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第五章 团藏和猿飞日斩

    木叶,在劫回到家中之后,脸色就变得有些难看。

    “监视我的忍者,是暗部吗?”劫微微皱眉,随后他就自顾自地摇头,“不应该的,如果是三代目指派来保护我的暗部忍者的话,应该不会害怕被我发现,而且,行踪如此鬼鬼祟祟,他们……是团藏的手下。”

    “他们为了什么?我现在已经没有查克拉了,团藏需要的,不过是听他命令的手下,他的目标,应该是……”劫的脑海中浮现出了火影办公室的画面,“火影吧。”

    “可是,我现在已经是普通人了,那他,到底是需要什么呢?”

    带着疑惑,劫平安无恙地在家里待了足足个月,开始,美惠子还热情地给他找女朋友,但是,这段时间,因为他受伤的事情公开后,原本那些热衷和旗木家联姻的大家族,似乎都听到了风声,纷纷沉默了下来。

    第八班的小队回来了次,他们暂时没有得到指派的上忍,因为,这个时候,他们已经是中忍了,如果不是因为战争的话,他们会去指导下忍小队。

    第七班也回来了次,波风水门是带着玖辛奈起来的,他们,就快要结婚了。

    临走之前,卡卡西来到了劫的屋子。

    “哥哥,你以后,就待在家里了吗?”

    “嗯。”

    “真好。”卡卡西离开了,他以继承旗木家荣耀为梦想,有劫待在家里,他至少,也能安心不少。

    临走的时候,劫站在村口目送他们离开,远远地望着这支小队,他的感知在他们走出几百米外后,还能够听清楚他们的谈话。

    “喂,卡卡西,你好像,挺高兴的嘛。”

    “没有。”

    “卡卡西我现在也是上忍了,你能不能说话的时候,不要再和以前样,总是那么冷漠地瞧不起人。”

    “吊车尾。”

    “混蛋,卡卡西,我要和你决斗。”

    “手下败将。”

    “啊,受不了了,琳,你不要拦着我。”

    琳咯咯直笑,“带土,卡卡西说的是事实,你的确不是卡卡西的对手呢。”

    “哼,很快就不是了,我会在卡卡西之前晋升上忍的。”

    “白痴。”

    “喂,卡卡西,你这个家伙,是想打架吗?”

    “带土,你不觉得,卡卡西今天话多了不少呢。”

    “有吗?”

    卡卡西浑身颤,立即加快了脚步。

    “喂,卡卡西,还说你自己不是高兴。”带土难得寻到个可以调侃卡卡西的机会,怎么会轻易放弃呢。

    “白痴。”

    “喂,卡卡西,你有本事别跑。”

    两道身影,很快便消失在道路的尽头。

    野原琳担忧地看了眼波风水门,“水门老师。”

    “让他们去吧,很难得看到卡卡西这么高兴呢。”水门眯着眼,和煦笑,回头看了眼村口的方向,挥了挥手。

    劫苦笑下,的确,这些年,波风水门也没有闲着,他现在的实力,绝对不在自己全盛时期之下,隔着这么远,自己能够直注视着他们,波风水门自然也能感受到他的存在。

    当他转身走向村子的时候,在途经条无人小巷的时候,被拦下了。

    前后各自走出两名戴着面具的暗部。

    “带走。”为首那名上忍挥手,四人起朝着劫冲来。

    “团藏的手下吗?”劫淡淡地看了他们眼,吓得四人同时在空中停下了脚步,不过,他们也冲到了劫两步之外的地方。

    “劫大人,冒犯了,请跟我们走趟。”

    “抱歉,貌似,有人不乐意呢。”劫摊开手,他没有想着出手的意思,在木叶,就算是团藏,也不敢强行对自己下杀手,否则,没有人会答应。

    “唰唰唰”也就在下秒,四周的墙壁上多出了几道身影,为首人带着鬼狐面具,“你们是什么人?出手拦截劫大人,你们是得到了谁的命令?”

