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章 非正常死亡

    几年前,他在异国他乡救出了黑玫瑰,当时的黑玫瑰跟现在的黑玫瑰变化很大,虽然同样光鲜亮人,那时的黑玫瑰却没有如今的这股强大气场,可以说,那时候的她更像是一个邻家女孩。

    依此推断,黑玫瑰是在回国后才创建黑色玫瑰的。

    “能跟我说说吗?”叶风小声问道。

    “虽然我不想在别人面前提起我的过往,但我愿意给你说,在你的面前。我愿意跟你分享一切秘密。”黑玫瑰道。

    “恩。”叶风点了点头。

    黑玫瑰整理了一下情绪,思绪飘向了遥远的过去。

    “小时候,我就生活在一个黑灰色背景家庭,我爸爸是当时是江北市最大一股势力的老大,我妈妈则一直陪伴在我爸左右,当时我并不知道我家里是做什么的,但是那段日子是我这辈子过的最快乐跟幸福的一段时间。

    好景不长,我爸爸被人兄弟背叛,遭到叛徒追杀。

    我依然记得那一天,我躲在柜子里面。透着缝隙望着外面,亲眼看到我的爸爸跟妈妈死在了那伙黑衣人的手中。

    当时我只能充满害怕,无助,跟痛苦的看着眼前这一切的发生。

    那一天,我被我爸生前的兄弟带到了孤儿院里面,当时还因为过度恐惧得了一种病,整整三年,我都没有说过任何的一句话,所有人都认为我是一个哑巴。在那个环境生存,我被迫学会了做饭,洗衣服等技能,同样也造成了我常人难于忍受的坚韧的性格!”

    黑玫瑰说到这里的时候,她眼眶通红,声音一度变的梗咽起来。

    叶风听后,不由露出心疼之色。

    黑玫瑰说的话不长。但其中的艰辛跟苦痛他却深有感触。

    毕竟他小时候也是流浪的孤儿,那么小的年纪,不仅要面对讥饿跟寒冷,还要面对病痛,那过程是非常艰难的,可想而知,黑玫瑰小时候受了多少的苦。

    他从来没有想过黑玫瑰会有这样的经历。

    “对不起,我不该说起这个的。”叶风有些愧疚道。

    黑玫瑰用纸巾擦了一下眼间的眼泪,随后勉强笑道:“亲爱的,这些我迟早都是要告诉你的。”

    叶风点了点头,然后又问道:“你想过报仇吗?”

    叶风刚说起这句话,黑玫瑰的眼中就闪烁了一丝仇恨之色。

    “血海深仇,岂能不报?如果不是为了报仇,我这些年就不会创立黑色玫瑰了。”黑玫瑰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浑身都充满了杀气。

    “那你知道凶手是谁吗?是噬狼盟的人吗?”叶风问道。

    黑玫瑰摇头,随即叹了一声道:“我不确定,或许不是,噬狼盟的龙哥是一个很年轻的人,根本就不可能是杀害我父母的主谋。”

    “那你知道那个叛徒是谁吗?”叶风继续道。

    “我知道是谁,但自从发生那天的时候之后。那个人就消失了,我一直在寻找他,都没能找到线索。”黑玫瑰继续摇头。

    叶风想了想,站在起来,走在黑玫瑰的面前。将她的头抱在自己的胸前,缓缓说道:“亲爱的,以后你的仇,就由我来报,好吗?”

    黑玫瑰望着那坚定叶风。有些千言万语涌上心头,最后摇头道:“亲爱的,我希望对你而言我会是一个对你有用的女人,而不是仅仅只是一个累赘。”

    叶风则嗔怪道:“打打杀杀是男人的时候,你既然是我的女人。那么,你的仇就应该由我来仇,明白吗?”

    “明白。”

    黑玫瑰小鸟依人的依偎的叶风的怀中,感受着莫大的关怀。

    “玫瑰姐,现在不早了。我先回家了。”

    黑玫瑰有些不舍:“你,你下次还会来吗?”

    “你放心,我一定回来的。”说完,叶风就离开了这里。

    ……

    紫菀别墅。

    柳如烟一大早就起床了,虽然依旧美丽动人,但眼眶红肿,面色憔悴,显然昨晚哭了一晚。

    “芳姨,叶风呢?”柳如烟问正在做早餐的芳姨道。

    芳姨有些迟疑,语气都有些不连贯。欲言又止道:“姑爷他,他……”

    “他昨晚出去了对吗?”柳如烟眼神立马冰冷了起来。

    “恩,不过姑爷他……”

    芳姨还没说完,柳如烟继续道:“他现在都还没回来吗?”

    芳姨只能点头。

    “哦。”

    柳如烟淡淡的点了点头,有些自嘲一笑。

    呵呵,这就是那个要保护自己一辈子的男人么?

