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六你章就让你们得瑟

    <content>

    寸爆实在没有想到新来的凯子身手竟然这么厉害,这种实力足堪媲美大社团的双花红棍了。

    而且,是不是他的最强实力还很难说。

    “我现在带着这么多人出现在这里,臭脚强那个痴线还说出那种话,现在这个凯子一定嗅出了不同寻常之处。我该怎么办呢,事情办成这样,李哥一定饶不了我……”寸爆心里泛起了嘀咕。又想:

    “不如,我先叹叹他的口风吧?这凯子人虽然很有原则,但是好像也不是那么的不识抬举。”

    思虑了一番,寸爆直接走到刘建明身边,凑过脑袋,意味深长的说道:“刘sir,能不能借一步说话。”

    张子伟马挡在身前,瞪着眼睛叫道:“你个扑街又想干什么?”

    刘建明摆了摆手,示意稍安勿躁。

    张子伟压低声音,用只能两人听见的声音耳语道:“阿明,这碎料肯定没安好心。他们跟本地社团勾结,现在被我们撞个正着,不如我们去icac那边举报,面查将下来,一定废掉他们。”

    刘建明没有说话,只是给了他一个眼神,表示自己知道了,自己心有数。

    事情哪有张子伟说得那么简单,警署有多少人涉黑,根本不清楚,这东西牵一发而动全身,到时候搞将下来,案件没破,警署里面开始内讧,算到最后自己搞定所有人,菜都凉了。

    再说,自己又不是icac的人,吃力不讨好的事情没有人愿意干。

    身背了一个三年之约的血字战书,时间对自己来说非常重要,能最快的破案获取系统奖励的战斗力,才是正途。

    刘建明说道:“行,有啥事来我车里说吧。”说着,走向了自己的老爷车,事情再大,油钱还是要付的。

    “多少钱?”刘建明掏出了自己的钱夹。

    加油站的伙计说:“已经加满了一共九十三块。”

    刘建明付了钱。

    伙计把零钱递了过来,说道:“帅仔,你刚才真的酷毙了。”

    刘建明笑了笑,拉开左侧车门坐进了驾驶位。

    寸爆拉开右侧车门坐进了副驾驶。

    刘建明驱车稍微开远了一点,停下来,点了一支香烟,抽了一口,侧过脸颊,问道:“有什么要说的,说吧。”

    寸爆沉吟了一下,说道:“刘sir,这件事,是那些烂仔做的有欠妥当。等下我让他们亲自给您递茶赔不是。您要是觉得还不出气,要手,还是脚,到时候随便你。”

    刘建明吐出一口烟雾,潇洒的摆了摆手:“其实这事本来我不想追究。那些个家伙收我马子的保护费,我仅仅只是出头警告了他们一下,他们竟然想废掉我……”

    寸爆插嘴说:“他们不是说你阻止他们收取整条街的保护费吗?”

    “呵呵!”刘建明笑了起来,夹着手指头,把烟灰弹了弹:“我有那么无聊吗?整条街?呵呵。我又不是帝,我管的着吗?我马子的店是我投资的,我不罩她,我罩谁?”

    寸爆狠狠的捶了一拳,说道:“原来是这帮混蛋搬弄是非。我一定要他们好看。刘sir,给个面子。这件事交给李哥吧,李哥一定会处理好的。”

    刘建明点头,把还剩半截的香烟弹出窗外,拍了拍寸爆的肩膀,解释道:“其实大家都是同事。兄弟也没打算与你们为敌。刚好今天新成立b组,我想请李sir包括a组的所有兄弟,去夜总会乐呵乐呵。要不是出了这档子事,咱们现在所有人都已经美女入怀了。”

    寸爆眼睛一亮,喉结滚动了一下,问道:“刘sir,你不是开玩笑的吧?”

    屯门只有一家夜总会,在新镇镇心,经营者是稥港长兴社团的一名蓝灯笼徐天堂(蓝灯笼是指有入会意向但并没有正式入会的人),长兴可是老牌激进社团,实力不是新竹这些夕阳社团可以拟的。

    里面消费水平可不是一般的高,靓女的质量也是全区最好的,整个重案组那么多号人,一晚下来可真的不是小手笔。

    平常和李哥都鲜有机会去那里,警察拿死工资,穷乡僻壤,社团里面也没有多少油水可榨,仅仅只够小康而已。

    刘建明明知故问的说:“你看我像开玩笑的吗?实话说了吧,今晚主要是款待李sir、你、还有菠萝,服务任你们选,费用全算兄弟头。”

    寸爆乐的心花怒放,哈哈大笑说:“刘sir,你真的是……啧啧,太见外了。哈哈!我这通知李哥。”说着,拉开车门走了出去,掏出手机准备拨打电话。

    刘建明说道:“那些躺尸的烂仔交给你了,半个小时后,夜总会门口集合。”

    “知道啦!事情保证帮你办好。”一边拍着胸脯保证,一边走向了加油站那边。

    看着他的背影,刘建明嘴角扬起了一抹不易查觉的微笑。

    ……

    夜总会门口。

    “李哥,新来的那个凯子还真的识相。知道这里谁才是老大,谁说的算。”寸爆跟李志培凑在一起说道,后者听说有人请客到夜总会无节制潇洒,顿时扔掉一切节操屁颠屁颠的来了,来的竟然请客的主人刘建明还要快。

    李志培得意洋洋的说:“那当然!这叫识时务者为俊杰!幸亏他没做傻事……否则……哼哼,他以为揪住咱们的小尾巴,须不知,我们分分钟能让他船毁人亡。”

    菠萝看到自家大佬和狗肉兄弟寸爆聊的很开心,也嗅着臭味相投寻了过去:“呦!寸爆你和李哥聊啥子呢?聊的这么开心。”

    寸爆说:“当然是聊新来的凯子的事。”

    菠萝说:“他是主动向我们示弱啊,难不成会有啥见不得人的py交易?”

    李志培大手一挥,满不在乎的说:“能有啥py交易,无非是想我少给他一点阻挠,想我先一步破案,争年底的推荐升级机会而已。呵呵,还以为我不知道。”

    菠萝竖着大拇指夸赞说:“高,真是高。那李哥,你准备怎么办?”

    李志培皮笑肉不笑的说:“见过钓鱼没有?他现在像在钓鱼,我是那条鱼。我现在不仅要吃掉他的饵,我还要把渔钩吐出来,还给他。我跟你们讲,这案子我是破定了,跟前几年的几件案子一样,百分之百肯定是我破的。你们等着瞧好了,他一定会竹篮打水一场空。”

    菠萝哈哈的笑了起来:“我都等不及看他到时候那种颓废的样子了,啊哈哈哈……”

    寸爆也举双手双脚点赞。

    </content>

    本书来自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