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章 你这个骗子

    亮子被和尚一喝,脸色彻底阴沉了起来,他瞪了和尚一眼,但也没有说什么,走在了他们的那辆路虎车窗边。.

    “周少,他们说找你的。”亮子低声道。

    “找我?”

    周来雄微微一愣,目中闪烁一丝异色,问道:“对方什么来头?”

    “不知道,他们没说。”亮子道。

    “我倒要看看什么人这么大的胆子,敢堵我周来雄的车!”

    他打开车门,从里面走了出来。

    “我就是周来雄,你们找我有什么事?”

    周来雄带着一副墨镜。走在了叶风面前。

    “你认识这个人吗?”叶风冷冷的看着周来雄,从兜里拿出了一张照片出来。

    这张照片是叶风从燕老头身上找到的,估计就是燕老头的孙女,燕朵朵。

    周来雄定晴一看。这不是车里面的燕朵朵吗?

    原来是为她来的?

    周来雄心中立马明悟了过来。

    “她是谁啊?我不认识她!”周来雄直接摇头。

    “他是我妹妹,听别人说,被你带走了。”叶风冷声道。

    “胡说八道,我为什么要带走你妹妹?你听谁胡说八道的?”周来雄笑着摇头。

    “陈三说的。”叶风冷声道。

    听到陈三。周来雄表情一怔,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之色:“什么陈三,我不认识。”

    “真不认识吗?”叶风的眼神越来越冰冷了起来。

    “真不认识,你们去别的地方找吧。别妨碍我!”周来雄冷喝一声,转身就要回车。

    叶风给和尚使了一个眼色。

    和尚见状,立马行动了,但在他动手的那一刻。周来雄他身边的那个亮子挡在了周来雄的面前。

    “怎么着,你们还想动手不成?”亮子神色警惕道。

    周来雄转过头,看着叶风等人:“你们不是燕京人吧,一般燕京人,可都不敢惹我!”

    “管你什么人!”

    和尚冷喝一声,一拳就砸了过去。

    亮子马上伸手格挡,但他很快就发现和尚的力量好大,就好像泰山压顶一般,压的他喘不过气来。

    啊!

    亮子痛叫一声,被和尚一拳给砸飞了,倒在地上吐血不止。

    “你们到底想干什么?知道我是什么人吗?”

    周来雄急声怒道。

    可他的话刚刚说完,和尚就好像拧小鸡一般将他给拧了起来:“给我闭嘴!”

    说完,一拳砸在了他的肚子上面。

    呕!

    周来雄痛嗷一声,胆汁水都吐了出来。

    叶风打开路虎车,果然在车内看到了一个少女坐在沙发上面瑟瑟发抖。

    这少女跟照片一模一样,不用想就知道这就是自己要找的那个人了。

    “你叫燕朵朵?”叶风目光轻柔道。

    “恩。”燕朵朵缓缓的点了点头。但神色依旧有些怯意更警惕。

    “我是你爷爷燕神医的朋友,是他让我来救你的。”叶风轻缓道。

    “你认识我爷爷?”燕朵朵神情一亮,不过依旧有些警惕。

    说起燕老头,叶风鼻头一酸。内气不由升起一阵悲凉,特别是在见到他孙女的时候,那种感觉更为强烈。

    “认识。”叶风点头,从怀里拿出了一个药瓶出来。这瓶子是燕老头随身带的药瓶,上面有一个燕字。

    看着那个药瓶,燕朵朵彻底放松了戒备。

    “你真的是爷爷让你来救我的?”燕朵朵眼中闪烁一丝兴奋之色。

    其实在看到叶风的第一眼,她就觉得这个人不像是一个坏人。在叶风的脸上,她感受不到任何的恶意。

    “我扶你下车吧。”叶风伸出了手。

    燕朵朵犹豫了一会儿,然后牵上了叶风的手。

    走出了车外,吸收着车外的新鲜空气。燕朵朵那颗一直紧绷的心才缓缓的松懈了起来,刚才的她别替多害怕了,生怕那些坏人会把她给怎么样。

    看着燕朵朵被救了出来,周来雄怒不可遏。

    “你们这群混蛋。老子饶不了你们!”

    他愤怒大吼。

    叶风走到了他的面前,目光冰冷的盯着他,随后沉声道:“你很喜欢玩女人吗?”

    “小子,你们死定了,你们所有人都死定了!我一定会将你们碎尸万段,用来喂狗的!”

    他周来雄是周家少爷,在燕京,能招惹他的人屈指可数,而现在,他却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子给揍了!这种情况,他从来没有遇到过。

    向来都是他周来雄欺负别人,从来没有人刚如此对他!

    “废了他!”

    叶风冷声说道,然后带着燕朵朵上了车。

    和尚露出一丝狞笑,冷声道:“恭喜你成为新世纪的第一代太监。”

    “你什么意思?”周来雄一怔,但他很快就反应了过来:“我警告你不要乱来!”

    啊!

