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章 比武在即

    柳如烟眸子一闪,但脸色依旧平淡道:“你说的没错,虽然没有意义,但我们毕竟相识一场,多少有点交情,最起码不至于成为敌人,临别前谈谈心还是可以的。 .”

    叶风目光望在了柳如烟那倾城之容上面,最后苦涩一笑道:“燕老头死了。”

    听到这个消息,柳如烟脸色微微一愕,对于燕神医。她印象深刻,奶奶的病如果不是他控制的话,或许早就去世了。

    “他怎么死的?”柳如烟脸色沉重了起来。

    “因为我,他才会死。”叶风缓缓说着,眼眸中闪烁着浓浓的悲痛之色。

    感受着这个男人那悲伤欲绝的情绪,柳如烟的情绪也变得沉重起来。

    有人说过,当你在乎的人伤心时,你也会不由自主的去伤心。但你在乎的人高兴时,你同样也会愉悦起来。

    这句话,果然没错啊。

    “燕神医对你很重要吗?”柳如烟问道。

    “很重要,我跟他类似于你跟你奶奶的那种感情。”叶风缓缓说着。

    柳如烟一阵恍然,提起奶奶,她同样一阵心痛。

    在凄然的夜光下,两人的身影被拉的很长。

    但柳如烟很快就恢复了正常的表情。

    “叶风,这么多天来。谢谢有你一直在身边保护我。”柳如烟轻声道。

    “不用谢我,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拿钱做事,天经地义,难道不是吗?”叶风同样笑道。

    柳如烟一怔。叶风的话令她很不舒服。

    “也是。”但她还是点头认可了叶风的话。

    “对了,你以后打算怎么做?”柳如烟突然问道。

    “我么?”叶风一笑,随后道:“明天或许我就要走了。”

    “明天?去哪里?以后不呆在江北市吗?”

    “恩,我跟这个城市格格不入,这不是我该呆的地方。”叶风点头。

    “你以后会跟苏玲结婚吗?”柳如烟继续漫不经心的说着。

    “我以后都不会结婚了!我这种人。根本就不配拥有婚姻!”

    叶风自嘲道。

    柳如烟呆愕片刻,她没想过叶风会这么回答。

    “你没必要这么说你自己,其实你这人还可以,最起码算是一个负责的男人。”沉默了片刻,柳如烟说道。

    叶风有些意外,问道:“你是这么认为的吗?我以为在你心目中,我一无是处呢。”

    “你算不上是一个好男人,却也不算是一个坏男人。”

    “这话怎么说?”

    “我想,大多女人都喜欢踏实的男人。”

    “你的意思是我不够踏实吗?”叶风笑道。

    柳如烟没有说话,她拿起了一瓶酒,灌了一口,烈酒令她脸颊顿时绯红起来,一双清澈如星辰般的眼眸在此时染上了一缕醉意。

    有了酒精的麻痹,她的胆子似乎更大了一些:“这个世界上,有两种女人,有一种种女人纯粹是为了爱情而活着,他们会因为那犹如泡沫般的爱情而甘愿化为一只飞蛾,即便遍体鳞伤,即便粉碎碎骨,也会扑上那团烈火。然后在爱情的残酷中把自己伤害的伤痕累累!即便如此,也不会打消对爱情的憧憬而渴望!”

    叶风点了点头,他认为黑玫瑰就是这种女人,只要选择了爱,就用尽一切去爱。

    “还有一种女人。她们始终都清楚的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她们理智的会明白那个男人值不值得爱,如果注定会是一场没有结果的爱情,那么,她们会毅然结束这一切……这种行为。可以说是一种保护自己的一种自私行为,但无疑,这是最正确跟理性的选择。”

    柳如烟缓缓说着,语气却非常坚定。

    “你就是你所说的第二种女人吗?”叶风问道。

    柳如烟没有说话,可以说是默认。

    过了一会儿。柳如烟继续道:“叶风,你知道吗?你就像是这瓶烈酒,在喝下去的那一刻,无比痛快,但喝进胃部之后。却后劲十足,即让人痛苦,又伤身害己。喝的越多,就越是痛苦。”

    叶风完全明白柳如烟的意思。

    叶风又何尝不是这么认为自己的,他的身上布满了荆棘,稍一不慎,就可能会让身边的人遍体鳞伤。

    就好像今天的燕老头,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的话,他根本就不会卷入这场旋涡!

    今天燕老头的事情,让他得到了一个非常深刻的教训。让他更坚定了一点,自己决不能再害了柳如烟。

    叶风也痛饮一口烈酒,说:“你也别光说我了,你今后有什么打算?”

