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徐浩的目的

    肚子里面连灌了四瓶酒,涨的更什么似得,叶风将酒瓶放在他的嘴边,酒气袭来,再也忍不住了,又是哇的一声吐了出来。

    在他吐出来的那一刻,叶风赶紧躲了过去。

    很快,徐浩又急急冲冲跑去了卫生间,稀里哗啦的吐了一通之后,才觉得肚子舒服了很多。

    在卫生间里面,徐浩的眉头却紧皱了起来,两次出豹子都被叶风给猜中了,这究竟是巧合,还是叶风事先有搞鬼呢?

    出了卫生间,他又坐回了原地。

    “徐兄。你又呛到了吗?”叶风笑嘻嘻道。

    听着叶风这语气,他肺都气炸了,本来以为能把叶风喝趴下,却没成想,叶风滴酒未沾。自个却连着喝了十来瓶。

    “咳,又让叶兄见笑了。”徐浩脸色阴沉道。

    “这有什么见笑的,对了,还玩吗?”叶风笑着说道。

    “再玩最后一局吧。”徐浩实在是不甘心,今儿个怎么着也得赢叶风一次吧。

    “这局该我摇骰子了,把骰子给我吧。”

    叶风接过骰子,一阵乱摇之后,叶风固定骰盅,问道:“赌大还是赌小?”

    这局徐浩没有听别人的意见,他想了一下。心想,不是经常出豹子吗?于是他喊道:“我猜是豹子。”

    “你确定是豹子吗?”叶风神情微微一愣。

    “我确定。”徐浩很肯定的点头。

    看着叶风的表情,他更加笃定了自己内心的想法。

    “如果你猜豹子猜错了,还是要连喝五瓶酒的,你可想好了?”叶风继续道。

    “我想好了。不知道叶兄你是赌大还是赌小呢?”徐浩反问道。

    “我就赌小吧。”

    叶风说完后,便打开了骰盅。

    看着那几粒骰子之后,徐浩又傻眼了。

    这究竟是什么情况?怎么这次不是豹子?

    “徐兄,这次出小,你运气真不好啊,你又输了。”叶风摇了摇头,满脸遗憾的说着。

    徐浩脸色铁青,整个脑袋都差点气炸了。

    为什么,这究竟是为什么?为什么不是豹子?

    “现在没啤酒了,这次就不要喝了吧。”徐浩实在是不想喝了,正好看到桌面上面没酒了,于是笑道。

    “没酒了吗?这不是还有红酒吗?要不这样吧,我不要你喝五瓶,你就喝掉这瓶红酒吧。”说完,叶风把桌子上面的红酒递给了他。

    看着叶风手中的那一整瓶红酒,他的脸部彻底的僵住了。

    说实话,他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喝过一整瓶的红酒呢。

    这玩意能一口喝掉吗?

    见徐浩一副不情愿的表情,叶风笑道:“怎么,徐兄。难道你连一整瓶红酒都不敢喝吗?这玩意可比啤酒好喝多了,而且又不伤身体,度数还不高,再怎么样总比连续喝五瓶瓶酒好,不是么?”

    被叶风这么一说。徐浩心里才放心了一些。

    他仰起头,就往嘴边灌了起来。

    众所周知,红酒是用来品的,个中滋味,越品越有滋味。

    但如果像徐浩这样一大口一大口灌的话。味道就会变的很难喝。

    刺鼻的味道,充满刺激性的触感,难喝的就好像酸醋一样。

    徐浩心底真想骂娘,这味道这么难喝,比啤酒难喝多了。

    此时他很想把瓶口抽出来。但他知道,如果第一次不顺势喝下去的,下次要想再喝下去的话就更难了。

    最要命的是,红酒跟啤酒有很大的差别,啤酒相当于汽水。很快就能氧化,但是红酒不能啊,喝下去根本就不能快速消化。

    本来他的肚子里面涨满了啤酒,现在又灌了这么多红酒进去,整个肺部都被撑满了,喝到最后,喉咙实在是咽不下去了,鲜红的酒液嘴边不断的从嘴边溢出。

    费了很大的劲,终于把整瓶红酒全都喝光了。

    但整个人却完全颓废了,酒瓶放下,整个人感觉头晕目眩,头昏脑胀。

    “徐兄,你喝醉了没有?”叶风亲切的过去问道。

    “没有喝醉,这么点酒怎么会喝醉呢?”

