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节 六讹诈 3

    盛住之所以那么认真,那么卖力的在广州抓英国人,还不都是为了给颙琰长脸,想着能给他姐夫争皇位添份力。

    但他没想到,他在广州的事儿,传到北京之后,结果反被家里来信斥责了,还带了口信说他姐夫颙琰让他在广州安分点儿。

    这叫什么事儿!

    他盛住连洋人孝敬的银子都不要了,想认真办件差事,到头来反惹了不是,干脆他就撒手不管了,爱怎么怎么去,刚好夷人看着凶悍,还打了虎门,盛住正好趁机脱身。

    但突然传来消息,说皇位稳当了,盛住当然高兴,他姐夫当了皇帝,他日后也就是享不尽的富贵。

    长麟又逼着他去管事,这时候也不好推脱,而且盛住也知道,自己这回把事情惹大了,当然他不怕,他是抓海寇,总占着大理呢,说破大天去,他也没罪,只是那个谨慎的姐夫不愿意惹是非,还不是因为皇位没稳吗,现在万岁爷都说立孙子是祸根儿,就不用担心了。

    正好铲平了这事儿,也是给姐夫个交代。

    想着这样,盛住就同意跟长麟走趟了。

    开会的内容大家都知道,是战是和的问题,却也不是问题,而是如何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问题。

    到了此时,他们都不认为夷人有多么了不起,就算很能打,可又怎么样,就那么几千人而已,大清国真跟他们计较,那么点夷人哪里经得起天子怒。

    他们的目的仅仅是不想惹麻烦,大清国当然能打赢夷人,这点毋庸置疑,可问题他们广州打不赢啊,短短几天,只要对方进攻,就没有挡得住过,炮台全都丢了,广州城在炮口之下,真打下去,广州陷落已是板上钉钉。

    即便将来大清国把夷人打败了,重新收复了广州城,可这失地之罪,他们这些人可个没跑,更何况打下去,广州陷落,先不提朝廷会不会追究,他们能不能在夷人的炮火下幸存下来都两说呢。

    于公,大清朝打夷人没什么用处,夷人打不过了,坐上船跑了,大清国占不了分钱的便宜,每年还少了些税,打的时间久了,把广州打成了渣子,还是朝廷的损失;于私,打输打赢,他们这些在广州当官的,恐怕都没什么好日子过。

    所以打下去于公于私都没有好处,和谈就是最合理的选择。

    可问题是,跟夷人私自和谈,这传出去容易授人以柄,清朝的御史言官没有明朝那么厉害,但让他们盯上了,也没什么好事。

    所以既要跟夷人谈,给他们点好处,保住广州,还不能让人抓住把柄,这件事就得进行保密,广州所有的当官的,都得参与进来,人人都要担干系,否则这件事做不严密。

    可是谈的问题,夷人给的条件太苛刻,条都不答应,夷人肯定不干,这就得大家商量下,那些可以答应,那些不能答应,那些可以表面答应,那些表面上都不能答应。

    讨论进行的很激烈。

    都表示给钱没问题,哪怕多给些也无所谓,关键是不能去道歉,堂堂大清官府,向夷人道歉,这传出去别说朝廷会不会追究失了体面的问题,自己以后都没脸了。开港口,辟地给夷人居住,这事更不成,他们定不了。

    可不答应,怎么让夷人退兵,说着急躁的就表示干脆跟他们打,出重赏,募死士,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就不信那些番鬼就是三头六臂。

    这时候基本没怎么说话的盛住风轻云淡的摆摆手:“有什么争的,不就是退兵吗,答应他们不就得了,应了,都应了他们。”

    话音刚落,所有的争执都停止了,连长麟都不可思议的看着盛住。

    这是疯了吗,道歉的事儿就不说了,辟地给英国人居住,和珅都做不了这个主。

    只见盛住讥笑道:“多大点儿事,应了他们不就得了,退兵才是紧要。”

    其他人面面相觑,长麟真想确定下盛住是不是疯了:“答应后怎么收场?”

    盛住摇头苦笑:“让蔡世文去做,大不了事后杀了他。”

    所有人都明白了,这是玩流氓手段,先让蔡世文去答应夷人,然后事后来个不认账。

    长麟摇了摇头,果然是个不学无术的,也就会使些偷鸡摸狗的把戏。

    长麟反问道:“如果番鬼要签约如何?”

    英国人可不傻,要求跟广州官府签条约怎么办。

    盛住道:“这有何难,给他们弄个假印,番鬼还能认出来怎么的?”

    众人都是苦笑连连。

    盛住不耐烦了:“你们觉得不行,你们倒是拿个行的章程出来?”