    柳如烟沉吟一会儿,之后道:“我所有的生活重心都会在工作上面。这是我活下去的唯一动力跟乐趣。”

    “女人迟早都是要结婚生子的,事业终究只是你生活中的一部分,而占据生活更重要的一部分是家庭。奶奶肯定是不希望看到你孤独终老的。”叶风表情很平淡的说着。

    但没人知道在说出这些话的同时,他内心是多么的痛苦。

    “看缘分吧,或许我会找到一个真正属于我的那个男人。”柳如烟望着漫天星辰说着。

    “你会找到那个人的,祝你幸福。”叶风举起了杯子。

    “也祝你幸福。”

    两人碰了一下酒瓶,各自喝了一口。

    ……

    另一天,叶风很早就被一个电话吵醒了,一看,是宋胖子打来的电话。

    “喂,宋胖子,有事吗?”叶风喝了一晚的酒,现在睡得还有些迷糊。

    “风哥,你忘了现在是什么日子吗?”宋胖子在那边急声道。

    “什么日子?”叶风一愣,但很快就想起了:“我想起来了。今天是三日之约,跟西门殇比武的日子。”

    “对啊,现在武馆来了很多人,大多都是一些商界跟武坛的人,你什么时候赶过来?”

    “我马上过去。”

    叶风听后一骨碌爬了起来,简单洗漱好之后,见柳如烟还没起床,招呼都没打就离开了这里。

    因为没有交通工具,叶风便来到路边等车,刚等没多久,一辆出租车停在了他的面前。

    “帅哥,去哪里?”出租车司机问道

    “去远山武馆多少钱?”叶风看了车里面一眼,在后排,坐着一男一女,估摸都二十多岁的模样。

    “那巧了,后面那两位乘客也是去远山武馆的,刚好顺路,上车吧。”司机热情笑道。

    “好。”叶风点了点头,刚准备坐在副驾驶上面,后面那个女的便不高兴了起来。

    “司机。你怎么能这么做生意,我们可不想跟陌生人坐在同一辆车里面。”那女人不悦的说着。

    那司机笑道:“这位乘客坐在副驾驶位置,跟你们隔着远。”

    那女人正准备再说什么,他旁边的那个男的便安抚道:“青儿,算了,也就几分钟,忍忍就过去了。”

    那叫青儿的女人才没有再说什么,但表情依旧充满了厌恶之色。

    “真是晦气,车子才开一半就坏了,害的我们居然坐出租车!”那女人极其不耐烦的说着。

    “青儿,等下去了远山武馆就不要乱发牢骚了,听说很多武坛的老前辈都到场了,我们石家的叔伯们也都来了一些,言行举止都要注意一些。”那个男子微微蹙眉道。

    “行了,我都知道了。我就搞不懂了,不就是一次比武吗?这有什么好看的,非得弄的这么隆重,至于吗?”石青儿不爽道。

    “灵儿,你这话就不对了,如果说是寻常比武的话,自然不值得这么大的排场,但这次出场的一方却是西门殇,西门殇是什么人你应该知道的,在我们江北市武坛,他是非比寻常的人物,一身武道本领出神入化,就算是三大家族的人都鲜有人是他的对手。”男子叫石浩,是石青儿的哥哥。

    提到西门殇,石青儿才露出郑重表情,最后问道:“听说西门殇好几年没有出手了。现在为什么又要出山跟人比武呢?比他比武的人又是何人?”

    说到这里,石浩露出一丝不屑之色道:“跟西门殇比武的人叫宋远山,十年前,跟西门殇一战,之后一败涂地,沦为了宋家弃子,只能带着他儿子偏居一偶,开了一家小武馆!”

    “既然宋远山败了,现在都过了十年,为什么还要比这场武呢?”

    “具体原因我也不知道,只知道宋远山的儿子好像废了王氏集团王总的儿子,王总心生怨气,才请动西门殇为他报仇。听说宋远山还请了一个帮手,不知道会是什么人?”

    石青儿这才大致明白了事情的经过,随后又追问道:“你说这场比武谁会赢?”

    石浩冷笑一声道:“废话。当然会是西门殇会赢,数十年来,年轻一辈中,西门殇一人独领风骚,武道造诣登峰造极,区区弃子宋远山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而且听说宋远山身受内伤,一身武术不仅止步不前,反而还不断倒退,他怎么可能是西门殇的对手。”

    “那依你所说,宋远山只能依靠他那个帮手咯?”石青儿笑道。

    “宋远山今天死定了,在西门殇面前,他依靠谁都没用!我知道这场比试双方都签了生死状,今天估计要死人!”石浩道。

    “那也是宋远山该死,区区手下败将,又是宋家弃子,招惹谁不好,偏偏去招惹西门殇,他这不是找死是干什么?”

    “是啊,西门殇太强了,在江北市,估计没人会是他的对手!”石浩也点头说着。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