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我看你印堂发黑……

    精简版的煎饼果子不但小,量还少,很快就被这些人吃完了,吃完之后,大家都齐刷刷的将目光看向沈南。

    沈南一摊手:“我也没办法啊,我的材料都用光了,看我也没用。”

    大家扫了一眼煎饼果子车,果然,车里除了一些调味品之外,真的是空空如也,连一片生菜叶子也没有了。

    “咳,都看什么呢?赶快回去上班!大白天的不上班干什么呢都!”吴局长面色一肃,威严的说道。

    “额,我怎么来这里了?我的办公室在二楼啊……”一个人一边说着,一边看着天花板走了出去。

    “哎呀,我忘记了,我要上卫生间来着,怎么走到李支队长这里来了呢?真是奇怪……”有一个人嘟嘟囔囔的走了。

    很快,八个人走的只剩下吴局长和张副局长一个人了。

    “小伙子,你叫什么名字啊?怎么会在这里?”吴局长坐在李建诚的办公椅上,问沈南道。

    沈南将情况如实说了,吴局长一拍桌子,气愤的道:“胡说八道!这么好吃的煎饼果子怎么可能有问题呢?小沈啊,你放心,以后你就安稳的做生意,别被乱了心神,万一做出的煎饼果子不好吃了怎么办,心态要放平,知道吗?”

    他嘴里说着,还是拿起了桌子上的检验报告看了一眼。

    “小沈啊,你这煎饼果子应该卖的不错吧?”吴局长又问道。

    吴局长全名吴大彤,五十多岁,很有威严。

    沈南老老实实的点头,道:“还不错,每天能卖二百多个,多了我也干不动。”

    “嗯。”吴大彤点了点头,道:“这样吧,你只要按月交税,就不用怕城管了,该纳税纳税,做生意不纳税肯定不行。”

    沈南无奈的耸了耸肩,道:“吴局长,不是我们这些人不愿意交税,可是交给谁呢?”

    “我知道一些情况,今年市里准备在兰溪街建一条步行街,小吃,日用百货什么的都有,你可以申请一个摊位,然后就自然会有收税的,当然,也要交租金。”吴大彤又道。

    兰溪街,就是沈南摆摊的那条街。

    建步行街?沈南一愣,转而大喜,如果真的建了步行街的话,那岂不是会变成繁华区?那样客流量可就非常可观的了!虽然需要交租金和纳税,但是会赚得更多!

    “可是,我找谁去申请呢?”沈南再次问道。

    他知道到时候一定会有人负责这块,现在市里还没行动,吴大彤哪里知道该找谁去?沈南这么问,无非是想讨一些好处罢了。

    吴大彤眯着眼睛看了沈南一眼,笑了。

    “你除了煎饼果子还会做什么?”吴大彤问道。

    沈南想了想,道:“手抓饼,拌凉皮都会,只不过现在我就这么一个摊子,只能做煎饼果子,等步行街建起来了,我就准备多上几样小吃。”

    沈南知道自己的神厨技能只有一级,而系统也说过了,只能做小吃,沈南现在还分不清什么算是小吃,所以他说了两个自己确定的食物。

    “嗯,不错,以后我们这可要经常从你那订餐了,你得给打折。”吴大彤笑道。

    “必须的!”沈南立刻大声道。

    “那个建诚啊,小沈的事情就交给你了,你给记一下,到时候帮着他申请一个摊位,要地点好点的。”吴大彤吩咐李建诚。

    听到这里,沈南心里真是要乐开了花。

    他心里很清楚,要是真的建成了步行街,那里面的摊位可真所谓是千金难求,人流旺,地角好,怎么都是赚钱!很多人打破了头也要搞到一个呢!不说别的,就算是自己不做生意,搞到手转租出去,那也是稳赚!

    “没问题的,局长!”李建诚立刻回答。

    他也想以后经常吃到沈南的手艺呢!如果沈南一直这样,吃起来也就名不正言不顺了。

    “那这段时间……”沈南有些不好意思的问道。

    吴大彤摆了摆手,道:“该怎么干怎么干吧,我和那边打个招呼,先让你干到步行街建成为止,在兰溪街你也干不几天了,好像过几天就要动工了。”

    “谢谢。”沈南连忙道谢。

    “那你先走吧,明天中午我派人去你那里订餐,到时候量大点。”吴大彤道。

    沈南笑道:“必须量大!那我先走了!吴局长,张局长,李队,我先走了啊。”

    沈南出了门,推着车子刚走到办公楼大门口,就看到赵文斌和于则成二人步履匆匆的从大门外走进来。

    刚才两个人再吃完煎饼果子之后就出去了,看现在的样子,显然是有什么急事。

    “赵哥……”沈南刚想打招呼,忽然面色大变,心里也吓得不轻。

    原来他开启了数据眼,正好看到于则成和赵文斌二人脑袋上顶着一条黑色的杠杠!

    这是运气条!运气条的颜色黑到不能再黑了,似乎还隐隐这泛着黑气!

    这是大凶之兆!

    而运气条旁边的指针正指向正北方!

    “哎,小沈,要走啊!”赵文斌看到沈南推车出来,笑着问道。

    “是啊,要走了,赵哥,你这么急,难道是有任务?”沈南笑着和赵文斌打招呼。

    以他猜测,作为警察,最危险的事情无非是出任务抓人,有的歹徒十分凶狠残忍,危险系数很高,所以,他问赵文斌是不是出任务。

    “不该问的别瞎问。”赵文斌笑骂了一句,道:“不跟你说了,我得去找李队汇报,局长是不是还在他办公室?”

    沈南点头:“在啊,张副局长也在。”

    赵文斌笑道:“那正好。”说着,便又快步向李建诚办公室走去。

    于则成则紧随其后,在路过沈南身边的时候,却被沈南一把拽住了胳膊。

    “小沈,别闹,我还有事儿呢。”于则成笑道。

    沈南盯着于则成的脸,道:“哥哥啊,我看你和赵哥都印堂发黑,今晚可千万别往北方去啊!”

    于则成被沈南盯得发毛,紧接着一甩胳膊,笑骂道:“你个小神棍,不好好做煎饼果子,还给人看相了!行,听你的!”

    说完,便急匆匆的走了。

    看着于则成的背影,沈南的眉头皱了起来,忧心忡忡。

    也不知道于则成到底能不能听自己的……看刚才他那态度,好像是就当自己说句玩笑话,挺悬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