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一、十、出酒

    王枫知道这些演义和平话里面讲的酒都是未经蒸馏的低度酒,可那些学徒们不知道,个个在那里听的很是仔细,这些典故对他们来说很是新鲜。

    酒坊的学徒工们拿着木锨将酒粮铲进木桶,然后向酒坊里运过去,李九躬身说道:“公子,前面就是蒸酒的坊,外面天气虽然寒冷,但是里面很热,进去没有多久浑身上下都被水浸湿了,您还是在外面等下?”

    王枫摆摆手说道:“这里都是男人,热了就脱光衣服,我就是要看看你们是怎么出酒的。”

    听到王枫这么说,大家也都无话可说,跟着进去就是了,才走到门口,王枫额头就见汗了,里面的热气蒸汽扑面而来,王枫随手将身上的衣服脱掉,幸好临来时穿的是王枫改自后世军装的训练服,要是儒衫个人想脱掉还有点费劲。

    “跟你说了多少次了,拉风箱不是拉锯,压住慢慢来。”刚进门,王亘方就吆喝起来,蒸酒大灶边上,正在拉风箱的学徒工连忙放慢速度。

    王枫进来的时候曾经嘱咐过,说酒坊里的很多东西自己不懂,要详细解说,看到这幕,边上的李九说道:“公子,蒸酒要慢火细蒸,才能把酒气全蒸出来,火大的太快,反而没有就出来。”

    口直径七尺的大锅放在灶上,但是在外面仅仅能看到锅沿,因为锅上还套着个五尺出头的大木桶,完全将锅套在里面,这木桶严丝合缝的,木板拼接的地方还用材料抹平,外面又围着几层厚布。

    在这大木桶上半部分开着几个小口,有几根铜管伸出来,而这个大木桶的正上方则是放着口浅底大锅,边上还竖着个木架梯子。

    “下面这口大锅叫做地锅,中间这个叫做蒸桶,上面那个就是天锅,等下在地锅上铺满酒粮酒母,然后慢火细蒸,酒气上升,那天锅里面放着冷水,酒气在天锅上凝结成酒水,掉在天锅下面的露台上,然后顺着铜管流出来,这就做出酒了。”李九解释的很是详细。

    王枫听的也是十分专注,李九脸上虽然恭敬,心里却是很别扭,心想这不是小孩子来玩吗?高粱做出的就能卖什么价钱,恐怕还不够路费的,真是胡闹,不过李九早想明白了,谁给钱谁就是大爷,更何况人家已经给了两年的工钱了,老实伺候就行了。”

    那边王亘方在蒸桶上摸,低头看看灶里的火,抬头说道:“公子可以蒸酒了。”

    李九看着王枫点头,连忙吆喝说道:“起蒸桶,下酒粮,盯着外面香头,等那香燃尽,去外面水池里打水去。”

    那蒸桶上有木杠,几名学徒过去,吆喝了声,齐齐使力,把那蒸桶抬起,地锅边上早就有人准备好了,把桶桶的酒母酒粮倒入地锅的大蒸屉中,等到倒得差不多,又用木耙将酒粮铺平。

    也有人看着放在边干燥避风处的个香炉,那里面并不是常见的炷香,差不多比自家用的线香长度短三分之。

    有人喊着号子,将蒸桶放下,把早就预备好的湿布仔细围在蒸桶和地锅的结合部,防止蒸汽露出,那炷香很快燃尽,学徒们急忙挑着扁担去担水。

    “公子,这里太热,水来的太早了会就热了,也就出不了酒,只能等到火候差不多的时候朝着天锅加水,这样子才有效果。”李九解释说道。

    说完这句,发现王枫正在入神的盯着天锅那边,李九心想到不知道什么时候这股新鲜劲就过去了。

    有人直看着蒸桶,第五个人挑水进来之后,蒸桶的上半部分就开始有蒸汽冒出,王亘方大喊道:“加水。”

