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52章还得多练练

    <content>

    东方靖多多少少觉得有些过意不去,有一再有二,这不符合他一贯的行事风格,但这个时候,还是自己的事情更紧要一点。品書網

    刘勤燕和武力健闻言,却忙不迭地插嘴道:“没关系,我们整个剧组都是从沪城那边过来的,到时候尽管搭我们车好了,有的是空位子呢!”

    郝俊冲着东方靖撇了撇嘴,转身向刘武二人道了声谢,二人又忙不迭地摆手。

    东方靖至始至终都不曾怀疑过,他让奚光辉所做这一切的阻挠,均是由郝俊而起。

    奚光辉重新和信达广告的工作人员汇合到了一起,他现在必须要保证这些人依旧能够为他所用,不然的话,他和刘武二人之间的争斗将毫无胜算。

    看着奚光辉众人离开时的场面,郝俊的眉头依旧不经意地皱了起来,虽然只是基于一种猜测,他尝试着阻挠奚光辉的光辉传媒成立和发展的步伐,但事实,能不能改变那在他心是永远的痛的记忆,他仍旧无法确信,而这仅仅是他所认为的奚光辉所犯下的错误的一点点小小的报复而已。

    是的,一点点,少得不能再少的一点点。

    小妮子和夏雨清显然不在意坐谁的车子回沪城,两个丫头捧着剧本看个不停,时不时地还会热烈地讨论一番,还真有点敬业的小演员的样子。

    武总监开得是一辆面包车,起来东方靖的房车的舒适度显然要差得远了,但她们却丝毫不受到一点影响。

    真是着了魔了。

    刘武二人脸难掩喜气,看着跟在面包车后的拍摄团队的壮观车队,嘴里啧啧个不停,颇有点意犹未尽的意思。

    “郝俊,这一次还真是要多谢你啊,要是没有你,我们哪里能请来这样的奥援?那新蕾集团的朱德华和安部长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要不是粱导和他的团队专业顶呱呱,今天他们会一句别的话都没有?”

    这二位经历了一番和新蕾集团的合作,总算是看明白了一点安部长和朱德华的心思。

    郝俊笑了笑,并不居功自傲地回应道:“我也是恰逢其会,给两位牵个线而已,再说了,您二位不也帮了我这么大的忙吗?”

    他的目光落在了夏雨清和小妮子的身。

    刘勤燕见状,不由露出几分会意的笑容。

    他虽然不知道那位天地传媒的滕总和郝俊之间的关系,但郝俊一个电话能让滕世栎做出这样的反应,委实是难得至极了,眼前的这个年轻人虽然谦逊,但他却不能小瞧了,以后可也有的是机会与那位滕世栎以及粱导合作。

    任何利益相关联的事情,抛开人情,最好还是以利益往来来维护,好像类似的等价交换,而少年人的要求对他们而言,不过是举手之劳,稳赚不赔,日后要是有好处,也应当先想着身后的两个女孩子,刘勤燕和武力健都不是那种忘恩负义的人,心里也有属于他们的一杆秤。

    他们将功劳算在了郝俊的头,孰不知,滕世栎却巴不得他们这样的在沪城的业内人士送门来,只能说,时机刚刚好。

    而对于滕世栎而言,对付在电视剧投资方面搞风搞雨的奚光辉,他的报复方式也是这样简单而且直接,并且是如此地恰到好处。

    你既然在拆我的台,那么我为什么不能拆你的台?

    郝俊提供的这个机会,滕世栎是欢喜还来不及,更何况,刘武二人也能够成为他在沪城的奥援。

    东方靖很快和奚光辉汇合到了一起,他们俩并不知道事情背后的一些猫腻。

    奚光辉惴惴不安地看了东方靖一眼,并没有说话,而东方靖只是坐在座位,单手撑着下巴,目光深远地望着窗外,那是属于新蕾集团厂房的高大围墙。

    没错,他们并没有立刻离开。

    等了许久,他们才看到朱德华的宾利车从大门口驶了出来,后头还跟着几辆统一型号的小车。

    司机按了按喇叭,东方靖从车跳了下去,冲着宾利车招了招手。

    奚光辉也想跟下来,东方靖回头道:“你在车呆着,我去和朱总说!”

    奚光辉向前的趋势一顿,收身又坐了回去,脸色不禁有些难看。

    原本和朱德华之间,只是一种利益之间的简单交换,但事情一发生,并且变化不断,东方靖立刻觉得自己已经相当被动了,而此刻,再想去改变这种局面,他其实很为难,但他决定还是要去试一试。

    宾利车门打开,东方靖一头钻了进去,小雪睁着一双大眼睛好地看着他。

    东方靖苦笑了一声,“朱总,今天的事,让您看笑话了!”

    朱德华摆了摆手,“也不算是笑话吧,小靖啊,这事情不是我不愿意帮你们,只是你的那个人嘛,实在是,哈……不说了,这另一方面嘛,希望你也能够体谅,我也是需要考虑我们公司的利益,小刘和小武把握住了机会,我也不能因为我个人喜好的关系而罔顾公司的利益!”

    东方靖一愣,朱德华这话,却是生生地直接将他接下去要说的话都给堵回去了,他原先在车子的所有的预想,都没了作用。

    真是头老狐狸,尽管东方靖知道朱德华说得没错,但他露出这样的姿态,却也是他没有料到的。

    些许利益得失,东方靖心也有不甘,但他觉得自己非常有必要摆出不在意的那种姿态,云淡风轻的才能符合他的身份。

    他并没有流露出任何多余的情绪化的表情,只是诚恳道:“我理解,所以我才会特意跟来和朱总道一声歉,我的人做得不够好,也只能怪他自己没有把握住机会!”

    朱德华笑了笑,道:“你能这么想,我很高兴,这一次不成,我们还是有很多机会继续合作的,不用太过计较眼前的些许得失和成败,你可以把我的这句原话告诉小奚!”

    “我想他一定会记住您的金玉良言的!”东方靖俨然站在一个位者的高度来评判着奚光辉的所作所为。

    朱德华不禁高看了东方靖一眼,尽管他的人这一次办事不利,但从始至终东方靖都没有发作的迹象,一个出身优渥的年轻人能有这份涵养和气度,至少在同龄的贵公子当,已经是非常难得了。

    宾利车很快停了下来,东方靖下车,面露笑容地朝着它挥了挥手,很快又了紧跟在后头的自己房车。

    小雪回头看着这个阳光帅气的同龄人,不禁轻声嘟囔道:“他的心情一定很不好,现在这个样子,都是装出来的!”

    朱德华一愣,随即摸着她的头,哈哈笑了起来。

    “小雪啊,你观察得非常仔细,但有些人的确是不会将内心的情绪轻易地表现出来的,所以啊,你要记住,不要以为你把自己的小心思掩藏地很好,像你发现了东方靖一样,一定也会有明眼人看得出来,在演技这一块,你要是想有所成,还得多练练!!”</content>

    本书来自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