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没29章 谁还没有段风月往事?

    “大师,你错了!不是那女娃娃开挂,是天山那小子运气太好。现在不光是你,连老夫都有点喜欢这个小子了!”连耿直boy段延庆也加入了“表白”猫腰躲一天的行列。

    段延庆说的一点不假,要比运气值,猫腰躲一天说自己第二,天龙世界真没人好意思当第一。霓悠悠和猫腰躲一天,一个实力强,一个运气棒,能有这样两个帮手,段延庆是真的开心。

    黄眉僧气不过,冷哼一声岔开话题:“哼!段施主,现在高兴还为时过早吧?明天老衲的脚趾是单数还是双数,你到底还猜不猜,不猜可就算老衲赢了!”

    黄眉僧抓起一粒黑子,作势就要落子。

    “哎哎哎,大师,耍赖了不是!老夫几时说过不猜了?总得给点时间不是!”段延庆慌忙伸出一根铁拐,架住了黄眉僧的胳膊,“老夫想一下,大师要是着急就看看那边的战场解解闷。”

    此刻战场上的局势乱成了一锅粥。猫腰躲一天拉着19个棍僧的仇恨,绕着歪歪扭扭躺在地上的81具棍僧尸体,慌不择路地狂奔。

    这19个棍僧都带着反伤buff,齐眉僧棍虎虎生风,“呜呜哇哇”的叫喊着追赶猫腰躲一天。

    队伍的最后,霓悠悠带着云豹,游击战般闪击那些棍僧。

    霓悠悠这次作战计划的核心就在这里:自己毕竟不可能招招暴击,总会有漏网之鱼开出反伤buff。但她自己打算,不管最后有多少棍僧开出反伤buff,都交给猫腰躲一天就是了。

    交给猫腰躲一天的意思,不是让他消灭那些棍僧,他只需要拉住仇恨,带着棍僧遛弯就行,收割人头的事情,当然是交给霓悠悠了。

    再有,霓悠悠不可能逮着一个棍僧砍到死,因为伤害达到一定程度之后,她对棍僧造成的仇恨值便会超过猫腰躲一天。这样的话,那个棍僧便不会继续追着猫腰躲一天,而是反过来向她发起进攻。

    所以,霓悠悠便想到了游击战这个办法,一个棍僧打一会儿就跑,再选择另一个棍僧打一会儿。一个宗旨,始终保证猫腰躲一天仇恨值的领先地位。这个度的拿捏一定要恰到好处,也只有霓悠悠这种“数据分析大师”才做得到。

    游击战唯一的一个缺点是,时间消耗过长,观察、走位、输出,都需要一定的时间做保障。而且,由于反伤的存在,霓悠悠不可能使用杀伤力很大的技能,而且每隔一段时间,还要停下来吃一粒大还丹。这也无形中拉长了这场战斗的时间。

    “悠悠,我的大小姐,麻烦你速度快一点,我快撑不住了!”猫腰躲一天虽然很好地利用了地势,极尽所能到处闪躲,但避免不了总有棍僧能打到他。拉了这么久的仇恨,他的血量已经剩下不足三分之一了。

    “知道了,知道了,催什么催!气都气死了!”霓悠悠刚吃了两粒大还丹,逮着一个棍僧一通输出,很不幸地打出两招暴击,虽然击杀了棍僧,自己的血量也降了一半。

    从开始战斗到现在,已经过去了长达两个多小时的时间。其实这个时候,战场上的形势已经算是一片明朗了。仍然存活的棍僧已经只剩下最后四个,而且个个残血。

    但是猫腰躲一天不知道啊,他只顾着跑了,哪有心思回头细看。

    “别跑了,愣头青!跑了这么久,不累?”霓悠悠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猫腰躲一天喘着粗气,专心致志的按照心里规划好的路线绕着圈子闪转腾挪,听到霓悠悠喊他,一边跑着一边扭头。