    和尚一脚踹在了他的裤裆。

    周来雄感觉一道蛋碎的声音骤然响起,他惨嗷一句,捂着裤裆在地上不断打滚了起来,那股撕心裂肺的痛苦令他欲生欲死!

    和尚冷笑连连,刚才那一脚他用处了全力,想象一下一个脆弱的鸡蛋被石头砸中是什么情景?

    而周来雄就是此情此景!

    鸡飞蛋打,无外乎也。

    废了周来雄,几人重新上了车。

    燕朵朵跟叶风坐在后排位置,她一双大眼睛扑闪扑闪着,充满了好奇跟胆怯。

    “你好,我叫叶风。”叶风笑道。

    “你好。”燕朵朵木讷的点了点头。

    “姑娘你别怕,我们是来救你的,不是坏人。”

    和尚转过头,对着燕朵朵笑道。

    燕朵朵看着和尚那表情。脸色一白,脑海里面不由自主想起了他刚才教训周来雄的那一刻。

    “死秃驴,你能别说话吗?别吓着小姑娘,你瞅瞅你。全身上下哪一点长的是像好人的!”

    道士瞪了和尚一脸,随后露出自认为亲切的笑容对燕朵朵道:“朵朵,我叫道士,你别害怕。哥哥们都是来救你的。”

    燕朵朵又是愣了楞,心想,这些人怎么都这么奇怪?一个和尚,一个道士……貌似就她身边的叶风好像正常一些吧。

    “是我爷爷让你们来救我的吗?”燕朵朵忽然对叶风道。

    她的声音非常悦耳。就好像清澈的山泉一般,叮咛清脆。

    “是的。”叶风点头。

    “我爷爷呢?”燕朵朵问道。

    “他……”叶风话语一顿,表情随之一僵,不知道该怎么说话。

    “他怎么了?”燕朵朵追问。

    “朵朵。我等下要告诉你一个不幸的消息,希望你能坚强点。”叶风思忖了片刻接着道。

    燕老头是她的爷爷,她有权利知道自己爷爷过世的消息。

    叶风的话让燕朵朵脸色刷白起来,一种不好的预感从心底升起。

    “什么…什么消息?”燕朵朵声音在此时颤抖了起来。

    “你爷爷他……他已经去世了。”叶风有些不忍。但还是把这句话说了出来。

    叶风刚刚说完,燕朵朵整个人都愣住了。

    她的脸色苍白雪,面无血色,瞳孔猛然一缩。神情一瞬间变的的空洞起来。

    这个消息无异于一道闪电劈在她的心头,将她那颗弱小的心脏击打的支离破碎。

    眼泪就好像丝毫没有的预兆的暴风雨一般倾斜而下……

    “你骗我,你这个骗子,你一定是在骗我……”

    燕朵朵指着叶风。眼眶通红,指着叶风大声道。

    她不敢接受这个消息,一向待她如宝的爷爷怎么可能会去世呢?

    这一定不可能!

    这个人一定是在骗她!

    看着燕朵朵这幅模样,叶风心底也很不是滋味。

    他知道,燕老头的儿子英年早逝,孙女燕朵朵是他拉扯大的,可想他们之间的感情一定是非常深厚的。

    突然得知自己唯一的爷爷去世,她突然这反应,也是很正常的。

    叶风递过去一叠纸巾,轻声道:“朵朵,我知道你很难接受这个消息,但是你爷爷他真的去世了。”

    “我不听,我不听,你这个骗子,我要下车!我要去找我爷爷!”

    燕朵朵情绪完全崩溃。

    叶风无奈,最后对她道:“我现在就带你去见你爷爷。”

    叶风的话。让燕朵朵突然安静起来,她含着泪水:“好。”

    ……

    来到殡仪馆,当燕朵朵看到燕老头尸体的那一刻,她双目一黑,晕了过去。

    “快送她去医院!”

    叶风着急大喊,几人立马又来到了医院。

    在病房内,燕朵朵昏迷在床上。

    看着燕朵朵那苍白的脸颊,叶风觉得自己心里非常不好受。

    他内心始终觉得非常愧疚,如果不是自己,燕老头是绝对不会被人害死的。

    是自己亏欠了他们。

    虽然他杀了赤蛇,灭了刺陵,但他始终都知道,真正的主谋还逍遥在外。

    “找到江离线索了没有?”叶风回头对道士道。

    当叶风提起这个名字的时候,道士跟和尚两人的神情皆凝重起来。

    “那个叛徒自从组织了阎罗殿之外,就没有了任何的消息,没有人知道他们到底是在华夏,还是在国外,但据我们查到的蛛丝马迹判断,他们很有可能在国内。”道士严肃道。

    “燕老头这个仇,无论如何都要报!就算掘地三尺,我都要将他挫骨扬灰!”

    叶风脸色铁青,杀意禀然!

    “魔主,江离的目标始终是你,我相信他迟早会露面的,不管的为了zlz,还是你们之间的私人恩怨!”

    道士沉吟片刻,随后说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