    徐浩喝酒有个特点,就算是喝醉了,他都能时刻保持着清醒。

    “那我们还要再玩吗?”叶风笑眯眯道。

    听叶风还要玩,徐浩立马摇头:“不玩了,这游戏不好玩,刚好没酒了,我先出去拿瓶酒了。你就陪我同学们喝吧。”

    “那好吧,你快去快回。”

    徐浩脸色阴沉的走出了包厢,走到前台,拿了一瓶洋酒,将其开了瓶,看到四下无人之后,往里面倒了一些白色粉末进去。

    他露出一丝阴沉至极的阴霾之色,他倒进去的白粉是一种强性"mi yao",能够快速让人昏迷过去。

    为了对付叶风,他特意准备了这种药粉。

    今天跟叶风的较量。让他知道,叶风的身手非常厉害,如果贸然用武力的话,不一定能搞定他。

    所以他便设了这么一个鸿门宴,这样不仅能够解决叶风,还能得到楚倾妃,能够一举两得。

    弄好这些之后,他很快就回到了包厢。

    “叶兄,让你久等了,我叫来了一瓶好酒。不比李总送的差,来,我们好好喝一杯。”

    徐浩快速的打开包装,然后给叶风倒了一杯。

    叶风的眉头却在此时紧皱了起来,他的警惕性素来很高,再加上一直在防备着徐浩,知道这家伙迟早是要对自己下手的。

    在徐浩走进来的那一刻,他就注意到了他的神色有些不对劲,再看一下那瓶酒,有被拆开过的痕迹,边缘位置还隐隐能够看到一些白色粉末状的物体。

    本来徐浩完全可以伪装的更好,但他喝太多酒了,意识虽然清醒,但是头脑却有些迟钝,以至于一些细节被忽略了。

    叶风双眼微微虚眯了起来。徐浩的目的已经明朗了……既然你要玩,那我就好好的陪你玩!

    ……

    在另外那个包厢,楚倾妃跟其他几个女子坐在沙发上面聊着天。

    虽然楚倾妃兴致不高,但几人毕竟都是老同学,还是有些话题聊的,也不至于冷场。

    “倾妃,自从上次毕业晚会我们喝过一次酒之后,就从来没喝过酒了,这次无论如何都要一醉方休,不醉不归!”苏琴给楚倾妃倒了一杯洋酒道。

    楚倾妃露出为难之色道:“不好意思。我不怎么喝酒的。”

    “不会吧,我才不信你不会喝酒,你该不是看不起吧?”苏琴装作生气的模样道。

    “真不是,我真的不喜欢喝酒,要不以茶代酒怎么样?”楚倾妃皱眉道。

    “那不行。倾妃,老实说,我们刚才那样说你男朋友,你是不是生气了,如果是这样的话,我这杯酒就当给你赔罪怎么样?你要是不喝,就真的是瞧我不起了。”苏琴举起酒杯道。

    楚倾妃眉头紧蹙,面色越来越为难。

    “倾妃,苏琴这么有诚意,你就陪他喝一杯吧。”有同学道。

    “就是。同学一场,喝杯酒而已,没那么夸张。”

    其他同学都凑过来纷纷劝酒。

    楚倾妃实在是为难,最后狠心道:“那行吧,我就喝一杯怎么样?”

    “行。就一杯,我先干为敬了。”苏琴举杯将酒一饮而干。

    楚倾妃也是如此,皱着眉头将酒艰难的咽了下去。

    在酒液滑入喉间的时候,楚倾妃立马感到一阵头晕目眩的眩晕感,视线都在此时产生了重影。

    楚倾妃心底一惊,她虽然不胜酒力,但也不至于喝一杯酒就会出现这种状况。

    那么只有一个可能……自己被下药了!

    “你,你们?”楚倾妃单手捂着头,望着在视线里面变的越来越模样的这些所谓的‘同学’

    苏琴等人都在此时撕开了伪装,他们的表情都露出了奸计得逞的阴笑,整个包厢的气氛立刻在此时变得诡谲了起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