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50第1650章不能明怼,只能暗怼

    正在刘浪思考之际,玉帝忽然停下了脚步,刘浪刹车不及,差点儿撞到玉帝的身,好在他反应速度足够快,最终在离玉帝只有几厘米的地方,停下了下来。

    后退了两步站稳,刘浪感觉自己脖子后都是冷汗。

    “刘浪,你可知罪!”玉帝猛地转过身来,面对刘浪,双目如电,沉声质问道。忽然爆发出来的威压,压得刘浪都有些喘不过气来。

    “我知不知罪有那么重要吗?最后,还不是你说了算!”已经猜到了玉帝的大洗牌计划,刘浪深知自己是一个牺牲品,玉帝的真正目标不是他,而是他背后的那些大能,所以,即便现在跪地求饶,玉帝也不可能饶过他。

    因为绕过他,等于饶过了所有人。

    既然结果已然注定,也没必要低声下气了,管他什么三界领袖,直接开怼是了。

    见刘浪这种态度,玉帝反而笑了,“你倒是能认清现实。”

    “要杀要剐随你的大小便,不过,想让我无限我的那些朋友,门都没有,他们跟小世界联盟没有任何的关系,我不会让他们跟我一样冤死的。”刘浪义愤填膺地说道。

    之前,他一直把玉帝当成德高望重的前辈看待,但是,通过这件事,刘浪发现,在权力和利益面前,那些虚伪的面具,往往一撕破。

    “说得好!”听完刘浪这番话,玉帝竟然鼓起掌来。

    刘浪一阵发懵,“难道自己错怪玉帝了,事情不是想象那样?”可算玉帝没打算排除异己,自己这么说话,玉帝也应该生气才对。

    在刘浪疑惑之际,玉帝的脸开始变形,一身金袍也渐渐褪去了颜色。在刘浪怀疑的目光,玉帝变成了另外一幅模样。

    “三太子?”看到立在自己面前的白衣青年,刘浪喃喃喊道。

    “是我!”哪吒哈哈大笑。

    刘浪赶紧揉了揉眼睛,揉完之后,他发现,这双眼根本没用,立即运转真实之眼,根据真实之眼反馈回来的信息,眼前之人是哪吒无误。

    其实,刘浪如果在天庭安全局的时候,用真实之眼看一下,肯定一早知道玉帝是哪吒假扮的,三界之内,能逃过真实之眼的伪装,实在不多。

    可是,刘浪根本没想到,玉帝也有人敢假冒,这半天,他一直低着头来着。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刘浪一时有些糊涂。先前哪吒闯入天字号审讯室,只看了他两眼,拍拍屁股走了,现在怎么现在腰身一变,化身玉帝了?

    “说来话长,我得给你好好讲讲。”哪吒搓着手,说道:“不过,讲之前,我得先问问刘大人,当时,我进了天字号审讯室,没理你,走了,你心里是不是在说,这小子真不够意思!”

    “这个还真没有。”刘浪实话实说道。

    哪吒重塑肉身用的须弥天莲,是太乙真人用开智丹,跟他换的,而且太乙真人还帮华灵灵炼了一具肉身,刘浪从不觉得,哪吒欠他什么。

    相反,哪吒不止一次帮他出头,倒让他心生亏欠,毕竟,这里面存在着误会。

    “大度,真大度!换成是我,我一定问候他的八辈祖宗!”哪吒不由得挑起了大拇指,然后一伸手,从脸拿下一张黝黑的面具,眉飞色舞地说道:“这是我师父炼制的新宝,具有幻化之能,除非是天尊大能,否则根本看不出破绽。”

    “你是利用这面具变成玉帝的?”刘浪一脸好地望着那面具。

    这玩意可什么易容符好多了,易容符用几次不行了,而且地阶以的,根本买不到,想瞒过金仙更是不可能。

    而这面具,一看很结实,用个十万八万年都不会有问题。

    “不错。”哪吒洋洋得意道:“我其实想变别人的,后来想想,还是变玉帝方便行事,你是没看见,我到了天庭安全局,把章若尘训得跟孙子一样,章若尘连个屁都不敢放,我爹都得在旁边老老实实的听着,这种感觉实在太他妈爽了!”

    “咳咳……”刘浪觉得哪吒活了几千万岁,还是跟小孩一样,根本没有意识到这件事的严重性,假冒玉帝,跑到天庭安全局耀武扬威,瞒得了一时,瞒得了一世吗?

    “三太子,你假冒玉帝,是为了救我出来?”

    刘浪深吸了一口气,很是严肃地问哪吒。

    “当然!”哪吒一本正经地说道:“我师父从小教我滴水之恩,需当涌泉相报,没有你的须弥天莲,为我再塑肉身,我早死多时,这救命之恩,我算到死,也是不会忘记的。也是怕连累我爹,要是我自己光了个棍儿,我直接冲进天庭安全局,大杀四方,哪用得着费这劲。”

    “呵呵……”

    刘浪这时候,也不知道是该哭好,还是该笑好了,本来第一颗时空之石已经毁了,第二颗时空之石,在刘浪的威胁下,也落不到章若尘的手里,一切都在向着好的方向发展,结果,哪吒这一搅合,一切都乱了。

    关键,人家是好心。

    冒了这么大的危险,假扮玉帝救你出来,你总不能说人家是多管闲事吧?

    刘浪叹了口气,说道:“三太子,这件事你不该掺和啊!章若尘只是表象,真正主导这件事的是玉帝。我死也死了,要是连累到你,让我于心何安!你干脆再扮一次玉帝,把我送回去吧!”

    “好不容易救出来,怎么能送回去?刘大人,你可是有些小看我了,我早知道是玉帝下令抓你,也知道玉帝想借此打击更多的人。”哪吒撇撇嘴,说道:“不过,那又如何?玉帝可以无法无天啊?他做错了,我照样怼他,只不过实在打不过他,不能明怼,只能暗怼。猴哥的前车之鉴,摆在那,我是肯定不能重蹈覆辙的。”

    “猴哥?齐天大圣孙悟空?”刘浪眼前不由得一亮,听哪吒说话的语气,以及称呼,好像跟孙大圣关系匪浅啊!

    本书来自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