    “散。”为首那名上忍叹了口气,只得下令撤走。

    “嘭”在烟雾弹落地之后,四道身影迅速离开了街巷。

    “追。”鬼狐挥手,就准备带人追击。

    “别去了,先将这件事情报告上去吧。”劫背靠着墙壁,冲着鬼狐笑道。

    “额,是,劫队长。”山中鬼迟疑了秒,下意识地点头。

    劫顺利地在山中鬼行人的护送下,回到了家中,不多时,这里发生的事情,就送到了猿飞日斩的办公桌上。

    “嘭”猿飞日斩勃然大怒,“来人,把团藏给我叫来。”

    “是。”屋内的暗部立即离开屋子,他在奔行之中大口大口喘了几口气,面具之下的脸上还残留着几分心有余悸的表情,“三代火影大人,还是第次露出这样的表情呢。”

    不多时,团藏在两名忍者的护卫下,来到了火影办公室,同前来的,还有被猿飞日斩传唤而来的水户门炎和转寝小春。

    “猿飞,什么事,我正忙着处理雨之国方面的事情呢。”团藏脸不满地走进屋内。

    “嘭”猿飞日斩巴掌重重拍在桌上,“团藏,你这家伙,为什么派人对劫出手。”

    团藏瞳孔微微收缩,表面还保持着冷静,“猿飞?你说什么,我不太明白。”

    “我说什么?团藏,之前我就已经警告过你,你还记得那次为什么朔茂会找上你,莫非你以为,朔茂失踪了,劫在执行任务中受了伤,你就可以肆无忌惮。”猿飞日斩心中的怒火还没有消失,即便,团藏是他的同期,也是他多年的好友。

    “猿飞,发生了什么事情,你竟然有这么大的火气。”转寝小春微微皱眉,这么多年以来,虽然猿飞日斩经常和团藏斗嘴,但他从未发过这么大的火。

    “团藏,你到底做了什么?”水户门炎的目光中带着询问看向团藏,示意让他好好解释清楚。

    “猿飞,你应该知道,木遁对于我们木叶的重要性。”

    “劫,是木叶的英雄,他受伤了,在纲手没有回来之前,他都处于医疗部队的观察期,团藏,你太过了。”猿飞日斩恢复了冷静,不过,却没有坐回自己的转椅上。他那苍老的鬓角附近,还残留着这么多年久居上位的威严。

    “我做的切,都是为了木叶。”团藏冷笑声,他很讨厌猿飞日斩的迂腐,如果个对木叶没有了任何用处的废材,倒不如用来为培养新的木遁忍者的工具。

    他转身离开了火影办公室,在猿飞日斩难看的脸色之下,大摇大摆地走了出去。

    “日斩……”转寝小春有些担忧地看了眼猿飞日斩。

    “自来也最近几天就会回来,如果他没办法找到纲手的话,那么,就让他暂时守着劫吧。”猿飞日斩叹了口气,他和团藏的关系,素来都不好,但是,他也心知,团藏虽然有些野心,私底下还有些不为他所知的小动,但实际上,他做的事情,都是为了木叶。所以,这些年来,他也就直姑息纵容,因为,在他看来,木叶,需要有见不得光的“根”存在。

    夜里,猿飞日斩孤身人来到了旗木家的院墙之外。

    “是三代火影大人吗?进来吧。”里面,突然传来了道声音。

    “劫?”猿飞日斩施展瞬身术落到院子里,眼便是看到了赤着上身的劫正在淋水冲洗。

    “嗯,虽然暂时不能调动体内庞大的查克拉,但感知力还在,我想,就不用劳烦纲手大人了。”有了今天的突发状况,劫的心思,也是改变了几分,可是,他现在,还需要时间,只要等他恢复了对查克拉的掌控力,团藏那种阴暗的家伙,他只手也就可以捏死。只有在那短短的几分钟之内,他才感受到了神之力的强大之处,飞升模式,掌握自然能量,堪比仙人模式的存在,当然,他也不过是在封印之书中记载的文献上发现了仙人模式的存在,至于飞升模式和仙人模式对比,谁能更强筹,那得日后才能知道了。

    他能够判断自己和团藏实力高低的原因,也就是昔日在刚刚突破影级之后的旗木朔茂,就曾经击败过团藏,他现在的实力,如果不施展飞升模式,和旗木朔茂应该是五五开。

    如果开启飞升模式,却可以碾压尾兽。

    “你……”猿飞日斩的眼中浮现出几分喜色。

    “雾隐那边如果需要我过去的话,我可以去往前线,只是,短时间之内,三代火影大人应该知道,我可能没办法参战。”

    “明白了,好好休养,前线的情况,还没到让你个伤病患者上战场的恶劣程度。”

    “嗯。”

    “至于之前的事情,劫,抱歉了。”

    “用不着的,三代火影大人。”

    迎着猿飞日斩疑惑的目光,劫耸了耸肩,“道歉,不应该你来。”

    劫抬脚,走进了屋子,他的眼神逐渐变得有些冰冷,团藏那个家伙,看来,不出手震慑下他,还真是不行了。

    他的内心,在这刻,迫切地需求力量,就和以前他打开魔盒的时候样,往前步,就是深渊,只是,这次,如果让他选择的话,他并不想选择杀戮。

    !请!: meinvlu123  ()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