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第949章 入股

    张文定这时候还能怎么说呢,只能是什么都不说了。

    你把我叫出来,就是为了说喜欢我?

    拜托,咱们都是很成熟的人了,能不这么幼稚吗?

    多少大事在等着我处理呢,可没这闲工夫跟你谈情说爱,县里的发展在等着我,儿女情长什么的,真的不合适啊!

    见张文定不说话,梅天容又道:“放心啦,不会破坏你的家庭的。”

    “你呀……”张文定摇摇头,苦笑道,“我谢谢你啊!”

    梅天容恢复了正常坐姿,道:“反正不管你怎么想,我就是这么想的。”

    说完这个话,她还真的就这么含情脉脉地看着张文定,道:“其实我辞职,然后过来燃翼,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因为燃翼有你。”

    这个话,张文定是不会完全相信的。

    可能梅天容在现在说这个话的时候,心里是这么想的,但当初辞职的时候,肯定不是这么想的。

    张文定虽说对自己的魅力有点自信,却也没有自大到认为自己当初就能够吸引得梅天容如同飞蛾扑火一般的扑过来。

    毕竟,当初,二人的交往并不多。

    像梅天容这么成熟的女人,日久生情是有可能的,一见钟情那就是开玩笑了。

    当然了,一个女人把话到了这个份上,张文定就算不相信,也不可能说出来。

    最起码,她是真的辞职了,是真的过来了,并且,辞职的原因,多少跟他张文定有些关联。

    他只是在心里感慨,原本是打算在燃翼不惹女人的,哪怕对于陈娟的主动,他都是能避则避。

    现在倒好,这又冒出来了一个梅天容。

    对了,还有黄欣黛,这可是一个很大的坑啊,但这个坑,张文定还就准备往下跳了。

    大学时候的暗恋啊!

    没有比这个更吸引人了。

    甚至可以说,这其实已经是一种执念了。

    看着梅天容那张漂亮的脸,张文定心里突然有点蠢蠢欲动。既然是要和黄欣黛有事情了,那么,多一个梅天容也不多吧?要不,把陈娟也收了?

    呃,还一个杜秋英,虽然有点让人讨厌,但长得还是很漂亮的,并且还是苗玉珊的妹妹,似乎也可以收了……

    梅天容还有个姐姐梅华容,要不要也联系一下呢。

    两对姐妹哦……

    想到这里,张文定心里就点稳不住了。

    眼见张文定又陷入了不言不语,梅天容就又道:“其实,以前只是觉得你不错,但还谈不上喜欢你。是到这里来了之后,听多了有关你的事,才慢慢喜欢你。我过来之前,我姐劝过我,说你这种人,最吸引人,她怕我过来是飞蛾扑火……”

    这个话,梅天容说得很是动情,无论是表情还是神情,都有一种沉浸在自己情绪里的感觉,令人想为他叹息。

    张文定摇摇头,微笑道:“被你这么一说,我都产生了一种我真的很优秀的错觉。”

    “难道你还觉得自己不优秀吗?”梅天容不在意他的躲闪,继续追击,“看一个男人优秀不优秀,只要看追他的女人多不多,是什么层次就行了。”

    听着这个话,张文定除了笑,真的不适合多说什么。

    如果他是一个商人,当然可以有很多话来接这个话,但他不是。

    他是一个公务人员啊!

    有些话能说,有些话不能说,或者不适合说至少不适合对梅天容说。

    大家的关系还没亲近到那种地步。

    如果是面对武云或者白珊珊,那想说的话,当然可以直说,或者有什么在别人面前不适合说的话,他也可以说出来。

    可大多数时候,有些话,不能直接表达,只能让别人自己去领会。

    梅天容是个聪明女人,懂得适可而止的道理,眼见张文定不愿意再谈这个话题,便主动换了个话题:“刚开始来燃翼的时候,说实话,我不是很喜欢这里。但现在,我有点喜欢这里了。”

    这样的问题,谈起来毫无压力。

    张文定果然接话了:“喜欢就好。这里毕竟是县城,不可能像白漳那么繁华,但相比省城,这里的生活节奏要慢得多。”

    梅天容道:“对呀。在白漳想买什么,直接就去买了,到了燃翼之后,发现想买点东西都买不到。可是后来吧,又觉得,其实那些东西,燃翼也有替代的,用习惯了也觉得不错。”

    “你会越来越喜欢这里的。”张文定笑着道,“县里这两年,就会一个质的飞跃,会有一个很大的发展。”

