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出148章 出土的手镯(八)

    蔡恬恬此时连忙是迎了上来,毕恭毕敬地招呼道:“白先生您好!孙教授好!豪哥!”

    白三、孙强、孙瑞豪三人理都没理,正眼都没看那女孩一眼,只是自顾走着。

    三人步伐急匆匆,带着目的而来,任务在前,哪有时间功夫跟她一个小女孩打岔。

    在于这些南方生意人而言,他们其实很有一定的原则,且都墨守成规:工作时间只讲效率,玩乐的时候尽情放纵。

    女孩还是要跟着的时候,白三目光向前,脚步不止,铿锵有力,从怀里掏出一张大钞,递向一旁。

    蔡恬恬伸手去接,不想是白三松手松早了呢,还是故意的,就在蔡恬恬还没有拿住那大钞的时候,白三一个松手,钞票掉落在了地上。

    白三脚步不停……

    蔡恬恬愣住了。

    拣还是不拣?

    这分明就是侮辱人嘛!

    “小姐,刚才不好意思了。白先生很忙,他不是故意的。”戴着超薄无色框架眼镜的孙强孙教授替蔡恬恬把那大钞捡了起来,恭敬奉上。

    “孙教授……”蔡恬恬好感动中。

    “哦?你认识我?”孙强软语柔声地道。

    “我……”蔡恬恬十分尴尬中突然想起,连忙应道,“我是香城大学毕业的。”

    “哦……”孙强使劲地想,也想不起来何曾与这女孩相识过。

    蔡恬恬:“我学工商管理的。”

    孙强:“噢。”

    如此,孙强自然没有见过蔡恬恬了,要说是自己带过的学生,如此出众的模样倒也记得,旁系的肯定就不知道了。孙强虽然是身为香城大学教授、博导,其实在学校里的时间是极少的。相反,他的社会应酬、不同其职业的其他事务倒是占据了他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时间。

    “不好意思了。”孙强致歉,匆匆离去。

    前面孙瑞豪正等着义父,孙瑞豪却趁机偷偷窥视了考雅琴很久。

    ……

    蔡恬恬回到迎宾台后站定。

    “还是人家孙教授有涵养啊!”考雅琴道。

    “教授就是教授,就是不一样!”蔡恬恬应道。

    “真是没有看出来,你还香城大学毕业的呢?”考雅琴目光充满质疑地看向蔡恬恬。

    蔡恬恬倒也不以为然地道:“今年刚毕业。”

    考雅琴觉得蔡恬恬没有说谎。

    ……

    门打开来。

    白三已然是跨入而至屋里几米的长度了。

    “白先生您来了。”有人招呼道。

    经理连忙给赵满和白三互相介绍,道:“白先生,收藏家。白先生,这位是赵满先生。”

    白三身后,孙强、孙瑞豪相继而入。

    “哦!赵先生,这位是孙先生!我们香城大学的教授、博士生导师!著名的法律顾问、很有名望的医生……”

    一时,赵满都蒙了。

    “这位是豪哥。”

    孙瑞豪跟赵满握了握手。

    一上手,赵满就发觉了孙瑞豪的手上满是老茧,赵满再是没有见过什么大场面也心中知晓了,这位豪哥肯定是负责保护人家老板的。

    赵满又跟孙教授握了握手,孙教授呵呵笑道:“我还有个身份王经理怎么不介绍啊?”

    王经理和赵满都是一愣。

    孙强哈哈笑道:“我啊,只是给白先生打工的,我就一打工仔嘛。”

    白三也哈哈笑了起来。

    白三紧紧握着赵满的手,一叠声地道:“赵老板,赵先生!欢迎啊欢迎,我一定要尽这份地主之谊了,赵先生,你可要赏脸给我啊!将来我去你们那边的时候,还望赵老板你多多关照,多多关照啊!”

    白三的手无比丝滑,保养的那是相当到位。看着眼前这位白先生那满脸白色的毛包胡须,想来白先生也是年龄不小了吧,可是要去掉了那一脸的白毛,只看这肤质,谁能说准了其年龄啊。

    这么大的老板,如此热情如此谦让,一时,真是让赵满不知所措了。

    ……

    “听闻赵先生带来了一件至宝,我白三闻风而至,想要先睹为快,呃……不知道赵先生能否一尝白某人心愿呢?”白三恭敬而雅致地道。

    “那是那是。就一个手镯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也不是什么宝贝。”赵满谦虚道。

    而赵满心中已然是十分欣喜若狂了。这自己也就才来吧,这会儿的功夫里,专家、鉴定师可是过来了不少,这会儿又来了一位大老板,想来自己带来的这金手镯肯定是来头不小!看来是要发啦!

