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章 斥仙子

    bp;bp;bp;bp;“我辈当除魔卫道,斩杀妖邪恶徒!”

    bp;bp;bp;bp;话出口,掷地有声。【om】

    bp;bp;bp;bp;牧唐笑了,这才有趣嘛!

    bp;bp;bp;bp;他扯着家国天下的大旗卖力的挥舞,对方则见缝插针,站在道德至高点摇起了除魔卫道的旗帜,在论调和立场上堪堪互不相让。

    bp;bp;bp;bp;牧唐算是看出来了,这“武夷市”的江湖任侠之气非常浓烈,说白了就是肆意妄为、目无法纪,以至于连当局都要妥协,搞出了个完全有损政府声音的“擂台生死免责制度”。

    bp;bp;bp;bp;荆天鸣这番话,完全就是站在江湖人的立场,怼他这个“朝廷中人”。

    bp;bp;bp;bp;历朝历代的“江湖人”是什么尿性,牧唐门清儿。

    bp;bp;bp;bp;这群人里固然有很多真正的侠士义者,可更多的却是群满嘴仁义道德,满手鲜血肮脏的渣渣,凡是得罪他们的就会给他们戴上顶“邪魔外道”的帽子,然后边拎着刀剑砍将上去,嘴里边喊着“我是替天行道”。

    bp;bp;bp;bp;由于“江湖圈子”缺乏真正意义上的法律约束,仅仅依靠些所谓的江湖规矩维持基本的秩序,故而这个圈子里头非常混乱,可以说无限趋近于弱肉强食的“丛林荒野”。

    bp;bp;bp;bp;打个比方,甲欺负乙,乙反杀,结果甲的兄弟丙就跳出来,管你青红皂白就是要杀了乙替甲报仇——这,就是“兄弟义气”,完了乙死了,人人觉得该死,却对丙交口称赞,重情重义!

    bp;bp;bp;bp;当然,世间纠葛因果千千万,难以概而论,然而牧唐所见所闻,便只有“江湖人”的目无法纪、以武乱禁、明明自私自利偏嚷着自己替天行道,为国为民,故而他对“江湖人”的感观非常差。

    bp;bp;bp;bp;想当年大秦帝国初定,也爆发了“江湖武乱”,甚至后来秦太祖在征战天下的时候,还有伙人嚷嚷着“替天行道诛灭暴秦”,最后他忍无可忍,布了个局,将整个“江湖”给填平了

    bp;bp;bp;bp;从此天下无江湖!

    bp;bp;bp;bp;当然了,如此种种,是不会记载于史书当中的,毕竟不是什么很光彩的事情。

    bp;bp;bp;bp;“四三九制”的魂气士等级划分,其中个目的就是遏制江湖势力死灰复燃,只要民间武力始终弱于官方,就不怕他们闹腾。

    bp;bp;bp;bp;只是时过境迁,“四三九制”延续下来,而本已经被填平的“江湖”,又不知道何时何地被何人给挖了出来

    bp;bp;bp;bp;看着眼前的古装荆天鸣,铁仙子,再想想在“武夷市”中的所见所谓,牧唐突然想了个大胆的想法:“我去,老辈九州领导人该不会是特地挖了个坑,然后将这群不好管束的‘江湖人’统统踹进这个坑里,让这群家伙自己跟自己玩‘江湖游戏’吧?啧啧,要真是这样,那可实在是高明!任凭这些群人上蹿下跳,只要不影响其他城市就万事k。”

    bp;bp;bp;bp;其他人当然不知道,因为荆天鸣的番话,牧唐就自己开小差脑补了堆东西,而且他脑补的东西还合情合理,在逻辑上完全说的通,没有太大的毛病。

    bp;bp;bp;bp;“什么什么?你说什么?你能不能不要拽你的古文,我们听不太懂。明明是个现代人,你装什么古人?”佟香玉嚷嚷了起来,“不过听你刚才的口气,肯定又是在撒泼打滚的往我们身上泼脏水,木炭我说的对不对?”

    bp;bp;bp;bp;牧唐道:“他的意思是说,要把我手里的刀抢了,然后再把我们都杀死,完了还是替天行道做好事,咱们活该被他抢劫,也活该被他杀死。”

    bp;bp;bp;bp;佟香玉跳脚了,“什么?你脑子进屎啦?”

