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章 一败涂地

    宋远山露出凝重之色,刚才他施展了自己最大的力量,基本上算的上他目前最巅峰的战力了,却没想到连西门殇的衣角都没有碰到。

    这说明什么?西门殇的实力远在他之上。

    西门殇傲然而立,眼神充满不屑之色,讥讽道:“你还有两次机会。”

    吼!

    宋远山低吼一声,再度朝着西门殇冲了过去,但无论他如何出拳攻击,西门殇都能准确的躲闪过去。

    他的身法缥缈的就好像一片枯叶一般,令他无论如何都捕捉不到。

    “你还有一次机会了!”

    西门殇戏谑一笑道。

    啊!

    宋远山将自己气息调到最强,气势虎虎生威,速度快若奔雷,拳头更是蕴含千斤巨力,似乎能够击穿钢铁。

    他全身的肌肉浓缩在一起,全身的骨头都发出一阵噼里啪啦的脆响,拳法犀利无比,犹如雨点一般朝着西门殇倾泻而去。

    但在西门殇面前,却毫无用处,宋远山气势虽猛,却连他的身都近不了,更别说伤到他了。

    台下的人纷纷惊叹无比,西门殇还真是了不起啊,宋远山虽然力拔山河,气势凶猛,但在西门殇面前,却犹如孩童般弱小。

    “三招已过,现在该我了!”

    西门殇眼中闪烁厉芒,随后单手猛然挥击而出。

    手中那把未出鞘的长剑发出一声沉闷的破空声,骤然砸在宋远山的胸膛之上。

    噗!

    在这一击下,宋远山大吐一口鲜血,整个人倒飞而去,噗通一声的摔在了地上,神色顿时萎靡起来。

    宋远山握着胸口,感觉肋骨都断了好几根。

    心中更是随之一沉,西门殇果然好强!十年过去,他的武学境界已经到了另外一个高度!

    “果然是不堪一击啊!”

    西门殇走在了宋远山的面前,眼中闪烁浓浓不屑之色。

    场下的人个个发出惊叹,西门殇不愧是练武天才,对付宋远山只用了一招,就将他给秒杀了!

    王氏集团的王震雄露出狞笑,你宋远山废了我儿子,我今天就要杀了你们父子为我儿子报仇!

    宋铁同样满脸畅快之色,你宋远山就算恢复了实力又能怎么样?还不是要死在西门殇手中?

    “如果你跪下认输的话,或许我可以不杀你!”

    西门殇举起他那柄未出鞘的剑,指着宋远山冷声道。

    他神色傲然,就好像审判生死的判官一样。

    在他的眼中,宋远山弱小的就跟蝼蚁一般,随手可捏!

    “十年前我认输了,但这十年来,我过的生不如死!”宋远山目光坚定,身子艰难的站了起来,他盯着西门殇道:“所以,这次就算是死,我也不会再认输!”

    “有骨气,就冲你这句话,我可以让你死的体面点。”

    西门殇缓缓拔出剑刃,从剑鞘里面,那柄散发着森白之色的剑刃缓缓伸了出来。

    “不要!爸,你快认输啊!”

    宋胖子见状,目呲欲裂,大声喊道。

    “宋胖子,比赛场合禁止喧哗,就算你爸死了,那也只怪他的命不好!”

    就在这时,一个跟宋胖子年龄相仿的男子走在了他的旁边。

    “宋春秋,你再说一句试试!”宋胖子瞪着那男子道。 大小姐的至尊龙卫

    这男子叫宋春秋,是宋铁的儿子,跟他是堂兄弟,但是两人从小就互相仇敌,一直都是敌人。

    “我就说了,你能把我怎么样?你们父子真不知天高地厚,胆敢挑战西门殇,真是丢了我们宋家的脸!”

    宋春秋满脸狞笑。

    宋胖子怒视着宋春秋,拳头捏着很紧,恨不得打烂他的嘴脸。

    “哟,怎么着,你这废物还想动手不成,你不要忘了,从小到大,你这废物哪次是我的对手?想自取其辱就来啊,老子奉陪到底!”

    宋春秋大声笑道。

    宋胖子气的门牙紧咬,他从小便对习武不感兴趣,而宋春秋则从小练习八极拳,不说多厉害,最起码收拾他宋胖子是绰绰有余的。

    所以说,如果真动手了,他肯定不是宋春秋的对手。

    于是,他索性没有搭理宋春秋,而是将目光望向了擂台。

    “风哥,你可快点来啊,再不来的话,爸就危险了!”

    宋胖子满脸凝重。

    “去死吧!”

    西门殇将手中的剑高高举起,对准着宋远山,正准备劈下去。

    宋远山毫无惧色,他虽身受重伤,但目光凌厉!就算死也得站着死!

    西门殇眼中闪烁一丝杀意,手中的剑便朝宋远山劈了下去!

    “住手!”

    一道怒喝赫然从门口响起,西门殇动作一顿,侧头望去。

    不仅西门殇,其他人也都一个个将目光望向了门口。

    在门口位置,三个人影缓缓的走了进来。

    这三人分别是叶风,以及石家兄妹。

    石家兄妹两人一进来,就发现所有人都望向他们,不由一愣,随后便马上远离了叶风。

    这小子是个疯子,这种场合竟还敢如此乱说话!

