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章 尘埃落定

    他的双眼瞪的猛大,好像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一幕似的。

    不仅是他,其他人也都一个个张大着嘴巴,眼睛瞪的更牛眼睛似的!

    这,这太惊人了!

    在擂台上面,西门殇目光突然变得呆滞起来,他艰难的张了张嘴巴,却发现什么都说出来,从他嘴形能够依稀分辨出来,他说的应该是‘不可能’这三个字。

    很快,他喉咙位置突然出现了一条刀痕,鲜血立马从那条刀痕里面涌现而出。

    汩汩!

    西门殇喉咙艰难的发出一种类似于气泡鼓动的声音,最后殷红的鲜血从他嘴巴里面涌了出来。

    他艰难的移动了步伐,却刚走两步,整个身体就倒在了地上,一命呜呼!

    西门殇,命陨而此!

    叶风转了一个身,他走在了西门殇的面前,手中的匕首染着鲜血,露出不屑之色道:“所谓的武道天才,也不过如此啊?”

    整个场面在此时静悄悄的,所有人都处于一片震惊当中。

    但很快,人群中响起了一阵哗然。

    西门殇居然死了!

    天啊!这怎么可能!

    要知道,数十年来,西门殇挑战过很多武坛高手,但无一败绩,这些早就奠定了他在武坛的至高地位。

    但就在刚才,他们亲眼看到西门殇死在了这个不知名人物的手中,这着实让人不得不吃惊。

    “不可能!这怎么可能!西门殇不可能会败的!”

    王震雄的神情再也镇定不了了,他花高价请动西门殇出手,本以为胜券在握,能够替自己儿子报仇雪恨!

    但他没想到不仅没有报仇雪恨,连西门殇都折在了叶风的手中。

    很快,他就发现叶风跳出了场外,看着叶风朝着自己越走越近,他就越是胆颤心惊。

    “你…你想干什么?”王震雄有些恐惧道。

    “你说我想干什么?”叶风露出冷声道。

    “比武已经结束了,你最好别乱来!”王震雄惊恐道。

    “你三番两次的找我们麻烦,要是不让你吸取教训的话,真当我们好欺负的是吧!”

    叶风说完这句话,眼眸精芒闪烁,突兀间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一脚踹在了王震雄的大腿上面,在这一脚下,王震雄惨叫一声,倒在了地上,痛的哭爹喊娘。

    叶风这一下直接踢断了他的大腿,里面的骨头也更是粉碎性骨折了,让他变成了一个终身的残废!

    “希望你记住这次教训,不然下次要你了狗命!”叶风怒喝道。

    王震雄痛的发出犹如杀猪般的惨叫声,他带来的手下立马将他扶了起来,抬着他跟西门殇的尸体夹着尾巴出了武馆。

    叶风的霸气跟气势直接震惊了在场的所有人!

    在场大多都是武坛中人,或多或少都精通武道。

    叶风的强悍将他们给深深震撼到了。

    西门殇是什么人?那可是风云人物,一身武道登峰造极,在江北市鲜有对手。

    但就是这么一个吊炸天的人物,却被眼前这个貌不惊人的生面孔给秒杀了!

    仅仅是一招,就割破了西门殇的喉咙,令他命丧当场!血溅五步!

    那么,这个男人究竟有多强! 曾经有个男盆友

    他的实力该是多么可怕啊!

    但不管他是什么人,在江北市他已经是一战成名了的。

    “风哥,我们赢了!我们终于赢了!”

    宋胖子满脸兴奋的跑到了叶风的旁边,喊道。

    叶风点了点头道:“希望王震雄能吸取这次的教训吧。”

    叶风走到宋远山面前,神情担忧道:“宋叔,你的伤怎么样了?”

    宋远山同样难遮喜色,他没想到自己的生死大仇人西门殇,就这么被叶风一招秒杀了。

    “你们放心,只是一些外伤,并没有大碍。”宋远山摇了摇头。

    听宋远山这么说,他们才放心了起来。

    宋胖子眼尖,忽然见到宋春秋跟他父亲宋铁准备溜走,他立马跑过去堵在了他们面前。

    “宋春秋,谁让你们走的?”宋胖子怒视道。

    宋春秋脸色一沉道:“比武都结束了,当然得走了。”

    “你别忘了我们之间的赌约。”宋胖子冷声道。

    宋春秋脸色一沉,随后语气有些哆嗦道:“什么赌约,我什么时候跟你赌了?”

    “宋春秋,你已经输了,按照约定,你是要自废一只手的!”宋胖子道。

    宋春秋脸色一白,但还在狡辩:“胡说八道,你给我让开,懒得跟你这个疯子计较。”

    “愿赌服输,不自废手臂,就别想走!”宋胖子目光坚定而执着!

    “你算什么东西,区区废物,还想让我自废手臂,信不信我对你不客气了!”

    宋春秋的话刚说完,叶风就拎着刀走了过来,冷笑道:“你要对谁不客气呢?”