    bp;bp;bp;bp;“”荆天鸣眼皮子直颤抖,随即大义凛然的喝道:“铁仙子,万望以正道公义、苍生百姓为念,莫要放纵了这邪魔妖人,否则将来还不知道有多少无辜之人要死于他的魔道之下,悔之晚矣啊!另,此事我当禀明师尊,以师尊高德雅望,定不能容此邪魔外道于世。更何况,见魔刀而不毁,与帮凶何异?此事关系‘无锋园’百年声誉,铁仙子,慎重!”

    bp;bp;bp;bp;原本,这位铁仙子并没有什么反应,可在荆天鸣提到“‘无锋园’百年声誉”的时候,她的眉目却是动,额头微微的蹙了起来,原先是不在意,现在显然是在犹豫了。

    bp;bp;bp;bp;牧唐如何没有发现她的变化,心里哈的笑,看吧,这就是江湖!说什么公道啊,仁义啊,替天行道啊,统统都是屁话,还不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可旦事关自己利益,那可就不样了——这位所谓的“铁仙子”,显然很在意这“无锋园”的“百年声誉”。

    bp;bp;bp;bp;眼下,牧唐除非拿出比这个“百年声誉”更诱人的筹码,否则只怕

    bp;bp;bp;bp;铁仙子果然开口道:“我不是和事佬,也做不了仲裁人,你们二人的恩恩怨怨与我无关。我不过是介女流铁匠,这替天行道之事我担当不起。然则,”她抬眼看向牧唐,“你手中之刀煞气冲天,实乃不祥之物,长时间持有不但害己,更会害人。我愿以高价购买你手中之刀,如何?”

    bp;bp;bp;bp;荆天鸣听了这话,心中恼火,这可不是他要的结果,“铁仙子”

    bp;bp;bp;bp;这是小鸢适时说道:“荆师兄,请用茶。”巧妙的打断了荆天鸣的话,“用茶”的言外之意就是:你可以闭嘴歇歇了。

    bp;bp;bp;bp;荆天鸣咬了咬,硬邦邦的道了声谢,装模样的喝了口茶,却没有再说话,坐在那摆出副受了气的小媳妇模样。

    bp;bp;bp;bp;牧唐摇摇头,道:“这刀对我有着特殊的意义,我是不会卖的。再说我也不缺钱,相反我有的是钱(呵呵)。”

    bp;bp;bp;bp;荆天鸣听了这话,嘴角便是勾,居然再次端起了刚刚放下去的茶杯,又喝了起来,不过这次却是副优哉看戏的模样。

    bp;bp;bp;bp;铁仙子眉头皱,道:“你固然不缺钱财之物,但世间很多东西并非有钱财便可购得。你手中之刀历时弥久,早无了往日光彩,刀身更是破烂不堪,用观赏收藏之物尚可,但用武器却已经并不合适。兵器的重要我不说你也知,否则也不回来我‘无锋园’求铸兵刃。你不要钱,那我便以‘无锋园’珍藏的宝刀与你以物易物,如何?”

    bp;bp;bp;bp;喝茶的荆天鸣动僵,悠哉的模样又是变,满是嫉妒的看向牧唐——铁仙子都说了是“宝刀”,那能是般之物?

    bp;bp;bp;bp;牧唐却再次摇头,“见谅,不卖,也不换。”无声无息中,“无常刀”便消失不见,收入了储物手镯之中。这幕看的荆天鸣更是眼热:收纳遗物,他直都很有件,有时候做梦都能梦到!可哪怕以他的身份地位,想尽办法也没能如愿。

    bp;bp;bp;bp;若是能从这个可恶的小子手中抢过来

    bp;bp;bp;bp;他放下茶杯,道:“铁仙子,你看到了吧?你处处为他着想,甚至不惜以宝刀相换,可他却并不领情。此人入魔已深,冥顽不灵,当速速将他拿下,剪除此獠,以绝无穷后患。”

    bp;bp;bp;bp;铁仙子声音微沉,显然也不高兴了,“这位牧先生,为己为人,还请三思。”

    bp;bp;bp;bp;慕容嫣冷哼声,“怎么?我们不卖不换,你就准备动手硬抢吗?你们这里到底是打铁的,还是打劫的?”

