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章 瑟瑟发抖的兔子

    他的招式,简单,粗暴,却又血腥!

    直接一棍敲碎那人的脑袋,令他立马丢掉性命!

    咻咻咻!

    棍子凌空呼啸的声音不断响起,伴随着破空声的是一道道沉闷的撞击声!

    不到十秒,所有人都被和尚爆头了!

    一具具尸体倒在地上,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血腥味!

    和尚站在陈三的面前,染着血迹的棍子指着陈三,眼神充满嗜血的凌厉光芒。

    在平时,和尚看起来好像人畜无害,但一旦发怒,便极为可怕,被人们称为嗜血妖僧!

    他就好像一头恶魔一般矗立在陈三的面前。

    看着和尚,陈三彻底懵了。一双眼眸更是充满了愤怒跟震惊!

    这回他终于知道为什么赤蛇会全军覆没了!

    这些人根本就不是他们能够对付的!

    “兄,兄弟,这都是误会!你先放下棍子,我们坐下来好好商量。”陈三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语气却有些哆嗦。

    和尚露出残忍的微笑。狞声道:“商量肯定是要商量的,不过不是现在!”

    说完,和尚对着陈三接连就是四棍砸了下去。

    啊啊啊啊!

    陈三发出四声惨叫,只见他的四肢全都被和尚给砸断了!

    “我之前说过,你亵渎了魔主。我会让你不得好死的!”

    和尚沉声冷喝,随后一棍横劈在陈三的嘴巴上面,在这一棍之下,他狂吐一口鲜血,吐出了一地的牙齿。

    陈三的整个身体都躺在地上。他双目充满乞求之色的望着和尚,边吐着血水,边含吐不清道:“对……不起,我错了,求求……你们……饶了我!”

    “先住手。别打死了。”

    叶风这时候走了过来,他蹲在了陈三的面前,皮笑肉不笑道:“陈三是吧,这滋味好受吗?”

    “大爷……我错了……求求你们饶了我,我真错了!”陈三就像一条死狗一样趴在地上,满脸哭丧表情。

    “说吧,燕朵朵现在在哪里?”叶风冷声道。

    “她?”陈三有些迟疑。

    “说!”

    叶风眼中闪烁一丝厉色,一把捏住了他的脖子。

    陈三的脸颊涨的通红,恐惧弥漫在心头,仿佛一只脚踏进了地狱。

    “我……我说!”

    陈三谈吐不清。

    叶风松了手,冷冷的盯着他。

    “那女人刚才被周少的人带走了。”陈三道。

    叶风眉头一皱:“周少是谁?”

    “燕京四大公子之一,叫周来雄!他来我这里玩,看中了燕朵朵,叫人把她带走了。”

    陈三不敢隐瞒,一股脑都说了出来。

    “被带走多久了。”叶风冷声道。

    “不到半个小时,他们现在开了一辆路虎揽胜车,应该往周家别墅赶去了。”陈三道。

    叶风沉吟片刻,然后对道士道:“你知道周家别墅在哪里吗?”

    “知道。”道士点头。

    叶风听后,站了起来,转身往包厢外面走去。

    就在陈三以为叶风因此要放了他的时候。却发现陈三已经举起了棍子!

    “不要!!!”

    陈三双目瞪大,满脸恐惧喊道。

    扑!

    然而,棍子还是无情的砸在了他的脑袋上面,就好像熟透了的西瓜一般,鲜艳如骄阳!

    路过赌场。叶风又看到撞到了刚才那个好心提醒他的那个女人。

    “先生,我没说错吧,老板没给你兑换现金吧?”那女人小心翼翼凑过来道。

    “是的。”叶风觉得有些好笑,点了点头。

    “钱没要到没关系,只要人没事就好。”那女人道。

    叶风忽然笑道:“可能你要失业了。”

    那女人一愣。随后问道:“为什么?”

    “你等下就会知道的。”

    说完,叶风他们离开了赌场。

    看着叶风他们的身影逐渐消失,女人充满了疑惑,很快,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

    “三哥死了。三哥死了!”

    这句话一响,整个赌场立刻混乱起来!

    女人双目瞪的很大,满脸不可思议之色,现在的他终于刚才叶风对她说这话的意思了。

    出了赌场,叶风三人回到车里。

    “周家别墅离这里多远?”叶风问道。

    “走大道的话四十多分钟。走小道是二十来分钟,如果开快点的话,十来分钟。”道士道。

    “意思是我们如果赶小道的话,还能堵在他们的前面。”叶风问道。

    “是的,前提是他们的车开的不快。”道士道。

    “事不宜迟。我们先去小道堵他们。

    “好!”

    道士开着车,狂踩油门,车速飙升,犹如闪电一般在公路上面奔极了起来。

    虽然燕京是一个豪华的城市,但这里毕竟是城市外围,路上虽然有不少车辆,但也不至于拥挤!

