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八章:《有情百女遇见无情郎》

    女妖冷笑声,喷出烟火,又要使出倒马毒刺来。孙悟空和猪八戒识得厉害,调头就跑。女妖挺着钢叉追了出来。

    孙悟空跑到石屏风外面,回头见女妖追上来了,大声叫道““昴宿何在?快下手!”

    昴日星官站在山坡高处,现出本相,原来是只两个冠子的大公鸡,昂起头来,约有六七尺高,全身散发金光,对着蓝衣女妖“喔”地叫了声。

    蓝衣女妖想逃已是来不及了,被那声雄鸡叫,叫得动弹不得,趴在地上,立时就现了本相,是只琵琶大小的蝎子。“喔!”

    昴日星官再叫了声,那蝎子浑身酥软,死在了地上。

    花冠绣颈若团缨,爪硬距长目怒睛。

    踊跃雄威全五德,峥嵘壮势羡三鸣。

    岂如凡鸟啼茅屋,本是天星显圣名。

    毒蝎枉修人道行,还原反本见真形。

    猪八戒见蝎子不动了,怕她没死,跳上前去,只脚踩在脚下,骂道:“这下不使倒马毒了!”

    边骂着,边举起钉钯来,啪啪几下,捣了团烂酱。可怜,昨夜还是多情女,今朝已赴枉死城。

    昴日星官两声雄鸡叫,叫死了女妖,向孙悟空三人拱了拱手,阵金光回天去了。

    孙悟空三人拱手朝天谢道:“有劳了!多谢了!改日赴宫拜酬”

    三人回到坡前来,收拾了行李马匹,又进洞里去打清余妖。

    洞里面大大小小的丫环女童,都在两边跪下磕头求告:“爷爷,我们不是妖精,都是西梁国的女人,是被这妖精捉来服侍她和老师父的,老师父好好地在后边香房里坐着呢!”

    孙悟空火眼金睛看,果然不见有妖气,也就不动手打她们了,进到后面去,叫道:“师父!”

    金蝉子看见徒弟们来了,抹着眼泪道:“徒弟们,累了你们了!那个女人呢?”

    “你还问她做什么?”猪八戒叫道,“那是只大母蝎子,观音菩萨指示猴哥,去天宫里请了昴日星官下来,两声鸡叫,把她叫死了,又被老猪捣成酱泥了呢!”

    金蝉子念了声阿弥陀佛,又面向南方感谢观音菩萨。好你个佛门,戏弄了我,居然还假装让观音前来相告,我金蝉子记住了。

    四人在洞里寻出了些素米、素面,做了顿饭,饱吃了顿,把那些捉来的女子赶下山,指给她们回家的路,叫她们各自回家去。

    四人走出洞来,点上把火,把几间房子洞府,烧成个破败瓦窑般。沙和尚扶着金蝉子上了马,猪八戒挑了担子,孙悟空在前头开路,往西而去。

    熏风时送野兰香,濯雨才晴新竹凉。

    艾叶满山无客采,蒲花盈涧自争芳。

    海榴娇艳游蜂喜,溪柳阴浓黄雀狂。

    长路那能包角黍,龙舟应吊汨罗江。

    他师徒们行赏端阳之景,虚度中天之节。这天,正走着,前面忽然又见座高山,挡住了去路。

    金蝉子勒住了马,回头叫道:“悟空,前面有山,别又有妖怪,小心些!”

    “师父放心,有我们在,还怕什么妖怪!”孙悟空笑着看了看远方。

    金蝉子打马前行,不会,上了山路,山势险恶,树高林密,涧深路陡,很是难行。

    顶巅松柏接云青,石壁荆榛挂野藤。万丈崔巍,千层悬削。

    万丈崔巍峰岭峻,千层悬削壑崖深。苍苔碧藓铺阴石,古桧高槐结大林。林深处,听幽禽,巧声实堪吟。涧内水流如泻玉,路旁花落似堆金。

    山势恶,不堪行,十步全无半步平。狐狸糜鹿成双遇,白鹿玄猿对迎。忽闻虎啸惊人胆,鹤鸣振耳透天庭。黄梅红杏堪供食,野草闲花不识名。

    四人进了山,孙悟空在前头拔草除石开路,路缓缓而走。走了很久,终于过了山头,往西面下坡,下了坡,面前却是片平坦开阔的地界。

    猪八戒看见路宽好跑马,时玩性大起。他把行李担子给沙和尚挑着了,他自己双手举着钉钯,做出凶狠模样,跳上前来势要打马。哪知白马根本就不怕他,任凭他“驾!驾!驾!”地乱赶,只是不紧不慢地走。

    孙悟空笑道:“八戒,你赶他干什么?让他慢慢走好了。”

    “猴哥,你看,天晚了,从上山到下山,走了天了,肚子饿了,大家走快些,好去寻个人家化些斋吃呀。”

    猪八戒赶不动马,脸没趣。

    “哦,也是啊,你饿了,师父也饿了,等我去叫他跑快些!”孙悟空说着,把金箍棒晃了晃,“咄”地喝了声。

    白马吃了惊,突突突,如飞似箭般,顺着路往前跑去了,众人倒落在了后面。

    猪八戒笑道:“猴哥,你在大罗天御马监里,做弼马温养马的日子,倒也不是白混啊!”

