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八十一章九 我把你藏在人海茫茫

    后来商好佳就想通了,人这辈子总要有些人有些事要刻骨铭.网

    可能君临就是这个人吧,越是努力想要忘掉就越是记得清晰,倒不如放纵自己不要刻意外忘记,更不要逼迫自己。

    只要不在个城市,她是能控制自己的,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商好佳会特别的佩服自己的意志力吧。

    这大概是从小到大唯次觉得自己有毅力的时候了。

    日子天天的过,叶非涯的生意越做越大,忙起来基本都没什么时间到旺角小镇来。

    当然,除了催她出文案的时候,他会关心得让你想把他屏蔽掉。

    所以,在离开君临的第五个月里,她在自己的日记本上写下句话。

    “我把你藏在人海茫茫,边走边忘。”

    她真这么做的。

    ***

    “行了行了,这种甜食晚上还是少吃点,会长蛀牙的!”叶非涯夺走了商好佳手里的块慕斯蛋糕嫌弃的骂道。

    商好佳身手敏捷的抢了回来,横眉冷目的说道,“我没蛀牙!”

    “我说的是肚子里的孩子!”叶非涯非要歪着埋汰她。

    商好佳翻了个白眼,“孩子刚生下来的时候是没有牙齿的。”

    “所以是无耻?”

    “叶非涯你找死吧!你生下来的时候有牙齿啊?”商好佳气急败坏的怼他。

    叶非涯冲她微微笑,“还真有,我妈说的,每年我生日的时候都要念叨遍,我都能倒背如流了,对了,我名字就是根据这个取的。”

    “涯?牙?”商好佳还真被他的话给唬住。

    叶非涯敲了她头下,“你还真信啊?”

    “叶非涯你真是有病!”商好佳战败后继续骂他。

    叶非涯也不生气,小胜局后悠闲的躺在沙发上看视频,边看遍用余光打量商好佳。

    这女人把他买回来的餐盒吃得干干净净后,才满足的收拾好桌子,开始看她没营养得肥皂剧了。

    她怀孕已经五个多月了,不是很明显,可能是因为身高和偏瘦的缘故,从后面和正面看上去真看不出什么弧度。

    只有侧面穿紧身的衣服才会明显,有的时候叶非涯都怀疑她根本就没怀孕,只是吃太多肚子长大了而已!

    嗯,当然只能在脑子里这么想想,可不敢说出来,要真说出来,这女人得气跳脚。

    “商好佳。”叶非涯闲闲的叫了声。

    “干嘛?”商好佳很不温柔的应了句。

    “你最近有想过那个人吗?”

    这个问题听上去像是随便问,可商好佳却闪了闪眸,有些坦白的说道,“我又没失忆。”

    “如果我跟你说我今天看到他了,你信吗?”叶非涯摆明了是在试探。

    商好佳只是白了他眼,“看到就看到呗,和我有什么关系?叶非涯你闲得慌?”

    跟商好佳聊天真能分分钟把自己气死,分钟不原谅她八百次都聊不下去!

    算了她好像不喜欢提这件事情,他就不提了,反正也不会碰上,所以叶非涯又换了个语气问道,“你今天不是说去做产检吗?怎么样了?”

    “正常啊,很正常,比你正常多了。”最后商好佳也不忘怼叶非涯句。

    叶非涯那个气啊,堵在胸口怎么也咽不下去,直接起身说道,“算了,我才懒得跟你计较,我回酒店去休息了,你早点睡,别熬夜看剧了。”

    “快走吧,别打扰我看剧,男女主角就要亲上了啊。”

    叶非涯,“……”

    堵心!

    买了晚餐来还被添了堵……

    也只有商好佳才能干得出来这事儿!

    叶非涯走了,房间里都安静了,电视剧里男女主角也亲上了,可为什么她却那么难过呢?

    商好佳吸了吸鼻子,看了看空荡荡的房间,平时还老觉得这房子小了,这会儿怎么觉得那么空了?

    还有,电视剧里明明是最甜蜜的时候,男女主角都幸福的在起了,为什么她却感受不到丝的爱?

    晚餐也吃得饱饱的,吃得还是叶非涯从旺角小镇最贵的酒店最贵的餐厅打包回来的美食,为什么她还是那么失落?

    是谁说过吃甜食会有幸福感的?

    她都快吃出蛀牙了也没感觉到点幸福啊?

    果然广告都是骗人的!

    商好佳抽了纸巾抹了抹眼角的泪花,摸肚子,威胁的说道,“商小佳你给我老实点啊,睡觉了!”

    洗漱完躺下,商好佳跟往常样听着音乐做着胎教,可脑子里都是白日里的情形。

    她去医院做产检,刚到妇产科打算去挂号呢,结果就看到个人影,吓得赶紧逃走了。

    她不知道那个人有没有追出来,但她是头也不回的就跑了。

    从医院回来后,她躲在房子里心神不宁了好久,直到叶非涯打电话来说今晚的赌局她赢了,晚餐他请她吃,让她不用自己做饭的。

    商好佳看了看黑黢黢的房子,她哪里有想过要做饭呢?

