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1 热心的何丰顺

    "第一家的生意半路夭折,尚海就带着惜恩大叔等人又陆续走了两家。可人家只要一听到尚海的名字,听到安澜商会的名号,都会不住摇头。

    小一些的商行甚至还会直接撵人,生怕同尚海等人沾染上关系。尽管跟在尚海身边的段猛气得暴跳如雷,却改变不了眼下的事实。

    小一些的商行如此,大一些的商行也没有好到哪去。唯一的区别可能是态度客气一些,但只要一提到生意,人家直接就是送客,让尚海等人无计可施。

    眼见日头已经转到正午,却连一点收获也没有,就连惜恩大叔这样走南闯北,见多识广的老人都变得有些焦躁。

    唯一比较沉稳的只有尚海,扑街八年所锻炼出来的粗大神经,令他在面对挫折的时候,具有相当强大的抵抗力。

    就在这个时候,一辆马车来到尚海等人近前,紧接着一个人影从车上跳了下来,笑道:“没想到世子居然在这里,让在下一阵好找。”

    尚海转头看去,脸上也带出笑容。

    “何大官人是如何找到尚某的?”

    何丰顺苦笑着摇了摇头,开口道:“在下一早就去了客栈,伙计却说你们早早就出了门,只是不知道去了哪里。

    在下只能一边在客栈中等候,一边派手下的护卫去打探。就在方才,手下的护卫回报,说是在丝绸街见到世子的身影。

    在下这才带着人赶了过来,在此相遇。”

    尚海有些惊讶,问道:“何大官人寻找尚某,可是有事?”

    “在下本有些事情想要通知世子,不过……看世子如今的情形,恐怕已经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尚海点了点头,笑道:“从早间到现在,走了大概有十多家,却没有一家商行敢收尚某的货物。何大官人要说的,可是与此事有关?”

    朴氏叔侄的这番动作,本也不是什么大事,简单交谈数句,事情就说开了。何丰顺收到的情报,同尚海了解到的,大体也是相当。

    知道尚海目前面临的困境,仗着同双方都有一面之缘,何丰顺就打算当一个中间人,为两方调解。

    尚海对此倒是没什么意见,双方只是意气之争,冲突也仅限于口角,连**上的冲突都没有。

    他也没有遭受实际上的损失,能够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尚海也表示愿意。

    只是对于调解的结果,尚海却没有报多少希望。从冯六打听到的那些情报中不难得出,朴氏叔侄绝对不是那种谦谦君子,有理不饶人,无理狡三分才是他们最真实的写照。

    这样的人,会接受何丰顺的调解?尚海觉得除非太阳打西边出来。

    何丰顺非常顺利地走进朴氏叔侄的住宅,三盏茶的时间后,却怒气冲冲地走了出来。

    对于调解的事情,朴氏叔侄也是愿意的,只不过他们要求的东西比较多。

    第一,尚海的货物只能卖给朴氏商行,价钱也只能由朴氏商行来定。换句话说,尚海只有卖与不卖的权利,卖多少,人家说了算;

    第二,尚海的侍女黄杏,必须由尚海亲自送到朴正仁的住宅;

    第三,尚海要公开承认错误,并向朴正仁道歉。

    同意这三个条件,满天乌云就散了。尚海将来也会是朴氏的贵宾,否则……

    否则后面是什么,朴氏叔侄没有说,不过浓浓的威胁味道,却已经包含在里面。

    何丰顺是来为双方进行调解的,不是站在朴氏叔侄的立场上侮辱尚海的。这样混账的条件别说尚海不能同意,随便换一个人来,也不可能同意。

    人家好歹是一国的世子,这般羞辱,是不是太过分了点。

    苦口婆心地劝说,朴氏叔侄就是不为所动。反而冷笑地看着何丰顺,话里话外的意思是让何丰顺认清现实,不要多管闲事。

    事情进展到这一步,也就没有再谈下去的必要。

    不过能够把长袖善舞,以好涵养著称的何丰顺气得如此失态,朴氏叔侄还是头一份儿。

    找到在客栈中听信的尚海,何丰顺简单介绍了其中的经过。

    尚海却一脸的平静,丝毫不以为意。这样的结果本就在他意料之中,自然也谈不上任何的失望。

    反倒是何丰顺一脸的愤懑,拍着胸脯道:“没想到朴氏叔侄如此的狂傲,世子放心,在下这就带你去崔氏商行。

    旁人害怕朴氏叔侄,同为五大商行的崔氏商行一定不会惧怕。只要崔氏商行肯出面,眼下的困难迎刃而解。”

    不忍心拒绝何丰顺的好意,尚海等人一起来到崔氏商行。

    看在何丰顺的面子上,崔氏商行倒是点头同意了。可价格却压得很低,基本上等于白送。

    何丰顺找到经常合作的崔氏商行掌柜崔屏,崔屏却是一脸的苦笑。说之前给的价格,还是看在何丰顺这个老主顾的面子上,否则崔氏商行根本不会因为尚海那几万两银子的货物,去得罪朴氏商行。

    说到底他们都是朝鲜人,尽管内部之间也有争斗,但是在面对外人的问题上,他们并不好出面。

    否则就有相互拆台的意思,若是因此引发了两大商行之间的争执,根本就得不偿失。

    听了崔屏的解释,何丰顺也没词了,因为人家说的确实在理。

    说到底,还是尚海的实力还太弱,无法为崔氏商行带来足够的利润,当然也就不值得崔氏商行为尚海出头。

    接下来的两天时间,尚海都是在何丰顺的陪同下渡过的。

    这位何会长对尚海也确实是真心结交,不但带着尚海逛遍了仁川城,讲诉了许多朝鲜的风俗人情、注意事项,还带着尚海参加了几个商行举办的宴会。

    有大明方面的,也有朝鲜方面的。几家商行轮番举办宴会,邀请商贸圈子里的商人参加,彼此之间分享情报,互相沟通,甚至很多交易都是在这种宴会中完成。

    尚海这段时间在仁川的人气相当爆棚,因为他和朴正仁之间的那点事儿,仁川城里的人就算不认识他,也听说过他的名字。

    不过绝大多数的人都对尚海敬而远之,对他并不看好。毕竟他只是一个琉球国的世子,没有多少实力。

    说得难听点,有没有尚海,仁川城照常运作。可一旦得罪了朴氏,今后能否在仁川城立足,那还得两说。

    商人,追求的就是利益。朴氏和尚海之间的份量孰轻孰重,在很多人的眼里自然是一目了然,这就导致尚海在宴会中寸步难行。

    喝酒、聊天、打屁,看在何丰顺的面子上,这些都没有关系。你好我好大家好的虚伪面具,也是戴了一层又一层。

    可就是别提交易,一旦提到尚海船上的那些货物,这些人准保会顾左右而言它,让尚海有力无处使。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