    众人还真的没有好办法,让眼前的夷人退兵才行,之后哪怕不认账对方再打过来,也有足够的时间调集兵力了,现在广州城不到两万大军,好像挡不住对方,那么就调三万,五万人来,到时候就不怕他们了,对方认账也得认,不认账也得认。

    至于遮掩的问题,有长麟和盛住在,朝廷哪里倒也应付的过去。

    到时候夷人看到米已成舟,在多少给他们点甜头,这件事也就过去了,哪里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大家都是混日子,你好我好大家好,相信那夷人也不是不开窍的。

    番商议,最后商议出这么个不是办法的办法。

    于是蔡世文只能再次来到城外大营。

    这回马嘎尔尼满意了。

    对方基本上答应了他的所有要求。

    会派人来道歉,至于是谁没说,这点马嘎尔尼也不深究,他也不过是要个面子,对方也愿意赔偿,有二十万银元,应该足以补偿那些职员受到的精神损失了。最关键的是,对方答应开放香山和东莞,允许英国人在黄埔居住经商。

    取得这样的成果,马嘎尔尼觉得他可以昂着头答复东印度公司了,甚至他还打算去英国议会上做报告,也可以昂着胸接受其他议员的称赞。

    马嘎尔尼还煞有介事的弄出来份草约,分别签着马嘎尔尼的名字和盖着两广总督的大印。接着草约式两份,马嘎尔尼会拿到印度让东印度公司批准,他不想回伦敦总部批准,根据目前的法案,印度总督就有权力批准,蔡世文这份则应该交给清王朝去批准,然后越好明年来换约。

    之后就是对方释放人质,自己这边则开始退兵。

    广州官府的动很快,人质第二日就释放了,包括哈拉尔和布朗等人都完好无损的送出了广州城。并且蔡世文代表两广总督当面向马嘎尔尼表示歉意,交付了二十万银元的赔偿,然后马嘎尔尼装大度的表示了谅解,并且邀请蔡世文参与庆祝舞会。

    科林很不满意,他已经攻占了广州城外所有的战略要地,就要对这座东方最著名的城市发起进攻,却因为马嘎尔尼的外交原因,不得不答应对方撤军,他不甘心!

    误会上周琅看到科林的模样,知道自己的计划成功了大半,找上科林。

    “现在退兵太可惜了!”

    周琅专门往科林心里扎。

    科林喝了口闷酒,不说话。

    周琅道:“如果您不愿意退兵,那我们就不需要退兵!”

    科林闷哼声:“这怎么可能,条约已经签订了,军事行动已经结束了。”

    周琅善意的提醒他道:“签条约的是马嘎尔尼,不是你,不是我。”

    科林烦心的摇头:“马嘎尔尼代表的是英国王室,英国议会,他现在就代表英国政府,他签订了条约,就等于英国政府同意结束军事行动,现在大家恢复和平状态了。”

    周琅点点头:“你说的对啊,马嘎尔尼只能代表英国政府,或者他还能代表东印度公司,不列颠东印度公司!”

    说道这里科林顿时明白了:“你的意思是中国——公司?”

    周琅点点头。

    科林心中顿时激动起来,现在马嘎尔尼跟当地官府签订条约,法理上确实代表英国政府,或者说拥有在东方外交权力的东印度公司跟当地政府停止战争状态。可周琅没签字,周琅代表的是中国东印度公司,这完全是两个不同的机构。而科林手下的軍队,在法律上,其实是中国东印度公司的武装力量,跟英国东印度公司没有任何关系,跟英国政府更没有关系。

    所以他的行动理论上,其实并不受马嘎尔尼的制约。

    “这个可行吗?”

    科林尽管为这巨大的机会而心动,在这种巨大的利益面前,尽管有些投机取巧,他也管不了了,只是还是有些犹豫,这样来他可就得罪了马嘎尔尼,而他本来还想着通过马嘎尔尼让他的事迹传入英国高层呢。

    周琅道:“可行不可行,就要看你有没有能力打下广州了。”

    科林不容置疑道:“当然,攻入广州轻而易举!”

    周琅道:“这就可以了,我们先等马嘎尔尼爵士撤军,然后我们按兵不动。等爵士走了,你就强攻广州。”

    科林虽然攻取广州心切,甚至可以说,进攻广州此时已经成了他的心魔,但他依然很担心后果,如果马嘎尔尼追究他的责任,那么他恐怕会惹上麻烦,毕竟他建功立业的目的,也是为了在英国得到认可,否则打下广州没有任何意义。

    “如果爵士追究责任的话怎么办?”

    科林不由担忧道。

    周琅安慰他道:“所以你得保密,在攻下广州前,不要让爵士知道。事后爵士追究的话,由我全部承担,你就说是遵照我的命令进攻的广州,别忘了你的身份。”

    科林点了点头,他名义上的身份,是中国(东印度)公司的股东代表,手下的武装力量名义上也都属于中国公司,因此名义上周琅有权力命令这只軍队,到时候只要周琅愿意承担责任,在法理上,马嘎尔尼找不到他的把柄。

    至于得罪马嘎尔尼的其他后果,在面对攻下广州城的巨大诱惑前,科林深吸口气,突然想到了这样句话,“个人能否成功,就看他有没有野心!”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