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五十六章粗横木

    在众人以为这张开裂的大嘴将会吞噬天地之际,扩大现象终于停止下来。品書網 洞口周围不时有沙子滑落下来,然后弥漫得到处都是。

    此时出现的黑洞,大到令人完全无法理解的宽度。人在其,顶多算根绣花针。而在刚才,还有磨牙棒那么大...

    能看到洞口的流沙,证明掉落已经停止。四个人相互询问有没有事,待确认安全以后这才四下观瞧。原来,阻止众人掉落的并非是有人在洞底吹牛,而是一根探出洞壁的粗横木。

    这横木直接超过十米,不可谓不粗。其长度,绝对超过百米。只是其一段深入洞壁,无法窥其全貌。而另一头,探出洞壁十几米。

    看其外延截面光滑平整,整体表面带有明显人为处理过的痕迹。也是说,这根遭废弃的木头曾经是作为某个建筑设施的支撑。只是后来被岁月淘汰,淹没在这片远古之地。若不是被人无端一脚踩个天坑出来,也不会重现天日。

    别看这根粗横木外观大致完好,其内部腐朽十分严重。好在,有些地方已经出现大量石化现象,其承重能力还在可理解范围内。

    石小川一边提醒众人莫要惊慌,一边抬头观察洞壁的情况。可以肯定是岩石,是表面有点光滑。此时距离洞口的高度,不过十几米的样子。如果努力一点的话,爬去应该木问题。

    确认可以安全登顶,石小川这心也放下了。提醒检查装备并注意休息的同时,顺便走到横木尽头朝洞底看看。

    只一眼,顿觉眩晕。深不见底的样子,更是诡异异常。不知哪儿来的的一种感觉,总觉得有只看不见的小手在内心深处往外拽东西。甚至,还有种跳下去的冲动。

    呸!

    石小川狠狠啐了一口,顺便再暗骂一句。跳进去!?神经病了吗!?老子活得好好的,神经更没问题!

    登山索,属于标配。而且,正好三根。分别在石小川、黑墨镜和石勇身。为保障所有人的安全,相互绑一绑还是需要的。按照之前的队伍排列顺序,石小川这根登山索和石勇连在一起。石勇的登山索则和阿巧连在一起。剩下的一根在黑墨镜那里,他把绳子一端挂好,然后系在阿巧的腰间。

    再次确认绳索挂载无误,石小川依然打头阵。带领大伙儿朝岩壁一侧移动,然后把人全都带出去。这还没走两步,听到脚底有异响传来。只是过于细微,听不真切。经过辨认,可以确定是从这根粗横木内部发出的。

    承重,可能出现问题!

    不过,刚才已经得到确认,这根木头的承重不存在任何问题!为打消众人顾虑,石小川赶紧安慰几句。

    “这只是正常现象,大家不用紧张!”

    没想到粗横木还真配合,石小川说话的时候,它也在咔咔咔作响。等石小川住嘴,碎裂声也戛然而止。

    “我说,你们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咔咔,咔咔咔咔...!”

    “我靠!”

    “咔咔!”

    “什么情况!?”

    “咔咔咔咔!”

    “嗨!我靠!故意的是吧!?”

    “咔!咔咔...”

    听着连续出现的碎裂声,跟在后面的阿巧吓得脸都白了。见石小川还打算继续招惹这根救命的粗横木,赶紧低声喊道:“好了!咱能不能不这么玩儿!?万一被你震断,咱们谁也活不了!”

    阿巧说话的声音十分清晰,粗横木竟然没有丝毫的配合动静。你说,怪不怪!?但在石小川这里,压根没觉得怪。在他看来,这不过是行走过程造成的巧合罢了。

    “不用担心!这只是个玩笑...”

    “咔咔咔咔...”

    “我靠!这么配合!?”

    在石小川倍感不忿之时,黑墨镜和石勇赶紧前把他的嘴给捂住。“老大!咱不待这么玩儿的!我们有八十岁的老娘,下有三岁小儿。今天跟你死在这儿,再没人供养了啊!”

    动作,总有个快慢。别看黑墨镜和石勇两个说话不会引发共振现象,石小川已经把疑问吼了出来。觉到脚底传来一阵剧烈震动,大量碎裂声传遍整根横木。还没来得及面面相觑,甚至都没起脚狂奔的打算之际,众人的脚底突然一空。

    那么粗壮的一根树桩,眼睁睁地在众人脚下碎裂成无数块。洋洋洒洒飘向无底深渊,并在空不断闪现出幻一般的亮晶晶的无数光点。

    只是往下一摔,四个人便知万事休矣。虽然心里都清楚这并不全是石小川的责任,但是过不去这个坎。黑墨镜和石勇还好说,起码两个大老爷们。阿巧顿时不干了,朝石小川挥着小拳头表示下辈子也要还的意思。

    其实,所有人都忽略一个关键细节。碎木块再重,其质量也没法跟携带装备的人类相。果真呈自由落体下坠,肯定是人先掉下来,而不会看到无数碎木块纷纷扬扬的样子。

    等阿巧意识到这个怪现象的时候,石小川和石勇两个正坐在一块悬在半空的木板之往拽人。没别人!一个是阿巧,另一个是位置更低的黑墨镜!

    登山索的长度有限,彼此的落差不大。整个救援过程用时很短,没多大一会儿。两个人把另外两个安全拽到位,然后一起坐在木板喘粗气。

    其实,这个安全位置,石小川早发现了。用他后来的话去形容,这应该是古代的一种较为先进的吊装设备。其承重所有材料不明,算拿到现代来使用都未必过时。小指粗细的四根金属丝,承载四个人的负重绰绰有余。甚至,十个都没问题!

    刚才看到的那块木板,更准确地说法应该是由数块木板镶嵌在一起的吊篮地板。吊篮四周没有设置防护设备,整块地板四个角分别系有一根金属丝。四根金属丝的顶端在吊篮方拧成一股,直接挂在洞壁外延探出的半截粗横木。而刚才发生的断裂意外,只是断掉整个横木的一多半。剩下的小部分,依然坚固无。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本书来自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