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七章:孤灯不明思欲三绝

    所有人都在心里怨着他为了这个皇位,所表现的冷酷无情,这群弟弟妹妹之中,云裳表现的最为明显,无论是言语还是行为举止,都没有丝毫隐藏。

    他也明知对他们有所亏欠,有所利用,所以一直不曾引这些事情,而跟他们计较。

    而傅风致确是他们之中,为他付出最多,也对他最为谅解的一个,所以他自心底绝的亏欠了她最多,也越发的想要她幸福。

    所以无论傅风致如何的恳求,他都没有动过,让傅风致进宫的念头,因为他明白,这个明争暗夺勾心斗角的地方,早晚会毁掉了她。

    可是她太过执着,决定的事情总是没有回旋的余地,如今宁愿去死,去做一个悲惨的冥王婚书,也要在他身边占有一席之地。

    墨承乾踉踉跄跄的,扶着傅风致的棺椁起了身,借着昏暗的夜色,手掌拂过那棺椁上暗红色的花纹,手法精湛,绘的比宫中的画师更声一筹,似乎跟那清冷如月的女子画风之中,有三分的相似。

    墨承乾侧头伸手摸了摸傅风致的棺椁,嘴角浮出一抹苦笑,拎起脚边还未开封的酒坛子,将幔布咬开,仰头灌了自己的半坛子酒。

    许久听不见任何回应,墨承乾沉沉叹了一口气,曾经他还没登基的时候,每次有了不开心的事情,都会到找一个没人的地方喝酒,而每一次傅风致都能准确的找到他。

    那时候的傅风致还是个活泼跳脱的孩子,在他面前又唱又跳的哄他开心,后来他当了皇帝之后,怕酒后乱性乱言,便将这个习惯戒掉了。

    那时的傅风致也不像原来那般活跃,性子越发的清寒孤傲,但当他遇到烦心的事情,在乾坤殿中一个人静一静时,傅风致还是会默默的陪着他,虽一言不发,还是能给他带来些宽慰。

    “致儿,朕的心好疼呀,真的好疼。”

    墨承乾反手一推,哐当一声,那没有被钉死的棺椁盖错开了一道缝隙,露出傅风致惨白没有生息的一张面孔,那面孔上没有一丝的表情,唯有嘴角噙着一股倔强。

    墨承乾记起南乔说,傅风致是活着没有任何麻药借助下,被刺下婚书文字的,那种滋味堪比被千刀万剐,她怎么就这么能忍呢。

    “致儿,你睁眼看看这座宫殿,真生能没你如愿,你死了便在这里呆一呆吧,这是朕唯一能给你的补偿了,别的朕给不起。”

    墨承乾的手掌捧住了傅风致,没了温度的脸,他脑海中浮现了小时候的傅风致,总是挂着一抹要捉弄别人的笑,像极了如今的无拘无忌的秋澄。

    “致儿,朕是真的把你当妹妹看的,跟云裳一样,你怎么就这么傻呢。”

    说道此处,墨承乾眸中突然蹦出一滴泪,啪嗒一声打在了傅风致的脸上,他自己都惊了惊,因为他活了二十七年,从出生时那声啼哭,再也没有落过泪。

    “哎,你本来就话少,现在一个字也不能再说了。”

    墨承乾将傅风致额前的碎发拨了拨,指腹停留在了傅风致眉梢的位置,她也只有闭目的时候,面上才会显示出女子的温婉跟纤柔。

    只是可惜了那样一双如傲梅般高洁的眸子再也不能睁开了,这世上最爱他的人,显然被他给亲手毁掉了。

    “致儿,朕不会让你白白没有价值的死去,朕定然要治理出一个千古盛世来给你看的。”

    墨承乾从袖口取出一颗散着光晕的玉石,捏开傅风致的嘴巴,将那快玉石塞进入傅风致口中后,便将手移开。

    “你求朕的事情,朕现在还不能答应你,因为朕要等一个人亲自来求,不过你放心,在此期间,朕不会让你的尸身有损的。”

    墨承乾反手一推,轰隆一声,傅风致的棺木重新的合上,墨承乾侧头看了看已经升到正空的那弯清月,鹰眸中的光泽清寒了几分。

    走到了这一步,他折损了身边所有的人,就为了换一个朗朗乾坤,所以那个人他肯定是不会放手的。

    如今她命在旦夕,他也不是没曾担忧过,但他却不能心软,因为稍一松手,先前所牺牲的一切,便付诸东流,毫无意义了。

    夜半时分,咔嚓一声响雷震的乾坤殿晃了晃,噼里啪啦的雨滴打在石板之上,格外的清晰。

    墨承乾想起了也是这样一个倾盆大雨的天气,那个目光高洁傲慢的女子就是跪在那个位置,抬头问他,为什么?

    她不在了,那个在这世上无关地位,无关得失,无关利弊,却把他看的最重的人不在了,曾经他想放手,还她一份安稳,可她如斯的倔强,偏偏不肯承他的好意。

    “皇上,成王到了。”

    沉重的脚镣打在石板上,压下了噼里啪啦的风雨之声,即使满身的狼狈,他依然抬头不慌不忙的盯着他。

    “皇叔,好久不见。”

    先帝在时,他们同为皇室子孙,看似相同,却又大不同,他是正宫所出,不舍分毫,帝位唾手可得,而他却活得如履薄冰,依然没有保住母妃的命,所以他恨,他恨这世道的不公。

    “胜者为王,败者为寇,时至如此,本王也无话可说。”

    墨承乾嘴角噙着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意,坐在那盘龙的座椅上,居高临下的看着成王,似乎他从来每曾将这个唯一的皇叔看在眼里过,就连他的谋反,也是他让人煽动的,只为给那个女子下一剂千千结。

    “王叔是打算死了是吧?”

    成王心中有些疑然,上次因为他有先帝的免死金牌才免于一死,如今没了依仗,他不信这个小皇帝还能放虎归山。

    “你打算给本王卷土重来的机会?”

    承乾看着成王依然桀骜的面孔,神情突然一晃,曾几何时,她不是也这样,无论频临怎样的处境,都不见有一丝一毫的动摇。

    “朕本来想杀了你,但现在改注意了,朕要你活着,活着看朕看到天朝盛世再显,王叔可有兴趣?”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