    同时他们心中疑惑,这叶风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会突然大喝这一声!

    “小子,如果不想被扔出去的话,最好还是安静一点,这里可不是你张扬的地方!”

    说话的是那个石浩,刚才同在一辆车的时候,他就看叶风非常不爽。

    那石青儿同样冷笑道:“就是,这里可不是阿猫阿狗就能胡闹的地方,不然怎么死的你自己都不知道。”

    面对两人的嘲讽,叶风根本就懒得搭理他们。

    叶风的出现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很多人都不认识叶风,纷纷露出疑惑表情。

    但胖子看到叶风后,眼神顿时一亮,露出狂喜,朝着叶风跑了过来。

    “风哥,你终于来了。”宋胖子见到叶风,眼泪都差点流出了,如果叶风再不来的话,宋远山可能就危险了。

    “不好意思,迟了一点,宋叔现在怎么样了。”叶风有些歉意的说着。

    “西门殇现在要杀他,你快去救他。”宋胖子赶紧道。

    “你先别着急,这些都交给我。”叶风安抚了一声,便朝着比武场地走了过去。

    人群中,王震雄见叶风走了过来,脸色阴沉入水,内心却兴奋难耐。

    他时刻都知道,自己真正的仇人就是这个叶风,他还以为叶风怯战不来了呢,没想到他到底还是来了,这正合他意!

    他的儿子王杰就是被叶风给废掉的,所以说,他真正要对付的人,就是这个叶风!

    “小子,你终于来了,我还以为你跑了呢!”王震雄满脸怨毒之色。 名门的宠儿

    “如你所愿,我来了。”叶风冷声道。

    “事先说明,这是生死战,输的那个人有可能会死!”王震雄笑道。

    “恩,你放心,我一定会杀了西门殇的。”叶风眯着双眼,冷声笑道。

    “你少狂妄,今天不论是宋远山父子,还是你,都得死!”王震雄满脸杀气道。

    “那就拭目以待吧。”叶风不屑一笑,走上了擂台。

    西门殇见到叶风后,收回了剑,对着叶风面无表情道:“你终于来了。”

    叶风没有理他,走在了西门殇的面前,扶住了他:“宋叔,你先下去休息吧,接下来这里都交给我。”

    “你也要小心,他很不简单!”见叶风来了,宋远山也是松了一口气。

    “恩,我会小心的。”叶风点头。

    宋胖子上去赶紧把他爸扶了下去。

    其实跟西门殇真正比武的人是叶风,现在叶风赶来了,所以宋远山下台也是附和

    在人群中,石家兄妹看到叶风上台后,皆不由一愣。

    这回他们终于知道了,这个叶风就是宋远山身边的那个神秘帮手。

    “哼!怪不得刚才诋毁西门殇,原来是这个原因啊,就他还想跟西门殇比武,真是不知死活,自寻死路!”石青儿抱胸冷笑道。

    “这小子我也早看他不爽了,死了也是活该!”石浩同样笑道。

    “哥,你说这小子能在西门殇面前支撑几招?”石青儿问道。

    “西门殇一身武学早就登峰造极,这小子能在他手下支撑一招就算不错了。”石浩目光望向了擂台。

    “还真是期待啊,好久没有见过这么有意思的比武了!单方面碾压,如屠猪狗般!”

    石青儿满脸幸灾乐祸的表情。

    宋胖子扶着宋远山坐在座椅上面,他受了很重的伤,现在站立都有些困难。

    “宋远山,被西门殇一招秒杀,现在终于知道你有多垃圾了吧?十年前你一败涂地,十年后你更加不堪一击!”

    宋铁带着他儿子宋春秋走了过来,满脸讥讽之色。

    宋远山脸色铁青,冷声道:“我一败涂地跟你又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了,你丢的的是宋家的脸!”宋铁冷笑道。

    “老家伙,我们早就不是你们宋家的人,能不能不要这么自以为是了,我看到你这张老脸,我就直犯恶心!”

    宋胖子宋高站了出来,指着宋铁呵斥道。

    宋胖子像来口无遮拦,口舌歹毒,气的宋铁脸色铁青,阴沉无比。

    “死胖子,你怎么说话的!”

    宋铁的儿子宋青山指着宋胖子道。

    “怎么着,我就这么说话了,有种你咬我啊!”宋胖子破口大骂。

    宋春秋气的头顶直冒怒火,握紧拳头就要动手,但他父亲宋铁却阻挡了他。

    “春秋,跟这些废物呈口舌之力有何用,他们就是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多久了。只要那个叫叶风的小子一死,接下来就轮到他们父子俩了!”宋铁狞笑道。

    宋春秋一听,也随之狞笑起来,对着宋胖子冷声道:“也对,你们马上就是死人了,我何必跟两个死人计较!”

    “恐怕你们打错算盘了,风哥是不可能输的!”对宋春秋的话,宋胖子丝毫不以为意!

    在他心目中,叶风是无敌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