    立刻有学徒工踩着木架梯子上去,人手传递,把桶桶冰凉的井水倒入天锅之中。

    “水满了。”吆喝声之后,下面不再传递酒桶,但是又有人给木架子梯子上那人递了根木棍。

    “下面热气太大,凉水很快就热了,要不断的搅和才能用的长久些。”李九又解释说道,外面还有人将柴禾搬进来,王亘方站在灶边盯着火,不时的安排添柴或者让风箱速度变化。

    蒸桶上半部分共有四根探出的铜管,每个铜管下面都已经放上了酒坛。

    酒坊尽管通风不错,外面也是十分寒冷,但是里面依旧是热气逼人,酒坊里面的工人都是精着上身在忙活,除了王枫身上还穿着件短衫,连李九和王亘方也都光着膀子。

    “出酒了。”有人声高喊,酒坊上下人等都是露出兴奋的神情,酒坊能做多久不好说,酿酒出来之后好喝不好喝难说,但是毕竟大多数都是第次酿酒,看到酒液从铜管之中流出,大家都有种成就感。

    那些充当学徒的少年也都跟着兴奋起来,都盯着那几个铜管看,股浓烈的酒味弥漫开来,这味道很冲鼻子,丝毫谈不上香味,王枫神色还算正常,只是其他人都皱起了眉头。

    李九看了看王枫的脸色,解释道:“酒头都是这样子的,这酒不是马上装坛子的,要等这锅酒都蒸完,然后把酒混起来存放几天才能拿出去卖。”

    几个脑筋转的快的人已经在翻白眼,好酒怎么会有这样冲鼻子的辣味,这样的酒怎么可能卖到酒楼饭庄去,这酒只能卖给出大力的苦哈哈了,这酒不大可能赚钱了。

    其他人就算是没怎么见识过,这点关节还是可以很快想明白的,大家脸上都露出失望的神色,禁不住的看向王枫。

    让大家意外的是,王枫的脸上神色依旧淡然镇定,丝毫没有失望的样子,更有细心的人看出来,王枫眉眼间似乎有喜悦的神色。

    到底什么事这么高兴,大家都糊涂了,难道公子有化腐朽为神奇的能力没有使用出来?

    李九和王亘方倒是没有注意这边,只是在那里吆喝说道:“上面的用力搅和。”站在木架梯子上的那位学徒拿着木棍用力的搅动天锅里的水,铜管里面的酒不断的落入酒坛子当中。

    酒坊越来越热,铜管子里面滴出来的酒也越来越少了,站在木架梯子上的那个学徒大声吆喝说道:“天锅冒热气了。”

    “风箱停住,快些换水。”李九大声喊道。

    学徒们已经被训练的很熟练了,当即有人推着别的木架梯子靠近天锅,将里面的热水舀出,下面又有人挑着冷水倒入其中。

    很快天锅里面的热水被换成冷水,王亘方有吆喝着喊道:“拉风箱,添柴。”

    风箱鼓动,火势慢慢变大,蒸桶里面弥漫出来的蒸汽又变得浓郁了,铜管里面滴下的酒水开始变多了。

    “公子,现在出酒就多了。”李九解释说道。

    “接酒的坛子不换吗?”王枫突然开口问道,他直沉默的看着场中,这开口吓了大家跳。

    李九有些糊涂的说道:“不换啊,第次出酒少,酒坛子里面才装了不到三分之的酒水。”

    王枫突然笑了起来,这让直盯着王枫看的李九吓了大跳,李九看见王枫笑的极为欢畅,好像遇到了极为高兴的事情。

    “换酒坛子接酒。”王枫突然开口说道。

    李九愣,从头到尾这位小爷都没有什么主意,就说个“换新酒坛子?”他下意识的开口说道:“公子,酒坛子也??????”

    “快换。”王枫斩钉截铁的喝道。

    这声已经可以称得上怒喝了,坊里面的人都被吓的颤,李九也不敢多话,连忙吆喝着学徒换坛子接酒。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