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心死

    第100章 心死

    当信息提示音不再响起,李晓蓦然警觉。品書網 再见了?梁晓怡不会是准备做傻事?

    李晓抹了一把泪痕,扔下手机冲出书房,客厅没有妻子的身影,卧室的门紧关着。李晓的心收紧了,急忙过去推了推门,幸好,门没有反锁。

    房间内,视线所及,大床伊人背对着门侧身躺着,静静地一动不动。李晓走到她视线所及的一边,梁晓怡双眼红肿,静静地注视着前方,眼神却是空洞无物。

    床头柜,离婚协议也静静地躺在那里,李晓俯身拿起随手翻开,扉页赫然签着娟秀的字迹。这是李晓盼望的结局,真实、醒目地呈现在眼前。

    心痛么?痛,痛到整个世界都陷入黑色,痛到心永远都有一个缺口,此生都无法平复。亦有浓浓的不甘,可也无可奈何,终究......还是结束了!

    看着眼前的妻子,娇容出众依旧,岁月似乎并没有带走她多少青春,又平添了几分成熟妩媚,越发显得动人心魄。可是,都过去了,真的过去了。

    李晓深深呼出一口气,俯身平静地抓起柜子的笔,转身在窗台展开协议,毫不犹豫签了自己的名字。然后回身,将一份协议放在了床头柜。

    再见了,我的爱人!

    心叹息一声,默默打量了一眼床的娇躯,然后,李晓拿着剩下的两份协议,毅然走向卧室的门口。

    “别走!”一句柔弱的呼喊,让李晓顿住了脚步,转身看去。

    梁晓怡活了过来,从床坐了起来,伸手整了整鬓角的乱发,嘴角一动,露出一个凄凉的微笑:“能和你的前妻再谈谈么?”

    李晓自嘲地翘了翘嘴角,过去在梳妆桌前的软椅坐了下来,“从法律说......你还是我的妻子。”

    “法律。”梁晓怡苦涩地一笑,“能告诉我,今天你为什么突然失去了耐心?”

    “耐心?可见你一直都很明白,我们的婚姻早岌岌可危。本来我是打算忍耐半年的,以前你的不堪我可以忍。但是,今天你和姜斌单独相处,楼下等着小尹,回家为我的对手打探我的底细,这都不是一个妻子应该做的,更不符合一个母亲的身份。”

    顿了顿,李晓冷冷地说道:“我怕有一天,豆豆被人在背后指指点点,我想,你没有权利伤害他。”

    梁晓怡身子哆嗦了一下:“我没有想去伤害他。”

    “可事实是如此,当你出入会所山庄,抱着别的男人的时候,你想过没有,豆豆懂事了会怎么看?别人会怎么看?所以,等离婚以后,你有探视权,但是,我不会让你来抚养儿子。”

    梁晓怡强忍着不让眼泪流下来:“你好狠的心,他毕竟是我身掉下来的肉。”

    李晓的眼神越发冷了:“你可以伤害我,但是,请你放过儿子。”

    梁晓怡愣怔了,过了好久才幽幽说道:“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认为姜斌他们是你的对手?不能一起合作吗?”

    “不是我一定要做他们的对手,而是他们一直在做危害我的事,而你这是第二次选择帮他们。你总是说你为我好,难道做为我的妻子,你不想知道我是怎么想的?还是从来看不起我?”

    顿了顿,李晓冷冷一笑:“道不同不相为谋,姜斌之流赵海强不到哪里去,我不会为他们陪葬。夫人俱乐部的事,我不知道你陷得有多深,但是我能猜测得到,你们身后有一条线,一条从省城到山城的利益之线。”

    省城!梁晓怡慌乱地低下了头,他竟猜测到这么多,自己真的小看自己这个枕边人。

    “从你第一次撒谎隐瞒俱乐部的事情,我知道这个家完了。其实,我一直在给你机会,等你向我坦白,甚至卑微到失去尊严也准备原谅你的一切过错。今天到了这个地步,你愿意告诉我真相么?”

    梁晓怡身躯一震,惊慌地看着李晓,张了张嘴,最终躲开李晓的眼神,低头沉默不语。

    静静地等了好久,李晓知道不会得到答案,在有心人眼里,世会有永远的秘密?呵呵,你不是不说么,任凭你身后是哪路大神,哪怕溅一身血,你们等着我给你来个大起底好了。

    李晓心如死灰,嘲讽地笑了笑,平静地站了起来:“要这半年时间有用么,何必呢?那你继续坚持吧。”

    看着李晓的背影离开,梁晓怡很有喊住他的冲动,想了想,脸色越发苍白了,呆滞地陷入沉思。

    李晓回到书房,点了支烟,默默枯坐良久,平静下来,许多事倒有一种看淡的感觉,听到防盗门的响动,李晓搓了搓僵硬的脸,挤出几丝笑意,走出了书房。

    吃晚饭时,四个人都围坐在餐桌,似乎这又是一个完整的家。娇妻幼子,轻声漫语,怎么看也不会有任何问题,但是,李晓明白,一切都不一样了。

    吃过饭,李晓破天荒没有等着去看新闻联播,而是回到了书房,点了支烟,坐着黯然神伤。眼角无意看到电脑桌放着的离婚协议,心一动,这东西还得收好了。

    伸手拉开电脑桌下的抽屉,从一个隐秘的角落取出一把小钥匙,起来转身去开书柜的门。嗯,平时能顺畅打开的柜锁,今天却有点费劲,几下也没有打开。

    难道柜锁被人动过?李晓很意外,这个书柜里面有的资料件有一定的保密度,梁晓怡自然不会随便去动,要动也会用钥匙去开。

    透过书柜的玻璃格挡,仔细看了看,几本书似乎有被翻动的痕迹。嗯?似乎有人动过,李晓心顿时一凛,试着用钥匙开了锁。

    先拉开书柜面的玻璃门,书柜里面格挡板几丝崭新的痕迹,李晓的眉头紧紧皱起,书柜有什么东西能让外人觊觎的?

    李晓仔细想了想,也没有头绪,又打开了书柜的门,底层摞放着几个黄色牛皮纸档案袋,那是父亲次交给自己保管的。拿起最面的档案袋,翻过一看,封口线的蜂蜡只剩下一部分,这是有人动过了。

    李晓心里一惊,揭开封线,随意抽出几张纸,父亲手绘的蓝线图标,密密码码映入眼帘,图标旁边是手写的数字和名称。李晓虽然是外行,可也知道这是一类飞行器航电设备生产操作流程图。

    这一张图还看不出来什么,可让懂行的人看见,通过一张张分图,完全可以复原出整张设计图纸。想到厂里广场那架飞机的仿真模型,有几个车间门口全是荷抢实弹的军人,李晓额头的冷汗冒出来。

    这些资料的价值在普通人眼里一钱不值,可在“有心人”眼里,那价值怎么去高估都不为过,何况这个“有心人”现在已经门了。

    拿起手机给庆伟打了过去:“在家吗?出来喝酒吧,我有事找你。”

    本书来自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