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章 宋家弃子

    在前头听着两人的谈话,叶风也大概了解到了一些情况。..

    宋远山是宋家的弃子,以叶风判断,宋家应该是江北市某个武道宗师。

    而西门殇呢,则是一个很厉害的人物,在整个江北市武坛都是极有名气的。

    上面他见过那个西门殇,那个人给他的感觉就好像一把锋利的剑,浑身都散发着一股凌厉的气息!

    从那股气息就能判断出,这个人一定是个武痴!

    “西门殇真的有那么厉害吗?我看不见得,山外有山。人外有人,谁就敢保证这次他西门殇一定会赢呢?”

    这两人的话让他听着非常不舒服,于是忍不住说了一句。

    那两人听叶风敢说这话,皆脸色一变。

    “小子,谁让你插话的?”特别是石青儿,表情立马布满了怒容,指着叶风极其不悦道。

    本来她就不满跟叶风同坐一车,这时竟还敢插嘴,更是让她不爽。

    “谁又规定我不能插话?”叶风冷笑道。

    “小子,你知道我们是谁吗?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们扔出去!”石青儿脸色阴沉道。

    “不信!”叶风讥诮道。

    司机见两方吵起来了,立马出来打圆场道:“相逢就是有缘,何必争一时之气,退一步海阔天空!对吧!”

    “你也给我闭嘴,不然砸了你这辆车!”

    石青儿指着司机道。

    司机内心暗骂,却也住嘴了。

    “青儿,消消气,何必跟这种人一般见识呢?”石浩安抚道。

    “哼!真是倒霉!”

    石青儿满脸不悦之色。

    石浩的目光望向了叶风,冷声道:“你去远山武馆干什么?”

    “关你何事?”叶风嗤笑一声。

    “你认识西门殇吗?你就敢这么评价他?”石浩沉声道。

    “不认识。”叶风直接摇头。

    “你是江北市哪个武道世家的人?”石浩继续道。

    “都不是。”叶风接着摇头。

    “凡夫俗子!西门殇那种武道天才岂是你能评判的!”石浩轻蔑笑道。

    叶风撇了二人一眼,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狗咬你一口,你总不能反咬他一口!

    再说。叶风还真没功夫跟这些人一般见识。

    ……

    远山武馆。

    此时的远山武馆人满为患,喧喧囔囔,毫不热闹。

    今天是宋远山跟西门殇规定的三日之约。

    按照规定,今天双方举行生死比武!

    如果宋远山方赢了,那么王霸雄便对他儿子被废的事情既往不咎!

    如果宋远山输了。不仅会有性命危险,还必须交出他儿子宋胖子,任由王霸雄处置!

    此时宋远山坐在主堂位置,而宋胖子则陪他左右。

    两人的脸色都有些不好看,来这里围观的人有很多,不仅有记者,还有很多政商界名流。

    如果输了,他宋远山又将会名声扫地,过着受人唾弃的日子!

    无论如何,不管是为他自己,还是为他儿子,他都不能输!

    “宋远山,叶风呢?”王震雄站在宋远山的不远处,眼中闪烁戏谑光泽。

    而西门殇,一袭黑衣,面无表情,犹如一柄利剑一般的站在了他的旁边。

    “他会来的。”宋远山沉声道。

    “他不会是怯战跑了吧?”王震雄狞笑道。

    “草你大爷,风哥才不会跑!”宋胖子指着西门殇怒喝道。

    王震雄脸色阴沉,被一个小辈指着鼻子骂,令人心中憋了一肚子的火。但是在场这么多人,他又顾及脸面,没有跟他趁口舌之利。

    “宋远山,你好大的本事,还在外面给我们宋家惹是生非!是谁给你这么大胆子的!”

    在人群中。走出了一群穿着统一服装的男子,带头的是一个接近六十多岁的老头。

    有人认出了他,他是宋家人,叫宋铁,是宋远山的胞兄。

    看着宋铁。宋远山的脸色难看了起来,最后冷声道:“宋铁,我哪里给你们宋家惹是生非了?”

    “你还敢狡辩,谁让你得罪王总的,谁又让你挑起这次比武的。你虽然被我们宋家给抛弃了,但你还是姓宋!你丢的终究是宋家的脸面!”

    宋铁寒声道。

    宋远山冷笑道:“那依你之言,我该怎么办呢?”

    “简单,你主动认输,然后你叫你儿子跪地认错。我们宋家说不定还能为你在王总跟西门殇面前替你求情!”宋铁笑道。

    “哈哈,我宋远山已经脱离你们宋家,一言一行为何要对宋家负责,你又凭什么在我面前指手画脚!你们未免太自作多情了吧!”

    宋远山猖狂大笑!

    十年前,他是宋家的天之骄子,一身武道造诣傲视群雄!

    跟西门殇一战后,他身受重伤,实力不进反退,一夜之间,从天之骄子沦为了废物。并且被宋家逐出,伦为了弃子!