    ……

    在开往周家别墅的方向,一辆路虎车徐徐行驶着。

    车里一共有四个人,一个司机,而副驾驶坐着一个穿着西装的男子。

    在后排,还坐着一男一女。

    男的打扮时髦,穿着一条白色的裤子,上身则是一件红色的衬衫,脖子带着一块上好的和田玉。

    他五官不错,梳着一个大背头,耳朵戴着金色耳环,一副韩版打扮。

    但他面容却浮现了一缕不正常的苍白之色,显然是那种被酒色掏空了肚子的纨绔公子。

    在他的旁边,还坐了一个少女。

    少女十七八岁左右,身材瘦小玲珑,但长得却极为可爱,大眼睛,长睫毛,鹅蛋脸庞,一头墨发,她穿着一套碎花连衣裙,浑身都充满了一种乖乖女具有的古典味道。

    但少女的脸容却在此时充满了惊恐之色,就好像一只受了惊在瑟瑟发抖的兔子一般。

    这个男子叫周来雄,被称作燕京四少,家里有钱有势,是个纨绔大少。

    刚才,他在腾飞赌场赌钱,在跟陈三叙旧的时候看中了这个少女。

    立马惊为天人。

    一般越有钱的人,他的爱好就会越独特,就例如周来雄。他便是如此,寻常的风尘女子他早就玩腻了,于是将目光瞄准在了刚成熟的少女身上。

    十七八岁的少女,就好像还稍未成熟,却已经成型的李子一般。甜中带酸,别有一番奇妙味道。

    以他丰富的经验判断,这个少女不仅青春靓丽,而且还极为可能是一个雏!

    周来雄的有些特殊癖好,他专门喜欢猎色这种萝莉少女。

    这少女在他眼中。就好像一盘令人垂涎欲滴的美食一般,。

    于是他立马向陈三索要,陈三也是痛快,直接把这少女送给了他。

    “妹妹,你叫什么?”

    看着少女吓得瑟瑟发抖。周来雄更加笃定了内心的想法,她绝对是一个雏儿。

    他像来喜欢你情我愿,不喜欢霸王硬上弓,便尽量把自己伪装的正派一点。

    少女看了周来雄一眼,目中怯意不减。声音细小犹如蚊呓般道:“燕朵朵。”

    “燕朵朵,这名字不错,跟你的人一样,可爱动人。”周来雄笑了一声,继续道:“认识一下。我叫周来雄,周朝的周,来去的来,雄霸的雄!”

    周来雄说完后朝燕朵朵伸出了手。

    燕朵朵没有去握他的手,而是目光充满乞求的看着周来雄道:“你能放了我吗?”

    放了你?

    这当然是不可能的。

    他怎么可能会让这么可爱的小鸭子就这么飞了呢?

    “哥哥带你去我家做客。相信你一定会喜欢我家的。”周来雄一脸好哥哥模样笑道。

    “我想家了,能放了我吗?”燕朵朵继续乞求道,模样楚楚可怜,就好像在风雪中瑟瑟发抖的可爱兔子一般。

    看着少女那眼眶水波流转,一脸乞求模样。周来雄更是心花怒发。

    这少女还真是极品中的极品啊!

    越想到这,他内心就越是兴奋。

    “你放心,哥哥会让你回家的,不过在此之前,你得去我家坐坐。”

    周来雄自己都没注意到,他的表情越渐的猥琐起来。

    看着这猥琐的表情,燕朵朵内心一阵恐惧。

    前几天,她发现忽然被绑架,被人绑到了赌场,她害怕至极,不明白这些人为什么要绑架自己。

    而现在,她又落到了这个男人的手中,凭本能判断,这个人根本就不像是个好人。

    让燕朵朵有一种刚离狼窝又入虎穴的感觉。

    “妹妹,你不用这么害怕,你放心,哥哥不会伤害你的。”周来雄满脸猥琐的笑着。

    燕朵朵缩在窗边,神情充满了恐惧。

    忽然,这辆路虎车突然停了下来。

    “怎么了?”周来雄眉头一皱。

    “周少,我们的车被堵住了。堵住我们的是一辆劳斯莱斯?”司机道。

    “亮子,下车看看。”周来雄沉声道。

    “明白。”

    走在副驾驶位置的那个男人走了出去。

    从劳斯莱斯车里面走出了三道身影。

    “陈三说的车是这辆吗?”叶风对身旁道士是。

    “车牌跟型号都对,是这辆车。”

    道士好。

    “恩。”叶风点了点头,这时才松了一口气,他还真怕堵不到这辆车呢。

    “喂,你们干嘛堵住路口?”那个叫亮子的男人走了过来冷声道。

    “请问一下,车里面可是周来雄,周公子吗?”道士走上去问道。

    “你是什么人?”亮子神情顿时警惕了起来。

    “我们老大找他有点事情,叫他出来一下。”道士道。

    “为什么要见我们周少?”亮子眉头微微皱起,作为一个保镖,他敏锐的察觉事情有些不对劲。

    对方有预谋的堵在这里,肯定是冲着他们来的。

    “你他妈废话那么多干什么,叫他给我滚出来!”

    和尚是个暴脾气,直接大吼了起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