    王经理已然是奉上了那金手镯。

    白三拿在手中观摩了起来……

    “嗯……好,不错,嗯,好好好……有点意思……”白三念叨着。

    一旁赵满听着,心中那个“取向值”是腾腾腾地往上窜。

    白三把手镯递给了孙强。

    孙强用手顶了顶镜框,歪着头,仔细验看了起来。

    孙强又打开来皮包,拿出仪器开始认真更仔细地验看起来。

    “是不是只带来这一个手镯?”孙强头也没抬地问了一句。

    众人看向赵满。

    赵满一怔,道:“哦,一只。就一只啊。我就这一个。”

    孙强保持验看的身姿加了一句:“不是一副?”

    赵满心中一凉。

    须臾,孙强起身,把家伙什收入皮包里,十分谨慎地把那金手镯递还给了赵满。

    赵满看向王经理……

    王经理:“哦,我们行里不用再验看了,孙教授看过就可以了。”

    “嗯,此物为春秋时期的成品。产地应该是楚地之物。看成色和工艺倒也说不上来是精品。从色泽和手感上来看,应该是刚出土的吧。”

    孙强这寥寥几句话,句句说中了其要害,更是说出了和胡志超相同的话语来。虽然没有细究根底,赵满也知道了,人家是大行家!人家心中早已有数了。

    “那能值多少钱呢?”赵满心急如焚,只想知道多少钱。

    “哈哈……赵先生,不用那么急嘛,价值多少,可不是我们几个说了算的。这还要让专家鉴定,估值,衡量权宜,才能出个底价进行拍卖。”

    年轻的王经理笑着点了点头:“白先生现在可比我还门清呢。”

    白三哈哈大笑起来,道:“这就叫一回生,二回熟嘛。别说,我以此为好,几十年来进进出出拍卖行,这程序我倒是还真比你们这些靠此吃饭的年轻人还熟悉呢。哈哈……”

    “不是,孙先生不就是专家吗?不是孙先生鉴定了之后,行里就不需要鉴定了吗?孙先生不是这一行的泰斗吗?孙先生,您就告诉我个实价,我约摸约摸。”赵满道。

    这帮人像是唱戏一般,只是云里雾里的一番天花乱坠下来,赵满此时,也是一脑子浆糊了。

    “这个……”孙强欲言又止。

    “哎呀!孙先生,您就说吧!我所谓的。”赵满道。

    此时,白三突然又是哈哈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好好好,赵老弟脾气对我胃口!我说老孙,咱赵老弟跟我一样,都是一根肠子通到底的人,直人!老孙,你也别拐弯抹角了,也别废话连篇地啰嗦了,你也就直来直去吧。这物件我喜欢,你赶紧说个价,要是合适我就要了。”

    “百万左右吧。最高不过两百万,最低也能值个六十万。”孙强道。

    赵满初闻之时,心中已然是凉透了。这跟他和胡文灿的估价值相比,太少了!胡文灿可是估价上亿。赵满心想至少也有千万以上的价值吧。

    可是孙教授一连串的说词后,赵满找不到北了。

    不过沉淀下来一想,多少不是赚呢。这可是无本生意啊。这点,赵满倒是跟尹思雨想法很一致。

    赵满后来又是一想,这东西邪乎着呢!它可索命!还是尽早脱手的好。再说了,现在他们这帮人还没注意到那金手镯上面的古文字呢,要是注意到了,那这手镯可就废了!

    想来胡志超都能翻译过来那古文字,一个中学的历史老师都破译了那古文字,人家堂堂香城大学的教授、博导,能看不懂了?

    越想,赵满越是觉得还是脱手算了。

    不过,还价还是要还的。这可不是斤斤计较。还价是一种价格的彰显。更是一种理所当然。不还价才心虚呢。

    ……

    “白先生,若是你要的话,你肯给多少?”赵满问道。

    白三:“哈哈……今年嘛是我六十六岁的生辰,好,那我就图个吉利数,给你六十六万,怎样?”

    赵满:“太少了。白先生,想您这样的贵人,肯定是大富大贵,延年益寿的福星、寿星、禄星融为一体的大人物,将来您肯定还能再活一个六十六年!一百二十万吧。”

    白三哈哈大笑着,道:“赵先生可真是会说话啊!照你这么说,我要是出多少钱,就能活多少岁了啊?哈哈哈……这样,赵先生先去厢房休息一下,喝点功夫茶,我跟老孙再商酌商酌,赵先生,你也知道,我就是一个生意人嘛,我跟他老孙可还不一样,他可有旱涝保收的铁饭碗,人家是有工作单位的人啊。我除了靠这转手赚点吃饭的钱外,可什么倚靠都没有啊。阿哈哈……”

    孙强也附随着笑了起来。

    “那好,你们商量商量吧。”赵满拿稳、捏紧了那金手镯,出去了。

    王经理连忙让工作人员伺候着去了。

    ……

    闲杂人等都走了。

    屋里只剩下了白三、孙强和王浩纶王经理三人。

    孙瑞豪站定在门外把守着。

    身披麻袋,头顶锅盖,天寒地冻,跪地求阅!

    (本章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