    “芳姨,你别准备早餐了,今天是奶奶的追悼会,我去送她最后一程。”

    说完,柳如烟就走出了别墅。

    柳如烟刚出去没多久。叶风就刚好回来了。

    “芳姨,如烟呢?”叶风问道。

    看到叶风,芳姨连忙着急道:“姑爷,你总算回来了,小姐刚才问你去哪里了。我一直都不知道该怎么说。”

    “她生气了?”叶风眉头微微一皱道。

    “应该是。”芳姨点头。

    “她现在去哪里了?”叶风追问道。

    “去参加夫人的追掉会了,姑爷,你现在要赶过去吗?”芳姨道。

    “恩,我现在就去。”叶风点头。

    “也带上我吧,跟老夫人认识几十年,我也该送她这最后一程。”芳姨有些伤感的说着,如果不是为了等叶风,她刚才就柳如烟去了。

    “好。”

    ……

    追掉会现场。

    周边花圈拥簇,白色的鲜花盛开,在花圈当中。老太太安详的躺在其中,就好像正在熟睡的老人一般。

    老太太生前是商界名人,健康时,一直置身慈善事业,所以前来追掉的人有很多。

    有商界的人。政界的人,记者,以及倾城国际的各高层跟股东。

    悲怆的音乐凄然回荡,整个场地都弥漫了一层悲伤的气氛。

    柳如烟站在台上,面无表情,即便心中悲痛万分,但该哭的都在昨天晚上哭光了,奶奶让她做一个坚强的人,告诉她,眼泪是留给弱者的。

    她答应奶奶。这一生,她再也不会再轻易流泪了。

    她拿出了追悼词,万分悲痛的读着奶奶的生平,奶奶的功绩,奶奶的过往……

    老太太是一个辉煌了一辈子的女人,她利用自己的能力为江北市做过很多好事,听着柳如烟念的追掉词,很多人都流出了泪水。

    就在这时,一道不和谐的声音骤然打乱了整个追掉会的现场。

    一个全身穿着白衣的青年男子闯进了追掉会现场,额头上面绑了一张白布。上面用红笔几笔写了几个大字:最毒妇人心!

    “天啊,我们一家人都死的好惨啊!”

    这青年一来到现场就躺在了地上,惨兮兮的喊叫了起来。

    众人的目光顿时被他吸引,有人更是认出了这个青年是谁,这不就是柳家的小公子,柳江吗?

    “柳江,你怎么了?”有人跑过来疑惑问道。

    柳如烟看到柳江的那一刻,眉头也微微一皱。

    “在场的各位,你们知道吗?就在昨天,我的父母,我的叔叔,我的奶奶全都去死了,而且全都是是非正常死亡的!”

    柳江悲痛欲绝的凄然喊道。

    他的话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特别是那些记者,立马嗅出了里面的新闻性,都争先跑过来询问。

    “柳先生。请问究竟是怎么回事?”

    “他们为什么会非正常死亡?”

    “柳先生,你知道内情吗?”

    “柳先生,你头上这几个字的蕴意又是什么呢?”

    柳江从地上坐了起来,他双眼充满怨毒之色道:“因为某人为了得到家产,丧尽天良将他们都给害死了!”

    柳江的话就好像一道惊雷一般惊动了在场所有的人。

    众人纷纷诧异,人们顿时烧起了熊熊的八卦之火,争相讨论起来。

    “那柳先生,你知道是谁谋害你父母,你叔叔,跟你奶奶的吗?”有记者继续问道。

    “呵呵,我们柳家就剩两个人了,你说罪魁祸首会是谁?”柳江冷笑道。

    他的话,顿时令在场的人心知肚明起来。

    现在能有资格得到柳家家产的人就只有两个人,要么就是柳江,要么就是柳如烟。

    现在来看。肯定不会是柳江的,如果是他的话,就不会跑这来捣乱了。

    “能否指名道姓呢?”有人问到。

    柳江满脸怨毒之色,他往前走了两步,指着柳如烟冷声道:“柳如烟,我的好姐姐,你还有什么话好说的?”

    柳如烟脸色一沉,冷声道:“你要我说什么?”

    “说什么?难道你不应该说说你是怎么心狠手辣害死我们一大家子人的吗?”柳江冷哼道。

    “你胡说什么!这里是奶奶的追掉会,不会你胡言乱语的地方!”柳如烟冷声道。

    “我胡言乱语?柳如烟,你这是心虚了吗?你自己做过什么,你自己最清楚,难道非要我抖出来吗?”柳江冷声道。

    “那你就说说,我究竟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

    柳如烟沉声道。

    “爸爸早就跟我说过,你就是一头白眼狼,他生了你这么个女儿,是他一辈子的耻辱!”柳江脸色狰狞道。

    “然后呢?”

    柳如烟反问。

    柳江脸色阴沉,随后指着柳如烟冷声道:“昨天,我爸爸柳青书中毒死在书房,之后又在我叔叔柳辉腾家发生了我母亲杨慧的尸体,我叔叔柳辉腾也死了,这些,你都知道吗?”

    “我知道。”柳如烟点头道。

    “他们都是非正常死亡的,你知道吗?”柳江继续问道。

    “我都知道。”柳如烟点头。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