    见到叶风,宋春秋脸色一瘪,开玩笑,叶风可是连西门殇都能一招秒杀的人,岂是他能够招惹的?

    “我话不多说,不想让我动手的话,你最好听我兄弟的话,自废一只手臂,一旦我动手了,你的下场绝对会比断一只手臂严重很多的。”叶风不咸不淡的说着,但语气却充满了霸气。

    宋春秋还在迟疑,但他父亲宋铁却没有迟疑,一把抓住宋春秋的手。

    “爸,你要干什么?”

    宋春秋露出惊恐之色,他的话音刚落,就响起了一声咔嚓之色,只见他的手臂顿时断裂,痛得他痛嗷不止。

    “现在可以了吧?”宋铁目光阴沉,盯着叶风道。

    “可以。”

    宋家父子才带人出了武馆。

    “爸,你为什么废我手臂。”在外面,宋春秋满脸痛苦,神情充满不解道。

    “如果我不动手,那动手就是叶风了,一旦他动手了,你断的可就不是手,而是命了!手能接好,但命丢了,你去哪儿找回来?”宋铁脸色阴沉至极。

    “爸,难道我们就甘愿吃这么大一个亏吗?”宋春秋极其不甘道。

    “哼!哪有那么容易,我们宋家何时吃过这种亏!”

    武馆内,见宋家父子夹着尾巴走了,宋胖子更是兴奋难耐,叶风实在是太神了!

    自己有这么一个哥们,简直就是太幸运了。

    现在比武结束,围观的人也陆续闪开,就在石家兄妹低着头准备走出去的时候,叶风却挡在了他的面前。 鬼王宠上宠:诱拐腹黑狂妃

    石家兄妹脸色一变,心里同时吓得一个哆嗦,皆后退一步。

    叶风满脸讥诮冷笑道:“我之前就说过,山外有山,人外有人,这话我没说错吧?”

    石家兄妹对视一眼,脸色极其不自然。

    刚才同坐一辆出租车的时候,他们对叶风万分鄙夷,甚至都恶心跟叶风同坐一车!

    刚才在进入武馆之时,当他们得知叶风是西门殇对手的时候,更是嘀笑皆非,认为叶风对上西门殇,绝对是自寻死路!

    但他们没想到的是,西门殇仅仅只是一招就被叶风给秒杀了!

    这让他们兄妹俩感觉脸颊火辣辣的,就好像被扇了耳光一样。

    现在叶风堵在他们的面前,更是让他们有些惊恐了起来。

    “你,你想干什么?”石青儿有些哆嗦道。

    “我不想干什么,只是觉得你们欠我一个道歉,如果你们不对我道歉的话,今天你们就别想走出这个门!”叶风眸子变的冰冷起来,声音坚定的说着。

    “兄弟,我们好歹是石家的人,你这样为难我们就不怕得罪石家吗?”石浩神色阴翳道。

    “我管你们是什么人,就一句话,你们道不道歉?”

    对这两个人,叶风心里很是火大,如果刚才不是急着赶着比武的话,他早就给他们一个教训了!

    现在还想威胁自己,真以为自己是什么东西了!

    “我们不道歉,你又能把我们怎么样?”

    石青儿神色铁青道。

    “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叶风脸色阴沉,朝着他们缓缓走近。

    石家兄妹脸色一沉,知道要是再不服软的话,叶风真的就要动手了。

    他们刚才可是亲眼见证了叶风那恐怖实力的,对付他们两个人那还不是捏蚂蚁一样简单?

    “兄弟,你别动手,我们道歉!”石浩脸色一变,立马说道:“刚才是我们言语不当得罪了你,希望你能大人不记小人过饶了我们。”

    叶风这才把目光从石浩转到了石青儿的身上:“该你了。”

    石青儿满脸不甘,但迫于压力,她也只能咬牙道:“对不起,是我们错了!”

    叶风露出戏谑之色道:“那行吧,你们都可以滚了!”

    两人如释大放,赶紧灰溜溜的离开了这里。

    伴随着所有人的离开,这场比武才算告一段落,尘埃落定了。

    “风哥,那石家兄妹怎么招惹你了?”宋胖子跑过来道。

    “嘴太臭了,对了,石家又是怎么回事?”叶风疑惑道,今天这一场比武让他了解了江北市武坛的一些事情。

    “这个,我也不是很懂,还是让我爸跟你说吧。”宋胖子饶了绕脑袋尴尬道。

    这时,宋远山走了过来道:“叶风,你对武坛的事情感兴趣吗?”

    叶风笑道:“我之前一直在国外呆,只知道国内武道昌盛,却了解不多。”

    对华夏武术,叶风一直都很感兴趣,他早期认识一个华夏宗师,实力就非常恐怖,让他感觉华夏的武道非常的不简单。

    而他没想到,仅仅一个江北市,就有这么多的武道世家,着实让他有些意外。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