    “好,等下等你被打死的时候千万不要指望宋家能救你!”宋铁脸色铁青。

    “你放心,我绝不会指望你们宋家分毫!”

    宋远山冷笑不止。

    一旁的宋胖子也满脸愤怒,指责宋家不是东西!

    西门殇却在这时站了出来。他双手抱胸,夹着一把未出鞘的长剑,随后冷声道:“比武时间到,既然叶风还没来,你先上吧!”

    西门殇的出场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西门殇,可是极其耀眼的人物,十年前他横空出世,横扫江北市整个武坛,风光无二,早就成为年轻一辈的崇拜对象。

    虽然他几年未曾出手。但仍遮盖不住他的名气,所以现在一听说他跟人比武,便吸引了众多人前来观战。

    很多人都知道,宋远山身边好像有一个神秘高手,但目前来看。那个所谓的神秘高手显然是不敢来了的。

    那么现在唯一迎战的那个人,就只有宋远山了。

    宋远山目光如炬,前几天叶风给了他燕神医的养气丸,几天过后,他的内伤已经痊愈的七七八八了。

    内伤渐好之后,他的实力也逐渐恢复,这让宋远山不由自信十足!

    虽然他知道,自己不可能是西门殇的对手,但身为武者,最重要的却是一颗坚定的武道之心。

    挑战已经接下。哪能临阵退缩。

    “好,你要战,我陪你战!”

    宋远山一步踏前,声音洪亮如鸣鼓,丝毫不惧!

    “爸。你别冲动,你身上还有伤呢,我们等风哥来吧。”宋胖子在他身旁着急道。

    “你放心,我身体已经好的差不多了,这是我们西门殇数十年的恩怨,今天是时候做一个了断了!”

    宋远山目中坚定而又充满愤怒的望着西门殇。

    就是眼前这个人,毁了他的一切,令他武道停滞不前,如果要说不恨他,那是不可能的!

    两人走进了比武场地。

    西门殇露出讥诮之色道:“宋远山。你虽然本事不高,但胆子却不小!”

    “废话那么多干什么,要战便战!”

    宋远山摆出八极拳招式,弯腰曲腿,全身肌肉紧绷在一起。就好像一条蓄势待发的猎豹一般。

    场下,所有人都满怀期待的看着这一幕,西门殇的出手对于他们来说,就是一场难得的视觉盛宴。

    对于武者来说,看他的武功,说不定还能学习到一星半点。

    宋铁看着眼前这一幕,脸色则阴测无比。

    但他内心却是期待宋远山最好能被打死,只能这样,他们宋家才能彻底扯开这块遮羞布。

    “奇怪,前几天我见你的时候。你全身气息絮乱,精神萎靡,现在的你却精神气十足,内息很稳,怪不得你胆子这么大。原来这就是你的底气啊!”西门殇露出古怪之色。

    “你看出来了?”宋远山说道。

    “难道你认为这样你就能赢了我?”

    西门殇戏谑道。

    “既然比武,不比怎么知道谁赢谁输?”宋远山沉声道。

    “我让你三招,三招之后,我必取你性命!”西门殇露出杀意。

    听着两人的对话,下方的宋铁更加阴沉起来。

    难道宋远山的实力真的恢复了吗?

    哼!恢复了又能如何。今天还不是要死在这里!

    宋铁有些怕,以前宋远山是宋家的嫡子,又天赋异禀,基本可以内定是下一代的家主。

    自从沦为弃子之后,他宋铁崭露头角。指不定就是下任家主了。

    但如果宋远山内伤恢复,重新回到宋家,那么很有可能影响他在宋家的地位!

    喝!

    宋远山怒喝一声,他便出手了,他气势如奔雷。双脚踏在地面,地面都会响起一阵阵的震动之声。

    宋家是八极拳世家,宋远山从小苦练八极拳,如果不是十年前身负重伤,江北市武坛说不定早就有他的一席之地!

    不过饶是如此。他的八极拳也还是强悍无比,拳头迅猛,力道十足,随着他的手臂舞动,就连空气都在此时发出哗哗之音!

    他快若猛虎,步伐缥缈,转瞬间就来到了西门殇面前,一套如雷点般的连环拳便朝他攻击而去。

    八极拳,跟太极为一体,攻击性极大,据说,真正练出内劲,能够打裂钢板。

    虽然宋远山没有练出内劲,但依旧极其强悍,甚至站在场外的人,都能感受到那股禀裂的气息!

    所有人都以为宋远山已经沦为了一个废物,却没想到一出手就如此生猛,这等实力无论如何都不能再用废物来衡量了。

    在宋远山凌厉的攻势下,西门殇运转身形,不断的闪躲着。

    等到宋远山一套拳法打完,他才露出了一丝戏谑之色道:“力量不够,速度也很慢,这就是你最强的战力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