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 百一十三章 确定目标

    许开山是伏国余郡最年青的举人,同时也是百多年来少有的小三元之,不过他发货更好出名并不是因为如此,而是因为他是终元诗仙的弟子,人称小诗仙。

    根据传闻许开山最擅长做山林诗,他的诗中自带种逍遥自在游走山林的气度,甚至有传闻某次他在山中吟诗,竟然有山风做和,树叶起舞。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许开山的名头也在附近的郡县之中越传越远。

    不过比起他小诗仙的名头来,他另个名声传的更远些,那就是他天生神力却不怎么爱习武,每每有人劝说他不要浪费了天生的体质,学点保命的手段,但他却感到头痛,似乎有什么东西在阻止他习武般。

    对于这样的情况,许开山并不怎么在意,他家并不是什么大家族,家中两个男丁,他是老二能有书读就已经不错了,对于消耗超大的习武来说,还是让给他大哥许开峰好了。

    再说了,他天生体质好,就算不习武,他大哥样不是他对手,在他大哥眼里,他就好像别人家的孩子,文武双全,天生是要走上人生巅峰的存在。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拿家里的钱出去喝酒的时候,他哥也不怎么敢管他。

    这天许开山又次拿了家里的钱出去喝上两杯,当然他也叫上了他的几个文人朋友,许开山也是有着自己野心的人,他的目标是建立个自己的团队,从文官入手,步步走上伏国宰相之位。

    许开山也看到了,现在伏国虽然也是危机重重,但王室的力量还在,国王还在只不过命令有些无法出京城便是。

    他还有时间布局什么的,只要能坐到宰相之位,熬死了老国王,他就可以想办法行废立之事。

    真到了那步,伏国的气运就可以为他所有,到时不管是进步为王,还是退步建立世家,都在他念之中。

    而在那之前,他必须要做好两件事,件自然就是现在做的养望,小诗仙的名头还不行,还要有人再帮他吹捧下,最好能成诗仙什么的。

    另件就是要有个自己的核心团队,只有团队的帮助才可以让他走的更远,而他这次请的几位文人就是他物色的团队成员,当然能不能进入许开山的核心团队,那就要看这几位文人的态度了。

    带着这样的想法,许开山提着钱就走了,做老大就是要多请手下喝酒,让他们做事,这点许开山还是做的很好的。

    不过许开山并没有发现,在他离开的时候,许开峰的眼神充满了古怪。

    等许开山完全走远之后,柳源如同阵风样出现在许开峰的面前,“看到你弟弟没,他似乎没有把你放在眼里。”

    “他向如此。”许开峰已经习惯这样的情况,“不过他总是我弟弟。”

    柳源听后只是轻轻地笑了下,随后又化成了轻风离开,就如同来时样,不被人所知。

    许开峰有些无语地望着柳源离开时的位置,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从十五天前,柳源就在许开山从家里拿钱走的时候出现在许开峰面前。

    也不多说什么,只是说那句‘看到你弟弟没,他似乎没有把你放在眼里。’

    不管许开峰怎么回答,柳源都只是轻轻笑,化成轻风离开。

    开始许开峰还没什么反应,但是次数多了,许开峰的心思就有所变化,他看向许开山的眼神也有些不太对头。

    但许开山却点也没把许开峰放在眼里,每天还是自行自事,点也不管这个家以后是留给许开峰的,他可能什么也拿不到手。

    不过许开峰并不知道,离去的柳源并没有走远,他正通过五只乌鸦观察着许开峰、许开山与许家的举动。

    这对于柳源来说也是没办法的事,想要对付许开山,并不是直接出手上去杀人的。

    在这个神灵的世界呆了两年,柳源是知道这个世界有着命运说,这东西就好像玩家的生命样,如果没有被削弱到底便直接对这些人发起攻击的话,那么总会有这样那样的原因,让这些人逃出劫。

    当然如果直接刺杀是肯定可以把许开山干掉的,但是干掉以后怎么样呢,源家还是要在伏国呆下去,在伏国随意杀人,那会为自己引来麻烦的,两年前李强的事已经给李家带来了相当多的麻烦,原本余郡李家是三大家之,但是现在都快要被个陈家给挤出前三了。

    而源家要不是靠着外郡源家的支持,现在已经从余郡前三的位置被挤出去了,柳源相信如果自己随意出手,余郡许多世家肯定不会放过这样机会的。

    所以柳源只能用这样的手段,先让许家排斥许开山,再步步地影响着许开山的命运。

    不过此时的许开山并不知道这切,刚刚拿到钱的他,正坐在他平时喝酒的酒店里,与自己的几个文人朋友起喝着酒,说着诗歌的事。

    许开山其中位朋友看起来有些老成,明明比许开山大不了多少岁,却长着张老脸,如果再有束白胡子的话,说他五六十岁也有人相信。

    他是几人中说话不多的位,不过他总是在那里缓慢地观察着四周的切。

    等他的几位朋友都喝的差不多了,这位才缓缓地开口,“开山啊,最近有没有什么不样的事情发生?”

    “我说老徐,你从两年前就开始问这话了,每天问次,你烦不烦啊。”许开山还没回答,个正在喝酒的文人便直接应道。

    “我总感觉不对。”老徐叹着气说道,“似乎有什么正在影响着我们。”

    “你啊就是想太多,多思易老啊。”另位文人笑了起来。

    这话引起了许开山等人的笑意,不过他们也都明白,老徐是关心这个小团体才会这么说的。

    许开山更是说道:“好啦,老徐也是关心我们,我知道了,这几天我会注意下,不去危险地方的,你不要每天都说遍。”

    不过他们并没有注意到,在他们说笑的时候,双眼睛正着上了那个叫老徐的文人。

    ,请 appxsyd ()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