    此刻阳光大好,猫腰躲一天看到霓悠悠长刀插在身后,背着手笑嘻嘻的看着他,阳光中的她的脸,异常明媚。

    我累得跟个二孙子似的,还差点丢了小命,你还有心思在那摆pose!猫腰躲一天心里嘀咕。

    好在好消息还是有的,猫腰躲一天这一扭头,才发现,所有的棍僧都已经被霓悠悠解决了。

    “呼——”长舒一口气,猫腰躲一天停下脚步,从乾坤袋里抓出三颗大还丹,一把扔进嘴里,就近找了一块干净的青石,盘腿坐在上面,打坐回血。

    “想好了吗,段施主?到底是单数还是双数?”黄眉僧耐着性子等了很久,但段延庆却迟迟不给出答案,现在九层棍僧悉数被瓦解,黄眉僧等不及了,迫切需要拿下先下子的权利。

    “嗯?老夫猜是……”段延庆抬头看了半天蓝天白云,总算要给出答案了。

    黄眉僧眼睛雪亮,忍不住往前探了探头。

    “来不及了,忙活了这么久,段延庆还是输了优先权!气都气死了!”霓悠悠恨恨跺脚,生气的鼓起了小嘴。

    “别急,我有办法!”猫腰躲一天从青石上爬了起来。

    霓悠悠努努嘴,似乎在说,请开始你的表演。

    “且慢,段前辈先别忙着猜!在下有句话想问问段前辈:那晚夜黑风高,天龙寺外、菩提树下,究竟发生了什么?”猫腰躲一天大声喊话,开口打断了段延庆。

    段延庆忘记了回答问题,似乎被这句话勾了魂,心神一荡,脑子早不知道想什么去了。

    “段施主,你倒是快猜啊!”黄眉僧再次催促。

    但段延庆却中了邪一般,沉浸在回忆中,流着口水不可自拔了!

    黄眉僧当然不知道猫腰躲一天那句问话有什么深意,但段延庆心知肚明啊,那天晚上,时任大理皇妃的刀白凤,上了他!

    “大师,让在下代替段前辈回答你的问题吧。”

    猫腰躲一天和霓悠悠补满血走过来,猫腰躲一天主动请缨。

    黄眉僧心想:这小子是有点小聪明,但老衲这次的计划如此完美,想他也不可能答对。

    “小施主既然对老衲的问题感兴趣,但请回答无妨。只是我们事先要把丑话说在前头,小施主这次可是代替段施主作答,若是打错了,优先下子权可就归了老衲了!”

    黄眉僧一个出家人,竟然也把胜负看的这么重。单凭这一点,猫腰躲一天就对他没有太多的好感。

    “没问题,成交!”猫腰躲一天看上去胸有成竹。

    “段施主,你呢?你答不答应?”黄眉僧又看向段延庆,征求他的意见。

    段延庆终于缓过神了。他最禁不住别人提起那段风月往事,只要一提起,他就忍不住想到那晚,大理皇妃走到身边,脱去上衣,褪掉亵裤。往上看,波涛汹涌;往下看,水草茂密。再之后……

    那一晚的确酣畅淋漓、回味无穷,但曝光后也给段延庆带来了很大的耻辱。猫腰躲一天这样说,无异于是在揭他的伤疤。

    段延庆当然对猫腰躲一天很不满,气哼哼的说:“老夫还没傻,不需要别人代劳!”

    这正中黄眉僧下怀,他本来就担心猫腰躲一天耍出什么猫腻,现在段延庆要自己猜,简直再好不过!

    段延庆这倔老头,还来脾气了!耿直boy真是没说错他!猫腰躲一天没想到段延庆这么点气量,但又不能由着他的性子来,真让他自己猜就得拱手让出优先权了。

    老段啊,老段,你都快被黄眉僧玩死了,还说自己不傻呢!猫腰躲一天心里着急,恨不得戳着段延庆的鼻子,骂他一句“傻x”。

    (本章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