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一十九章七疗伤恢复

    阔城的心位置,也是整个阔城最为重要的核心处,同样是阔城护城大阵的所在。手机端 m.

    虽然是实际意义的心,可是这里并不算繁华,甚至在这周围几乎看不到什么大的商铺和酒楼。

    之所以会形成如此格局,主要还是当初的阔城城主郭通所为。当初的郭通不仅名义是阔城城主,同时在玄宏的扶持下,也是阔城实际的掌舵者。

    只不过当时的玄宏依旧无法力压超级世家,所以郭通即使在阔城内有权有势,却依旧没有能力一家独大。

    郭通想要独自占据整个阔城的心,却没有办法直接将素王鬼画四家压下去。不过当时的四大家族也在不断的争斗和内耗,同样没有能力将郭通打压下去。

    双方渐渐进入一种特殊的僵持阶段,便是这种彼此间的僵持,导致了阔城心区域,出现极为诡异的萧条模样。

    城主府和护城阵法核心区域周围,没有有什么大型商铺,没有酒楼客栈,仅有的那些小铺面,也显得十分破落,因为他们既与城主府郭通无关,更是与超级世家无关。

    这种特殊的萧条,到了今时今日,自然变得更加明显。郭通自然不敢在这个时候扩张,他恨不得将所有的产业和地盘向内收缩。

    四大家族虽然有心,却没有那份力量,素王和鬼画两家彼此对峙,没有人会在这个时候随意的触碰直接利益。双方间的牵制和平衡,让这种互相制衡的局面一直维持到了现在。

    之前调整阵法,四家重量级人物聚集于此,阵法修整后便各自离开,并没有在此多做停留,更没有哪一家人特别留下来监视和防卫此地。

    因为四家头领级人物都清楚,这护城大阵的核心处,甚至城墙都要安全。城墙外的阵法最外层还是警戒,之后才是防御和攻击,而这核心位置的阵法,却是一来有攻击效果,而且是炼神初期的强者,也没有能力硬闯进阵法之。

    既然阵法本身拥有着强悍的防御能力,自然无须再另外派人在这里看管。如今四家彼此警惕,当然也没有人会有过多的举动,留人在这阵法区域外只会引起其他家族的敌意。

    城主郭通更没有这份闲心,他现在只希望将聚拢在自己手下的力量,能够牢牢的抓在手里,更无暇去管什么阵法的情况。

    如今阵法石林之外,便处在一种异常安静的特殊区域,甚至是一片被整个阔城遗忘掉的地方。

    很突兀的,一阵微风吹拂而过,将石林之外的尘土席卷而去,向着阵法之冲去。

    这风起的十分突然,甚至没有人注意到那风从何处吹来,却是在吹拂的过程隐隐释放着某种强劲的力量。

    那强劲的风即将靠近阵法的时候,突兀的有着一丝淡淡的透明护罩显现。护罩十分模糊,若不是此刻光线充足,恐怕没有人会留意到这种细微的变化。

    那强风撞在护罩的瞬间,那些被风吹起的沙尘被护罩猛的弹飞,向着周围散落而去。后续的风无论如何吹,都无法再将那些撞在护罩的沙尘带起。

    沙尘被阻挡,风也同样遭到阻挡,只不过那些风却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继续携带着强劲的力量向着护罩撞击而去。

    风本无形无相,只有身在其才能够感觉到,而旁观者现在只能够从细微的声音,以及护罩轻微的扭曲变形,辨认出护罩外被强风吹拂。

    “噌噌,噌噌噌……”

    声音开始逐渐变大,透明护罩的扭曲变形越来越严重,与此同时从护罩传递出的怪异声音也越来越大。那声音似乎从护罩承受压力后传出,又好像是风与护罩间的剧烈摩擦后传出。

    隐隐的,能够看到那风裹挟着一缕缕“纤弱”的丝线,仔细观察会看到丝线是由符凝聚而成。

    那些丝线之前与地的尘土细沙混在一起,十分不起眼,直到此时透明护罩与风彼此挤压用力后,那细微的变化才变得十分引人注意。

    二者的碰撞和挤压,并没有产生太大的变化,自然也没有太大的响动和波动。那些丝线和风,更像是一种努力向内“渗透”一般的力量,只不过透明护罩严防死守,没有留下任何机会。

    如此情况持续了片刻,似乎因为透明护罩承受的压力越来越大,护罩表面渐渐有着光华亮起。那光华是由一颗颗,一粒粒的细小符串联在一起,这些光华一旦亮起后,便会迅速的向着内部传递开去。