    甚至连和叶非涯打赌这事儿都给忘了,以往她可是记得清清楚楚的。

    叶非涯的通电话让她慢慢的复活过来,她开始忙碌起来,等着叶非涯回来投喂自己。

    可叶非涯偏偏好久都没来,最后还是她不耐烦的打电话过去催促他,他才过来了。

    刚刚叶非涯说看到君临了,她表现还算淡定,其实是因为她早就碰到过呢。

    嗯,许久不见,他很好的样子。

    商好佳再次吸吸鼻子,这次威胁的人是自己,“商好佳,你给老娘睡啊!不睡明天就不给你买吃的了!”

    ***

    叶非涯憋着肚子气的回到了酒店,正想回房去休息,看到君临从电梯匆匆下来,走到了大堂。

    大堂那边站着个端庄的美女,拖着个小巧的行李箱。

    大堂内很暖和,可那端庄的美女偏偏要站在旋转门的风口,把头发吹得仙气飘飘的,人也冷得直哆嗦。

    真是典型的要风度不要温度呀。

    叶非涯这会儿不着急上酒店了,就坐到了旁的休闲厅看着门口的方向。

    他在根据两人的肢体语言来判断两人之间的关系。

    端庄美女直用柔情款款的眼神看着叶非涯,只差没在那漂亮的脸上写下我爱你三个字了。

    而君临的表情好像不太好,但还是绅士风度的将自己的外套给了对方。

    两人不知道说了什么后,就去了前台,跟前台小姐交涉了两句后,两人面面相觑。

    端庄美女看上去都要哭出来的样子,委屈巴巴的看着君临,那小表情,是个男人看了都要心疼的吧?

    最后君临带着对方往电梯走去,还为端庄美女接过了行李箱。

    故事发展到这里,接下来的可能就有些少儿不宜啦。

    叶非涯拿出手机将两人拍了下来,然后慢吞吞的进了另部电梯。

    房间里,魏小雅还在为自己解释着,“君临,我真不是故意来打扰你的,是杨伯母说让我到这里来给她买土特产,我到了这里她才给我打电话说你也在……”

    君临打断了她,“我知道不是你的主意。”

    这摆明是自己母亲的主意,这阵子她直在找着各种机会撮合自己和魏小雅。

    来这里的时候杨缕就说了,让他好好的祝贺下二哥二嫂,多待几天也没关系。

    原来用意在这个地方,塞了个魏小雅过来。

    魏小雅还是觉得委屈,特别是看君临表情不好的时候,就很紧张,“我也不知道这个酒店没有别的房间了,我要是知道就去别的酒店了。”

    “好了,你别胡思乱想了,你睡床吧,我睡外面的客厅。”

    “那怎么好意思呢?要不我睡沙发你睡床好了。”魏小雅急忙说道。

    但君临已经决定,将她的箱子放到了房间里后,就出了房间。

    他再没进去过,简单的和衣而眠。

    到是房间里的魏小雅,洗了个澡后穿着浴袍,犹豫了好阵,打开门出来。

    君临似乎已经睡着了,即使她开门出来,他也没反应。

    魏小雅靠过去几分,微微倾身,靠近看着君临的睡容。

    她轻轻的叫道,“君临?”

    君临没有任何反应,貌似真的睡着了。

    魏小雅手紧张的握紧起来,然后低头,想要去亲下君临,反正他睡着了。

    可这个时候君临就翻身了,背对着她。

    魏小雅被这举动给吓到了,再也不敢做什么,急忙转身回到了房间里。

    这夜算是相安无事了。

    可叶非涯回到房间里躺下后,拿着手机反复看着那张照片。

    然后打开微信给商好佳发了消息过去,“睡了没?”

    商好佳换了新的手机号码后,就换了微信,为的就是让自己和过去彻底的隔绝。

    微信的昵称叫薯片小姐,叶非涯当初看到的时候差点没笑岔气,商好佳直接忽视他的嘲笑,我行我素的继续用这个名字。

    叶非涯的微信叫什么商好佳都不记得了,因为她存了个备注,叫叶怼怼。

    嗯,就是时刻都在怼怼怼的那种人。

    消息发出去后几乎是秒回啊,“我睡着了,是被你吵醒的!赔钱!”

    “商好佳你能别掉钱眼里吗?”

    “那是因为你家就在钱眼里,所以你才能说出这么轻松的话。”

    叶非涯,“……”

    他竟无言以对。

    算了不跟她计较了,叶非涯说正事儿,还发了个说正事的表情。

    商好佳再次回了个表情,上面配图有屁快放。

    叶非涯真是想掐死这女人,然后点都不觉得愧疚的将刚刚拍下的照片发了过去。

    (冲刺倒数三个小时!大家起加油啊!还没加vx的记得加琉璃vx啊,vx号:xq888889,起为惹爱打call!)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