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第十五章 出兵

    清风城,杨氏宗族驻地内部,巨大的演武场上。

    青枫杨氏的黑蛟旗在空中猎猎响,迎风招展。

    花岗石铺就的地板上,排排身穿黑色鳞甲,头戴重盔,只露出两只黑黝黝的眼眶。

    队列整整齐齐,所有人身上的频率气息仿佛都是个整体,军阵煞气冲天,气势逼人。

    这是经过千百次训练,生死搏杀,方能历练出来的整齐纪律。

    此乃杨氏宗族最为精锐的黑鳞军,虽只有三千人,但每个都是锻体三层以上的武者,平时按军阵之法操练,形成集团军彼此配合,旦陷入,即便是后天圆满的武者也能围剿击杀。

    这可不是杨明在江湖风云传世界里面经历过的那些军队可比的,在江湖风云传世界里,即便是皇家的禁卫军,主体也只是凡人,但黑鳞军中每个士兵都是武者。

    若是放在江湖风云传里,随便个黑鳞军士兵都堪比二流高手!

    这三千黑鳞军,乃是杨氏宗族除了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先天老祖杨虚道之外的第二个定海神针,堪比半个先天!

    演武场尽头,却是个高达九丈的高台,层层阶梯,如若高耸肃穆的金字塔。

    塔的顶端,是个巨大的青铜大鼎,鼎前摆放着满满桌的三牲祭品,鲜活滚烫。

    “吉时已到,祭典开始!”

    司仪大声唱道。

    整个演武场为之肃,杨氏族长杨刑崆,以及三大后天圆满长老齐步上前。

    “祭天!”

    “二祭地!”

    “三祭祖宗!”

    伴随着肃穆的声音,所有在场的杨氏族人,即便是在旁边的看客,哪怕往常再是桀骜不驯的也是躬下身体,向天地,向祖宗致敬。

    站在三千黑鳞军前,处于领头的后天长老位置之中的杨明也不例外。

    传说数百年前,杨氏宗族老祖自大山之间走出,路拼搏自强不息,始有杨氏称霸青枫城。

    杨氏先人之所所为,崛起之路所流尽的血,绝对受得起享受余荫的杨家子弟行这么个礼。

    祭祀天地,乃是感谢天地的生养之恩,而祭祀祖宗先人,便是不能忘本。

    即便是杨明,在这个世家宗门共管天下的世界之中,若不是出声于杨家,哪会有这么安稳的环境修炼武道,又哪会有足够的资源供其修行?

    若是生长在荒野杂家,修炼功法不过是些粗浅的呼吸法门,有时候连吃饭都成问题,哪有什么时间和资源供你去修炼。

    享受了人家的余荫,付出的不过是鞠个躬而已,已经是赚大了。

    “拜!”

    “二拜!”

    “三拜!”

    “礼成.......”

    司仪高声唱过后,只见杨氏族长杨刑崆脸肃穆,将三炷香插在鼎上。

    拜过祖先,此时会场上终于进入了正题。

    只见杨刑崆走到高台前,望着眼下密密麻麻黑漆漆的人群,雄亮的声音高声喊道:

    “杨氏男儿!”

    “在!”

    “在!”

    “在!”

    铺天盖地的声浪,顿时如同海啸般冲天而起,杨明虽然只是站在高台的下方,但也感觉到股汹涌澎湃的激动涌上心头。

    “此战关乎我杨氏基业,定然有胜无败!”

    杨刑崆紧握拳头,高举到空中,额头上青筋暴起,高声怒吼,雄亮的声音几乎响彻了整座青枫城。

    “愿为死战!”

    下方,黑色的浪潮如同海浪此起彼伏。

    偌大杨氏家族,虽然平日里也少不得争权夺利,但有着至强者镇压,争斗也只是限制在个范围内,算是良性竞争,相互促进。

    而当外敌来临,整个家族又会拧成股绳子,爆发出极为可怕的力量!

    “开队,出兵!”

    伴随着杨氏族长的声怒吼,场下的黑鳞军整整齐齐地转过身,如道铁甲洪流朝外涌去。

    整个青枫城仿佛都动了起来,四处都是铁甲碰撞的声音,队队士兵从主街道上走过,行人纷纷让开,主城街道旁站满了围观的群众。

    “看,那是杨氏的黑鳞军!听说里面的每个士兵都要至少有锻体三层的修为!”

    “好厉害!”有人眼中充满着崇敬,满是惊叹。

    这并非奉承,要知道外面的些村庄里,个锻体三层的武者可能已经是村里最强的存在,而现在眼前竟然有三千多,简直是不可思议。

    然而不管他们怎么议论,每个黑鳞军士兵脸上始终没有任何的变化,沉默地步个脚印,汇聚成洪流,沉寂的煞气震撼人心。

    以杨氏三千黑鳞军为首,再加上十余个附庸家族,总共三万多的人马,恰似道黑色的洪流朝着沙河镇的方向行去。

    .......

    与此同时,城头侧无人主意的阴暗角落里,两名鬼鬼祟祟的男子正交头接耳,低声交换着情报。

    不会儿个矮猴般的男子灵敏地穿行在无人角落之中,窜掠远去,另人则是融入了看热闹的人群之中,再也消失不见。

    矮猴男子穿过条阴暗的巷道,前方赫然是条臭气熏天的臭水沟,然而他却毫不犹豫地头扎了进去,从臭水沟下的暗渠游到了城外。

    半个小时后,当夜色黯淡下来时,城外数里远的荒野密林内,丛茂盛的树木簌簌而动,树冠上落下条人影,正是矮猴男子。

    昏黄的天光之下,只见他从怀中掏出枚样式奇异的哨子,轻轻吹动,细微短促的哨音中,只见半空中电弧闪,只拳头大小,好像蜂鸟般的鸟类倏地射过来,落在矮猴男子肩膀上。

    矮猴男子将张帛书裹成圆筒状,塞进枚竹筒内,系在那小鸟脚部,又吹了声哨子,就见虚空中雷电闪现,那小鸟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