    梅天容就道:“那我这也算是见证了燃翼的发展啊。”

    张文定道:“是的,既然你辞职过来了,我也不能让你失望嘛。”

    这个话一出口,张文定就觉得说错话了。

    毕竟,这个话容易让梅天容产生误会,刚刚才摆脱了情啊爱的,现在可不要因为这一句话,又让她旧话重提才好。

    梅天容深深地看了张文定一眼,没有旧话重提,只是笑着道:“我觉得你也不会让我失望,我相信你。”

    这个话的意思到底是什么,那就只能张文定自己去猜了。

    当然了,现在猜不猜的,也不紧要。

    今天和梅天容见面,张文定原以为她是遇到什么事了呢,现在看来,她在县里混得还行,没有遇上什么事情。如此一来,今天这个见面,就很令人轻松了。

    虽然她的多情让人有点难以接受,但被一个这么漂亮的女人喜欢,身为一个男人,张文定还是打从心里觉得很舒服的。

    这顿饭吃完之后,在分别之际,梅天容笑着对张文定道:“今天是我的生日,谢谢你陪我吃饭。”

    张文定听到这个话,心里颇为遗憾,早知道如此,就准备个礼物了。

    现在一时之间,补个礼物的话,就太仓促了。

    仓促之间,也没有什么特别合适的礼物来补二人的关系现在比较特别,礼物要合适才行。

    所以,张文定没有什么礼物,只能叫梅天容等一下,然后买了一束百合花加满天星送给她了。

    玫瑰花都没敢送!

    收到花,梅天容开心不已,两眼冒光,看那样子,恨不得抱着张文定亲一口才好。

    当然了,她不可能真的亲张文定一口,只是很开心的告辞。

    ……

    和梅天容分别之后,张文定就给黄志打了个电话,约好了见面的地方和时间地点和时间都是张文定说了算。

    他倒是要看看,黄志到底是有什么事情要来直接找他。

    见面之后,张文定才明白,黄志这个家伙,还真是个能搞事的人。他以前在电站的时候,就想着要搞房地产,得知要被免了总经理职务的时候,就想着搞一个商业地产。

    现在,房地产和商业地产都在搞了,他又想在电站的事情里插一脚了。

    “你想回电站?”张文定看着他,满脸的不可思议,“这个不是你想回就能回的吧?现在林业厅和水利厅不是要把电站卖给电企了吗?”

    “是卖给电企,但咱们这儿没有地电,而国电和南电的出价,不会太高。”黄志笑着道,“这样一来,另外几家电企,其实是以发电为主,而不是卖电……这样来操作的话,其实你们县里也可以间接持股的。”

    张文定对这个话,可不敢完全相信。

    “我们县里……甚至望柏市里,都没有成立水利水电公司,怎么间接持股?”张文定皱了皱眉,道,“难不成让交投公司投资水利?”

    “为什么不可以?”黄志点点头,道,“交投公司也不能总是只投资一些停车场啊道路啊之类的,像电站也可以投资一下嘛。以后电动汽车发展起来了,这也是一种交通啊……”

    这时候的电动汽车,还处于新闻之中,没有大规模商用,南鹏那边都还只是试用。

    “电动汽车都还没大规模商用……”张文定哭笑不得,“整个石盘省都还没有一辆电动汽车,没有一个充电桩,你总不能说以后可能在停车场里会建充电桩,所以现在投资入股电站?”

    话是这么说,但实际上,张文定还是对这个主意很动心的。如果真的能够在电站里占一些股份,这对县里来讲,确实是个好事啊!

    “就是这个意思。”黄志一脸认真地说道,“虽说交投公司投资这个,有点不务正业,但只要县里支持,这就不是问题了。”

    “县里支持有什么用?”张文定还真的有点动心了,但顾虑也不小,“这事儿,不是县里能做主的,市发改委就不会批这个项目,说不定,最终还要省发改委批准才行。”

    “这又不是修办公大楼。”黄志毫不在意地说道,“市发改委现在重点审查的办公楼项目,这种投资,对于县里对市里都是有好处的,市发改委不会阻拦的。省发改委那里嘛……这个估计有点难度,但也不是没办法解决。”

    张文定顿时听出了他话里的味道,似笑非笑问道:“哦,怎么解决?”

    黄志摇摇头:“怎么解决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有人能够解决。但交投公司里面,他想入股。”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