    这种变化刚一出现,那吹拂而来的风,立刻有了新的变化。那风之蕴含的力量好似突然间散去,紧接着那风也不再集于一处,而是顺着那透明的护罩向四周扩散开来。

    那风失去穿透压迫的力量,护罩的光芒也渐渐消散而去,变成原本的透明状,继而缓缓的消失而去,好像那里冲来不存在过一片护罩那样。

    “噗”

    在距离广场五丈左右距离的围墙墙根处,一道佝偻的身影剧烈的一颤,鲜血从其喉咙如血箭般向外飚射而出。

    血箭前端的鲜血呈现暗红色,血隐约可见凝固成块的血浆,这些血显然在身体已经存在有一段时间。

    可紧随其后喷出来的血,却是鲜艳的红色,似乎是体内伤口破损后刚刚流出。

    也不知道是喷血后的虚弱,还是因为之前的行为刺激到了身体,老者飚出血箭后,便立刻剧烈的咳嗽起来。星星点点的血花随着其咳嗽幅散在周围。

    随后老者的身体佝偻的更加厉害,那单薄的身体好似再也没有直起来的机会了。只不过老者那苍老的面孔,却是有着一抹怨毒和不甘,似乎并未受到身体内的伤势所影响。

    可是当老者那锐利的目光,最终落在不远处刚刚显现的护罩后,还是掩饰不住眼底划过的那一抹黯然。

    “这帮该死的小辈,如此短的时间,不仅将护城阵法的核心部分完全修复完毕,甚至连外围护御核心的阵法,也加强了一大截,更是与其的护城阵法彼此联系起来。

    如今算不是我出手,是凝念后期,甚至巅峰强者前来,也无法将这护城阵法完全破开。这护城阵法,看来我无论如何都无法再利用了。”

    佝偻着身体的老者勉强抬起头,怨恨的看着那之前显露护罩的位置,声音阴狠冰冷的说道。

    老者正是那被称为“岳使大人”的殷岳,他来到这里当然是想要重新尝试破开阵法,一旦阵法出现裂痕和缺口,老者殷岳便有把握破开空间,重新潜入到空间夹缝之。

    如果能够利用空间夹缝,那老者不光可以任意在阔城之内穿梭,也能够随意的窃取探听各处的情报,当然也可以随时随地对特定人物进行悄无声息的暗杀。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好处,那是不管阔城是否完全封闭,他都可以随意的进出。

    如此多的好处,因为阔城护城阵法重新修复和加固后,便已经完全失去,老者心如何能不郁闷,可是偏偏又无可奈何。

    灵气一动,手指间的储晶戒指也有着细微的波动传出,紧接着一只玉瓶便出现在其手掌心。

    看着手的玉瓶,老者眼闪过一丝肉痛的神情,不过最后还是叹息着拔去瓶塞,将玉瓶之的药丸一股脑都倒了出来。

    三粒龙眼大小的药丸,落入掌心后,老者贪婪的嗅着其散发出来的独特药香,神情看起来仿佛飘飘欲仙。

    这还只是单纯的闻到药香,让老者这种修为境界的人露出如此表情,可想而知这丹药的品质。

    并非是那种市面可以经常见到的药丸,老者此刻手的三颗,是货真价实的药丹,是只有高阶药师才能炼制出来的丹药。即使以左风现在的水平,也没有办法炼制出来。

    看了片刻,老者轻轻叹了口气,有些不舍的重新将掌的两枚药丸,重新投入玉瓶之,只留下一颗在掌心。

    “在门派这么多年,也只积攒了三颗,若是这一次都服用,短时间内倒是能够恢复。可是……可是这么一个阔城要浪费三颗,日后我便连保命之药都没有了。”

    老者小心的将盛放两枚药丸的玉瓶收了起来,随后小心的将那一枚丹药放入口,随即便盘膝而坐,开始运功将药丸炼化开。

    之所以老者殷岳会出现在这里,显然这里是他选择的落脚之处。护城阵法经过修复和调整,这里反而是阔城最特别之处,一个暂时被所有家族忽略,或是忘记的地方。

    老者殷岳缓缓的运转着功法,此刻是平时最普通的灵气在经脉走行,都已经让老者身体不住的颤抖,苍老的脸庞更是因为剧痛而变得狰狞。

    不过随着那枚丹药不断的炼化,老者脸的神情也渐渐缓和下来,身体的颤抖也逐渐变的细微起来,最后慢慢的归于平静。

    炼神期强者所特有的念力,缓缓缭绕开来,在灵气之外,又形成了一片特殊的护罩。显然,现在的老者,已经可以正常使用念力,那自然也可以使用精神领域了。

    本书来自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