    bp;bp;bp;bp;荆天鸣瞅准机会就扣屎盆子:“好胆!竟敢将‘无锋园’和匪类相提并论,败坏‘无锋园’的名声荣誉,今日就算铁仙子宽宏大量,不与你计较见识,我荆天鸣也轻饶不了你。”

    bp;bp;bp;bp;佟香玉道:“你‘今天明’,我还‘明天暗’呢!让你好好说现代话你聋了吗?拽那么多古文干什么,显摆自己读书多是不是?你读书多,怎么书上的礼义廉耻没学到半点,厚颜无耻你倒是学的满满的。”

    bp;bp;bp;bp;呀!牧唐惊讶的看向佟香玉,这么有深度的话,真的是从她口中说出来的?

    bp;bp;bp;bp;“而再再而三的当面羞辱与我,当真以为我没脾气不成?!”荆天鸣简直快要给佟香玉气炸了,当即拍碎座椅扶手站了起来,爆发出股惊涛骇浪般的“魂压波”。

    bp;bp;bp;bp;牧唐跨步挡在佟香玉身前,也释放出股“魂压波”,虽不及荆天鸣的剧烈,但却也将他的“魂压波”阻挡在外,伤不到佟香玉。

    bp;bp;bp;bp;佟香玉从牧唐的背后探出头,吐了吐舌头,“你看你还说古话,算哥求求你啦,说现代语,行不行?”

    bp;bp;bp;bp;“你”

    bp;bp;bp;bp;铁仙子喝道:“请各位自重!”

    bp;bp;bp;bp;声既出,股魂压冲击震荡开来,居然将牧唐和荆天鸣两人的“魂压波”起给中和抵消了。

    bp;bp;bp;bp;牧唐啧啧暗叹,这位铁仙子虽然不是“超人大能”,可在“超人”以下,绝对罕有敌手,已经是“凡人境界”的巅峰之巅了,或许只需要个契机,她就可以举打破“凡人”与“超人”之间的壁障,打开进入新世界的大门!

    bp;bp;bp;bp;听她说的声音,还有那半张脸,她的年纪恐怕还不过三十岁,她若是能在三十岁之前进化为“超人”,不说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也绝对是千万中无的超级天才。

    bp;bp;bp;bp;瞬间的功夫室内就风平浪静了。

    bp;bp;bp;bp;铁仙子扭头看向牧唐,道:“当真不肯换?”

    bp;bp;bp;bp;牧唐道:“不换。”

    bp;bp;bp;bp;铁仙子衣袖甩,道:“小鸢,送客。”

    bp;bp;bp;bp;荆天鸣急道:“铁仙子,纵虎归山,遗患无穷啊!”

    bp;bp;bp;bp;铁仙子看着牧唐,道:“他日若让我知晓你以邪煞妖刀滥杀生灵,纵使相隔千万里,我铁心剑也会将你斩杀,毁去妖刀”

    bp;bp;bp;bp;牧唐笑道:“话别说的那么满。将来我要是提着这把刀上战场杀敌,杀它个血流成河,为国建功、开疆辟土,成为国家英雄,万民敬仰,嘿,那个时候我手底下背无数人命。你不杀我,有违你今天的话,杀我,你就是卖国贼。那你到底是杀我呢,还是不杀我呢?”

    bp;bp;bp;bp;“”

    bp;bp;bp;bp;荆天鸣呵斥道:“你少在这儿胡搅蛮缠,就凭你,也配称英雄?”

    bp;bp;bp;bp;牧唐笑呵呵声,“铁仙子是吧?说句难听的话,别人称你仙子,你别真把自己当仙子。这天下之事,因果太大,牵扯太多,跳进来容易,跳出去可就难了。别动不动往自己身上揽,你未必背得起。背个‘无锋园’想必也已经够累了,何必再给自己找事?‘无锋园’想要管尽闲事,那就不是打铁的了,而是政府。抢政府的饭碗,你们就真的成了打劫的了——劫的还是天下!”

    bp;bp;bp;bp;说完,他“哈”的笑,扫了眼荆天鸣,“‘无锋园’这里风景不错,希望下次还有机会来这里参观番。路我记得,不必相送。告辞。”

    bp;bp;bp;bp;说完,便护着佟香玉,仰天大笑出门去【本章节首发.爱.有.声.小说网,请记住网址(om)】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