒昧的问一下,你有车吗?”徐浩忍不住问道。

    “就用我女朋友的那辆路虎车跟你比怎么样?”叶风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他这句话一出,楚倾妃差点一头栽倒在地。

    混蛋!你想的美,那是我的车,凭什么让你赌!

    别说你不是我男朋友。就算你是我男朋友,我也不能让你赌啊!

    楚倾妃内心忍不住呐喊着。

    徐浩同样也是一愣,他也没想到叶风会说出这种话出来。

    “叶兄,虽然我是不建议跟你赌,但是你用倾妃的车作为赌注,倾妃不会有意见吧?”

    徐浩忍不住道。

    “她是我女朋友,会有什么意见?”叶风说完又对着楚倾妃道:“妃妃,你说是吧。”

    是你个大头鬼!

    楚倾妃差点忍不住就要大骂出来。

    “妃妃,你相信我,保证给你赢一辆保时捷回来。”叶风说完之后。又凑在楚倾妃耳边小声道:“你放心,保证会赢的,你要是再犹豫,徐浩就会怀疑我们了。”

    楚倾妃气的简直肝都在疼,但叶风的话却让她冷静了下来。

    如果自己拒接的话。那徐浩就有可能怀疑她跟叶风的关系是假的了。

    最后她咬了咬牙道:“我没意见,他愿意赌,我就让他赌。”

    见楚倾妃没意见,徐浩心里有些挺不是滋味的,这叶风何德何能能让楚倾妃对他这么好呢?

    对于打保龄球。徐浩对自己充满了自信,要赢叶风的话简直就是绰绰有余。

    他已经暗下决定,只要赢了叶风,就把叶风羞辱一顿,再施展绅士风度把车还给楚倾妃。

    这样不仅能够羞辱叶风,说不定还能得到楚倾妃的好感。

    想到这些,徐浩内心不由得意了起来。

    “既然倾妃不介意的话,那我们就来赌吧,三局两胜怎么样?”徐浩对着叶风说道。

    “你决定就好,你先来还是我先来?”叶风道。

    “你是客人,你先来。”徐浩作出了一个请示的手势。

    叶风点了点头,来到了球道口。

    楚倾妃在一旁有些担忧起来,毕竟赌的可是她的车啊。

    她着急的走在叶风旁边,小声问道:“叶风,你以前有玩过吗?”

    “玩过什么?”叶风疑惑道。

    “保龄球啊。”楚倾妃无语道。

    “没有啊。”

    叶风说的是大实话,他以前哪有空闲时间去玩这种闲情雅兴的东西。

    啥?没玩过?

    楚倾妃凌乱了,差点一跟头摔在地上,感情玩都没玩过就想跟别人豪赌!

    而且赌的还是她的豪车!

    她真想把叶风的脑壳撬开,看里面装的到底都是一些什么东西!

    完了,这赌局肯定是输定了。

    早知道叶风这么混蛋,她说什么也不会答应他的。

    “叶兄,你可以开始了。”

    见两人在窃窃私语,徐浩内心却冷笑不已。

    “徐兄,问一下,是不是那些瓶子倒得越多,得的分就越多?”叶风拿起了一个突然问道。

    见叶风问这么幼稚的问题,徐浩更加笃定了,叶风根本就是一个啥都不懂的菜鸟。

    一想也是,像叶风这种社会基层的人,怎么可能会玩保龄球这种上层人士玩的运动。

    “没错,倒下去的瓶子越多,计分就会越高。一共是十支瓶子,最高分是十分。”徐浩解释道。

    “好吧。”

    叶风已经听懂了,他看了眼手中的圆球,然后望了一眼对面的瓶子,之后用力的将圆球给扔了出去。

    看着叶风的姿势跟动作,徐浩忍不住冷笑,这家伙连抛球动作都做不标准,绝对是一个十足的菜鸟。

    这种菜鸟,说句不客气的话。他闭着眼睛都能虐死。

    一旁的楚倾妃在此刻紧闭上了眼睛。

    哐!

    圆球快速的滚了出去,最后撞在了那些瓶子上面,发出一声响声,放眼望去,一共进去了六个瓶子。

    “唉。力气大了点。”叶风不由暗叹了一口气。

    楚倾妃睁开眼睛一看,才进六个球,内心不由绝望了起来。

    “叶兄,你挺不错的啊,第一局就打出了六分的成绩。”徐浩内心冷笑连连。满脸促狭道。

    “该你了。”叶风表情没什么变幻,轻淡说道。

    徐浩也说多说,拿起了一个保龄球,嘴角勾起一丝奇异的幅度,摆出一个标准的抛球动作,保龄球嗖的一声滑了出去。

    一声脆响之后,定晴望去,一共进了八支瓶子。

    楚倾妃见状,心中更加绝望了起来,能打出八分的成绩,绝对是高手级别的了。

    而且以她对徐浩的了解,他绝对还能打出更高的分数出来。

    完了,铁定是完了!

    “叶兄,不好意思,这一局我不小心就赢了。”徐浩得意道。

    叶风面不改色:“徐兄,比赛还没结束呢,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

    叶风一点都不急,弓身拿起了一个保龄球,眼中闪烁着奇异之色。

    他以前没有玩过保龄球,所以第一球的因为掌控不了适当力度,才只打出了六分的成绩。

    但有了第一球的经验积累,他已经完全有把握打出高分的成绩。

    这种自信缘由于他本身强大的实力。

    对于这种考验力道跟眼力的运动,对他而言,简直简单的不能再简单了。

    “叶兄,那祝你好运。”徐浩笑道。语气中能很明显的听出嘲讽的味道。

    叶风微微一笑,看都没看球道一眼,直接便把保龄球给扔了出去。

    看着这一幕,徐浩嘴角的讥讽之意越来越浓,如果这样都能打出高分的话。无论如何他都不相信的。

    别看保龄球好像是一种很简单的运动,其实并没有那么简单。

    要想打出高分,对于力道的掌控跟眼力劲的判断等要求可是极为严格的。

    如果没有经过严格的训练,基本不可能会打出高分。

    像叶风这种,纯属瞎蒙,如果能打出高分,那才是见鬼了呢。

    徐浩已经感觉到胜利在朝自己挥手了。

    楚倾妃同样也是扶额叹息,她已经彻底明白了,叶风这根本就在瞎玩。

    早知道如此,就不跟着叶风胡闹了。

    这混蛋,明明没有一点把握,为什么还要摆出一副胸有成竹,胜券在握的姿态呢?

    哐!

    球体击打在瓶体的脆响骤然响起,众人的目光齐齐望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