    “去!”孙悟空直觉得那段弼马温的历史很不光彩,不想多说。

    悟空五百年前曾受玉帝封在大罗天御马监养马,官名弼马温,传留至今,是马皆惧猴子,不知是真是假。

    金蝉子骑在马上,白马跑得太快,他挽不住马缰,只得扳紧着鞍桥,俯身趴在马背上。前面地势开阔,白马撒开了蹄,直跑了二十来里路,才渐渐地缓慢下来。

    正走着,忽然声锣响,路两边闪出来三十多个人,个个拿着刀枪剑棍,跳开金蝉子马前拦住道路,大喝道:“和尚!哪里跑!”

    金蝉子猛然惊,战兢兢地坐不稳,啊呀声摔下马来,倒在路旁草丛里,什么意思,刚刚从狼窝出来,又遇见土匪了吗?

    “悟空,救我。”。

    那伙人看见金蝉子这么不中用,声喝叫就吓下马来了,都哈哈笑着围了过来。

    金蝉子倒在地上,不住后退,蚂蚁法力,只是介凡人,只能无奈嘴里大叫着:“大王饶命!大王饶命!”

    “我们不要你的命,也不打你,只是你要有盘缠留下。”为首的两个大汉道狞笑着道。

    金蝉子这才省悟,原来他们是伙强盗,好说,好说。

    他胆战心惊地抬头去看:个青脸獠牙欺太岁,个暴睛圆眼赛丧门。鬓边红发如飘火,颔下黄须似插针。他两个头戴虎皮花磕脑,腰系貂裘彩战裙。个手中执着狼牙棒,个肩上横担挞藤。果然不亚巴山虎,真个犹如出水龙。

    这些人面相如此凶恶,金蝉子心里有些害怕,心想要是死在这里,还在吗bf佛门,骂道:都怪那猴子胡来,走得好好的,来赶什么马?眼见恶人逼了上来,慌忙双掌合,说道:“大王,贫僧是东土唐王派往西天取经的,自从出了长安城,路上走了几年路,日久年深,盘缠早已经用完了。出家人以乞化为生,哪里会有钱财?万望大王方便方便,让贫僧过去罢!”

    金蝉子连忙抬出了唐王,又说自己是和尚,没钱,希望强盗放过他。

    两个强盗头子哈哈大笑道:“我们在这里剪径,拦路收钱,管你什么方便不方便?你要是真没钱,就趁早脱下衣服,留下白马,放你过去!”

    “阿弥陀佛!贫僧这件衣服,是东家化布,西家化针,零零碎碎化来的。你要是拿走了,可不害死我了?人若是恶,只是这世里做得好汉,下世里变畜生哩!”

    青面强盗大怒,拿起狼牙棒来,势就要打。

    金蝉子看见,心道“可怜!你只说你的棍子,还不知我徒弟的棍子哩!”好汉不吃眼前亏,保命要紧,徒弟们应该快跟上来了,可不要没死于妖怪之手,今天枉死于盗匪之棒了,虽说出家人不打诳语,也要看时候,也要分人对待了。

    他急切之中,编了个谎,边往后退,边急急说道:“大王!先别动手,我有个小徒弟,在后面,马上就到了!他身上有几两银子,拿来给你吧!”

    强盗头子笑道:“这和尚,倒也不肯吃亏,不用打,就把徒弟供出来了!好,先把他捆起来吊着,看他徒弟怎么说?”

    喽罗们上来齐动手,拿条绳子,把金蝉子捆了起来,高高吊在树上。

    孙悟空等人走在后,说说笑笑地走来。

    猪八戒还在呵呵大笑:“师父去得好快,不知道在哪里等我们呢?”

    忽然抬头,远远看见金蝉子在树上,猪八戒又道:“你看师父,等就等好了,还这样小孩子心思,爬到树上去了,扯着藤儿打秋千玩呢!”

    孙悟空眼睛厉害,看见了树下伙强盗,心中暗喜:造化!造化!好久没有动过棍子了,这不,买卖送上门了!

    他对猪八戒道:“呆子,别乱说,师父是被人吊起来了!你们两个慢慢来,老孙先去看看。”

    孙悟空摇身变,变做个干干净净的小和尚,穿领灰布僧衣,年纪约十六七岁,肩上背着个蓝布包袱,迈开步,来到树下。

    看了看那些狞笑着的强盗,又抬头看着金蝉子,装得迷糊不解,问道:“师父,这是怎么了?这都是些什么人?”

    金蝉子被吊得难受,但也眼就认出了孙悟空,立马责怪道:“徒弟呀,还不快救我?都是你吓马,才弄成这样,还问什么?”

    孙悟空装傻,用手指了指:“他们是干什么勾当的?”

    “这是伙拦路强盗,找我要买路钱,我说没钱,就把我吊在这里了,只等你来,看有没有办法救我,要不然,把这匹马送给他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