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五章事态平稳

    谁知柴格突然胸口起伏波动变大,鼻翼微张,眼睛放大带有血丝,显然是怒气横生的样子,听他大吼一声,怒喊质问封荼道:“啊!你早知道这件事?!”

    柴格也不傻,立马反应过来,回想种种迹象,自然发现封荼早知道此事。他此时呼吸急促,怒瞪着封荼,胸口下起伏。

    因为担忧柴格,灵芝赶忙起身站在他的身后,见柴格如此激动,略微有些担忧的抬手轻抚柴格的胸口,妄图给他送送气,

    同时听了柴格这话,灵芝略带责怪的神色看着封荼道:“您早知道此事,也不告知我们夫妻,将我们夫妻当傻子一般糊弄?!”

    灵芝话音刚落,柴格也不知是怒气难止,用手臂将灵芝的身体往旁边一拨,灵芝顺着柴格的力道微微后退几步。

    柴格盛怒之下,却还顾忌着灵芝,转头见灵芝退到安全区域,便猛地抬手拨开封荼抵在他胸口的手臂,握拳击向封荼的胸口。

    封荼早在柴格抬手的时候,收手侧身,脚下一动,便躲开了柴格的攻击,这一切的发生也不过在瞬息之间。

    “哎哟!柴小子,你打不过他,你活了多久他活了多久,哎哟,右边低了半寸,左边高了高了!”柴格一激动,和封荼打了起来,我和灵芝还没什么反应,雅爷爷倒是先咋呼起来,围在两人的身边,连蹦半米高。

    虽然雅爷爷口说着柴格打不过封荼,但言语之间根本是火浇油,完全是唯恐天下不乱的样子,而且听他这话的意思,似乎知道封荼是什么来历。

    柴格根本是靠着蛮力,只一味用拳头左右挥动,追逐封荼的残影,以此来宣泄自己心的不满,他到底也是个有血性的汉子,明明打不到封荼,听了雅爷爷的话,手的动作变得更快。

    封荼也不跟柴格动手,脚下轻动,便躲开了柴格的攻击,外表看似柴格步步紧逼,可他却根本没挨着封荼。

    我知道封荼厉害之处,倒也不担心他会挨打,只是担心柴格能否承受这个消息,封荼可能不想再这样耗下去,抬起双手由下至,两者手臂接触,封荼双手沉沉一接,抵住了柴格的来势。

    封荼双手化掌抵住柴格的手臂,左右泄力,以柔化刚,利用太极之势,慢慢化解柴格的力道,这也是唯一能在克制柴格的同时,而不令他受伤的法子。

    泄力之后,封荼并没有停止,脚下一转,手动作一变,借着柴格残留的力道,把力道还给他。

    封荼看似轻柔的手掌,却在最后用力一挥,不过因为之前泄力,残留的力道并不能伤害柴格,只是将他击退几步。

    柴格后退几步,脸却已经血液涌,满脸通红,咬牙切齿怒瞪着封荼,太阳穴也绷紧了青筋。

    柴格握紧拳头还想前,却被身后的灵芝抓住了拳头,他估计顾忌着灵芝,怕此时的自己控制不了力道伤害了灵芝,便硬生生的忍了下来。

    两人的脸是难掩的悲恸,柴格略微有些崩溃,慢慢蹲下身,捂着头,喃喃道:“为什么?!我们是同族啊。”

    灵芝看着柴格这么难过,哽咽了一声,用双手捂着嘴,侧头看向别处。

    “因为嫉妒,唯独你们一家子没有蛊毒。”封荼收手站在一旁,听到柴格的疑问,冷冷道。

    柴格抬头,脸充满了疑惑:“可叔伯也没有……”

    “你们家还信仰圣巫,只要你们在,圣巫不会消失。”封荼冷笑了声,没等柴格说完,直接出声打断,柴格微微一噎,没再说话,只低垂着头。

    “嘿,小子,怎么不说话!你小子倒是不简单!能把小老儿我这么久都没法子解决的事,你一下解决了,不错不错!”见柴格不再动手,雅爷爷立马跳到封荼的身边,猛地拍了两下封荼的肩膀道。

    他看着封荼的那样子,倒是有种惺惺相惜的感觉,看样子他还是颇为欣赏封荼,听雅爷爷提起小雅时,我心里一紧,毕竟我们令他的孙女受伤。

    不过听他这么说,封荼令小雅受伤反而是一件好事,想来也不会因为这件事再和封荼计较,心里总算放下个大石头,这下应该没什么事了,柴格的事也解决了,雅爷爷似乎也不会追究小雅受伤的事。

    谁知我刚这么一想,雅爷爷突然脸色一变,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突然双手化掌相合,再变剑指,从两边袖口抽出两张黄符,夹在指尖,双手下旋转,黄符居然自燃起来

    雅爷爷冷着脸神情严肃,大喝了一声:“天法清清,地法灵灵,起!”

    话音刚落,那些躺在架子白布下的尸体,直接从架子站起,白布掉落在地,露出那些尸体的样子,有男有女,有老有少,皆闭着眼睛。

    雅爷爷将手黄符一抛,那些尸体突然双手伸直,往一跳,便直接从架子跳到地,统一面对着封荼,那架势似乎是要和封荼动手。

    封荼倒也不着急,冷笑了声,背手朝那些尸体前进了一步,那些尸体还没等雅爷爷吩咐,便整齐的后退,封荼下打量道:“不错不错,虽然您没我活的久,但我看在外表的面子,还是叫您一声老爷子,这手起尸您孙女漂亮,白天也能驱尸。”

    话里话外说着是敬语,但听起来却格外气人,是封荼气死人不偿命的风格,雅爷爷被气的吹胡子瞪眼,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看着那些尸体。

    指着他们,手指微颤道:“你们!你们怎么这么怂!丢人的东西。”

    不过雅爷爷也是不按套路出牌,我以为他会不计较的时候,他愤而动手

    我以为他被气成这样,会继续动手的时候,他又脸色一转,甩开手的灰烬,走到封荼的前面,笑道:“不敢不敢,你年龄和辈分都大。”

    “噗呲,爷爷,你这见风使舵的本事是越来越厉害了。”站在一旁的小雅突然出声道。

    本书来自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